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四十八 義門讀書記 卷四十九 卷五十

  欽定四庫全書
  義門讀書記卷四十九
  翰林院侍讀學士何焯撰
  文選雜文
  枚叔七發 數千言之賦讀者厭倦裁而為七移形換歩處處足以回易耳目此枚叔所以獨為文章宗 劉彥和以宋玉對問枚叔七發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雄連珠為雜文之祖楚太子有疾太子曰諾病已請事此言 此一段猶賦之序
  龍門之桐以下 要言妙道在末一段中先之以此者見極天下之樂不如親正士為能起疾葢叔方客遊諸侯故為文以開喻之也
  原本山川離辭連類 四語作賦之大略也
  然聞于師曰似神而非者三 波瀾相推才情橫溢曹子建七啟 啟亦發也七啟之作可以希風平子晁旡咎見蘇子瞻子瞻為稱枚乗曹植七啟七發之文引物連類能䆒情狀于是儗之為七述是此體北宋人猶知貴之
  珠翠之珍 注珠翠珠柱也南方異物記曰採珠人以珠肉作鮓按珠柱似即江瑶柱
  寒芳苓之巢龜 注寒與韓同按此韓乃三韓之韓亦有韓羊韓SKchar
  張景陽七命 七命𨽻事煩富然秀不逮曹王至七發因楚太子方疾故有僕病未能之言而景陽招隱之辭亦承而不革不亦踈乎 細讀之其淵博真不可及宜乎枚曹之外獨存此八篇
  木既繁而後緣二句 便是一篇梧桐賦
  翦㽔賔之陽柯二句 用經當如此脱化
  追逸響于八風四句 括盡律吕源流後人那得有其根柢
  乃有𠛼南烏程 注呉録地理志曰呉興烏程縣酒有名按既云荆南則與呉之烏程不相及 荆豫是借對字髙似孫緯略第十卷中所辯得之
  囿棲三足之鳥 尋注反哺之語鳥當作烏但韻不叶潘元茂冊魏公九鍚文 大手筆唯退之平淮西碑與之角耳 此篇視漢書中張竦為陳崇稱莽功德奏精力不逮而體之雅潔過之
  任彥昇宣德皇后令 此文不當在選欲侈陳乃考功烈耳
  建武維新嘉庸莫疇 四語難掩其為齊明帝佐命矣
  王元長永明九年䇿秀才文 秀才之科始自漢武帝元封五年時名臣文武欲盡乃詔令州郡察吏民有茂材異等可為將相及使絶國者與明經各殊此連類及之非本意矣
  永明十一年䇿秀才文若閑宂卑弃則坐談彌積元長王謝子弟乃見及此
  昔宋臣以禮樂為殘賊四句 此問在江右尤為知務任彥昇天監三年策秀才文 又在元長之下
  日伏青蒲罕能切直 伏蒲事謬用始此
  孔文舉薦禰衡表 章表多浮此建安文敝特其氣猶壯
  諸葛孔明出師表誠宜開章聖聽以光先帝遺德恢志士之氣 此句對後興復 髙明光大之本
  不宜妄自菲薄引喻失義以塞忠諫之路也 此句對後規益 涵養成就之助
  若有作姦犯科及為忠善者 主於逺小人故先以作姦犯科為言
  將軍向寵 此下承不懈于内
  親賢臣後漢所以傾頽也 先漢後漢各指東西治亂之君而分言之
  侍中尚書長史參軍 攸之等管機密陳震等統庶政任分内外故别而言之後但言攸之等者内職諸臣専以成就君德為務震等乃代理留府事皆惟公裁决也臣本布衣 此下承忘身于外
  願陛下託臣以討賊興復之效以告先帝之靈 收第三節
  若無興德之言則戮允等以章其慢 收第二節陛下亦宜自謀深追先帝遺詔 收第一節
  咨諏善道 四字對開張
  察納雅言 四字包規益
  曹子建求自試表絶纓盗馬之臣赦楚趙以濟其難注引吕氏春秋云云此秦而謂之趙者史記曰趙氏之先與秦共祖然則以其同祖故曰趙焉按秦本紀蜚亷子季勝之後造父以善御幸于周穆王穆王以趙城封造父造父由此為趙氏蜚亷子惡来之後非子以造父之寵皆蒙趙城姓趙氏周孝王以其栢翳後邑之秦使續嬴氏祀號曰秦嬴然則秦固嘗為趙矣不特為其同祖也
  曹子建求通親親表 此文可匹出師表而文彩辭條更為蔚然世以令伯表仰希葛相者非知言之選惠洽椒房恩昭九親 先疏後親事與堯反
