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門讀書記 (四庫全書本)/卷50

卷四十九 義門讀書記 卷五十 巻五十一

  欽定四庫全書
  義門讀書記卷五十
  翰林院侍讀學士何焯撰
  陶靖節詩
  時運山滌餘靄宇曖微消 二句含下風字
  榮木序總角聞道白首無成 斯人豈徒頺然自放者耶
  贈長沙公族祖 族祖二字衍雖同出大司馬而已在五服之外服盡矣長沙謂淵明為族祖也傳寫誤衍二字
  閻百詩云自昭明誤讀陶命子詩以祖與考係於陶侃之下及作淵明傳遂謂侃乃淵明㑹祖其實不然又贈長沙公詩叙中長沙公於予為族族是一句祖同出大司馬大字當作右即漢高時功臣舎也云云按顔延之陶徴士誄云韜此洪族抑彼名級可證此詩序中大司馬㫁指士行非漢初開封侯陶舎以右司馬從高祖訛右為大也延之與淵明同時安得云傳文昭明誤讀命子及此二詩乎
  命子於赫愍侯六句 前漢書高祖功臣表開封愍侯陶舎以右司馬從擊燕代侯子夷侯青嗣
  亹亹丞相 前漢書百官公卿表孝景二年八月丁未御史大夫陶青為丞相七年六月乙巳免
  在我中晉 漢季稱東漢為中漢此中晉所本也尚想孔伋庻其企而 字之求思企孔思也
  厲夜生子遽而求火 欲其勝父眞如孔思也
  爾之不才亦已焉哉 末句警儼并自悼也
  歸鳥雖無昔侣衆聲每諧 隣曲妻孥雖不如中朝舊侣為多才然眞趣則相入也
  游不曠林宿則森標 不曠林而森標則深潛山澤物色不至已起末二句
  形贈影 此篇言百年忽過行與草木同腐此形必不可恃尚及時行樂下篇反其意不如立善也
  神釋 此篇言縱欲足以伐生求名猶為願外但委運以全吾神則死而不亡與天地俱永也
  日醉或能忘二句 對首篇
  立善常所欣二句 對次篇
  示周續之祖企謝景夷三郎道喪向千載四句 上二句一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下二句一抑
  從我潁水濱 魯兩生不肯起從漢高况見此季代簒奪乎故勸之從我為箕潁之遊也
  乞食感子漂母惠二句 雲起龍驤非我所處矣銜戢知何謝二句 胷中亦將以有為也㝠報相貽則不事二姓以遺逸終焉之志亦已久矣
  怨詩楚調示龎主簿鄧治中収斂不盈㕓 毛詩一夫之居曰㕓
  連雨獨飲 句句折
  移居春秋多佳日首農務各自歸 插此句起結處此理將不勝 言勝絶惟此也
  和劉柴桑歲月共相疎 我棄世世亦棄我也
  和郭主簿藹藹堂前林首遥遥望白雲二句 富貴非吾願帝鄊不可期所謂望雲懷古葢西方之思也懷安止足皆遜詞自晦耳
  與殷晉安别 方熊曰殷已為太尉叅軍而仍稱之曰晉安葢先作長史掾者晉所命也題即有意
  語黙自殊勢 不曰出處而曰語黙公之遜詞也悠悠東去雲 東下
  良才不隱世二句 應語黙
  贈羊長史愚生三季後二句 托意非常
  得知千載上六句 言僅以書知之餘迹向者未之見也
  九域甫已一二句 逸興高騫 義熙十三年八月平姚泓
  擁懷累代下二句 始皇雖一九域四皓逃之此篇所以庻武羅於羿奡之域想王躅於亡齊之境聊以寄其難言之隱也
  歲暮和張常侍窮通靡攸慮四句 民生多以愁苦自賊若自以年至氣衰窮通不一闗其慮久矣然亦有撫已慨然者則冉冉老至修名不立也
  庚子歲五月中從都還阻風於規林近瞻百里餘 應前望字
  巽坎難與期 巽坎以代風水謂下連用風浪字也癸卯嵗始春懷古田舎 二篇發端皆自言躬耕非始志下半篇則申時不可為不事伯朝之本趣
  屢空既有人 言已不足以當之也即下章難逮之意詞有輕重下字尤工
  即理愧通識二句 自詭通識而至䘮節乃吾所羞也正言若反
  瞻望邈難逮二句 此謂道不可行聊為農以没世也雖未量嵗功二句 妙絶 仍不一於憂貧故言近㫖逺
  行者無問津 此句寓遯世之意
  乙巳嵗三月為建威叅軍使都經錢溪微雨洗高林二句 奮迅出塵
  戊申嵗六月中遇火形迹慿化徃四句 形骸猶外而况華軒所以遺宇都盡而孤介一念炯炯獨存之死靡它也
  庚戌嵗九月中於西田穫早稻遥遥沮溺心二句 本非沮溺之徒而生乎晉宋之交避世之心乃若與之符也
  丙辰嵗八月中於下潠田舎穫姿年逝已老二句 似此老而好學故有年逝未乖之喜
  飲酒衰榮首邵生𤓰田中二句 先世宰輔故以邵平自比
  達人解其㑹四句 邵平可遊蕭相之門淵明何妨飲王宏之酒在我皭然不滓則衰榮各適而不相疑也積善首九十猶帶索四句 當年壯時也今都下語猶爾言老彌戒得則壯盛之厲節可想所以使百世興起也 此又自言其可得而同不可得而雜
