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門讀書記 (四庫全書本)/卷12

卷十一 義門讀書記 卷十二 卷十三

  欽定四庫全書
  義門讀書記卷十二
  翰林院侍讀學士何焯撰
  公羊春秋
  隱元年王者孰謂謂文王也王正月也 榖梁不解王字為疎此云文王者本之文王既沒文不在兹之云也劉知幾云年則魯君之年月則周王之月自謂攷竹書紀年始逹此義豈知已不外此傳之中乎
  大一統也 後世正統之說出于公羊
  母以子貴 以子貴謂有子則以次升為貴妾也曷為稱字裦之也 字不若子未命姑書字也
  克之者何殺之也 勝之而未殺故曰克傳非也何以不稱弟當國也 不弟者鄭伯不以為弟也其言惠公仲子何兼之兼之非禮也 兼之所謂於失禮之中又失禮焉
  二年宋公使公孫夀來納幣則其稱主人何辭窮也辭窮者何無母也 身為宗子而又無母故辭窮也紀子伯者何無聞焉爾 子者衍文也
  夫人子氏者何隱公之母也何以不書𦵏成公意也夫人子氏者桓公之母也何以不書𦵏桓未成乎君也三年宋公和卒 惟宋公之卒書公而他國則書侯伯子男者自我正其名也𦵏則他國皆書公既從主人而因以不沒其僣稱上公之實也吳楚之君不書𦵏民無二王不得復從彼國盖誅絶之義也
  吾立乎此攝也 自宋魯之禍相仍而攝之道廢攝主廢政在大夫之由也
  四年翬者何公子翬也與弑公也 隱與桓皆先君也於桓不得不諱則誅翬不得不嚴也 翬之罪既不可以質言貶於桓之代於義益無所附今加貶于隱一代之中使人因而推得其故所謂微而顯也
  五年夏四月𦵏衛桓公 書𦵏善其能討賊非譏過期考仲子之宮 不袝于姑故别立廟
  初獻六羽 因考宫而獻六羽别而言之者考宫宜也六羽僣也先著其善後譏其惡所謂婉而辨也
  天子之相則何以三一相處乎内 此說獨見于此六年狐壤之戰諱獲也 事在隱即位前非諱七年何以不名微國也 不名者史失其名
  城中邱何以書以重書也 書者當以其不時然傳意有可採
  十年隱之罪人也故終引之篇貶也 桓三年書公子翬故
  桓二年宋督弑其君與夷及其大夫孔父 仇牧荀息不書字孔父書字以祖考故也
  何賢乎孔父 善其能與君共存亡故畧其卑而書及以旌異之
  器之與人非有即爾 器為無情之物不能於人相就五年譏父老子代從政也 代從政謂子攝其官 於世卿之中又失禮焉書仍叔之子甚之也
  八年春正月己卯烝 書正月烝者以其為周時也此宜烝下則譏爾常時不書獨書之者以正其失常者也祭公來 或稱祭伯或稱祭公時王進退之也
  十一年宋人執鄭祭仲 書祭仲舍爵明乎其貶也十二年嫌與鄭人戰也 下年二月復㑹鄭伯與四國之師戰則二傳言與鄭人戰為無據也當從左氏十五年許叔入于許 入者難也鄭人守之外無援内無應而許叔能復其土地人民可不謂難乎故書字以嘉之注非也
  皆何以稱人夷狄之也 此盖因其國而用其禮也注云不當朝桓失之
  十八年君子辭也 言君子之恕辭也其賊非吾所得討
  莊五年曷為不言納衛侯朔辟王也 此所謂内大惡諱注指下文王人子突謂避王者兵非也
  六年不得意致伐 上雖諱之而仍致伐以顯其實齊人來歸衛寶 左氏曰衛俘深沒其文諱取賂以犯王命使若取所歸者乃前伐衛所獲之俘焉爾
  則其稱齊人何讓乎我也 書齊人者見魯前非主兵後分齊利以殺内惡也
  八年非師之罪也 傳意謂非師病而所以出者則病也
  九年何以不稱公子君前臣名也 下言取子糾則明是脫文
  其言入何簒辭也 入者難辭也糾與之爭也
  及齊師戰于乾時我師敗績 經意惜伐齊之師不用于襄存之日而反于襄之既亡勞師欲定讎嗣顛倒失正故獨書敗傳似失之
  十二年其國亡矣徒歸于叔爾也 𨟎不繫齊所以成叔姬之志叔姬一婦人能植其節隱然若紀未亡也十三年曹子請盟桓公下與之盟 以非兩君故不盟于壇上也
  十九年諸侯不再娶 不再娶者恐後夫人危嫡子為宗社之禍
  二十年齊人伐戎 魯不與師而大書之嘉其能憂中國也
  二十二年冬公如齊納幣 不言月譏公之忘其在二十五月之中也
