義門讀書記 (四庫全書本)/卷07

卷六 義門讀書記 卷七 卷八

  欽定四庫全書
  義門讀書記卷七
  翰林院侍讀學士何焯撰
  詩經
  詩譜唐於時殺禮以救艱厄 古之聖人不以天下奉一人豈獨殺禮哉
  豳豳者后稷之曾孫也公劉者自邰而出 也字者字疑衍
  小大雅 班固古今人表於懿王堅下注云穆王子詩作小顔釋之云政道既衰怨刺之詩始作也是必魯詩相傳之語盖不始於厲王矣
  天子諸侯燕羣臣乃聘問之賔乃作及
  小雅之臣何也獨無刺厲王 也作以
  師移其第耳 然則常棣亦或移其第耳朱傳得之商頌則受命代夏桀 代作伐
  自從政衰 從作後
  國風周南闗雎序然則闗雎麟趾之化諸侯之風也王者之風諸侯之風與周禮天官地官之分相似故
  程子謂二南猶易之乾坤
  首章闗闗雎鳩 傳云無不和諧又不滛其色按上句承摯字下句承有别
  傳若闗雎之有别焉 闗雎作雎鳩
  窈窕淑女二句 此淑女指后妃鄭箋逑字與傳殊者起下左右之意
  二章窈窕淑女二句 此淑女指三夫人以下 箋云欲與之共已職按此起下服字
  葛覃序 敬姜曰勞則善心生婦之不滛以少而勤也故曰后妃之本
  首章 箋云葛延蔓于谷中云云按例以次章不如鄭說鄭曲解興字耳此詩朱氏以為皆賦者近之 毛鄭之意以為葛所有事不應并賦黄鳥故定為興
  卷耳 此與召南草蟲之詩相似皆君子行役其室家思念之耳
  二章我馬虺隤 虺作𧈤與仲虺之虺不同
  維以不永懐 上章云嗟我懐人此云維以不永懐是設為君子遙慰其室家之語三章永傷答上嗟字三章 箋云觥罰爵也云云按酌彼兕觥正是不醉無歸之意
  四章 云何吁矣言此臣方自云此何足煩君之憂念故君尤當念之也 吁爾雅注作盱為勝
  樛木首章 福履綏之即鬼神福謙之意
  螽斯二章 傳云繩繩戒慎也按曰戒慎則又有禮法以持之子孫既材美而更能教也
  桃夭首章 箋云興者踰時婦人按此踰者是喻字因下文傳有無踰時之語而訛
  宜其室家 此言其相匹也
  二章宜其家室 變文言家室者見其能相成也二章其葉蓁蓁 又謂其枝條之盛興家人也
  SKchar𦊨序 以SKchar𦊨為后妃之化成何文義
  首章 言肅肅則武夫莫不禮讓矣與豈曰無衣之詩不有王霸之辨乎
  二章 逵非𦊨SKchar之所未詳其㫖
  箋云此SKchar𦊨之人 SKchar𦊨作𦊨SKchar下同
  三章箋云使之慮事 事作無
  汝墳 此二詩朱傳甚分明
  首章 伐枚并肄以比虐之日甚亦得
  麟之趾 觀序意直謂周之既衰鄭則以衰世為指紂首章 公子嫡子也于嗟麟兮復歸美于所自來也二章 公姓同母弟也姓與生同朱傳云公孫也則用鄭氏解特牲饋食禮子姓兄弟如主人之服云所祭之子孫言子姓者子之所生之義
  召南鵲巢首章 箋云猶國君夫人來嫁居君子之室徳亦然按徳亦然者能容其下也故迎送有百兩之盛而成宗廟社稷之王也 又云車皆百乗象有百官之盛按内官九御凖外官九品
  采蘩序 不失職猶周南之寤寐思服也
  草蟲首章亦既見止三句 思之甚則望之切不惟以得見為慰即一遇亦足以解憂也鄭箋殊迂鑿盖欲與上鵲巢相配而視傳之失為有加也 箋引易釋覯為已昏之據
