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門讀書記 (四庫全書本)/卷08

卷七 義門讀書記 卷八 卷九

  欽定四庫全書
  義門讀書記卷八
  翰林院侍讀學士何焯撰
  詩經
  小雅鹿鳴之什常棣二章 言他日族𦵏于原隰之間惟此兄弟也
  六章 具字不必說到生死唐王維詩遥知兄弟登髙處遍挿茱萸少一人可與此詩對看
  伐木 此與上常棣篇疑皆周公作安溪先生謂二詩實相首尾有伐木而常棣之義益明
  二章箋云此言許者伐木許許之人 上許字作前南陔序 方勺曰陔何以有戒意據周官祴夏儀禮作陔夏則陔通于祴且辰窮于亥是戒之時也
  南有嘉魚之什南有嘉魚序太平君子 平下脫一之字蓼蕭四章鞗革沖沖 沖作忡
  六月五章至于太原 太原先儒無明文其即書之所謂原隰乎亭林說得之
  采芑三章⿰彼飛隼 ⿰作鴥
  車攻二章傳田者大芟草以為防 芟作艾
  吉日四章箋酌而醴羣臣 醴作飲
  鴻鴈之什沔水首章⿰彼飛隼⿰作鴥下同
  鶴鳴首章魚潛在淵二句 箋云此言魚之性寒則逃于淵溫則見于渚喻賢者世亂則隱治平則出按如箋云次章何以復有變文當從毛傳良魚在淵小魚在渚之說為長
  白駒 安溪先生云此勸隱之詩也賢者之去同僚惜之故欲縶維朝夕而喜其賁然相顧然又决之曰行也使爾為公為侯則憂深責重暇豫未有期矣優游者猶豫遅廻之意言不必優游而可以勉决其遁思士大夫勇于去如此其時勢可知矣末章望其音問常通則朋友之情也
  斯干三章君子攸芋 箋云芋當作幠按集韵幠芋同一字
  六章箋云乃鋪席與羣臣安燕為歡以落之 落别本作樂按落字近之然釋文有樂字
  八章家室君王 家室作室家
  箋宣王將生之子 將作所
  九章箋云紡塼習其一有所事也 一作所所字衍無羊四章牧人乃夢 言牛羊息而牧人乃就寢矣節南山之什節南山四章勿㒺君子 箋云勿當作末按此本又誤刋為未下同正義云末略欺㒺
  正月十章箋云終是用踰度陷絶之險女不曾以是為意乎 是用作用是不曾作曾不
  十月之交首章朔月辛卯 月近刻作日者非說見學齋呫嗶及魏了翁正朔考
  四章家伯冡宰 冡作維箋云冡宰掌建邦之六典按先鄭注周禮以宰為宰夫者得之若冡宰不應敘司徒下也
  小旻四章箋云爭言之異者 爭下脫一近字
  五章箋云王之為政者 者作當去聲
  小宛首章 安溪先生云鳩一生九子以為兄弟之喻鳩飛戾天喻人能自奮也故思念父母其心憂耿逹於明發守身之志决矣
  二章 惡㫖酒者以顧養也畏天命者子之翼也三章四章 中原之菽蕃其種也蜾蠃之子肖其類也草木昆蟲猶有種類人受教誨于父母而不以善似之可乎此所以日月征邁以求無忝此兩章申有懐二人之意
  四章題彼脊令箋云不有止息 有作肯
  五章六章 桑扈而啄粟塡寡而岸獄民物失所甚矣當此之時何以修身而避咎乎溫溫矣而惴惴惴惴矣而戰戰兢兢惕彌深矣集木矣而臨谷臨谷矣而履冰危彌至也此其所以守身而庶幾其不辱親也此兩章申各敬爾儀之意
  小弁五章 此比王不恤后與太子將自同無枝之壊木而猶莫知悔悟徒有他人為之憂也
