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門讀書記 (四庫全書本)/卷51

卷五十 義門讀書記 巻五十一 巻五十二

  欽定四庫全書
  義門讀書記巻五十一
  翰林院侍讀學士何焯撰
  杜工部集
  宋景濂為俞黙翁杜詩舉隅序以為註杜者無慮數百家大抵務穿鑿者謂一字皆有所出泛引經史巧為附㑹楦醸而叢脞騁新竒者稱其一飯不忘君發為言詞無非忠君愛國之意至扵率爾詠懐之作亦必遷就而為之説説者雖多不出于彼則入于此遂使子美之詩不白于世余謂此言蓋切中諸家之病而明人注杜則又多曲為遷就以自發其怨懟君父之私其為害蓋又有甚焉者矣景濂譏劉辰翁于杜詩輕加批抹如醉翁寤語終不能了了其視二者相去不逺元人皆崇信辰翁莫有斥其非者此實自景濂發之而注杜者從未有一言及之何耶黙翁名浙字季淵宋開慶己未進士蓋因生不逢辰有所托而為之者序言其各析章句于體叚之分明脈絡之聯屬三致意焉亦必有可觀惜余不及見也
  奉贈韋左丞丈 觀唐代贈送之詩惟老杜篇篇意思深長此篇發端二語氣象𥚹廹早年詩如此 此詩兼帶齊梁氣調
  賦料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雄敵一聨 儒者之華
  致君堯舜上一聨 儒者之實
  此意竟蕭條 提起
  此意竟蕭條到處潛悲辛 出則出處則處若不行道而徒餔啜豈不可痛乎
  朝扣富兒門四語 非身歴京華不知其言之悲扣門二句并縈拂紈絝
  主上頃見徴四語 透出多誤
  每于百寮上 謂林甫之前也
  竊效貢公喜一聮 望其如王陽乃僅同子貢二句寓意深婉
  焉能心怏怏 言不能與衆伍也心怏怏應潛悲辛祗是走踆踆 應行歌三十載
  今欲東入海 應隱淪
  尚憐終南山至末 終南頂去秦一飯并縈拂杯炙末句収入海并顧縱鱗誰能非傲世語葢雖去仍望如韋者能馴之誦于百寮何不言之主上乎終南山屬意大臣清渭濵屬意主上不可以悻悻一决之詞例之也白鷗没浩蕩 志林宋敏求謂鷗不能没改作波字按小謝集有往敬亭路中聨句云鷖鷗没而遊此没字所本不必泥鷗不能没之説
  送高三十五書記 無窮轉變起伏
  脱身簿尉中 當是由封邱尉為掌書記也
  十年出幕府二句 以封常清前例期之非虛設也念子何當歸邊城有餘力 何當歸有餘力應休王師無迹
  贈李白 太白初放還山時作
  亦有梁宋遊二句 雙収
  遊龍門奉先寺 用两層叠注逼出末句有力
  已從招提遊二句 撇過遊字
  隂壑生虛籟 初夜
  月林散清影 月升
  天闕象緯逼二句 指宿 天闕謂伊闕也注改闚字死對無味境之竒在龍門遊宿在寺中四句寫龍門以寺起結界畫輕重自見 龍門是最高處却從下方衆壑襯起林開而象緯入牖籟發而衣裳覺冷四句中次第相生恰又偪出覺字晨字
  望嶽 首尾實中四句虚
  岱宗夫如何 嶽字倒起夫如何三字盡望之神理夫如何三字幾不成語然非三字無以成下句有數百里之氣象若上句俱雄麗則一李長吉耳趙閑閑記前輩論詩語
  齊魯青未了 望字
  造化鍾神秀二句 指嶽
  盪胸生曽雲二句 是第二層望
  㑹當凌絶頂 反醒望字
  一覧衆山小 収嶽 句出法言
  陪李北海宴歴下亭 天寳初邕為汲郡北海二太守東藩駐皂葢 駐字直貫注落日句
  濟南名士多 邑人在坐
  交流空湧波 言水波湧起在空中也
  落日將如何 起難重過
  從公難重過 陪字
  登歴下古城員外新亭同李邕作圓荷想自昔 當指東湖故事記酉陽雜俎有之更考
  芳宴此時具二句 闗鎖上下
  不阻蓬蓽興 同字
  元都壇歌 開長吉
  青石漠漠常風寒 蕭爽
  鐵鏁高埀不可攀二句 子午道從杜陵抵終南公夲杜陵人而故人長往遂高不可攀故歎羡其獨能致身福地也
  今夕行 今之輸後之贏者也進者乃退退者真進笑者無逺見耳只説半面有味
  邂逅豈即非良圖 良圖即在輸處
  兵車行 咸陽橋即中渭橋此詩自為河隴用兵而作或謂刺南詔之師非也
  塵埃不見咸陽橋 此不見虛字實用後二不見實字虚用作章法映帶
  行人但云㸃行頻 但云藏下申恨一層目前一層意中也
  邊亭流血成海水 血流入青海故稱海水也
  君不見漢家山東二百州 君指過者 言山東二百州已包天下矣
  千村萬落成荆𣏌 起索租借秦人以包天下
  况復秦兵耐苦戰二句 曲折穿漏不直亦有賓主借秦人口中帶出以所見者包舉所不及見者也長者雖有問 重喚過者作一頓挫 雖字與上但字暗相呼應雖有問當云雖無問易一字即怨而不怒也役夫敢申恨 敢之為言不敢也
  信知生男惡四語 廻顧爺娘送哭中間健婦句仍不漏妻子
  君不見青海頭至末 君指過者 咸陽橋青海頭人哭鬼哭首尾相對篇中逐層相接纍纍珠貫 𡚁中國以邀邊功農桑廢而賦斂益急不待祿山作逆山東已有土崩之勢矣况畿輔根夲亦空虛如是一朝有事誰與守耶借漢以喻唐借山東以切闗西尤得體
  高都䕶驄馬行 唐書高仙芝傳仙芝少隨父至安西累擢副都䕶四征都知兵馬使天寳六載虜勃律王及公主還代夫蒙靈詧為四鎮節度使九載討石國平之獲其王入朝除武威太守河西節度使代安思順思順諷羣胡剺面割耳請留制復留思順以仙芝為右羽林大將軍公詩葢作于此時惜其屢立大功而終老于環衛也
  猛氣猶思戰塲利 縈拂臨陣
  萬里方看汗流血 束逺字即起何由出
  青絲絡頭為君老 顧伏櫪
  何由却出横門道 正結 應來向東
  天育驃騎歌 画馬徒存而真馬老死槽櫪不得為天子用公詩葢寓葉公画龍之嘆乎只説時無王良伯樂不使其流及上
  矯矯龍性合變化二句 是健字精神乃稱其為天子馬也