  采蘋首章箋云教成之祭牲用魚芼用蘋藻 善據此祭女所出祖也 女上叠一祭字
  婦人之行尚柔順自潔清 申明成婦順
  三章箋云祭事主婦設𦎟 事作禮
  甘棠首章 箋云召伯聽男女之訟按訟凡諍訟皆是不必泥下篇而獨指男女即下篇亦不必指為召伯所聽之訟也朱傳得之
  行露三章 獄則獨召之訟則互質也
  殷其靁序其室家能閔其勤勞勸以義也 所謂公義私情兩兼之也
  首章 雷之所聞不過百里今我大夫乃甚逺也摽有梅三章迨其謂之 朱傳謂之則但相告語而約可定矣按此釋為近但有媒妁之言而不脩禮也小星序 箋云命謂禮命貴賤按能安于禮命之貴賤則不違于天所賦之分自在其中
  首章三五在東 三五以春言參昴以秋言
  夙夜在公箋云凡妾御於君不當夕 據夙夜
  江有汜序勤而無怨 但云不我以則無怨也
  首章箋云然得並流 得作而
  三章不我過 過猶及也
  野有死麕三章 昭元年左氏傳趙孟曰吾兄弟比以安尨也可使無吠則春秋解詩者兩無字皆自無也何彼穠矣首章曷不肅雍 曷不言何所不敬且和也二章箋云正王者徳能正天下之王 上王字衍三章箋云以絲之為綸 之為作為之
  騶虞 五豝五豵止於壹發猶三驅失前禽之意所以為仁之至 朱新仲云射畢十二箭方為一發一發五豝非一箭射五豕也十二箭乃能射五豕耳 朱傳釋吁嗟句得之
  邶柏舟序 以離騷例之則此詩作仁人不遇者似為有味
  二章 兄弟當指僚友言之不以其戚戚君也若以同姓臣解不能奮飛則尚有義理可味
  綠衣三章 朱傳以女為君子最難通以絲為妾之少艾以治為君子嬖之欲與下章相對而甚乖疎
  箋云先染絲後製衣 製作制
  燕燕首章 燕必雙飛今我留而之子去異於是也涕泣如雨 涕泣作泣涕
  四章 定變討賊以寧宗祏君母當為内主所謂先君之思也
  日月首章 箋云日月喻國君與夫人也按朱傳日居月諸呼而訴之也然鄭箋之說則自本于昏義不為迂僻
  四章父兮母兮二句 鄭說微曲當如朱傳
  終風 朱傳作莊公者近之
  擊鼓三章 緣上不得歸而言之
  四章 此與下章朱傳以為從役者念其室家者近之凱風序 成其志謂成其志節不復嫁也疏得之雄雉 此與下篇朱傳不從刺宣公者近之然猶用序說之半恐亦不然左傳論語雖曰斷章竊謂其大意當由此而推也
  四章 始見君子之耿介决去自疑懐安致患既而自念但不忮求其徳行固足容於亂世又何必如君子之逺引哉
  匏有苦葉 前詩言去就此詩言出處
  首章 此章言必視其時次章則嘆他人之昧其道也三章 末二章設為問答之辭此章諷其及時也四章 上有明君乃可以出不敢斥言故但云須同志之友也
  谷風二章 行道二句當如朱傳作賦
  箋云徘徊也 云下脫一違字
  五章既生既育 治生之生本此
  式微 黎為衛之屏蔽今為狄人迫逐而衛不加存恤此他日狄難所由及也西伯戡黎而祖伊恐詩人錄之其以是夫 中露泥中自是無所覆庇辱在泥塗之意作二邑者無據當從朱傳君亦當指衛君
  泉水四章我思肥泉二句 言終不可奈何付之永嘆也
  靜女序 此所謂援古以見今之不然當於言外得之者也
  首章愛而不見 愛說文作僾仿佛也
  傳言志往而行正 正作止下同
  二章 傳云古者后夫人必有女史彤管之灋云云按此傳與周禮女史之職不相應然必古者御見之法如是也
