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門讀書記 (四庫全書本)/卷13

卷十二 義門讀書記 卷十三 卷十四

  欽定四庫全書
  義門讀書記卷十三
  翰林院侍讀學士何焯撰
  史記
  史記集解序 馮鈍吟云唐子西云太史公敢亂道却好班固不敢亂道却不好甚矣宋人之輕於詆古人也尚論古人醜詞惡句有所施之如小人無忌憚背經違理非毁周孔至於無父無君呵而闢之可也賢者文詞時有出入理宜紏正其言則應婉順太史公千古一人亂道二字出口一何容易且所云亂道者正据班固之論也游俠貨殖之傳詞㫖激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有為而言之其志有可傷者孟堅之言固為正論然亦未免深文至於先黄老後六經自是史談所論談當文景之後尚黄老者隨時也至遷則不然矣老子與韓非同傳仲尼為世家自序言禮以節人云云止言六經不及黄老父子自不同班孟堅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子雲言無分别盖亦未審耳子長考信於六藝奉之以著書造次必稱仲尼一味抹煞概云亂道何耶至於班固不好自非失心病熱何至出此語哉亂道最文章不好處宋人文字不好只是有亂道如唐庚乃亂道之尤者也按永嘉尊信史記亞於六經真屬強作解事被朱子史記有甚道理一句掃倒但其文章却有微㫖宋儒硬將大話推排又不識史法耳
  甚多疎略或有牴牾 誠所不免然索隱已詳之矣太史公載秦漢間攻取形勝頗詳而於五伯規模即不能舉其要豈因左傳國語已自有不朽故從略耶五帝本紀 鈍吟云黄帝始制文字宜始於黄帝也禮有五帝徳書有二典史公据以為書
  藝五種 修神農之舊政也
  淳化鳥獸蟲蛾 蛾古蟻字
  帝堯者放勲以下云云 鈍吟云左史紀言尚書春秋是也春秋傳以釋經太史公合而一之 又云古文尚書出孔氏屋壁孔安國以今文讀之因以起其家逸書得二十餘篇司馬遷從安國問書所載多古文又尚書多古語不易通遷所載頗易其本字即太史公之書傳也或譏之似未得其㫖
  日中星鳥夜中星虚 春言日秋言夜順隂陽之道也堯崩三年之喪畢以下云云 鈍吟云直据孟子則諸家異說自廢
  重華父曰瞽瞍云云 世系亦倒叙
  舜舉八愷使主后土 天官者相之職舜自主之八愷則主地官也
  詩言意 詩言志此獨作意按趙明誠書孔子廟置卒史碑云華陽國志後漢書注皆云趙戒字志伯而此碑乃作意伯疑其避桓帝諱故改焉此志字其亦後漢人之所改歟
  北發西戎析枝渠廋氏羌 氏疑當作氐
  帝禹為夏后而别氏姓姒氏 曰姓姒云者其後子孫多遂以為姓而當時則其氏也
  學者多稱五帝未 鈍吟云觀此贊則太史公非好竒明矣
  孔子所傳儒者或不傳 太史公本此
  夏本紀壺口治梁及岐 康成釋禹貢惟以漢地理志為據此先儒之精慎也
  田中下賦貞作十有三年乃同 鄭注以貞作句殷本紀湯崩注大司空御史長卿按行水災 按漢書公卿表建平紀元凡四年無長卿其人為御史者祖巳曰王勿憂 殷之及王多曰祖某此祖巳疑王之兄弟其下云祖伊亦仿此孔氏以祖為其氏而云祖伊祖巳之後恐非也
  封紂比干之墓三句 當作封比干之墓封紂子武庚祿父此傳冩之誤
  周本紀周道之興自此後 後作始
  髙圉立子亞圉立 上立字作卒字
  明年敗耆國 耆即黎
  虎賁三千人 千字當從書序作三百人千字不知何時謬改
  自棄其先祖肆犯不答 犯作祀
  號曰共和 鈍吟云共和周召相與和而修政也不必如汲冡竹書之說
  櫝而去之去一作藏