  何譏爾親納幣非禮也 本譏忘哀而舉親納幣者大惡諱但因事以見意也注謂不譏喪娶舉滛為重非也二十三年祭叔來聘 人方有喪而行嘉好之事故不稱使
  荆何以稱人始能聘也 知有禮義威儀則人之也公在外也 在外故不書來朝
  二十九年何譏爾凶年不脩 築邑脩廏皆荒政也其譏者與告糴同例然則并此無之者其得罪于百姓益甚矣
  紀叔姬卒 申其志節也
  三十年鄣者何紀之遺邑也盡也 觀此知樂生不取二城之意矣
  三十一年其威我奈何旗獲而過我也 傳未必合三十二年無子不廟不廟則不書𦵏 不書𦵏者賊不討也與閔公例同
  閔元年既而不可及因獄有所歸不探其情而誅焉親親之道也 季子力不逮爾此傳進退無據
  冬齊仲孫來 前書公子慶父如齊後書公子慶父出奔莒中間復入不見于經二傳以為慶父者近之繫之齊者既外慶父亦譏桓公為伯主不能遏亂萌于早也左氏以為齊仲孫湫則從下書髙子來盟之例兩存
  其說可也
  以春秋為春秋 以春秋為春秋者據經以解經也注謂以史記氏族為春秋言古謂史記為春秋恐非冬齊髙子來盟 髙子久留定魯故不月
  僖元年上無天子則救之可也 易曰通其變使民不倦聖人之不得已也
  二年曷為不言狄滅之為桓公諱也 前已書狄入衛則此非為桓公諱也榖梁得之
  曷為為桓公諱則救之可也 義同而復舉之者如詩人之有詠歎所以見春秋之不得已而作
  𦵏我小君哀姜 上不稱姜氏者齊絶之也此仍言哀姜者從其實
  四年何以致伐楚叛盟也 致伐楚者大其績也楚於是始懼中國故又見于詩之頌月者見其役之重注謂危公之久非也
  十四年曷為為桓公諱則救之可也 存亡國死君難特皆反覆再三發例
  外異不書此何以書為天下記異也 故不繫晉十五年晦者何㝠也 春秋不書晦故以晝㝠釋十六年是月六鷁退飛 是一作提釋文徒兮反若經本作是則不必注且明其為魯語矣初學記晦日引之作提
  十八年邢人狄人伐衛 既書邢人則不得不書狄人相屬之辭也邢棄親即狄啓亡國之舋使與狄等乃所以譏邢也邵公以為狄稱人者善能救齊恐迂鑿十九年盖叩其鼻以血社也 山海經傳引此作叩其鼻以䎶社音釣餌之餌既不見于釋文許氏說文亦無之
  二十年西宮者何記災也 終前用致夫人傳齊人狄人盟于邢 亦相屬之辭齊無能繼桓公之志者譏自見也注謂狄稱人者能常與中國恐非經意二十一年不與夷狄之執中國也 然則下釋宋公之經亦諱中國見釋于外裔也
  楚人使宜申來獻捷 上不書楚子執于獻捷著其實曷為不言捷乎宋為襄公諱也 此為中國諱不為襄公也
  公㑹諸侯盟于薄 言㑹諸侯者諱背中國㑹
  二十三年何以不書𦵏盈乎諱也 不書𦵏魯即楚背宋不㑹其𦵏傷中國之無人也
  二十六年曷為以外内同若辭重師也 外内同辭者恥即夷
  二十八年曷為再言晉侯非兩之也 大其能攘楚討夏之即夷者也
  冬公㑹晉侯齊侯宋公蔡侯鄭伯衛子莒子邾婁子秦人于溫天王狩于河陽 時溫地已入于晉則是致天子于其國中後世所謂挾天子以令天下者也故以天王自狩為文明非晉之所得私挾也 如陋儒則先書王狩矣此聖人之權也
  三十年衛殺其大夫元咺及公子瑕 言及者元咺首禍也注謂是下大夫别尊卑謬
  三十一年猶三望 三望當定從鄭康成之說魯既僣郊何以獨祭三者也
  魯郊非禮也 謂之郊者地在郊也注謂天人相與交接之意非
  天子祭天諸侯祭土 天子祭天與天為體也諸侯祭土與國為體也
  然則曷祭祭泰山河海 三望榖梁注言泰山淮海者得之河非所祭也
  秋圍衛十有二月衞遷于帝邱 桓公城楚邱文公則聽衞之遷帝邱顧私怨而昧夷夏之辨則城濮之戰豈出于天下之公義哉書此者傷天下之無伯注言惡衞畏人非也
  文元年㑹𦵏禮也 此注中論親親失賢甚備但恐于經意非要
  二年先禰而後祖也 此祖禰二字借說 僖元年傳此非子也臣子一例則不為昭穆但不得先之耳詩云莊公之子孔子取之
  五年王使榮叔歸含且𮚐 注去天者含者臣子職以至尊行至卑事失尊之義也按去天者恐因成風為妾失禮
  六年是月非常月也 此傳與左氏歸餘于終之說不同然書曰以閏月定四時成嵗明不專在冬時矣則此說為長