  鄘君子偕老首章 末二句言必無不淑之事盖反言以諷非直斥之也傳得之如箋云與下二章違反矣傳何為不善乎 何作可
  桑中三章 庸與鄘同孟姜孟弋猶他國之女或係母族曰孟庸則吾國之世族固若是焉不亦甚乎 庸者以國為姓不言孟姬而言孟庸則猶諱之也
  定之方中序始建城市而營宮室 建國必有門闗為宮室則左祖右社前朝後市并度地居民之制備矣首章作於楚室 言作室則廐庫該焉
  樹之榛栗二句 榛栗可以備籩豆之實椅桐備樂梓漆成以養生而送死
  爰伐琴瑟 方建國作室而即計及于爰伐琴瑟則規模宏逺盖將富而教之此亡國之餘所以復盛也歟二章降觀于桑 宜蠶則帛有所出
  三章靈雨既零 靈者感應之速對下秉心塞淵匪直也人 不但民事修也對下騋牝三千
  蝃蝀二章 嚴氏能暢鄭箋之指
  載馳 劉向新序曰齊桓公求婚于衛衛不與而嫁于許衛為狄所伐桓公不救至于國滅身死可為說此詩廣異聞 襄七云考其時狄入衛在閔公二年冬此詩之四章曰我行其野芃芃其麥殆背冬涉春麥秋將至矣夫閲數月而救援不至則與國之充耳可知其與黎臣之言葛之誕節者何以異左氏于許穆夫人賦載馳之下即係以齊侯使公子無虧帥師戍漕云云則是詩有以激之耳
  衛考槃首章永矢弗諼 如箋之云過于怨懟恐與上碩人之寛句不類
  竹竿二章逺兄弟父母 言既逺其兄弟父母而來所恃者夫子之見答今乃不然所以可悲也
  伯兮四章焉得諼草 諼忘也借以托意非此草果能忘憂
  木瓜序 此詩托意于言外如齊桓之施豈復吾國所能報惟要之以子孫不忘而已木瓜瓊琚以為當時之實事則反啟讀者之疑矣抑孔子次諸王風之前其亦見周室既東諸侯不可無霸哉
  首章匪報也二句 箋似疎
  二章三章 木桃木李則為物益微矣
  王君子陽陽首章箋云其自樂此而已 自作且SKchar爰二章傳造偽也 偽作為
  鄭羔裘首章洵直且侯 傳侯君也按若以侯為君即不得復云彼其之子且云邦之司直邦之彦也
  女曰雞鳴二章與子宜之 箋云子謂賔客也按以子為賔客語不順
  溱洧首章傳渙渙盛也 盛上脱春水二字
  士曰既且 且本徂字通作且
  洧之外 逺之洧外蕩而不返也
  伊其相謔 箋云因相與戲謔行夫婦之事按士女至於相謔此即滛風流行也鄭之說詩則過矣舉國往觀萬目睽睽即至無良寧有是耶
  齊東方之日首章傳人君明盛無不照察也 照察二字本此亦未宜施之同儕
  南山序作詩而去之 去之即謂作詩之大夫去齊國爾箋似疎
  三章四章 箋云又非魯桓按非魯桓所以甚齊襄之惡
  甫田三章箋云人君内善其身外修其徳 徳當作政敝笱首章其從如雲 箋之所云是文外重㫖
  猗嗟三章以禦亂兮 言但知禦外侮而不念内亂之當閑也
  魏汾沮洳首章殊異乎公路 不敢斥言其君故以左右親近者言之公路公行公族皆晉官名魏滅于晉猶𨚍鄘之風皆衛事也蘇氏亦云
  園有桃不知我者 知我作我知下章同
  陟岵 晉獻公之時數有征役魏既為所滅其遺民不堪其徴發而作是詩
  十畝之間首章 箋云古者一夫百畝云云按若作削小則十畝之外復何說哉正義謂是地傍徑路盖強為之說
  碩䑕 伐檀則無臣碩䑕則無民魏安得而不亂且亡乎