  遂令大奴守天育 胡仔曰東坡書此詩作字天育按作守乃與别養合特設天育一廐專官守之也作字不與養字重複乎
  張公歎其材盡下 以張公興良樂
  鳴呼健歩何由騁 顧走千里
  時無王良伯樂死即休 縈拂張景順雖欲盡力于天子誰知之者
  白絲行落絮遊絲亦有情二句 極其眩曜而後折之秋雨嘆堂上書生空白頭 後時也
  第三首秋來未省見白日 結出本意
  醉時歌 目空一世而不露輕肆之迹人但以為曠達耳
  先生有道出羲皇四語 即下儒術孔徒也下以同襟期三字束住則此四語亦自譽也
  杜陵野客人更SKchar二句 野客被褐并不得為廣文先生矣故更為臺省食肉者所SKchar
  日糴太倉五升米 日糴太倉亦不如先生猶月請俸嵗縻粟也
  燈前細雨簷花落 燈前頂上夜沉沉 簷花落頂上春字
  相如逸才親滌器 歸則無所不堪
  子雲識字終投閣 不歸恐有甚者
  石田茒屋荒蒼苔 言猶可力耕自食
  孔邱盗跖俱塵埃 紛紛袞袞孰非跖之徒與俱為塵埃而我二人雖儒術轗軻自信身後名高萬古則亦不須慘愴無疑樂飲也
  生前相遇且銜盃 身後名生前酒兼而有之我二人高歌曠達真天下窮極貴盛之人矣即餓死何不足况劚荒力作其窮辱僅比于相如之滌器亦非腐䑕所能嚇乎勸其并去此官與已同也
  醉歌行詞源倒流三峡水 能綴文也
  筆陣獨掃千人軍 指草書
  只今年纔十六七 更小于陸
  暫蹶霜蹄未為失 承驊騮
  㑹是排風有毛質 承鷙鳥
  風吹客衣日杲杲至末 風吹二句言别之苦貧賤句収轉落第兩路夾出酒盡獨醒來此時即望以一醉遣懐不可得也對酒如此况㑹散乎不欲傷勤之意故聲出復吞然躑躅之間涕零有莫能制者矣
  贈衞八處士 句句轉
  訪舊半為鬼 暗藏衞八之父在内
  夜雨剪春韭 雖然倉卒薄設猶必冐雨剪韭所以見其恭也
  新炊間黄梁 宋子京書作聞黄梁非常生動
  苦雨奉寄隴西公所思碍行潦 指隴西公
  式瞻北隣居 指王徴士
  同諸公登慈恩寺塔 方云皇州以上十六句形容塔之高凡山頂日夜大風故廟宇皆用鐵瓦老杜烈風無時休非身歴至高處不知其妙也仰穿二句謂塔中磴道盤旋而上每級之下必以邪拄枝撑幽矣既至塔頂身在半空北斗若挂其户河漢若聽其聲羲和少昊仿彿可覩秦中諸山從髙望之皆培塿俯視一氣瀰漫皇州且不辨况涇渭二水乎此段形容其高俱可解回首八句方屬風刺自非曠士懐一聮 次聮難接最是曲折變化 二句固是行文曲折處然亦暗為後半伏脉
  仰穿龍蛇窟一聮 接語工細登字不枯
  七星在北戸一聫 是跨蒼穹
  羲和鞭白日二句 収到慈恩
  廻首呌虞舜四句 從上皇州二字忽然轉入諷刺比興相緯暗移不覺
  黄鵠去不息二句 言欲褰裳去之也
  君看隨陽㕍二句 結語暗與㕍塔相闗隨陽又頂日晏來 廻首以下或有所托前半若如三山老人遽妄為穿穴是忘題目之為登塔也
  示從孫濟 娓娓惻惻宗老訓誡之詞中入比體似歌似謡两漢風流宋張表臣珊瑚詩話云萱忘憂而已死竹可愛而不蕃則荒落甚矣水濁而不復其清源葵傷而不芘其根本則宗族乖離之况也此詩人因物而興竹枝霜不蕃 蕃作翻字佳
  九日寄岑參两脚但如舊 陳后山夲作雨是也作两則中間無根矣
  所向泥活活 先起寄岑
  思君令人痩 風雨思朋友
  吁嗟乎蒼生 申前苦雨
  大明韜日月四語 鄭之雞鳴曹之𠉀人此作者之體源所自出
  是節東籬菊 指九日
  送孔巢父謝病歸遊江東兼呈李白 似用太白體深山大澤龍蛇逺四句 虗景作襯
  自是君身有仙骨四句 言我自惜巢父之為人非如俗流欲以富貴縻之也
  惜君只欲苦死㽜 應不肯住
  南尋禹穴見李白 太白刺貴妃辱力士被𦂯還山亦掉頭不屑富貴人也
  飲中八仙歌 董易農云每人為韵句中各見仙字意然以太白為綱領 白傳因此詩而附㑹八人未嘗如昔人為竹林之遊也
  道逢麯車口流涎 道逢改路見從白氏長慶集注李白一斗詩百篇一段 獨多一句㸃出眼目八人中太白尤與公論交酒罏者也 通章皆嘆諸子之不得志有托而逃言外亦自寓已之沉飲聊自遣也八人中焦遂獨無官位詩亦以是終猶之杜陵有布衣也 凡三人兩句四人三句一人四句相雜成章
  曲江三章第一章白石素沙亦相蕩 層次深淺麗人行 前半鋪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處皆詩人君子偕老之體
  紫駞之峯出翠釡二句 交互對
  簫鼓哀吟動鬼神 帶叙一句
  後來鞍馬何逡廵二句 即指丞相蓋謂國忠也當軒下馬入錦茵 言其一無所避分明指斥其男女無别故只用虛叙却㽜向末句中㸃破
  楊花雪落覆青萍一聮 暗指諸楊覆亡貴妃賜死之事此篇蓋追賦以為後世鍳末句就本事収轉言要津鞍馬炙手可熱者徒以雄狐之醜遺臭萬世五家車騎瞥眼不知所往也若後多費烟墨即與題不稱味亦無餘故畧以廋詞𭬚括耳
  樂遊園歌 于今為南内于漢不嘗為樂遊乎芙蓉園夾城仗有時而盡而吾詩可以垂之無窮然則何以無歸為悲哉結句又以自解也獨立二字不但為㑹散寂寞言之
  煙綿碧草萋萋長 此句中暗伏無歸與結處呼應曲江翠幕排銀牓 對無歸
  拂水低徊舞袖翻 對獨立
  只今未醉已先悲 貧賤如昔又加以老安得不未醉先悲乎
  聖朝亦知賤士醜 醜謂以有道貧賤為恥也
  一物自荷皇天慈 但荷天慈則不被君恩可知措詞微婉
  渼陂行 縮夲江海賦
  天地黤惨忽異色 與自非曠士懷登兹翻百憂同法晉李顒渉湖詩黯蕩天時隂岧嶤舟航舞長川廣澤雲氣吞吐風浪廻旋往往然也
  鼉作鯨吞不復知 為萬頃起伏
  舟子喜甚無氛埃 一半明
  宛在中流渤澥清二句 中間界劃
  下歸無極終南黒 一半晦
  半陂已南純浸山 頂終南黒