  七章析薪柂矣 杝作扡
  箋不欲妄挫折之 挫折麻沙本挫析
  八章傳有越人于此闗弓而射之 之作我
  巧言首章亂如此憮 憮作幠下同
  六章箋云言力勇者謂易誅除也 言下脫一無字既微且⿴ ⿴作尰
  何人斯首章維暴之云 維誤誰
  二章 言從行唯我與汝非女誰為之也
  巷伯二章傳縮屋而繼之 縮廖本摍疏云謂抽也七章箋云以言此讒人欲譖大臣 大臣起下君子谷風之什蓼莪首章 蓼蓼長大則䝉長育者深矣乃匪莪而蒿匪莪而蔚豈不辜負天地以興子之不才辜負父母之生長也
  箋莪已蓼蓼長大貌視之以為非莪故謂之蒿 貌作我故作反
  三章 缾受酒于罍缾罄則罍恥子受身於父母子無善可稱則為父母之羞故寡徳之民其生也不如死五章六章 末二句有自責之意非徒遭亂自傷而已大東序 譚在濟南平陵縣西南去周京二千餘里錄東人之詩則天下無不困于勞役可知也箋謂言其政偏盖未盡得經意
  三章 穫而為薪已失其生理矣况忍加之浸乎四章 箋云舟當作周裘當作求聲相近故也按以周為舟乃廋詞也欲言之無罪耳
  五章箋從旦莫七辰一移因謂之七襄 旦下脫一至字辰下叠一辰字
  七章傳翕如也 如作合
  四月八章箋此言草木尚各得其所 尚作生
  小明首章 明明上天即後二章神之聽之之根脈非但人窮則呼天也
  四章五章 彼共人爾君子皆作詩者自謂也無恒安處憚毒皆安于命也靖共爾位憂畏惟一于義也神聽而式榖則天之所相罪罟譴怒亦可以不至矣自勵亦以自釋也
  箋是使聽天乎命 乎作任
  鐘鼓四章傳南夷之樂曰南 下南字近刻任者非楚茨三章笑語卒獲 安溪先生云笑語卒獲即禮思其笑語之意祭之時如在其上也
  四章箋云祝徧取黍稷牢肉魚擩于醢以授尸四句分解齊稷匡勅四字
  信南山三章疆埸翼翼 張晏漢書注至此易主故曰易
  四章箋云獻𤓰菹于先祖者順孝子之心也 順字衍甫田之什甫田我取其陳傳尊者食新上農夫食陳上字從渠陽雜鈔增 廖本有上字
  箋云倉廩有餘云云 鄭箋即社倉出陳易新之法所本
  大田四章 甫田之來止春遊而省耕也大田之來止秋豫而省斂也
  鴛鴦三章乘馬在廐 廏誤廐下同
  頍弁三章如彼雨雪二句 言衰端先見也
  賔之初筵三章傳屢敗也 敗作數廖下無也字魚藻之什采菽首章箋王饗賔客有生俎 生作牛角弓二章箋則天下之人皆知之 知作如
  六章箋若教使其為之必也 之必作必能
  都人士三章我心苑結 苑作菀
  瓠葉序 棄禮不行則無以懐諸侯此戎狄所以叛也首章箋飲食而曰嘗者 食作酒
  漸漸之石序 東征久役京師内虚于是申戎之難作矣 役久病在外 在作於
  三章 安溪先生云豕皆能涉水者也今且見其蹢則澤涸可知故月離畢而望其滂沱而下也俾字乃欲雨之詞
  大雅文王之什文王二章陳錫哉周侯文王孫子 毛以侯字屬下句鄭則以陳錫哉周侯五字為句
  不顯亦世傳世者世祿也 上世字作仕
  七章上天之載四句 民心悅則天意得矣
  大明六章傳維行太任之徳焉 維作能
  緜首章自土沮漆 土漢書作杜齊詩也
  未有家室 亦禮運篇昔者先王未有宮室冬則居營窟夏則居橧巢之意與下築室于兹相對毛傳論髙而非詩人之意