  學者皆稱周伐紂居洛邑 陸云觀婁敬之言當時直謂周都洛矣不容無辨
  秦本紀 鈍吟云近秦而與秦為難者無如晉與秦同大而足以難秦者莫如楚故插叙晉楚事為多按莊襄之世秦已盡取周地固繼周而王矣然六國未亡則猶存封建之遺制也至始皇并吞而盡有之分天下為三十六郡於是三代規模一變此始皇本紀所以離而為二也
  其賜爾皁游 游當作斿
  躁公二年南鄭反 南鄭春秋戰國時屬楚
  十四年更為元年 改元始此
  虜其將屈㒺 㒺作匄
  武安君攻皮牢㧞之 一本無君攻二字似脫
  秦始皇本紀昌平軍徙於郢 軍當作君即上所謂相國昌平君反之於郢故下項燕得立以為王也
  因封其樹為五大夫 五大夫第九爵也
  刻所立石其詞曰 詞俱有韵
  發北山山石椁 椁字疑衍
  乃寫蜀荆地材皆至 寫當為輸寫之意運其材也舊作寫放解恐非
  自琅邪北至榮成山 亭林云寰宇記秦始皇登勞盛山望蓬萊後人因謂此山一名勞盛山誤也勞盛二山名勞即勞山盛即成山史記封禪書七曰日主祠成山成山斗入海漢書作盛山古字通用齊之東偏環以大海海岸之上莫大於勞成二山故始皇登之史記秦始皇紀令入海者齎捕巨魚具而自以連弩𠉀大魚出射之自琅邪北至榮成山弗見正義曰榮成山即成山也按史及前代地理志並無榮成山余向疑之以為其文在琅邪之下成山之上必勞字之誤後見王允論衡引此正作勞成山乃知晉人傳寫之誤唐時諸君亦未之詳考也遂使勞山并盛之名成山冐榮之號今特正之賛楚師深入戰于鴻門 此深入謂周章之師
  世非無深慮知化之士也 以下對前僅得中佐說夫并兼者髙詐力以下 承上攻守勢異而暢言之鈍吟云史公以賈生推言一句全載過秦論三篇另是一格其先列第三篇者論始皇興衰應始皇自以為三句次列第一篇者論秦之先公應賛中興邑西垂等句末列第二篇者總論其大勢歸到二世結耳
  項羽本紀 鈍吟云自秦亡後天下之權在項羽故作本紀班孟堅漢書項羽與陳勝同傳與太史公不同按當時羽實主約漢封巴蜀羽為之也故太史公用共工之例列于本紀
  江西皆反 江西猶今言浙西
  項梁乃以八千人渡江而西 鈍吟云自此一路往西擊秦篇中東西二字是眼目
  乃與呂臣軍俱引兵而東 一路向西此引而東暫以兵敗也
  收其貨寶婦女而東 自此東歸
  乃分天下立諸將為侯王各就國 鈍吟云楚兵初起憂在亡秦須立六國以樹黨六國立則秦已失天下獨有闗中耳秦已滅則患在諸侯盡徙故王王惡地羽之謀也 此亦有不得已者但不知桓文處此當何如耳馮氏亦成敗之見也
  乃其殺魏豹 其字誤
  髙祖本紀騎將灌嬰擊大破楚軍 一本無擊字五年髙祖與諸侯兵共擊楚兵大敗垓下 項王大敵雖兵少食盡致死于我勝負未可知先合不利者驕之使惰也却者遷延徐退誘之使疲也縱則夾擊之使不能前後相救楚兵横斷故不利也然後因其亂而以衆乗之項王雖勇豈能支乎絳侯柴將軍之兵則游兵也當楚人既動則繞出其後矣漢書無之
  皇帝在後 皇帝二字史駁文也時髙祖尚未即皇帝位
  呂后本紀太后封大臣 封作風
  賛 作呂太后本紀者著其實賛以孝惠皇帝冠之書法在其中矣
  孝文本紀乃循從代來功臣 循漢書作修是也功下無臣字
  十一月晦日有食之二句 亭林云漢書多有食晦者盖置朔參差之失其云十二月望日又食此當作月耳故夫馴道不純 馴古訓字
  賛漢興至孝文四十有餘載以下 言外可思益見補武紀之謬
  三代世表盖其詳哉 與下盖其慎也以詳慎二字作闗鍵
  于是以五帝繋諜尚書世紀 諸本尚書下有集字六國表或曰東萬物所始生 萬疑作方
  秦楚之際月表然虐在位 虐作後
  大聖孰能當此受命而帝者乎 大字上脫一非字漢興以來諸侯年表太行左轉度河濟阿甄以東薄海甄疑作鄄