  水靣月出藍田闗 廻舟月出于叙景中暗暗帶出此時驪龍亦吐珠二聮 上二連水中之影此二連水中之氣萬頃之竒非此不能參靈極妙亦暗與前黤慘憂思相應也
  渼陂注 入濴水濴當作澇説文亦無此語
  渼陂西南臺懐新目似擊二句 謝家句法
  乘陵惜俄頃 乘陵謂乘扁舟而陵長風也俄頃對後彌年
  外物慕張邴 張是張長公舊注以為留侯與邴曼容不類
  戲簡鄭廣文兼呈蘇司業頼有蘇司業 頼作近近字與三十年呼應
  時時乞酒錢 亦差勝騎驢三十載旅食京華春耳夏日李公見訪貧居類村塢 幽也
  客意已驚秋 已字注庶字
  巢多衆鳥鬥 頂逺林 以下六句從逺林長流四字更轉一層自作客主極文之變
  苦遭此物聒 反起靜字 巢多衆鳥鬥四句偷蟬噪林逾靜鳥鳴山更幽反用之此宋人翻案法所自也但公不肯一槪生抝耳
  水花晚色静 頂長流又見不假清風而自凉也奉同郭給事湯東靈湫作 説者為指祿山事予尚未喻
  東山氣鴻濛 湯泉
  閬風入轍跡四句 轉入湯東靈湫明皇常與妃子行幸湯泉駐蹕靈湫䙝舉祀禮詩乃紀其事以起諷王命官屬休 插入郭給事
  百祥奔盛明二句 此當時獻諛之徒為是語下文出見蓋有由則公與給事所見也
  坡陀金蝦蟆以下 或賦當日靈湫所見或因靈湫而感事寓言亦頗似之
  金蝦蟆注 隋書蕭吉傳房陵王為太子言東宫多鬼⿴鼠妖數見上令吉詣東宫禳邪氣于宣慈殿設神座有廻風從艮地鬼門來撲太子座吉以桃湯葦火駈逐之風出宫門而止又謝土于未地設壇于四門置五帝座于時至寒有蝦蟆從西南來入人門升赤帝座還從人門而出行數歩忽不見上大異之上言太子當不安位
  夜聼許十損誦詩愛而有作誦詩渾遊衍 似指其言之多溢此詩蓋戲之也
  人間夜寥閴 倒結夜聼
  橋陵詩三十韵因呈縣内諸官 前半布置好
  坡陁因厚地 沃野開也
  却畧羅峻屏 崇岡擁也
  雲闕虛冉冉八句 寫得隂沉慘淡
  髙岳前嵂崒六句 夲呈縣内諸官却兼寫縣外形勝詩為橋陵作也
  王劉美竹潤四句 指縣内諸官
  驄馬行 賜者太常梁卿李鄧公乃後得故賜馬本事至後始出
  鄧公馬癖人共知 指題中注愛而有之
  夙昔傳聞思一見 伏後
  顧影驕嘶自驚寵 暗藏賜馬
  銀鞍却覆香羅帕 轉出賜馬
  卿家舊賜公取之 卿家指梁卿
  此馬數年人更驚 廻顧夙昔傳聞
  不與八駿俱先鳴 縈拂賜馬極咏嘆淫泆之致雲霧晦㝠方降精 大宛之種 漢書大宛馬其先天馬子也 良驥老始成言其成與八駿俱鳴言其用方降精句言其生
  自京赴奉先縣咏懐五百字 紆廻頓挫極温柔敦厚之味所以異于鄙儒之大言也
  老大意轉拙 咏懷起
  白首甘契濶 未遇堯舜故
  非無江海志二句 對下巢由不憂
  生逢堯舜君 對稷契句
  葵霍傾太陽二句 將稷契堯舜一綰
  顧惟螻蟻輩 螻蟻輩即同學翁之事干謁者下之盈朝多士衛霍食客皆此曺也
  胡為慕大鯨 鯨魚于海公之志則然曰胡為者反言之亦若自嘲其拙也
  以兹悟生理 言自知不得不與螻蟻爭榮
  忍為塵埃没 承老大白首
  沉飲聊自遣 言吾誠笑螻蟻之卑亦少愧巢由之高矣然終未能以吾之性易彼之節所以進退躑躅沉飲自遣也
  放歌頗愁絶 放歌所以為歡而翻云愁絶者為有失業徒逺戍卒隱憂方大難以自遣也 鮑詩長歌欲自慰彌起長恨端公促作一句
  霜嚴衣帶㫁 對彤庭分帛
  蚩尤塞寒空 此天戒也 蚩尤竟天對後逺戍民之失業尤夲病也故語有詳畧
  鞭撻其夫家 指民怨 此等語秦中吟之祖
  君豈棄此物 分帛而不分憂則如棄之也
  多士盈朝廷 廻顧當今廊廟具二句
  况聞内金⿱股皿二句 指國空 此又言好武功而寵邊將舉其奢滛驕恣可知也
  煖客貂鼠裘四句 二客字乃所謂無恥而事干謁者也 又對下十口飢渴
  路有凍死骨 應霜嚴等句
  羣冰從西下 羣冰與前疾風嚴霜皆比羣小之盈朝也
  老妻寄異縣 應布衣濩落
  庻往共飢渴 赴縣
  豈知秋未登二句 未作禾嵗自豐稔貧家倉卒偏以餒死也
  生常免租税 對前出帛
  名不𨽻征伐 對下逺戌
  黙思失業徒二句 収窮年憂黎元
  憂端齊終南 咏懷結 二句言士之窮若此况下民與戍卒乎此憂又有甚于一家十口者故不可掇也中間就温湯一事言之可憂已有數端况通計民生失業五大在邊其憂眞有百端交集者故曰齊終南也自首句至愁絶句皆自叙其志尚也竊比稷契而不遇而猶覬此志之伸至于取笑而不顧者蓋雖有江海之好而不忍忘君雖非廊廟之材而不可奪志故也仕路之徒如螻蟻之求穴鑽營趨附我則又所慕者大恥事干謁所以至於老而不遇猶不能變其夙志以徇巢由之節可謂窮矣故向之浩歌激烈者今又放歌而愁絶也嵗暮至再述叙其經行所見宴遊之事所聞奢靡之風以感切時政壮遊詩所謂舉隅見繁費引古惜興亡者意此類也北轅至末叙已歴險赴家而有飢餓之慘因以念窮民而憂國事蓋應第二節路有凍死之意又終首節所謂歎息熱膓者于是不久而祿山之難作矣系安溪先生語
  奉先劉少宰新畵山水障歌堂上不合生楓樹 畵障怪底江山起烟霧 是新畵
  畵手亦無數六句 皆有新字在
  得非元圃裂四句 大槩寫
  反思前夜風雨急四句 跌斷插入四句新障變化曲折并奉先少府亦不漏畧
  野亭春還雜花逺 言其明
  漁翁暝踏孤舟立 言其暗
  滄浪水深青溟濶 言其平
  欹岸側島秋毫末 言其側 野亭以下六句細寫两層相對逐層不亂
  自有两兒郎 帶叙
  大兒聰明到二句 畵其高處
  小兒心孔開二句 畵其下處 四句又將大處細景補出
  青鞵布襪從此始 暗應新字結
  白水縣崔少府十九翁高齋三十韵崇岡相枕帶二句雖有崇岡枕帶而所處旣高則曠野皆如咫尺二句
  曲折善形容
  泉聲聞復息 泉聲是動復息是静含下動静二字有似懼彈射 起下隱字