  至于臣者人道絶緒禁固明時臣竊自傷也 通親親自致意
  近且婚媾不通殊于胡越 承人道絶緒
  今臣以一切之制常有戚戚具爾之志 承禁固明時
  臣伏自惟省實在陛下 因致其意中間包親親在内
  逺慕鹿鳴君臣之宴終懐蓼莪罔極之哀 鹿鳴謂明帝棠棣謂諸王伐木謂宗族蓼莪謂太皇太后四年崩
  若降天地之施三句 應則天
  今之否隔末 又從親親中帶結自致意
  李令伯陳情事表既無叔伯形影相弔 先明無人可代
  本圖宦達有所希冀 又明非有偽託以解逋慢之責
  庶劉僥倖二句 報劉
  臣生當隕首二句 報國
  臣不勝犬馬怖懼之情 收責催
  陸士衡謝平原内史表 此文亦學蔡中郎讓髙陽侯表
  身登三閣官成兩宫 注引晉令曰秘書郎掌中外三閣經書兩宫東宫及上臺也按所謂臺閣者此也唐之鳳閤鸞臺則當為閤字
  重䝉陛下愷悌之宥 注陛下謂成都也按此表自上惠帝非成都也觀表首稱陪臣可見是時士衡從成都在鄴下魏郡太守治鄴故詔書下魏守守復遣丞授之耳兼以表末便道之官等語証之其義尤明李注恐誤五情震悼 方氏韓文舉正云説文悼懼也陳楚謂懼曰悼引五情震悼句為証然顏魯公祭姪季明文震悼心顔只作悲悼也
  張士然為呉令謝詢求為諸孫置守冡人表臣聞成湯革夏而封杞燕祭齊廟 得體
  是以孫氏雖家失呉祚多有過望 從加恩孫氏子孫引入語便易入
  伏見平呉之初欲封其墓 又舉詔書以見事之相符
  二君私奴多在墓側 按堅傳云還𦵏曲阿不知何以呉令請之後讀呉主傳大書太元元年秋八月大風呉髙陵松栢斯㧞其在吳無疑
  庾元規讓中書令表 與二王不平詞多激烈其才氣頗銳
  是以前後二漢可為寒心者也 觀元規之意非志存退讓但欲以箝天下之口耳
  東京六姓 注章德竇后和熹鄧后安思閻后順烈梁后桓思竇后靈思何后按六姓并馬氏言之章德桓思本一姓也馬光亦自殺
  故率其所嫌而嫌之于國 意指二王言之
  桓元子薦譙元彥表 亦自遒健
  殷仲文解尚書表 情詞亦自曲盡
  于時皇輿否隔 謂桓𤣥刼以西上
  傅季友為宋公至洛陽謁五陵表 叙致曲折復自遒𦂳季友章表故有専長猶有東漢風味 若使宋不代晉則讀此文者有不感激涕下者乎
  為宋公求加贈劉前軍表 質直詳盡
  内難亦薦 内難謂劉毅劉籓諸葛長民司馬楚之也任彥昇為齊明帝讓宣城郡公第一表 彥昇表章此篇頗健不減傅季友也
  為范尚書讓吏部封侯第一表豈宜妄加寵私授受交失 六句似彈文不似讓表
  為蕭揚州作薦士表勢門上品 謂王暕
  英俊下僚 謂王僧孺
  字思晦 注梁書曰儉子暕字思晦何之元梁典曰侍中領右驍騎王騫字思晦太尉文憲公長子也左僕射王暕字思叔文憲公次子王筠為騫碑亦云騫字思晦㨿此及梁書明梁典及碑誤也按碑亦有誤然則歐公謂㨿碑可以証史者未盡合也
  李斯上書秦始皇 戰國之文楚人頗工為辭李斯本楚産故其文華艶而文選録之為祖師云
  竊以為過矣 一句折倒截斷以下歴舉用客之利見不當逐
  今陛下致崑山之玉此非所以跨海内制諸侯之術也 今字對前昔字只昔字今字對照兩大段文字前舉先世之典以事証後就秦王一身以物喻即小見大于人情尤易通曉也
  必秦國之所生以下佳冶窈窕趙女不列于側也漢以後文字筆力必不能若此馳騁所以飾後宫以下一意翻作兩層
  夫撃甕叩缶適觀而已矣 反覆洄漩
  今乃棄黔首以資敵國此所謂藉㓂兵而齎盗糧者也 應明過矣前動以利此怵以害
  鄒陽獄中上書自明 已之節不可變王之聽不可偏只二意反覆言之
  臣聞忠無不報信不見疑 忠信在士無不報不見疑則在王二句包下二層意
  左右不明卒從吏訊 注張晏曰不敢斥王也按下文皆言左右所排非避指斥也左右謂勝詭之徒
  皆信必然之畫故不能自免于嫉妬之人也 此言己所以見憎左右之故
  今人主能去驕傲之心無愛于士 此言王所以使左右得伸其喙之由