  小者不軌千法 千作于
  要之以仁義為本 仁義為本言當不失親親之初意以至于孤立也
  髙祖功臣侯年表十二 髙祖在位十二年也下倣此平陽七 自六年至十二年凡在髙祖世七年也信武别定江陵侯五千三百户 陵漢書作漢
  清陽 漢書作清河二千二百户
  廣嚴六年十二月甲申壯侯呂甌元年 呂作召禮書禮由人起所以捐社稷也 此下皆荀子故堅革利兵刑錯而不用 以下本荀子議兵篇天地者生之本也流澤狹也 以下又本荀子禮論樂書復次以為太一之歌 與下天馬二詩即漢書禮樂志所載也稍節其文耳
  此亡國之聲也不可遂 遂小字宋本作聽
  律書雖克所願動亦耗病 耗作秏
  丑者鈕也言氣陽在上未條 條作降
  孰能在天地之神 在作存
  天官書隨北端兌 兌漢書作銳古字通
  右四星曰天棓 四作五
  輔星明近 輔星漢書作柄輔
  其西有句曲九星三處羅 羅下漢書有列字
  三曰九游 游漢書作斿
  下有四星曰狐 狐作弧
  曰東方木主春曰甲乙 下曰字作日字
  其趨舍而前曰羸 趨音聚羸作贏下同
  左行在寅 嵗徳所在
  以三月居與營室東壁晨出 居字疑衍
  以七月與東井輿鬼晨出曰大音 音字小字宋本作晉
  曰南方火主夏曰丙丁 下曰字作日字
  心為明堂營惑廟也 營作熒
  填星其色黄光芒者曰黄鍾宮 小字宋本光作九者作音
  躁圜以靜 圜作國
  其色大圜黄𣽎 𣽎與澤一字
  出而留桑榆間 注正出舉日平正出桑榆而上者餘二千里按舉日作氣言而字衍
  疾其下國 疾漢書作病下同
  未盡其曰過參矣 曰作日矣作天
  太隂之精主冬曰壬癸 曰作日
  當出不出是謂繫卒 繋作擊
  右數萬人戰 右作有
  後至先去前後皆病居暈不勝 暈作軍
  國皇星大而赤 注五星之精散為六十四變記不盡按記上脫一志字
  類狗所墮及望之如火光 及下脫炎火二字按漢書亦無炎火二字今從柯氏本增
  平望在桑榆上千餘二千里 上千字衍
  王朔所𠉀决于日旁 王朔人姓名望氣者見李廣傳四始者𠉀之曰 曰作日
  西北戎菽為 注為成者按者當作也
  天之五佐為經緯 經字疑衍
  嬴縮有度 嬴作贏
  月變修刑 修作省
  次修穰 次上有其字
  常大赦載 句未詳
  二曰以辰 未詳
  封禪書而幽王為大戎所害 害作敗
  作鄜祠後七十八年 祠作畤
  薄山襄山也 山下脫一者字襄作衰注同從汲古後人得小字宋本校正獨與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雄河東賦合也
  遂以十月至㶚上 㶚作覇
  吾聞天有五帝而有四何也莫知其說 秦自以水徳黑帝則自當之故不立北畤耳
  司命施摩之屬 摩作糜
  尤敬鬼神之事事作祀
  上有古銅器 古作故
  致物而丹砂可化為黄金 砂作沙下同
  明年天子病鼎湖甚 亭林云鼎湖宮名漢書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雄傳南至宜春鼎胡御宿昆吾是也湖當作胡故卒起甘泉而行右内史界史記索隱以為湖縣在今之□鄉絶逺且無行宮
  夀宮神君 小字宋本無重四字
  天子祓然後入 祓小字宋本作袚
  閒者河溢臯陸隄繇不思 思作息
  不吳不鷔 鷔作驁
  卿有札書曰 札小字宋本作禮
  則太史奉以指所伐國 太小字宋本作天
  獨見旗星出如𤓰 旗當從漢書作填星故下云信星昭見也
  春至鳴澤從西河歸 鳴小字宋本作明