  為我炊雕胡 對旅食
  相對十丈蛟 十丈蛟承上長松言之
  何得空裡雷二句 形容松濤也
  崑崙崆峒顛二句 烟霾霧擁則山若増而高故云人生半哀樂二句 一綰
  三川觀水漲二十韵礧磈共充塞 充塞字與南池篇用韵同
  不有萬穴歸四句 接法竒變
  及觀川源漲二句 出意反襯 江海猶懼其覆則平陸何可復見竒之又竒
  悲青坂 落句深傷中人督戰以致一敗塗地也哀江頭輦前才人帶弓箭四句 無賢才廢武偹皆暗寓其中
  翻身向天仰射雲二句 仰天一箭而翼墜雙飛此指陳元禮請殺貴妃事其云輦前才人者姑隱避其詞如聞比興在可解不可解之間欲人思而自得之耳去住彼此無消息 去謂上皇住謂肅宗
  哀王孫長安城頭頭白烏二句 烏生八九子猶哀鳴相呼天子出走獨不能庇其子孫乎
  屋底達官走避胡 曰達官不忍斥言也
  金鞭斷折九馬死 曰馬死代為之解諱莫如深也不敢長語臨交衢二句 頓斷不直
  朔方健兒好身手 此朔方謂幽燕非朔方軍也大雲寺贊公房四首 格詩
  黄鸝度結構二句 暗入花邊
  第二首取用及吾身 對下潤字
  第三首 此篇雖謝元暉無以過
  玉繩廻斷絶二句 鐵鳯横亘於玉繩之中若中斷第四首童兒汲井華 根上首塵沙來
  明霞爛複閣 根上首天黒
  側塞被徑花 根上首地清
  蘇端薛復筵簡薛華醉歌愛客滿堂盡豪翰承交有道坐中薛華善醉歌 承文章有神
  近來海内為長句四句 唐初七言歌行多用齊梁舊體至公等乃專法鮑明逺行路難極于遒壮故詩中專以長句為言也岑參有與獨孤漸道别長句兼呈嚴八侍御詩
  萬事終傷不自保 顧垂老遇亂
  如何不飲令心哀 収轉緩憂
  晦日尋崔戢李封尸寢驚敝裘 伏嬾字
  晚定崔李交 崔李蘇鄭是切對
  况因令節求 㸃晦日
  草芽既青出二句 春氣和柔
  濁醪有妙理二句 東坡濁醪有妙理賦出此
  雨過蘇端久旱雨亦好 正苦無食可堪久旱䘮亂流離得雨一身可延雨亦好三字頂久旱包含結處濁醪必在眼二句 入眼只有濁醪欲假以抒懷不覺盡醉二句意亦曲折
  紅稠屋角花 顧雨字
  喧閙慰衰老 暗對妻孥隔軍壘
  况蒙霈澤垂 抱雨
  糧粒或自保 應無食
  喜晴青熒陵陂麥 熒貼陵青貼陂
  廻首白日斜 収晴字
  述懷一首 誓報主恩以賛中興家之在否所不暇顧深杯歡㑹盡謝不與故結云云
  送樊二十三侍御赴漢中判官長驅振凋敝 振凋敝者中興之本而驅之為賊用固吾民也
  南伯從事賢 按朱鶴齡云南伯謂山南主將
  生知七曜歴 續漢律歴志劉洪為七曜歴 此句天時手畫三軍勢 此句地利
  至尊方旰食二句 言不如人和也
  實藉長久計 長久計欲其于征斂之中勿浚民生以鳩集之致滋凋敝庶能如後漢興復長世不然則賊雖滅而民不懷旋有英䧺起于草莽矣
  居人莽牢落至末 凋敝之實即離叛之原徴數目見以明吾論之非迂也
  送從弟亞赴安西判官崆峒地無軸二句 轉入安西為畫長久利 當時惟仗靈武一軍為興復根本安西存則朔方固故欲其畫長久之利使反正得遂也踴躍常人情四句 異人二字精神透出
  送韋十六評事充同谷郡防禦判官昔没賊中時 伏下沉字
  今歸行在所 伏下浮字
  偪側兵馬間六句 壯其激烈閔其險艱用意深長張目視宼讐 伏下憤激
  鑾輿駐鳯翔八句 言防禦之重
  走馬𬽦池頭 指同谷
  古色沙土裂二句 伏下馳林邱
  羗父豪猪靴十句 言防禦之難
  吹角向月窟二句 即下横戈矛也
  鳥驚出死樹二句 即下無人境也
  且復戀良友至末 抑何敦厚 此望盡復承平舊規非不急語也無公之胸次亦道不到此所謂諸葛君真名士也 結善頌善禱
  塞蘆子 黄鶴云時官軍止知東討収復河洛而不知蘆子闗之可塞公懼有乗隙而入者故有此作按鶴注為得公意
  五城何迢迢 迢迢反對速字莫謂其逺為宼不能至止隔一水耳
  思明割懐衛二句 割懐衛言思明亦隨秀岩而西恐其意不專在太原
  崤函蓋虛爾 足上句意空國而來豈徒然哉
  疾驅塞蘆子 疾驅對速字
  岐有薛大夫四句 乃憑險扼宼之比例
  深意實在此 公之逺圖正望于靈武之預為脩也彭衙行早行石上水二句 名句 望見白水以為曉光幾墮深澗遥指晚烟以為邨落僅宿空林深山間道奔竄之苦盡此十字矣
  故人有孫宰 有者言奔竄以來獨有此一人也煖湯濯我足 緣上泥濘
  翦紙招我魂 此句言始歸也 命垂絶而忽續如招我魂而忽歸也
  衆雛爛漫睡二句 徒歩旣久驟得安處無暇索食投地鼾睡字字眞景
  别來嵗月周 收轉憶昔
  北征皇帝二載秋二句 書二載秋者都人士之望已久園陵淪賊洒掃廢闕不可泄泄也閏八月秋且向盡正當順肅殺之氣成收復之功也後云禍轉亡胡嵗勢成禽胡月與起二語相應
  杜子將北征二句 開出前半篇
  君誠中興主二聨 伏後半篇
  憂虞何時畢 何時畢幾時休皆中間線脉撥動歲月句
  靡靡踰阡陌 以下北征
  廻首鳯翔縣 指行在 時肅宗在鳯翔
  前登寒山重二句 漸次脱卸
  蒼崖吼時裂 言若吼則崖裂也
  菊垂今秋花 切閏八月 二句言干戈滿地幾于無花數道出師幾于塞路寫出深山最深處
  青雲動高興十句 最頓挫曲折
  雨露之所濡四句 乾坤瘡痍呻吟蕭瑟此獨各遂其性若别一身世也
  坡陀望鄜畤 先望見
  我行已水濵 頂上谷字
  我僕猶木末 頂上岩字 二句脱卸錯綜
  鴟鳥鳴黄桑四句 并無復人烟矣
  况我墮胡塵 隨勢跌落
  經年至茆屋 經年從與妻子隔絶計之非久居道𡍼也 以下問家室
  見耶背靣啼四句 垢膩非復玉雪故見耶而反背靣也脚不襪透出寒意纔過膝則亦跣足矣男女異詞用筆之細如此
  嘔泄臥數日 一作數日卧嘔泄日字韵重從之為是那無嚢中帛二句 閏八月授衣𠉀至此亦生理之不可少者