  唐蟋蟀序此晉也而謂之唐乃有堯之遺風焉 成王滅唐而封弟叔虞為唐侯至子爕改為晉曰唐者本其始封不獨為其風俗也 此篇當從朱傳不得為刺詩
  首章嵗聿其莫 言嵗暮者夏之九月周十一月也山有樞序刺晉昭公也 此所刺者盖以身發財者也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之水首章箋激流湍疾 激作波
  椒聊二章實大且篤 實作碩
  杕杜序 晉自獻公去桓莊之族其後公族公行之官皆以卿之餘子庶子為之盖懲曲沃之不兩大而忘其將移而滋他族也此詩其作於成公之後乎
  首章傳杕特貎 特下脫一生字
  采苓首章采苓采苓二句 古人苓與蓮通用以澤草而求之山巔豈可信哉枚乘七發蔓草芳苓曹植七啟寒芳苓之巢龜李善注並云古蓮字史記龜策傳龜千嵗乃遊蓮葉之上徐廣云蓮一作領
  秦黄鳥首章彼蒼者天 天國人目其君也
  晨風首章⿰彼晨風 ⿰作鴥下同
  二章隰有六駮 陸璣以六駮為梓榆非獸者得之朱傳從陸
  無衣首章王于興師 秦人猶知從王征伐不當自擅風其君以待王命而興師豈非先王之教入人者深乎渭陽序 康公即位晉文公之殁久矣盖以三帥被俘兵連禍結令狐之役重見欺于趙盾不能復修先君之好故追思當日送衛反國而傷晉人之少恩也
  二章瓊瑰玉佩 路車所以安其身玉佩則又親于體思之益甚如與舅氏相逐為一而不離也
  權輿序 三良從死亂命亟行又忘其舊臣夫孰為用而繼霸乎
  陳衡門首章 安溪先生云栖遲自樂誰其不願顧所以或不能常安者有物敗之惟無求于世者為能得之下二句與上二句是反覆相應之詞按此說極得詩意觀下二章即申樂飢意可見
  二章三章 河魴宋子豈惟命有限制一有妄求之節不肯自安于栖遲或得之而髙明鬼瞰反顧望衡門而悔不可追矣
  墓門首章夫也不良 夫指陳佗言之謂是夫也誰昔然矣 誰昔言誰為之養成其惡也此指無良師傅
  二章箋云梅之樹善惡自有 有作耳
  性因惡矣 性作樹
  防有鵲巢首章卭有㫖苕 卭作⿰下同
  株林乘我乘駒 傳大夫乘駒按此謂孔寜儀行父也檜羔裘三章 此章不復言朝則檜君久而唯荒于遊燕可知也
  曹下泉序曹人疾共公侵刻 侵作寖一本浸
  首章冽彼下泉 冽作洌 安溪云寒泉當溉嘉榖而所浸潤者蕭稂以比貪殘得志者無功而徒為民病也夫惟明王興于上則車服以庸如隂雨之膏黍苗焉承流宣化皆得其人斯惟周京最盛之治歟
  豳七月二章殆及公子同歸 從傳則公子者女公子也
  四章為公子裘 此以為裘包為褐言之
  七章亟其乘屋箋云七月定星將中 七作十按定星中在小雪時
  八章十月滌場傳滌場功畢入也 滌下脫掃也二字鴟鴞 此詩朱傳為合
  三章與多方文法相似
  東山序序其情而閔其勞 朱子語錄方其盛時則作之于上東山是也及其衰世則作之于下伯兮是也首章制彼裳衣 軍容不入國故歸者别製裳衣四章 倉庚六句朱傳以為東征之歸士未有室家者及時而婚姻此較得之序固云樂男女之得及時也









  義門讀書記卷七
<子部,雜家類,雜考之屬,義門讀書記>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