  河渠書 鈍吟云水患莫大于河故最詳國用莫急于漕而民間所急在水利三事錯綜成文語脉復井井山行即橋 注一作𣞶𣞶改作檋
  入于勃海 注河徙東郡更注勃海勃作㪍下同岸善崩乃鑿井 亭林云岸當作崖漢書古今人表屠岸賈作屠崖賈是也師古注謂山領像人之顔額者非其指商山者尤非劉攽已辨之
  功無己時兮吾山平 注韋昭曰鑿山以填河也填小字宋本作通
  而闗中輔渠靈軹引堵水 堵作諸
  東海引鉅定 亭林云東海疑是北海之誤按地理志齊郡縣十二其五曰鉅定下云馬車瀆水首受鉅定東北至琅槐入海又千乗郡博昌下云博水東北至鉅定入馬瀆而孝武紀曰征和四年春正月行幸東萊臨大海三月上耕于鉅定還幸泰山修封計其道里亦當在齊去東海逺矣溝洫志同
  平凖書孝景時益增修矣 漢治始衰于景帝嚴助朱買臣等招來東甌 武帝侈心自楚士導之率十餘鐘致一石 注鐘六斗四升作六石四斗獲首虜萬五千級 所獲首虜皆以一為十士馬死者十餘萬則實數也
  天子乃損膳 損膳與上布被對
  廢居居邑 註服䖍曰居轂于邑也轂小字宋本作糓錢益多而輕 下云錢益輕薄而物貴如說是瓉說非也
  二曰重差小 曰下脫一以字按小字宋本無以字三曰復小撱之 撱作隨
  卜式上書願輸家之半縣官助邊 式亦欲為俠者變而用之于縣官耳
  然不能半自出 不能半自出者皆聚而為盜也湯奏異當九卿 異當作當異
  于是商賈中家用益饒矣 始之以重斂繼之以奪攘其貧者既為盜賊富者知不可保亦為不終日之計武帝之不亡者賴祖宗休養之澤深耳
  命曰株送 株送當從註應劭說此本二事如說非也就食江淮間欲留之處 漢書作欲留留處之字乃寫作二㸃傳誤作之
  而桑宏羊為治粟都尉領大農盡伐 伐作代
  一國之幣為二等 小字宋本作三等
  吳太伯世家吳使季札聘于魯 鈍吟云詳季子事太史公之志也史記雖無褒貶而有筆削文中子云事多志少未得太史公之㫖也惟蘇明允云有是非而無褒貶為知太史公也
  齊太公世家 鈍吟云太公之事仲尼不言諸家不同太史公所敘詳略得宜後人不能作矣 又云宋人論三代時專以意見揣摩安得如此妥直
  左杖黄鉞以下云云 鈍吟云載今文尚書泰誓太史雖學古文亦不廢今文
  與太公作此泰誓 鈍吟云按尚書不言太公惟此泰誓有之與詩相應
  釐公九年 此下見春秋
  桓公元年春 齊桓公也
  管仲病桓公問曰三子專權 鈍吟云舉隰朋亦見管子然管子云鮑叔不可按鮑叔先管仲死不得管仲病時尚存也太史公不以為然故不載舉朋語耳桓公十有餘子二句 鈍吟云一總以下敘五公子爭立其事棼如亂絲太史叙之條理秩如也
  避齊亂故在衞 五公子事至此完
  闞止有寵焉 陳完世家以為二人
  太史公曰吾適齊云云 一賛只論齊所以強
  魯周公世家 前据詩書後据春秋
  武王克殷二年 已下事詩書所載注家參錯不同此書又不同
  卜居焉曰告 告作吉
  初惠公適夫人無子一段 與左傳不同
  賛詞 妙在先引孔子二句 鈍吟云魯有春秋經故所論止此其後得失不復言
  管蔡世家 叙事鍼線甚密
  與車予乗徒七十人 予作十
  曹叔世家桓公三十五年魯隱公立 鈍吟云世家書魯隱公立春秋之始也
  衞康叔世家 叙莊公處不同毛傳
  晉世家十年代千畝有功 代作伐
  自獻公為太子時重耳已成人矣 重敘起
  十六年楚將子反怨巫臣族滅之 鈍吟云微與左氏傳不同此略也左氏云趙武畜于公宫與趙本紀亦相同
  韓厥曰趙襄趙盾之功豈可忘乎為趙後 鈍吟云此言事後耳立趙後非在此年也
  魏武侯韓哀侯趙敬侯滅晉後而三分其地 敬侯當是烈侯
  楚世家楚東侵廣地至泗上 春秋止此