  似欲忘飢渴 忘飢渴中不惟志喜已起下生理句問事競挽鬚 暗渡
  翻思在賊愁 應墮胡塵
  新歸且慰意二句 從家事轉到國事
  幾日休練卒 應東胡反未巳
  仰觀天色改 轉到肅殺
  慘淡隨回鶻 注囘鶻作囘紇是蓋徳宗時方請易為回鶻也
  其俗善馳突 善字直貫注鷹騰箭疾
  送兵五千人二句 方云胡人長于騎射其取勝獨以馬故一人有两馬此古法也按魏主燾帥輕騎兼馬襲擊柔然胡三省注兼馬者每一騎兼有兩馬也
  聖心頗虛佇至末 朝議所恃者回紇助順顧我所卜皇綱未墜者則在上皇悔過足以感人心太宗徳澤入人者深但至尊能以宣光自待東胡未必久也
  胡命其能久 鎻胡反
  皇綱未宜絶 鎻中興即開下 言興復責在肅宗况上皇亦非亡國之主也
  姦臣竟葅醢四句 國忠先為士卒所殺而後妃子賜死叙得井然
  宣光果明哲 應君誠中興主
  桓桓陳將軍 先言明皇能處敗始歸美元禮得體而不失實
  寂寞白獸闥 悲君側諫諍之無人也
  煌煌太宗業二句 歴叙皇綱未宜遽絶歸本開創責望于中興者愈切矣
  玉華宫 太宗所建 梅聖俞曰玉華宫近有苻堅墓直刺太宗結句引歸自已身上不訐露
  溪廻松風長 伏萬籟
  蒼鼠竄古瓦 望見
  不知何王殿 前王侈殿謬云不知詩人譎諫之意也隂房鬼火青 入尋
  壞道哀湍瀉 顧溪回
  萬籟真笙竽一聮 妙用反櫬接得不直
  美人為黄土 真中有假
  况乃粉黛假 粉黛指𡍼墍丹雘言之
  故物獨石馬 假 按石馬封演曰秦漢以來帝王陵前有麒麟辟邪象馬之屬人臣墓刻石虎羊以為儀衞其在唐有制
  冉冉征途問二句 用木葉落兮長年悲 天地四時運行不窮人生其間百年旦暮在虛空則假者或真有形象則真者乃假憂來無方欲浩歌自遣而不覺淚之盈把也雖然此豈自我一人始哉吾但與天地四時委蛇觀化固已觧憂矣末二句則所謂莫繫于去來復歸于無物也
  九成宫立神扶棟梁 顧上崖字 立神言其初倘鬼神為之也甘泉賦抗浮柱之飛榱兮神莫莫而扶傾鑿翠開戸牖 顧上㫁字
  其隂宿牛斗 顧上廻字
  紛披長松倒 顧上風字
  羗村三首 俱似脱胎于陶 叙述家人及鄉隣情景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彌哀婉而彌深厚
  第一首世亂遭飄蕩二句 跌宕
  第二首且用慰遲暮 顧歡趣
  第三首傾榼濁復清 頂上各字
  偪側行贈畢曜 學鮑
  十日不一見顏色 對速字
  此心炯炯君應識 起相就
  已令請急㑹通籍 起相就飲
  辛夷始花亦已落 逼出速字湘靈云始花之始照月令讀作試言初開之花尚且落矣况我與子原非壯年乎一字亦有呼應
  送李校書二十六韵衆中每一見四句 少年而席高門据清貫有盛譽皆悔吝之媒也前半非復泛然鋪叙此四句正見愛之深故誨之切
  乾元元年春 此等健句最不易得
  已見楚山碧 碧字似用春草碧色與後綠野相應歸期豈爛熳 伏遲字
  小來習性懶二句 懶慵二字暗代驕亢
  如覺天地窄 苦言
  行已能夕惕 夕惕者少年所難公欲以為贈故先以身歴者警之羡其能者正慮其未能也可謂詞不廹而意獨至矣
  廻身視綠野二句 此即孟嘗君所謂使文立為亡國之人者也
  時哉高飛燕至末 及時高飛下復叙重來道途所經反起勿遲頓挫有力
  長雲拂褒斜二句 戒行李事細只留作結
  衰疾悲夙昔 夙昔已衰况過此乎
  洗兵馬収京後作 齊梁體 類夲云四叚六韵 却不可截然分開
  中興諸將収山東二句 曰收山東其實所收只兩京耳自注正合春秋書事之法也
  袛殘鄴城不日得 鄴在河南尚不能下乃遂一葦可杭乎危之也
  獨任朔方無限功 獨任朔方則兵馬可洗公蓋知廟謀已不專委郭相故因已成之功期後效也
  已喜皇威清海岱 已喜者刺其天下未平但収兩京志已驕盈起下小心深謀之意 清海岱謂収地僅至淄青滄景以北仍為賊藪也
  常思仙仗過崆峒 此管子所謂願君無忘在莒也三年笛𥚃闗山月二句 自我不見于今三年宿兵于外民不得有家室之樂何得以収京自安也
  成王功大心轉小六句 指諸將
  東走無復憶鱸魚二句 此謂朝士
  鶴禁通霄鳯輦偹二句 此謂靈武倉卒本出𫞐宜自今兩宫相見當極天下之養也
  汝等豈知蒙帝力二句 鄴城反覆不足怪関中小兒壞紀綱甲兵未戢所憂在汝等耳
  闗中既留蕭丞相以下 勸帝與南衙大臣謀扶顛之策勿聼宦豎邪説致中興之業不竟也
  青𫀆白馬更何有以下 皆所謂安得親見其若是者非已然之實事也
  淇上健兒歸莫嬾二句 淇上健兒即鄴城之將潰者也歸莫嬾與三年不日遥應戒其將有輿尸髽逆之患而托其詞于莫嬾又不忍遽料其然而托于室家愁思夢魂變異微婉深厚
  安得壯士挽天河二句 两京雖収河北之平尚未有期師老而權分公知鄴城之將䘮師而洗兵之難冀也故因頌而致善後之思焉
  留花門百里見積雪 回鶻皆白㡌故望之若雪病後遇王倚飲贈歌麟角鳯觜世莫識二句 對後命如綫句言此飲殆可續命也
  酷見凍餒不足耻二句 非病後則是嗜飲食人矣古人作詩皆存品格也
  遣人向市賖香粳六句 其誠敬欵曲如此故下云情味誰似
  令我手脚輕欲漩 收足續命
  老馬為駒信不虚 借作返老還童用收足續命湖城東遇孟雲卿復歸劉顥宅宿宴飲㪚因為醉歌蔡本題上有冬末以事之東都七字 前十二句叙事後六句感慨一路將虚字㸃撥文機翔舞情事活躍
  駐馬偶識雲卿靣 遇字
  嬾廻鞭轡成高宴 指復歸
  照室紅爐簇曙花二句 就冬盡春回上㸃化上承艱難下起同軌
  天開地裂長安陌 冬末 自子而丑也易闢為裂古人用字常有此體
  寒盡春生洛陽殿 之東都