  司馬長卿上書諫獵 簡當深切章奏當以此為準矱枚叔上書諫呉王 頗似老子
  夫以一縷之任間不容髪 語語危竦
  任彥昇上蕭太傅固辭奪禮啟昉啟 昉一作君吕延濟曰昉家集諱其名但云君撰者因而録之按六朝諸集書啟多作君啟君白之語吕説得之下文君于品庶之君同
  沈休文奏弹王源自宋氏失御禮教彫衰 宋大明五年詔士族雜婚者皆補將吏當時與工啇雜户為婚葢有明禁後所謂黜之流伍也
  風聞東海王源 風聞言事本此
  豈有六卿之胄于事為甚 此風于今為甚管庫謂為吳正閤主簿
  楊德祖答臨淄侯牋若仲宣之擅漢表斯皆然矣答今之作者云云
  伏想執事不知其然固所以殊絶凡庸也 答好人譏彈云云
  不更孔公風雅無别耳 言特未更孔子刪定耳若比仲山周旦之疇 注詩無仲山甫作者而吉父羙仲山甫之德未詳德祖何以言之按定是一時誤使君侯忘聖賢之顯迹三句 答壯夫不為云云
  若乃不忘經國之大美豈與文章相妨害哉 答戮力上國云云
  敢望惠施以忝莊氏 答惠子知我云云
  呉季重答魏太子牋若乃邉境有虞非其任也 暗入自己即後所云展其用也
  徃者孝武之世則徐生庶幾焉 賔主錯綜
  但欲保身敕行不䧟有過之地 對前不慎其身任彥昇百辟勸進今上牋 注引梁典云是任昉之辭按梁書邱遲傳以此牋為遲作與梁典異
  李少卿答蘇武書 似亦建安才人之作若西京斷乎無是 即自從初降一段 -- 𠭊 or 叚 ?便似子卿從末悉其降北後事者其為儗托何疑
  意謂此時功難堪矣 功大
  誠以虚死不如立節滅名不如報德也 罪小不察當享茅土之薦 蔡邕獨斷云漢興惟王子封為王者得受茅土其他功臣以户數租入為節不受茅土不立社此言當享茅土之薦故是後人語也况漢法非軍功不侯丞相封侯始自公孫夷之恩澤博望裂土事由導軍茅土千乘之云雅殊事實燕王上書亦以楊敞無勞為搜粟都尉相提言之可知武雖守節無緣得侯自唐以後承用多誤若夫定陵之侯乃出亂政不容相難也司馬子長報任少卿書僕聞之修身者智之符也 以下言推賢進士非己責
  且事本末未易明也 以下辨用流俗之言為非得已而兼以抒其憤懣
  僕少負不羈之才 言不合禮法也注謂材質髙逺不可羈繫者非
  僕與李陵俱居門下 以下言已非平日不慎于接物重為天下觀笑三句 結上起下
  僕之先人非有剖符丹書之功 以下言已亦非隨俗流轉不自樹立顧自有足以垂榮百世者欲少卿知其心之所存勿責望以不師用其言也
  而世俗又不能與死節者次比 次字衍言不得與死節者比耳注迂謬
  僕竊不遜 猶言當仁不讓耳注非
  故且從浮沉與時俯仰 少卿所謂用流俗之言今少卿乃教以推賢進士 打轉前文
  朱叔元為幽州牧與彭寵書 此書在建武中興之初而列建安七子之伍誤矣
  陳孔璋為曹洪與魏文帝書 筆殊健
  魏文帝與呉質書 按魏志質時為元城令
  而偉長獨懐文抱質此子為不朽矣 先賢行狀稱幹篤行體道不耽世榮魏太祖特旌命之辭疾不就後以為上艾長又以疾不行與箕山之云為合若文章志之云則幹嘗出而仕矣且文帝言其著中論二十餘篇而文章志止言二十篇皆不足㨿 七子之文獨推中論可謂知輕重
  既痛逝者行自念也 横插此句為年行長大以下伏脉
  其五言詩之善者妙絶時人 與子建並稱曹劉以此譽也
  但為未及古人 其未及古人建安能者自知明矣年行已長大良有以也 德薄位尊年長才退所以彷徨歎息也
  曹子建與楊德祖書 氣燄殊非阿兄敢望
  僕少小好為文章 言少小者非謂自少篤好葢言故吾非今吾也是以篇末又引子雲壯夫不為之語以孔璋之才不閑于辭賦 不閑者不可加以妄譽不逮者亦不畏其妄毁樂相知之譏彈異流俗之好尚此作者自信于心者也
  敬禮謂僕後世誰相知定吾文者邪 言吾自得潤飾之益後世讀者孰知吾文乃賴改定耶今人多因相字誤㑹失本意矣改定猶言改正定亦改也虞松定五字義同 如今人解則與卿何所疑難句意不相貫屬今之仲連求之不難 葢以仲連屬德祖