  三章箋雖有性苦者甘如飴也 者下脫一皆字七章 宗廟社稷朝市煥然皆新流離播遷之日規模宏逺如此所以能創業垂統也
  旱麓 安溪先生云豈弟之實作人是也物各從其類而君子善類之宗故韓子曰志同而氣合魚川泳而鳥雲飛也此豈弟之實也
  思齊二章箋云無是痛傷 下脫其所為者四字按沿革例云建大字本有此四字
  皇矣首章箋赫然甚明 明下脫一以字
  上帝耆之傳耆老也 老作惡因下箋云而誤
  五章 楚詞惜誦云駭遽以離心兮又何以為此伴也同極而異路兮又何以為此援也畔援之義盖如之文王有聲三章傳淢城溝也 城作成下大小適與城偶之城亦作成
  生民之什生民首章 履帝武當從鄭箋不然則下二章反逺于人情矣
  三章誕寘之隘巷二句 傳故承天意而異之于天下按此說過迂
  鳥乃去矣二句 人往收取鳥乃去也傳言于是知有天異則上云承天意者失詩之本義矣
  四章蓺之荏菽傳荏菽戎也 戎下脫一菽字
  七章釋之叟叟 釋作釋下同
  八章于豆于登 登作豋
  行葦四章箋薦之禮非葅則醓醢也 非作韭
  既醉首章箋天又助女以大徳 徳作福
  三章箋天既與以光明之道 與作助
  公尸嘉告 公尸先公之尸也皇尸先王之尸也言公尸者舉逺以該近
  七章箋使祿福天下 祿福作錄臨
  公劉序箋云反歸之成王 反作及
  四章箋與羣臣士大夫飲酒以樂之 樂作落
  六章箋止基作宮室之功也 也作止
  卷阿二章傳女則得伴奐而優自休息也 優下脫一游字
  六章如圭如璋 圭作珪
  七章箋亦與衆鳥也 與作亦
  九章傳出東門曰朝陽 出作山
  民勞首章以定我王箋言我者同姓親也 今人皆不知我字之義
  板三章箋及忠告以善道 及作欲
  蕩之什蕩八章殷鑒不逺二句 示厲王當以殷為鑒也
  抑序 閻若璩云案衛武公以宣王十六年己丑即位上距厲王流彘之年已三十載安有刺厲王之詩或曰追刺尤非虐君見在始得出詞其人已逝即當杜口是也序云刺厲王非也
  四章洒掃庭内 庭作廷箋云不涖政事涖作恤七章 上言恭下言敬所謂抑抑威儀也
  八章 不忮不求何用不臧出于上之化下亦猶之不僭不賊鮮不為則也
  箋云童羊譬皇后也 皇作王
  九章箋二者竟不同 竟作意
  十一章匪為用教 為用作用為
  十二章箋不及逺也維近耳 不及作乃不
  桑柔二章民靡有黎 黎民黑髪之人言壯丁俱盡也六章好是稼穡 釋文云家王申毛音駕謂耕稼也鄭作家謂居家也下稼穡維寶句同穡本亦作嗇王申毛謂收穡也鄭云吝嗇也㝷鄭家嗇二字本皆無禾下稼穡卒痒始從禾按此則此章稼穡二字皆當作家嗇十四章予豈不知而作箋而與也 與作女
  雲漢序 宣王之詩首之以雲漢者畏天勤民省躬厲治為中興之本也
  首章寧莫我聽箋曾無聽聆我之精神而興雲雨 神作誠
  二章寧丁我躬 言寜使己身獨當其災也
  三章靡有孑遺箋幸其餘無有孑遺者 幸作今六章 祈年以下言自此庶幾改過遷善敬事羣神勿以怒我之故致民被其災也
  嵩髙序 陳君舉曰宣王中興亦只理㑹牧伯而已故韓侯在韓召虎在淮申伯在荆方叔在齊按方叔山甫之誤
  首章 商頌亦曰降予卿士即書所謂命于帝廷者也三章 傅御傳所云近之