  人生㑹合不可常 艱難故也
  庭樹雞鳴淚如綫 用祖劉事兼寓雞棲樹
  閿鄉姜七少府設鱠戲贈長歌 王倚姜侯俱當公失意時能加敬禮故可佳
  河凍未漁不易得二句 鄭重為設字着意
  偏勸腹腴愧年少 周禮籩人注燕人膾魚方寸切其腴以㗖所貴 二句方見特為公設所謂情屢極也落碪何曽白紙濕 束無聲二句
  放筯未覺金⿱股皿空 束偏勸二句并起飽字
  新歡便飽姜侯徳二句 重在設鱠清觴異味只用帶叙
  欲别上馬身無力 戲之也
  不恨我衰子貴時二句 少府微官獨重其情耳豈結納他日哉亦戲之也
  戲贈閿鄉秦少公短歌去年行宫當太白 作用寓此二句中
  每語見許文章伯 伏下多才
  昨夜邀歡樂更無 為樂止于昨夜則他日之悲可知也
  多才依舊能潦倒 同為两省官今年則杜為功曹秦為縣尉俱以直廢艱危扈從時清而反不錄無所歸咎故相戲以才為身累也 出之以戲故曰可以怨李鄠縣丈人胡馬行 相士失之貧相馬失之瘦通篇託意在是
  朝飲漢水暮靈州 朝飲漢水過金牛也暮靈州見天子也
  義鶻巨顙拆老拳 鶻之擊物以拳非借用語
  死亦垂千年 千年修虵一朝而斃耳
  物情有報復 此句指鷹
  急難心炯然 透義字
  功成失所在二句 足上意非有所利益見其為義也畵鶻行颯爽動秋骨 動字頂上生字
  乃知畵師妙二句 從畵字兜轉生字
  充君眼中物 又顧上見字
  烏鵲㪚樛枝八句 生字餘韵
  寜為衆鳥沒 反對恐字 没猶乾没之没言意不在逐禽也
  人寰可超越 言仍不可拘
  𬗟思雲沙際四句 以生鶻結 一篇波瀾寄託總在拘攣句内生出
  痩馬行英華作老馬 作老馬非也此詩以為自謂者得之驊騮不慣不得將不慣即所謂我不貫與小人乘也新安吏収京後作雖収两京賊猶充斥 不曰闗以内而曰新安不曰詔書而曰府帖諱之也
  次選中男行 六嵗曰中
  何以守王城 王城謂洛陽即下所謂舊京也
  瘦男獨伶俜三句 更無送者徒有白水雖隔青山猶聞哭聲也
  白水暮東流 白水謂河水
  天地終無情 言天地無情以抒其怨言僕射父兄以寛其憂
  僕射如父兄 此汾陽所以收再造之功也
  潼闗吏大城鐵不如二句 高與厚二句中互見之胡來但自守二句 能守潼闗尚恐自河東徑渡無補西都之存亡况如哥舒之不能扼險乎但自守句又暗藏一靣議論在
  慎勿學哥舒 若似哥舒築城何為潼闗天險患不得其人為守將無事此勞費也
  石壕吏有吏夜捉人 按胡震亨曰人如延切列女傳有此叶
  老婦出門看 蘇潤公本作出看門蓋疑看字為不叶不知真文元寒山先同收上齶音古詩如此為叶者多矣近世名儒又或疑此句為無韻更拘滯也
  室中更無人二句 兼㸃中男之故
  如聞泣幽咽 婦思其姑也靣靣寫到
  新婚别父母飬我時以下 專寫别
  雞狗亦得將 比體
  勿為新婚念 又將新婚一喚 上下詞意句句是新婚
  仰視百鳥飛二句 起結俱比體
  人事多錯迕二句 収别字
  垂老别長揖别上官 旁襯别字
  憶昔少壯日 思太平也
  無家别寂寞天寳後二句 自天寳以後困于徴發逃亡已多及祿山亂後則生民畧盡矣發端原其本始言之
  日瘦氣慘悽 日瘦言其光之薄也
  但對狐與狸二句 狐狸敢于鼓怒向人則已成鬼窟可知也
  縣吏知我至二句 方欲斬刈高藜而復召習鼓鞞孑遺僅存何從得食生民之窮至此真無所復之也内顧無所携 無家
  人生無家别二句 天下之民至于不復能有其生人主安能復有其民哉結句危痛之甚無以加也
  夏日歎 二詩亦逼似漢魏
  陵天經中街 舊注中街黄道之所經也
  王師安在哉 與上蒼無雷相應
  眇然貞觀初二句 本思貞觀之主而但羡貞觀之臣得體
  夏夜歎茂林延疎光 夏月妙句疎字即帶風在内仲夏苦夜短 上顧永日下起笳發
  虛明見纎毫 顧月
  羽蟲亦飛揚 顧風
  立秋後題 落句按本傳甫為華州司功屬闗輔飢棄官西客秦州此詩殆欲棄官時作
  貽阮隱居車馬入隣家 伏下榮貴
  褰裳踏寒雨 恐逢俗客又雨窗可以静對耳
  避喧甘猛虎 避喧避車馬也 慕榮貴則能動而不能静人物所以日陋阮生嘉遯蓬蒿避喧境之静也鬚眉蒼古貌之静也苦心近道中之静也隣家車馬自以為榮貴亦知世所數者乃此阮生乎
  遣興三首第一首安得㢘耻將 㢘者不貪殺人之功耻者不逢時主之欲 能㢘不剥下知耻不避難如此封疆自安矣
  第三首春苖九月交二句 日至皆熟也此篇本子建良田無晚嵗膏澤多豐年
  幽人幽人見瑕疵 見作在字佳 在瑕疵與上内懼相應如指李泌文不從矣因草堂本叙荆潭詩内故有此説
  五湖復浩蕩二句 望其不來而悲終前失羣之意佳人合昏尙知時 按漏刻銘合昏暮卷注合昏槿也二句比賦參錯
  在山泉水清以下 言門戸雖衰節操益厲庶幾幽居自守以完晚節斥賣珠玉不御花卉婢牽蘿躬采栢不憚勞瘁期保嵗寒而已
  牽蘿補茒屋 有終焉空谷之志
  摘花不插髪 不復事人也
  天寒翠䄂薄二句 依草木也
  赤谷西崦人家 如畵
  西枝村尋置草堂地夜宿贊公土室二首第一首捫蘿澀先登一聮 方曰絶似康樂廻顧眺左狹
  要求陽岡暖以下 無一語是死景字字有尋置神味在
  第二首幽尋豈一路 始㸃尋字 此首絶唱
  寄贊上人石田又収足 顧兼土
  夢李白二首 李白以永王璘累竄逐公每作詩懷憶蓋身雖完節而于故交如李與王鄭者猶惓惓然表其心迹不忍遐棄此蘇李之遺音厚之至也 是時公在秦州白在江州相去數千里不得消息故作此詩第一首明我長相憶 與下首情親見君意呼應何以有羽翼 頂上魂來
  落月滿屋梁二句 横亘在中間生動曲折
  水深波浪濶二句 頂上魂返 夢疑非覺復疑是恍惚凄切
  第二首告歸常局促二句 將前篇來返倒轉