  七年以師外也 注本所以懐持二心者其咎亦由晉侯要以無功當誅也按注甚謬時晉未立君
  八年冬十月壬午公子遂㑹晉趙盾盟于衡雍乙酉公子遂㑹伊雒戎盟于暴 以其名遂故不言遂而再著其名
  九年以諸侯之踰年即位三年稱子也 禮文散軼當以此法參互求之
  十年臧孫辰卒 自莊二十八年書告糴于齊至此凡五十年
  十二年子叔姬卒 其稱子先君之子也
  其貴奈何母弟也 母弟雖女弟亦貴之
  以為能變也是難也 此與能悔過不相䝉
  河千里而一曲也 注不别曲直而地以河曲明兩曲也按此兒戲之語
  十四年邾婁人言曰接菑晉出貴則皆貴矣 皆媵出也注以為邾婁再娶二子母尊同體敵恐非
  此未踰年之君也其言弑其君舍何 商人既公子則書弑其君之子文義複重相亂故從成君之例
  十八年秦伯罃卒 按此是康公注云穆公未知何据宣六年趙盾弑君此其復見何 注据宋督鄭歸生齊崔杼弑其君後不復見按宋督鄭歸生齊崔杼不復見于經者無事可書爾公子翬如齊逆女非復見乎此公羊家之曲說也
  靈公望見趙盾愬而再拜 愬即自愬膳宰之事再拜則知過之意故下曰心怍
  八年頃熊者何宣公之母也 注熊氏楚女宣公即僖公妾子以宣公為僖公子異聞
  九年晉侯黑臀卒于扈 不書𦵏者魯不㑹也時楚方盛魯事晉怠
  十年齊已言取之矣其實未之齊也 如宋之嵗幣十一年此楚子也不與外討也 稱人者討賊之辭也雖外討猶之乎稱國以殺爾入陳不譏而於殺徴舒焉譏乎
  十二年大夫不敵君而與楚子為禮也 大夫不敵君此則夷夏之辭也
  令之還師而逆晉宼 宼者敵國之辭注謂傳序經意謂晉如宼虜非也
  十五年中國不救狄人不有是以亡也 此漢書所笑龜兹王也
  成元年作邱甲 注解作甲不合
  二年季孫行父臧孫許叔孫僑如公孫嬰齊帥師㑹晉卻克衞孫良父曹公子手及齊侯戰于鞌齊師敗績大夫敵君不貶者曲在齊也
  齊侯使國佐如師 書齊侯者對卻克言之齊既悔過臣不可以敵君也
  公㑹楚公子嬰齊于蜀盟于蜀 方與晉伐齊旋背晉而與楚其失在内故先書公㑹嬰齊而獨于下盟正其猾夏之罪
  十年齊人來媵 伯姬獨三國來媵意宋王者之後其書則為錄伯姬也
  晉侯獳卒 不書𦵏者楚人方盛魯不㑹𦵏傷中國之失霸也
  十五年臧宣叔者相也 宣叔為司宼謂之為相此孔子攝行相事之證
  於是使嬰齊後之也 注云弟無後兄之義為亂昭穆之序失父子之親故不言仲孫明不與子為父孫按弟無後兄之義自大夫言之也大夫之生也不臣其兄弟則死亦不得以為子
  夏六月宋公固卒 不日者譏赴者之疎
  襄十四年季孫宿叔老㑹晉士匄㑹吳于向 獨士匄公孫蠆書未詳豈其餘皆非卿耶
  二十九年公在楚 前年十二月書天王崩楚子卒天王崩而不反楚子卒而公留所以譏公且傷中國也爾殺吾兄以其不殺為仁 季子能殺光則討賊也力不逮而去之不懐其寵抑亦庶乎能潔身違亂者歟不殺為仁則公羊子或未盡也
  昭十年晉欒施來奔 晉者齊之訛當從左氏
  十二年晉伐鮮虞 和戎三駕所以復伯楚䖍横而顧伐鮮虞所以失伯也
  定六年二名非禮也 東漢禁二名本此
  十二年秋大雩 觀此則聖人正有放過處不事事爭也
  哀元年仲孫何忌帥師伐邾婁 邾婁子新來奔喪而三家伐之無己所以深著其無君非譏哀公之替其恩也
  三年冬十月癸卯秦伯卒 至此小國皆卒日𦵏月十年楚公子結帥師伐陳吳救陳 救中國不進者吳楚結憾志不在救中國故不進
  十三年此晉魏曼多也二名非禮也 不譏于七年春之侵衞而譏于此何哉然則魏多者闕文也
  十有四年春西狩獲麟 此孔子所親見何為但書春而不月盖天心之仁愛無往不復麟之出也固亂極反治之祥孔子道雖不行於一時猶以望之來者春秋始終以春亦猶易之雜卦始乎乾而終以夬一隂決去即為乾之意云爾愚聞之師說如此盖服膺而弗疑也反袂拭面涕沾袍 所謂滿腔子是惻隱之心歟





  義門讀書記卷十二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