  嵇叔夜與山巨源絶交書又仲尼兼愛不羞執鞭 鄭康成解論語云雖執鞭之賤職吾亦為之邢叔明引周禮秋官條狼氏掌執鞭以辟趨條狼氏下士故云賤職又每非湯武而薄周孔 非湯武薄周孔不過莊氏之舊論耳而鍾㑹軰遂以此為指斥當世赤口青蠅何所不至然適成叔夜之名矣
  豈可見黄門而稱貞哉 黄門不男者也癸辛雜志引佛書甚詳
  孫子荆為石仲容與孫晧書 自是大才不減孔璋其源出於辭賦故雅麗過之
  飲馬南海 注引李陵與蘇武書曰陵當為單于畜兵養士循先將軍之令將飲馬河洛收珠南海按此書尤鄙倍委巷小人語何事引之然杜子羙自平篇中却採用收珠南海四字
  趙景真與嵇茂齊書雞鳴戒旦良不可度 後人行役百方翻騰不越此數語
  劉孝標重答劉秣陵沼書 孝標不能引短推長見惡武帝淪抑冗散而其文章録于副君之選葢當時是非之公如此其難冺君父莫之奪也 孔坦臨終與庾亮書亮報書致祭古人雖一書不以存沒異也 此似重答劉書之序
  值余有天倫之戚 當是其兄孝慶云亡
  劉子駿移書讓太常博士昔唐虞既衰 陶唐既衰而後有劉累衰字有本
  孔德璋北山移文值薪歌于延瀨 延瀨似指延陵季子值被裘公事
  司馬長卿喻巴蜀檄皆非陛下之意也三句 先釋其驚恐下乃復喻以自反
  陛下患使者有司之若彼以不教誨之過 既得伸其使指又不重以驚恐則國體無損民怨亦徐弭矣悼不肖愚民之若此 得體
  陳孔璋為袁紹檄豫州因贓假位 假一作買范書宦者傳嵩靈帝時貨賂中官及輸西園錢一億萬故位至太尉
  時冀州方有北鄙之警翊衛㓜主 紹不聽郭圖沮授言天子在曹陽去鄴甚近不肯奉迎乃為曹操所先及見詔書每下有不便于已者始悔其失故檄中極意彌縫之
  操因其未破厥圖不果 後漢書注引獻帝春秋云操引軍渡河託言助紹實欲襲鄴以為瓚援㑹瓚破滅紹亦覺之以軍退屯于敖倉
  又操持部曲精兵七百可不朂哉 收得竦切有力亦以彌縫不奉迎天子之謬也
  檄呉將校部曲 文甚凡宂何事濫存
  五道並入 按使征西將軍至搤據庸蜀本是一道所以㫁蜀之援呉也不應折而為二樓船横海直指呉㑹乃是二道呉郡㑹稽地皆濵海故分命舟師從海道入耳注誤
  近魏叔英秀出髙峙能負析薪 後漢書黨錮傳魏朗字少英㑹稽上虞人當是叔英也虞仲翔父名歆為日南太守周泰明是周昕字周榮㑹稽典録作周林吳夫人傳注中引典録名騰呉範傳及注中作滕
  鍾士季檄蜀文 當時事勢固然筆力却無過人處司馬長卿難蜀父老今割齊民以附夷狄不識所謂此皆假以諷
  且夫賢君之踐位也而勤思乎參天貳地 以武帝而復為此言所謂諷一而勸百也
  且夫王者未有不始于憂勤而終于逸樂者也 此寓亦當與民休息之意應前天下晏如句
  宋玉對楚王問 此文見于新序 氣燄自非小才可及
  東方曼倩答客難上觀許由四句 上觀許由天下不貪也下察接輿從政不殆也計同范蠡忠合子胥有子胥之強諫亦能為范蠡之早退也
  此適足以明其不知權變二句 不知權變收前後惑于大道計功而不道其常也
  揚子雲解嘲 詞古義深子雲文如此篇固退之所當遜避進學解不能及也 本之東方之體然恢竒深妙過之
  故有造蕭何之律末 此借以自寓已所抱者唐虞三代之道不可時施則甘守吾元也
  班孟堅答賔戲 麗過于揚其氣質則逺不逮要非崔蔡所及 此體止于賔戲而裁達㫖應間釋誨得之著作者前烈之餘事耳 退之餘事作詩人本此昔者咎繇謨虞二句 對下夷惠孔顔
  殷説夢發于傅巖四句 對下陸董劉揚
  近者陸子優㳺法言太元 此所友也
  辨章舊聞 平章也
  皆及時君之門闈二句 時君則但及門闈言不用其身也先聖則深䆒壼奥言不限其進也
  若乃伯夷抗行于首陽孔終篇于西狩 此所師也賔又不聞和氏之璧四句 全其質
  不知其將含景曜三句 發其文