  冠蓋滿京華二句 從苦負平生志句借夢境慨歎實事此我所以常惻惻者也 白寄元云舉目誰能不惆悵高車大馬滿長安蓋出于此也
  孰云網恢恢 應前篇在網羅天道不恢兔爰雉罹不能致君徒焉憶友所謂苦負平生志不獨久要之云也千秋萬嵗名二句 言身後之名正以傷當時之政公于君臣朋友之誼可謂兼至矣
  遣興第二首林茂鳥有歸二句 吕氏春秋水泉深則魚鼈歸之樹木盛則飛鳥歸之庻草茂則禽獸歸之人主賢則豪傑歸之二句以起下劉表之不足事也 用成語以變化本詞又一法也
  第四首客子念故宅 故宅即下篇洛陽
  生涯能幾何二句 可悲
  第五首丈夫貴壯健二句 自悲自觧
  遣興朔風首 從獵無厭化自五陵刺在上者政事廢弛惟習馳逐也
  猛虎首 此刺酷吏
  朝逢首 人云近陶我謂似鮑
  前出塞九首第一首戚戚去故里四句 逺戍則一身死于兵亡命則父母罹其禍無故興得已之役民莫用命徒為法令所廹強赴程期耳
  棄絶父母恩二句 交河逺戍既已棄絶父母莫報罔極之恩矣况敢亡命以累父母乎是以吞聲即路也第二首走馬脱轡頭以下 言不復顧恤父母之身也第三首欲輕腸㫁聲二句 言不待聞隴水而腸㫁也第四首送徒即有長 顧程期
  生死向前去 緣上篇當速朽
  不復問苦辛 生死各不能顧無暇復問苦辛矣第五首隔河見胡騎 隔河即上交河
  我始為奴僕二句 緣上篇圗麒麟
  第六首挽弓當挽強四句 緣上篇樹功勲
  射人先射馬 所以制侵陵之要一言盡之
  殺人亦有限四句 如王嗣忠不肯貪石堡之功蓋開元將帥猶有持重而不茍為僥僥之意 四句真圖麒麟人語
  立國自有疆 出塞則踰越漢疆也
  第七首 既一創之築城要路制勝在我不敢侵陵矣下篇則單于恐我城之立復空國來争也
  第八首單于宼我壘四句 以逸待勞閉壘不出俟其飢疲短兵歩鬬彼之弓矢馬力無所用長故大奔也第九首從軍十年餘二句 應樹功勲
  欲語羞雷同 衆人以殺傷為功而我志在安邉故以雷同為羞也前云但欲制其侵陵此更反之内治意盖深逺矣
  况在狄與戎 况猶言豈也
  丈夫四方志二句 寧無功而不争茍得所以不辭固窮若既棄父母之恩又醸公家之禍焉得為丈夫乎後出塞五首 前出塞征戍之人猶戀田里而憚行役風俗甚厚後出塞則天子好武不已天下化之其勇悍無頼氣象不待祿山作逆已知天下之將亂矣
  少年别有贈二句 惡少群起看劔相笑無復父母井里之戀矣
  第二首 此篇以朝暮二字結搆悲笳復動從暮字轉到來朝軍動也行軍對陣前九篇已詳此又補出中夜安營之事但歌軍容明無戰績又其分也
  落日照大旗 望纛而集
  馬鳴風蕭蕭三句 騎兵環外為衛歩兵列幕然後各歸其伍也
  借問大將誰二句 去病敢深入此句乃正按出塞起下篇四夷孤軍也 恐是言外正見非其人也 漢書霍去病傳注服䖍云音飄揺小顔乃俱作去聲讀耳第三首遂使𧴀虎士二句 曰遂使者尤之也奸雄惡少孰非自在上者發之哉
  㧞劔擊大荒 所収非要地也
  日収胡馬群 所獲非名王也二句言逢迎欺蔽慕虛名而受實禍也
  第四首獻凱日繼踵二句 非言出師之功效也奚契丹同羅寳韋之屬本未嘗蠢動邉帥邀功生事日戮不侵不畔之小夷自以為功天子不知見其獻凱接踵真王兼鎮封崇亂階其實两蕃固無虞耳
  漁陽豪俠地六句 極形容幽薊富強尾大偏重然後轉到將驕
  第五首 夲圖逺畧欲開元㝠之北豈知外重變生京師失守六郡良家之地俱為空村然則六合一家何苦重高勲而致畔亂乎此篇暗藏两京淪沒重為開邉者戒仍止就出塞之士二十年妄思立功歸于僅免一身兒孫遂與兵終始言之詩人所以為無罪也
  窮老無兒孫 與首篇及壯當封侯呼應葢始期及壯封侯豈知窮老無後亦可為樂禍生事者鑑矣 上恤其私而盡人之情則為采薇出車下苦其役而自抒其怨則為前後出塞故正得失者莫近于詩也
  别贊上人豆子雨己熟 熟字以屋與職同押 豆子句未詳
  萬丈潭閉藏修鱗蟄二句 造幽幽字餘韻
  何當炎天過二句 發興興字餘韻又反應壓字 結以潛龍之見自喻
  两當縣吳十侍御江上宅昔在鳯翔都所以分白黒言當國家紛紜之際慎恤無辜即所以安反側招携
  貮使之長居臺諫未為無補不必事外逺索
  閉口休歎息下 注樊夲仲尼一聮在朝廷一聮下按當從樊本言吳固安之于我則多負諍臣也意更曲折語更從順
  余時忝諍臣以下 言一夫無辜猶必剖析况宰相誣枉斥逐乎公意蓋歎两省不復有如吳郁者共救房琯故追論其事而謂昔實負之不留與同諍諫也
  發秦州乾元二年自秦州赴同谷縣紀行十二首漢源十月交 頂無衣况聞山水幽 此句對人事稠
  下有良田疇 頂無食
  實恐人事稠 顧嬾拙
  塞田始微収 顧生事
  豈復慰老大 顧我衰
  日色隱孤戍四句 題中發字
  大哉乾坤内二句 發字餘音逺勢 此詩以衣食二字為眼漢源四句言其地之暖可以有衣也栗亭四句言其産物之多不湏憂食也宻竹四句言風景之妙可以旅寓也此邦八句言秦州之不可居也日色八句乃發秦州之時也
  赤谷 秦州至成都皆行萬山中艱險自赤谷始故曰方自兹村墟炊烟少未免飢餓加以貧病零落故有性命之憂非久客者不知其痛
  鐵堂峡山風吹遊子 已藏慘字
  硖形藏堂隍 堂字
  壁色立積鐵 鐵字 山形似堂壁立如鐵故謂鐵堂峡山氣隂塞重以冬月故行哀壑而徒旅悲渉層冰而我馬瘏也
  鹽井官作旣有程 起下知足
  汲井嵗榾榾 顧有程
  出車日連連 起下喧闐
  我何良歎嗟二句 小人道長必漁利以病民若欲轉移其待君子當路乎此公之所歎也
  寒硖野人尋烟語 謂山硖中無不向火之人則泝沿者之寒可知也
  法鏡寺 畏途之中忽得清凉世界 前此山行深寂悄然神傷乍經崖寺旅愁頓破故清晨而入亭午而出遂忘前路之久待也
  嬋娟碧鮮净 暗藏雨後
  㝠㝠子規啼二句 收轉神傷