  鄭世家於是與惠惠王歸 當作周惠王
  故不聽襄王請而囚伯犢 犢作犕
  楚反鄭晉兵來救 反作伐
  趙世家 鈍吟云太史公敘事事有牴牾者皆兩存如周本紀依古文尚書齊太公世家又載今文泰誓所謂疑以傳疑也有大事而紀載不詳難敘者缺之史闕文也夏本紀不詳有窮后羿事而于吳太伯世家見之趙世家言殺趙同趙括趙嬰齊左傳頗略然此趙氏之大事必别有所傳趙之亡去太史公近文獻必有可考太史公時書不存者多矣遂謂之妄可乎如此事趙氏所由不絶得以大于後世茍有其文何得削之後世之輕議古人可恨也按程嬰公孫杵臼之事最為無據疑戰國時任俠好竒者為之非其實也定翁謂太史公去春秋不逺趙國亦必有史是固可信吾謂不盡然自始皇焚書列國典籍皆已蕩然太史公雖去春秋不逺然傳聞之誤亦必已多如王文恪明憲宗以後人其記宣室為惠宗之子略無足據者事之有無當斷之以理不在歴年之逺近也 初疑載秦穆公趙簡子夢之帝所諸事似乎可略後思之要非無謂飛亷惡來之後昌熾如此天道豈可問耶載之以見事有不可知也史家妙用亦難為㝷行數墨者道矣
  周宣王時伐戎為御及千畝載 載作戰
  趙盾弑其君 史家之書法也
  晉國之政卒歸于趙武子 武作文
  奉邑俟于諸侯 俟作侔
  財王所以賜吏民 財作聽
  卿秦將而攻伐 伐作代
  魏世家襄王元年與諸侯㑹徐州云云 蘇秦合從不載世家
  兩地無罪而再奪之國 地作弟
  賛魏雖得阿衡之佐曷益乎 則此嗟惜深痛之詞譏之者俱非
  韓世家公子咎公子蟣蝨 蟣蝨國策作幾瑟
  田敬仲完世家 以田完制名所以别于太公之齊也故陳桓不得立 桓作完
  田常成子與監正 正作止
  田常于是盡誅鮑晏監正及公族之彊者 按前已云殺監止此疑衍
  田常乃選齊國中女長子七尺以上為後宮 長子作子長
  救韓趙臣擊魏 臣作以
  孔子世家 論來孔子只合作列傳太史公自据素王之說 三晉田常至戰國始列于諸侯孔子則變例也往日所見謂孔子祖述堯舜憲章文武而終于素王三晉田常以盜簒傳世此生民之不幸而戰爭至秦楚之際也意太史公序論之㫖若此不免鑿矣
  已而去魯由是反魯 總提
  孔子生鯉末 世家
  陳渉世家 鈍吟云陳渉起自謫戍半載而敗可與張耳陳餘並為傳不當為世家者也然亡秦之侯王將相多渉所置自項梁未起以天下之命制于一人之手升為世家太史公之㫖也
  外戚世家 鈍吟云通卷皆言命 又云先本六藝言妃匹之際係天下之興亡此正言也而漢之諸后或不由徳特言命以志感慨文有煙波
  盖難言之也 鈍吟云妙在此句不然與上文不相顧矣
  太史公曰秦以前尚略矣二句 此處似不宜斷漢興呂娥姁 鈍吟云已作呂后本紀此只略敘與班書不同意
  非天命孰能當之 自前敘至此是一篇文字
  皇后母子母寵 下母字作毋
  長公主欲子王夫人 子作予
  荆燕世家澤以將軍擊陳陳狶 衍一陳字
  令其子求事呂后所宰大謁者張子卿 宰作幸太呂欲立呂産為呂王 太呂作太后
  代王亦從代至四句 與齊世家不同
  齊悼惠王世家齊王使路中大夫告于太子 太子作天子下太子復令亦作天子復令
  留侯世家有一老父乃太公兵法也 鈍吟云使歐陽公敘此直云遇一老父授以太公兵法二句便完矣安能如此娓娓
  賛學者多言無鬼神然言有物 昌黎原鬼因此生意絳侯周勃世家此怏怏者非少主臣也 立武帝條侯爭之故疑其不能事少主
  續絳氏後 氏作侯









  義門讀書記卷十三
<子部,雜家類,雜考之屬,義門讀書記>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