  若乃牙曠清耳于管絃八句 此則一藝故不為漢武帝秋風辭 湛淵靜語云武帝祠后土者六五幸河東一幸髙里幸河東皆在三月獨始立祠睢上乃元鼎四年十一月也以詞中物色考之曰木落雁南葢其時尚循秦舊以亥為正十一月即夏正九月詞作于此時無疑時方有事于五嶽四夷而文中子以為樂極哀来乃悔心之萌何也史記漢書藝文志皆不載 吕延濟注佳人謂群臣也
  陶淵明歸去来 雖去騷人已逺而詞㫖超然自覺塵埃不到
  田園將蕪胡不歸 一篇波瀾從田園二字生出奚惆悵而獨悲 悲與樂首尾相應
  三徑就荒撫孤松而盤桓 叙其所得于園者眄庭柯以怡顔 朱子語録載張以道曰眄庭柯以怡顏眄讀如俛讀作盻者非此説甚異當更考之 秦少㳺詩昔同裴博士酌酒俛庭柯
  䇿扶老以流憇 中山經龜山多扶竹傳卭竹也髙節實中中杖名之扶老竹
  雲無心以出岫撫孤松而盤桓 因物起興生出下段其出也無心其還也不改感王室之將微願守其後彫之節也
  農人告余以春及感吾生之行休 叙其所得于田者 西疇之西當讀為先即農服先疇之畎畆也西與先古通用 木欣欣二句因物起興又生出下段富貴非吾願 本不足願何待世之遺我哉
  聊乗化以歸盡二句 親戚琴書有待而樂也乗化歸盡復何待哉 淺言之而銷憂深言之而樂天庶幾其不為形役者歟
  孔安國尚書序 此文似東漢人所作
  杜預春秋左氏傳序 詳明典核此先儒之説經也將令學者原始要終然後為得也 數語非好學深思者不能道可為讀書要訣
  賈景伯父子末有頴子嚴者 賈逵父徽字元伯授業于劉歆作春秋條例逵傳父業作左氏傳訓詁許惠卿名淑魏郡人潁子嚴名容陳郡人皆見正義
  故余以為感麟而作為得其實 此説最稳
  皇甫士安三都賦序 世説注此序及劉注即太冲所自為葢託之勝流以重其價也按太冲賦序其卒章曰聊舉一隅攝其體統歸之訓詁則注明是太冲所為又魏都注或云張載今文選中仍題劉逵參差不合孝標之言未為無據 此序結處竟沒收煞
  石季倫思歸引序 此曲有絃無歌末 琴曲之不必諧乎律吕自晉以来則然觀此引可見矣
  陸士衡豪士賦序 當時之體然慤切動聼
  廣樹恩不足以敵怨二句 驚心動魄之言
  君奭怏怏不悅公旦之舉 時王豹致箋于冏亦引周公流言為戒
  顔延年三月三日曲水詩序 亭林云李春之月辰為建巳為除故用三月上已祓除不祥古人為病愈為已亦此意也周公謹癸辛雜志以為戊巳之己者非按古人上丁下辛皆取十幹亭林之説疑非亦本之仲逺劉昭續漢書禮儀志補注云自魏不復用三日水宴葢此二㑹及右軍之臨河叙皆一時偶修也 顔王二序皆出張班 顔猶有制王則以夸以麗欲以掩顔而轉見卑宂宋齊文格不止判若啇周也
  王元長三月三日曲水詩序 序記雜文遂與辭賦混為一途自此作俑其藻愈肥其味愈瘠使人思顔之妙昭華之珍既徙二句 序禪代新妙
  虎視龍超羌難得而稱計 并用賦家音節可謂不善變矣
  任彥昇王文憲集序 任筆為有重名亦以在當時稍為質健特不能離去俗格故髙出有限耳大略昭明軰猶思上追元嘉也 直是一篇四六行状
  王子淵聖主得賢臣頌工用相得也 屢提得字故世必有聖智之君二句 一綰
  休徴自至末 因之諷喻 漢書是時上好神仙故褒對及之 文各有體此固頌也不得以浮靡薄之揚子云趙充國頌 百餘字耳叙致詳贍可為後人法戒所以為作者
  史孝山出師頌 文雖曰頌其實刺也隲先敗冀西再敗平襄辱國數奔議棄凉州稱引古烈所以愧之太后臨朝不加之罪反迎拜為大將軍失政刑矣末又深著天子篤念渭陽使自知其非據而思所以善其後也况我將軍功銘鼎鉉 羌之初叛揭木負柴非勍敵也故但言其逺且不過鼓無停響旗不暫褰則勞而無功更在言外下便歸本渭陽鋪陳薦鍚之隆所謂具文見意
  我出我師路車乘黄 前止叙授㦸出餞平樂并于此詳之此作者位置之妙微㫖攸存也
  劉伯倫酒德頌 撮莊生之㫖為有韻之文仍不失瀟洒自得之趣眞逸才也
  陸士衡漢髙祖功臣頌平陽樂道亞跡蕭公 爰淵爰嘿謂清淨寧一也從學問説到武功結句收轉亞跡蕭公即位次而相業亦自在其内