  青陽峽憶昨登隴坂 即塞外也 後半極好
  龍門鎮 過古鎮而見戍卒旌竿慘淡白刄繡澁歎彼鎮成臯此屯龍門豈相及哉故宿其地而問之中夜飲泣也
  石龕 起四語四靣皆石畵出龕字天寒日淡逺道絶壑怪石四合皆如竒鬼猛獸森然摶人非公不能刻酷伐嶮寫此難狀之景
  仲冬見虹蜺 仲冬猶虹見則陽氣不收無以伸肅殺之威使蒼生安枕也
  苦云直簳盡 篠簜且盡師老無成故假伐竹者以抒其悲
  積草嶺 卜居尚百里而茆茨已如眼中見以來書眷我之深也 同谷諸彦公尚未靣先以書𠉀之報章欣然相迎故有此喜
  食蕨不願餘二句 言粗有居食便可息肩不必更投足百里之外矣眼中見三字叙致變化即指倦休之地也
  泥功山 起本三朝三暮黄牛如故
  乃將汨没同 注作及此不如乃將二字佳
  小兒成老翁 方云小兒䧟于泥中不能自出亦似老翁之力竭也
  哀猿透却墜 說文透跳也
  鳯凰臺 此詩極變
  西伯今寂寞對後王者
  群盗何淹㽞 與上西伯寂寞彼此暗暗激射亦以二老天下之父自待也 按公之志蓋在長飬人才以光中興之業而自傷為小人所忌不得入朝又不欲斥言故托之群盗為梗阻絶淹㽞也
  乾元中寓居同谷縣作歌七首 七歌以儗四愁其音節則胡笳十八拍而竒健勝之 七歌以第一篇作領下六篇乃分言之
  第一首嵗拾橡栗隨狙公 拾橡栗與下劚黄精皆言不可倚仗他人固窮獨立之意
  中原無書歸不得 為下弟妹逺隔起夲
  悲風為我從天來 與末篇仰視皇天白日速首尾相應知我者天亦惟自守以俟天命而已 方曰七歌結句俱有深意其言為我者四悲風自天天憐之也隣里惆悵人憐之也林猿晝啼物憐之也溪壑廻姿地憐之也至皇天白日速天不我憐人物又何問焉前後互應用意殊慘
  第二首隣里為我色惆悵 隣里反對弟妹
  第五首白狐跳梁黄狐立 狐指禄山作逆两京皆為賊藪也
  第六首南有龍兮在山湫三句 龍之蟄也時至則伸自比也
  蝮蛇東來水上遊 比盗賊小人
  溪壑為我廻春姿 廻春則蟄者起矣 或云此篇為明皇作鑿甚
  第七首 言若我未亂之時得致卿相則天下當不至此此共話夙昔懐抱増傷也然天意亦當厭亂矣 白日速者廻春不久也
  嗚呼七歌兮悄終曲 七者復之數也今我悄然其悲懸知有終期矣
  木皮嶺再聞虎豹鬥 帶上艱險
  白沙渡 層次無一字不工細
  差池上舟楫 渡字
  水清石礧礧 醒白沙
  迥然洗愁辛 頓挫 洗愁辛反對畏途
  高壁抵嶔崟 對上渡口下絶岸
  攬轡復三歎 攬轡不漏我馬 復三歎則前途仍可畏也 退之示張籍詩乃規仿此種聮為長篇不露痕迹耳
  水㑹渡微月没已久 路暗也
  崖傾路何難 地險也
  歌笑輕波瀾 反對下千憂
  霜濃木石滑一聨 即下文陟巘
  廻眺積水外二句 朱云言水勢洶湧非登岸而廻眺水外幾不知天水之為二也下句竒句 湘靈曰舟行積水衆星皆濕猶言日月沐浴出入昆明則今登山四眺始知是乾耳
  飛仙閣棧雲闌干峻所歴高 閣道雖險而結搆堅牢闌干在旁故奔濤出其下亦不足畏也惟是歇鞍後四望所歴始覺其高峻
  梯石結搆牢 雖知其牢然勢則危矣曲折入神萬壑欹疎林 起風字
  歇鞍在地底二句 倒醒飛閣妙妙
  往來雜坐卧 方云是日暮投店之景
  我何隨汝曹 安溪云汝曹何隨我倒裝法按言我何相隨有汝曹乎
  五盤 謂棧道盤互有五重
  俯映江木疎 襯出閣道之髙
  地僻無網罟 頂上俯字
  野人半巢居 頂上仰字
  喜見淳朴俗二句 已伏故廬歸思
  成都萬事好二句 結句已到自然
  龍門閣仰望垂線縷至末 蜀道之龍門與天對峙仰望雲天只一線縷耳不知何人鑿此滑石以繫浮梁過渡時頭目揺眩稍失足則不可起矣往聞瞿唐大庾之險而未經今歴此險之後無數恐懼當從此起也浮梁裊相拄 閣字
  目眩隕雜花二句 寫險艱乃爾細麗
  石櫃閣 唐子西詩話最愛暝色帶逺客五字
  信甘孱懦嬰二句 言山水幽異處不能停息往探其竒雖由行李催廹亦因吾身孱懦無濟勝之具耳所以深有愧于陶謝也
  桔栢渡江永風蕭蕭 永字起下連字
  連笮動嫋娜二句 刻出渡竹橋時景
  急流鴇鷁散二句 方云流急故散岸絶故驕
  高通荆門路 承上東逝二句就渡字一縱不測 言寒江東逝尚得朝宗若余則方竄走窮山西轅未知所税也妙在隠躍有餘味
  前登但山椒 指西轅
  劍門 宋子京知成都過之謂人曰老杜連山云云此四句蓋劍閣實録也
  两崖崇墉倚 門字
  一夫怒臨闗 設險天下
  百萬未可傍 顧壯字
  珠玉走中原 顧北向
  岷峨氣悽愴 顧抱西南 氣悽愴所謂漏天也二語言其險而富
  并吞與割據二句 盗賊據險君失其徳之罪也恐此復偶然二句 到此説明不得故謬其詞 黙惆悵三字包藴無限意思
  鹿頭山及兹險阻盡 顧慰飢渴
  冀公柱石姿 慰飢渴
  斯人亦何幸二句 踰嵗月而已為幸者傷前此非人而又恐公去而無其繼也
  成都府 正用仲宣七哀之旨落句故謬其詞
  翳翳桑榆日二句 明皇晚而幸蜀改名曰南京升為成都府故云
  大江東流去 故鄉在東下云側身望川梁自恨不如此水也
  喧然名都㑹 府字
  信美無與適 所謂信美非吾土也
  鳥雀夜各歸 此句興下覉旅應上未見故鄉
  初月出不高 臣子一例故以肅宗比月 按此時肅宗之立已久厚齋説乃宋人喜附㑹耳 厚齋云初月出不高衆星尚争光謂肅宗初立盗賊未息也 初立之説固非然作者託寄自在王室微弱故結句云云此魯連所謂衆人不知止為一身者也












  義門讀書記卷五十一
<子部,雜家類,雜考之屬,義門讀書記>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