  五章往近王舅 近作䢋按說文䢋在丌部與近非一字 廖木作䢋
  烝民三章傳喉舌冡宰也 惟冡宰得稱喉舌
  韓奕序箋云為國之鎮所望祀焉 所作祈
  首章韓侯受命箋韓侯受王命為諸侯 諸侯作侯伯五章有貓有虎 禮有貓虎之祭似即指食田䑕者言之
  六章溥彼韓城二句 韓燕當如王子邕之說兼据水經注
  王錫韓侯四句 服蠻荆而定申伯伐玁狁而錫韓侯於是南夷不得與北狄交山甫城東方召虎平淮夷其聲勢又足以相應三面底寧西京復見成康之盛矣江漢三章 曰至于南海則五嶺之外固嘗臣服建置于周矣東遷而後南風日競隔限不通史失其傳秦人夸詐遂謂蜀與越地皆至秦始開耳
  常武二章 安溪先生云皇父為大司馬程伯休父則小司馬也
  召旻二章蟊賊内訌箋爭訟相䧟人之言也 人作入六章 頻以喻政中以喻徳
  周頌清廟之什維天之命序 周顛告太平之語出于此
  維清肇禋箋始祭天而枝伐也 枝作征
  烈文 安溪先生云此祫祭之詩辟公則先公也維王則太王王季也
  執競序 執競其敬十四字皆釋文誤刋為箋
  臣工之什臣工 安溪先生云此與下篇以嗟嗟噫嘻發端盖稼穡艱難故重其詞也
  亦又何求箋云時歸當何求于民 時作女
  噫嘻箋云使民疾耕發其私田 下脫竟三十里者言一部一吏主之于是民大事耕其私田廿一字
  豐年傳廩所以藏齍盛之穗也 按此則廩與倉異潛傳潛槮也 魚冬負冰故曰潛不當解為魚具箋鰋鮎也 古人以鮎薦獻
  閔予小子之什小毖 成王因祿父三監之亂懲剏悔禍卒能守成故歌以祀之也
  良耜其鎛斯趙 吳斗南云莊周書銚鎒于是乎始修詩庤乃錢鎛又其鎛斯趙毛謂錢為銚鎛為鎒銚與鎛相須為用者故詩人言鎛必以是兼之疑古銚趙通以開百室 箋云百室一族也又云一族同時納穀親親也云云按族譜序何以無引此者豈縁疏中引四閭為族耶
  魯頌有駜首章箋云此喻僖公之用臣云云 說文駜馬飽也
  泮水序 明其為頌魯公也諸侯能究宣王化則頌魯即所以頌周焉耳其辭也繁與周頌之體異或追作于僖公時歟若以為頌僖公能修復泮宮則詩中未嘗一言及修復也
  首章從公于邁箋于行邁行也 上行字作往
  七章式固爾猶箋謀為度己之徳 為作謂
  閟宮 魯不當立姜嫄之廟僖公又不得攘服楚之功如是而侈然頌之孔子奚取焉曰此頌之變也風有變風雅有變雅頌獨無變乎美盛徳之形容而不誠錄其美即寄其刺也若小毖者其亦周頌之變乎
  三章莊公之子 公羊之說曰臣子一例特謂其尊卑不復變僖雖閔之庶兄生為之臣死不得而先之耳非僖當為閔後也此詩云莊公之子夫子取之
  八章居常與許箋周公有常邑許許田未聞也 作周公有嘗邑所由未聞也按此條廖本最善
  商頌長發首章幅隕既長箋隕當作圜 誤作圓下同三章昭假遲遲箋天命是故愛敬之也 命作用六章武王載斾箋勇敢不懼 敢作毅
  七章有震且業箋畏吾之震 吾作君
  殷武序 幽厲傷之周轍以東降為國風雅頌聲寢以殷武終睠睠思有如髙宗者出也












  義門讀書記卷八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