  曲逆宏逹 孔氏雜説載曲逆漢書無别音文選注曲區句反逆音遇當是五臣注也按漢書曹參傳西擊秦將楊熊軍于曲遇破之小顔注曲音邱羽反遇音顒文選緣此遂讀曲為區句反且忘遇之為顒而讀為遇其失甚矣又後書郡國志章帝醜其名改為蒲隂則當讀如本字審矣
  規主于足二句 作贊用此等語恐未髙雅
  覩幾蟬蜕二句 不𩔗
  矯矯三雄舍福取禍 注三雄謂韓信彭越英布按信越誅夷于此贊中總見此文章變化處
  王信韓孽寧為亂亡 韓信盧綰合為一贊
  奄有燕韓 兼勃平燕王盧綰及撃破王信下晉陽兩事言之
  滌穢紫宫 按周勃傳臣無功請得除宫二句乃東平侯興居語勃無此言自乃與太僕滕公以下云云皆叙興居事與勃無渉注誤引也滌穢句葢謂勃之能誅諸吕以清宫禁之亂乃文帝未至以前事故下繼云徴帝太原耳注中勃曰以下數語皆可刪
  陽陵之勛俾亂作懲 傅寛靳歙合為一贊
  無知叡敏唯生之績 魏無知隨何合為一贊紀信誑楚後嗣是膺 紀信周苛合為一贊
  皇媪来歸 按髙紀但云歸太公吕后無歸媪之文善注未詳何據惟頂羽傳中有歸漢王父母語皇媪句殆本之此耶然髙祖母實已先亡無留楚及来歸事髙紀十年太上皇后崩一條下如晉二説辨之甚核羽傳本不可據也晉氏既定髙紀中載太上皇后崩一事於文為長則羽傳中母字其誤無疑矣
  夏侯孝若東方朔畫贊序平原厭次人也 地理志平原郡富平縣應劭曰明帝更名厭次小顔注本傳云髙祖功臣表有厭次侯袁類是則厭次之名其来久矣而説者乃云後漢始為縣于此致疑斯未通也或漢初本名厭次中更富平至明帝乃復其故中間曲折失其傳耳厭一渉反又一琰反
  魏建安中 建安猶是漢年漢雖守府烏可系之魏耶誤無疑也
  袁彦伯三國名臣序贊 贊勝士衡髙祖功臣頌序亦激昻晉代之佳者贊雅質勝陸然陸甚變化
  公達慨然志在致命 致命謂與鄭泰何顒謀誅董卓垂就而覺卓收顒攸繫獄顒憂懼自殺攸言語飲食自若卓死得免也
  魏志九人 不及㓜安當以其不得而臣也
  司馬長卿封禪文 符命諛佞之祖
  非唯雨之懐而慕思 本之以功德善其始也上下相發末 仍申之以規戒善其終也
  顧省闕遺 非謂不封禅也
  揚子雲劇秦美新上覽古在昔而能享祐者哉 此數語即劇秦中帶起美新意貞明若古者是也此解若古作順字義
  帝典闕者已補二句 并帶漢家
  崇嶽渟海通凟之神咸設壇場望受命之臻焉 此即本相如泰山梁父設壇望幸之語
  宜命賢哲作帝典一篇舊三為一襲 舊一作奮前言仲尼不遭用春秋因斯發此言宜命賢哲作帝典一篇奮三為一襲雄葢以自負也
  班孟堅典引 靡而無實故味不長然自一時之極思也
  系不得而綴也 起引字
  鋪觀二代洪纎之度光藻朗而不渝耳 襯出典字頂誥誓来
  乃始䖍鞏勞謙 鞏亦勞也易曰勞謙君子有終吉將絣萬嗣用而不竭 此數語是引
  汪汪乎丕天之大律四句 應誥誓所不及收轉典字于令升晉紀論晉武帝革命 于字宋人定為干晉紀總論 平宂失裁
  故于時天下非暫弱也豈不哀哉 此段直用過秦腔子
  葢民情風教國家安危之本也 以上説民情風教以下忽説取天下當積德累仁段 -- 𠭊 or 叚 ?落不清
  昔周之興也如此之纒綿也 叙周事亦過于煩而其妃后有純一之德 此段 -- 𠭊 or 叚 ?對後宫貴主放恣而言然其段落不清
  然懐帝初載末 以下致亂極思治之意
  淳耀之烈未渝 司馬氏重黎之後也故云
  范蔚宗後漢書二十八將傳論中興二十八將前世以為上應二十八宿未之詳也 此説疑出緯書
  逸民傳論 此篇抑揚反覆殊有雅思可以希風班孟堅也
  處子耿介多失其中行焉 言王氏二姓簒竊義憤逺引斯為得中若亂世暗君遽同作者則已過也同于作者 注引論語注包咸曰七人謂長沮桀溺丈人石門荷蕢儀封人楚狂接輿按七人之列有石門儀封人焉則隱于下位如陳實者亦髙士也
  沈休文宋書謝靈運傳論 注休文修宋書見靈運是文士遂于傳下作此書説文之利害辭之是非按有宋文章靈運為冠故系之耳