  道䘮首有酒不肯飲 直是有人不肯做之託詞耳百年幾何奈何不及時自立也
  持此欲何成 惜其情而不反則是忘其性也
  結廬首欲辯已忘言 辯字與前問字相應
  在昔首恐此非名計 恐墜固窮之節也
  顔生稱為仁首 前後自作客主志士不忘在溝壑則陶公篇末所自矢也祼𦵏猶可又何枯槁之恨哉死去何所知二句 曲折頓挫
  有客首規規一何愚四句 張睢陽有言未識人倫焉知天道不明大義則醒者何必愈於醉也
  少年首敝廬交悲風四句 謂不見治平也
  子雲首有時不肯言四句 可得而親不可得而雜政所以待王顔輩也
  羲農首終日馳車走六句 終日狂馳則汨沒聲利將貽名教之憂所謂人而不仁其如禮樂何又不若沉飲者反與眞淳之意差近矣此反言以激之也
  止酒 昔昏而今明故曰將止扶桑涘
  述酒 此詩眞不可解
  責子 老夫耄矣子又凡劣北山愚公竟何人哉此責子所為作也
  總不好紙筆 人不學安知忠孝為何事陶士行後人遂為原伯魯之子此公所以俯仰家國而感歎於天運如此也
  天運茍如此 國亡主滅何暇復恤子孫為門戸計故歸之天運也
  有㑹而作 後半言蒙袂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目者誠過然斯濫可戒當以固窮為師也
  斯濫豈攸志 攸亦所也變文作對
  蜡日 梅多用一枝未有用一條者
  擬古日暮天無雲首 似詠懷
  少時壯且厲首伯牙與莊周 鍾期與惠施陶公所自託也
  種桑長江邊首 此言下流不可處不得謬比易代柯葉自摧折 倒装句
  雜詩人生無根蔕首 金源劉從益和陶詩以此篇合榮華難久居為一篇日月不肯遲合我行未云逺為一篇
  丈夫志四海首 歎老嗟卑則常自托於志在四海於是冰炭交戰至死不悟吾知空名為無益故不知老之將至而目前莫非真樂也 行路難中有一篇用其意罇中酒不燥 燥字新 只將孔北海語易一字憶我少壯時首 沉着痛快中年人讀之始覺味長無樂自欣豫 妙妙與值歡無復娯反對
  日月不肯遲首素標插人頭 險語
  代耕本非望首 拙生失其方自謂謀道不謀食也嫋嫋松標崖首 舊注東坡和陶詩無此篇
  詠貧士 詩以言志君子固窮七篇皆自道也
  萬族各有託首 孤雲自比其高潔下六篇皆言聖賢惟能固窮所以輝曜千載迥立於萬族之表不可如世人之但見目前也
  凄厲嵗云暮首 患難不失其常 陳蔡見圍仲尼不疑吾道之非况止於飢乏何為不追古人而從之乎榮叟老帶索首 非獨逺於人情生不逢堯與舜禪則宜以榮期原思自居求無媿於仲尼而已如子貢所以告二子者姑舎是可也
  安貧守賤者首 死生不改其操
  非道故無憂 貧賤不以道得者不去陶公誠造次顛沛必於是者矣
  袁安門積雪首 茍求富樂則身敗名辱有甚於飢寒者故不戚戚於貧賤但恐修名之不立也
  採莒足朝飡 莒疑作稆後漢獻紀尚書郎以下自出採稆注云稆音吕與穭同
  仲蔚愛窮居首 自言事在詩外有不易其介者俟後人論其世而知之
  昔在黄子廉首 妻子不撓其慮 言終不為妻子所累貶節而復出也
  詠二疎 雖無揮金事濁酒聊可恃此千載心期也離别情所悲四句 洗發
  詠三良箴規嚮已從 含下厚恩
  臨穴罔惟疑 惟思也
  詠荆軻心知去不歸二句 抑揚三致
  讀山海經玉臺凌霞秀首 王母自謡耳豈為周王亦自道一譚一詠與世俗了不相闗也
  迢逓槐江嶺首落落清瑶流 當作洛洛清滛流按山海經槐江之山爰有滛水其清洛洛注水流下之貌滛音遥
  夸父誕宏忘首 妙在縱其詞以夸之後人不窺此妙也
  餘迹寄鄧林二句 其為夸也死猶不悟
  精衛銜微木首 周益公云宣和末臨漢曽紘謂形夭無千嵗當作形天舞干戚某初喜其援証甚明已而再味前篇專詠夸父事次篇亦當專詠精衛不應旁及他獸今觀康節只從舊本則紘言似未可憑矣按尤延之所開山海經作形天
  桃花源記 此文極古
  率妻子邑人來此絶境 曰邑人則先世固所謂彼都人士者也
  詩嬴氏亂天紀 謂以十月為正舉一端以槪其餘也雖無紀歴誌 與亂天紀相對兼収足遯世
  怡然有餘樂二句 暗藏淳字 於何勞智慧世外之淳也彌縫使其淳名教中之淳也


  義門讀書記卷五十
<子部,雜家類,雜考之屬,義門讀書記>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