  若夫平子艶發久無嗣響 司馬以後平子尤為秀出特舉斯人固是真賞
  子建仲宣以氣質為體並標能擅羙獨映當時 詩品以公幹配陳王而予意獨在仲宣及得此論益歎休文權衡之審
  縟㫖星稠事極江右 謂對偶漸盛也
  若前有浮聲則後須切響 浮聲切響即是輕重今曲家猶講陰陽清濁
  恩倖傳論胡廣累世農夫伯始致位公相 胡廣當作匡衡以前後漢書攷之可見注家無改正者若伯始亦當作稚圭
  晉魏以来以貴役賤士庶之科較然有辨 以上論恩澤以下論佞倖
  賈誼過秦論 自首至尾光燄動盪如鯨魚暴鱗于皎日之中燭天耀海
  合從締交相與為一 不弱
  皆明智而忠信 不愚
  于是廢先王之道陳利兵而誰何 以攻之道為守天下已定至子孫帝王萬世之業 頓挫
  然而陳渉甕牖繩樞遷徙之徒也 跌宕
  材能不及中庸 愚之無益
  率罷敝之卒 弱之無益
  試使山東之國則不可同年而語矣 又一層勢乃紆餘
  仁義不施而攻守之勢異也 收出過字
  王子淵四子講德論天符既章人瑞又明 二句提綱是以北狄賔洽三句 即帶起人瑞
  班叔皮王命論世俗見髙祖興于布衣幸㨗而得之此叚皆搘拄隗囂之説乃論所由作也注引囂語惜
  不詳著題下
  若乃靈瑞符應非人力也 䜟起于哀平新莽遂以符命簒盗故並舉瑞應以折之
  曹元首六代論 注魏氏春秋曰曹冏字元首少帝族祖也按冏係中常侍兄叔興之後 從馬之秦楚之際月表班之諸侯王表議論中来叚成式語資篇載元魏尉瑾曰九鍚或稱王粲六代亦言曹植按元首不以文章名世安得宏偉至此意者陳王感愴孤立常著論欲上以身屬親籓嫌為已地至身沒而元首以貽曹爽歟晉書曹志傳武帝嘗閲六代論問志曰是卿先王所作耶志對曰先王有手所作目錄請歸尋按還奏曰按録無此帝曰誰作對曰以臣所聞是臣族父冏所作以先王文髙名著欲令書傳于後是以假托帝顧謂公卿曰父子證明足以為審可無復疑按允恭最稱好學豈有先王所作必待尋按目録乃定是非且素知元首假托何不即相証明待帝再問耶或緣此論于司馬氏後事有若燭照方身立其廷恐以先王遺訓致招猜忌故遜詞詭對耳觀其累吏郡職不以政事為意㳺獵聲色自娯示無當世之用可知其晦跡逺祸非一事矣至異日爭齊王攸不當出藩則又依然淵源此論而為晉效忠者也 反覆痛切其才力亦當不減過秦
  然髙祖封建地過古制 此轉無滲漏
  兆發髙祖 謂東南有反者豈汝耶
  尾同于體猶且不掉况非體之尾其可掉哉 明辨至乎哀平豈不哀哉 晉之代魏已如燭照
  斯豈非宗子之力邪而僥倖無疆之期 轉接𦂳健于今二十有四年矣 云二十四年則此論當齊王芳正始四年上也又六年為嘉平元年春曹爽誅滅魏祚遂為司馬氏所據
  嵇叔夜養生論 晉書阮种傳云弱冠為嵇康所重康著養生論所稱阮生即种也今此文無之殆不止一篇李蕭逺運命論雖仲尼至聖而莫敢間其言 蘓子瞻韓文公廟碑變化此段文意却自瑰竒
  顔冉大賢 注冉求字子有按此謂仲弓非子有也以闚看為精神以向背為變通 二語已盡情變陸士衡五等論使其並賢居治則過有深淺 並賢兩愚合五等與郡縣言之注失其意
  劉孝標辨命論 全篇多有激之談收束愔愔德音乃殊莊叟𢆯談蕩而不歸也
  廣絶交論 文中子見此論曰惜乎譽任公而毁也任公于是不可謂知人矣其㫖可謂深逺然他日又謂門人曰五交三釁劉峻亦知言哉葢雲雨翻覆雖賢者亦難以情恕理遣也噫
  范張欵欵于下泉 注王仲宣七哀詩曰悟彼下泉人按七哀所謂下泉非及泉也注贅
  馳騖之俗其流五也 此段 -- 𠭊 or 叚 ?尤為痛快
  寄命障癘之地 瘴三國志皆作障周靖云本是山嵐之氣後人乃轉為瘴字
  陸士衡演連珠日薄星廻首是以百官恪居以要克諧之㑹 似是可否相成之義注未昭暢
  利眼臨雲首 注引抱朴子云日月之蝕乃至于盡天何為當故壊其眼目以行譴人乎按玉川月蝕詩出于此
  尋烟染芬首 似是服子規矩律吕之説
  班孟堅封燕然山銘 能盡以約所以為大手
  朱旗絳天 注引李陵與蘇武書曰雷鼔動天朱旗翳日按此書又不知見于何書
  躡冐頓之區落焚老上之龍庭 冐頓對髙老上對文非茍下語
  崔子玉座右銘隱心而後動 仁之施也
  陸佐公石闕銘 序亦規橅元長前頌武功故爾辭費銘非極工能搆形似
  戴記顯㳺觀之言 戴記之名本于此
  潘安仁馬汧督誄 簡汰其半則遒烈矣
  顔延年陽給事誄 合後陶徴士誄及祭屈原文觀之殆過其詩
  陶徴士誄南岳之幽居者也 南岳謂廬山
  糾纒斡流 注何異糾纒纒字當作纆乃節録鵩賦中語非還與纒為韻後人謬改耳
  謝希逸宋孝武宣貴妃誄 殷淑儀當時傳為義宣之女此言毓德素里葢諱之也
  翼訓姒幄贊軌堯門 廢帝不悉翼訓贊軌之義故幾于見法
  世覆冲華 謂晉陵王子雲
  潘安仁哀永逝文 㑹悲引泣文以情變
  重曰已矣末 結得變惟悲之甚故不得已為是言也
  顔延年宋文皇帝元皇后哀䇿文 無繁長語
  方江泳漢載謠南國 言其在江陵時也
  撫存悼亡感今懷昔 八字故自一篇體要
  謝元暉齊敬皇后哀䇿文懐豐沛之綢繆兮 蕭氏陵在武進故云豐沛
  繼池綍于通軌兮二句 太祖紀云梓宫于東府前渚升龍舟
  始協德于蘋蘩兮 謂歸自潛邸也
  哀日隆于撫鏡 注引西京雜記云云按于時佛法未入中國安得身毒寳鏡為甲觀之佩明是六朝人附㑹之書也撫鏡當引明帝覩陰后鏡奩中物事
  蔡伯喈郭有道碑文 伯喈朱公叔謚議優于此文禀命不融 毛萇詩傳曰融長也
  陳太邱碑文臨没顧命 顧命古人通用不避
  文為德表範為士則 魏志鄧艾傳作文為世範行為士則非是
  王仲寳禇淵碑文頻作二守 注蕭子顯齊書曰尋遷散騎常侍丹陽尹按晉書丹楊郡丹楊下注云丹楊山多赤栁在西也是楊之從木審矣惟唐以来潤州丹陽乃作陽
  王簡栖頭陀寺碑文 簡栖之名當作屮古文左字也歩中雅頌驟合韶濩 注禮記曰歩中武象驟中韶濩所以養耳按三語撿禮記不得葢今日所見又非唐初之本矣
  沈休文齊故安陸昭王碑文稷契身佐唐虞神基與極天比峻 規模宏逺
  都㑹殷負曾何足稱 當時吳郡奢靡已爾
  牛酒日至夷歌成韻 此等叙致後人那能彷彿方欲振䇿燕趙侍紫葢于咸陽 一振勢有起伏任彦昇劉先生夫人墓誌肇允才淑閫德斯諒 被出而有斯語無愧者尠矣
  齊竟陵文宣王行狀 碑版行狀之文自蔡中郎以来皆華而無實唐梁肅李華獨孤及權德輿軰欲變而未能至昌黎而始一洗其習劉又稱為謏墓特一時相謔之言細讀諸碑誌此言非實也
  南徐州南蘭陵郡縣中都鄉中都里蕭公年三十五行狀 漢書髙紀求賢詔書曰詣相國府署行義年蘇林云行狀年紀也此行狀所自始後則太常議諡史官紀事皆取之首行必書幾歲猶其遺也栁河東集中此體僅存韓李為人所刋削汨亂也
  爰造九言申烱戒于兹日 叙致實事使人不復可曉亦一蔽也
  陸士衡弔魏武帝文又曰吾媫妤伎人學作履組賣也 百年之後汝曹皆當出嫁此建安十四年作銅雀臺時令也奈何猶有不從其治命且至狗䑕不食其餘者乎
  雖龍飛于文昌 文昌即操所自謂吾其為周文王也注非
  憤西夏以鞠旅彌四旬而成災 按此言操以西征無功發憤疾作與魏志不同葢諱之也諸葛武侯正議云孟德以其譎勝之力舉數十萬之師救張郃于陽平勢窮慮悔僅能自脱辱其鋒鋭之衆遂䘮漢中之地深知神器不可妄獲旋還未至感毒而死以此互証知武侯之言也信
  援貞吝以惎悔 貞謂持法吝謂小忿怒大過失注非既晞古以遺絫信簡禮而薄𦵏 魏志建安二十三年六月令曰古之𦵏者必居瘠薄之地其規西門豹祠西原上為夀陵因髙為基不封不植所謂遺累薄𦵏也謝惠連祭古塜文合𦵏非古四句 他人意所不到處所謂波瀾老成也










  義門讀書記巻四十九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