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門讀書記 (四庫全書本)/卷57

卷五十六 義門讀書記 卷五十七 卷五十八

  欽定四庫全書
  義門讀書記卷五十七
  翰林院侍讀學士何焯撰
  李義山詩集
  晚唐中牧之與義山俱學子美然牧之豪健跌宕而不免過於放學之者不得其門而入未有不入於江西沠者不如義山頓剉曲折有聲有色有情有味所得為多馮定逺先生謂熟觀義山詩自見江西之病余謂熟
  觀義山詩兼悟西崑之失西崑只是雕飾字句無論義山之高情逺識即文從字順猶有間也 義山五言出於庾開府七言出於杜工部不深究本源未易領其佳處也 七言句法兼學夢得
  錦瑟 此悼亡之詩也首特借素女鼓五十絃之瑟而悲泰帝禁不可止以發端言悲思之情有不可得而止者次連則悲其遽化為異物腹連又悲其不能復起之九原也曰思華年曰追憶指趣曉然何事紛紛附㑹乎錢飲光亦以為悼亡之詩與吾意合莊生句取義於
  鼓盆也但云生平不喜義山詩意為詞掩却所未喻亡友程湘衡謂此義山自題其詩以開集首者次聨言作詩之㫖趣中聨又自明其匠巧也余初亦頗喜其説之新然義山詩三卷出於後人掇拾非自定則程説固無據也
  重過聖女詞 次連乃是聖女祠移向别仙鬼廟不得玉郎㑹此通仙籍 玉郎疑是自謂
  寄羅劭興燕重逺兼泥 兼作嗛
  令狐舍人説昨夜西掖翫月因戲贈 第二句説字不落空次連是西掖底月寫月即寫出翫字意末二句因直宿而思薦逹足戲贈意
  崔處士 馮定逺云上六句先將崔處士似先賢事迹寫透末二句結出便通體皆靈
  自喜 定逺云已之寄形宇内以天地為逆旅猶蝸牛也妙在第二句又為物所寄便是莊子逍遥游齊物諸篇見解活潑潑地那得不自喜 第三言有竹第四言有花第五言近山第六言近水末二句言又有酒也題僧壁蚌胎未滿思新桂 是未來
  琥珀初成憶舊松 是過去
  異俗二首 第二首似有刺貪之意
  和孫樸韋蟾孔雀歌都䕶矜羅幕 宋黄休復茅亭客話云蛇與孔雀交偶有得其卵者使鷄抱伏即成其名曰都䕶初年生緑毛二年生尾小火眼三年大火眼其尾乃成
  人欲 此必行役既乆而切求歸之思故云
  華山題王母祠勸栽黄竹莫栽桑 按穆天子傳則黄竹是地名不知作者何所承也
  華清宫 言明皇幸免驪山之禍耳末二句反言之所以為絞而婉也
  楚澤 第二句伏後早寒三四是澤中
  潭州 此隨鄭亞南遷而作第三思武宗第四刺宣宗五六則悲㑹昌將相名臣之流落也楚詞以蘭比令尹子蘭盖指白敏中言之
  今古無端入望中 此登潭州官舍樓而作所望者故園人耳今目斷鄉關而潭州已事歴歴在目無端二字從空樓寫出絶妙章法
  湘淚淺深滋竹色二句 入望古今
  陶公戰艦空灘雨二句 雨中壊艦風中破廟令人不堪回首 誼作傅
  目斷故園人不至 收望字
  贈劉司户已斷雁鴻初起勢 謂下第
  更驚騷客後歸魂 謂逺貶
  哭劉司户二首酒甕凝餘桂 王建集中有與去華絶句言其病酒故有此句
  江風吹鴈急 言已哭之哀也
  第二首已為秦逐客 謂下第
  復作楚寃魂 謂逺貶
  悼傷後赴東蜀辟至散關遇雪 通首不離悼傷後三字
  北齊二首 上言其一為所惑禍敗即來下言轉入轉迷必將禍至不覺用意可謂反覆深至矣首章最警切又按上篇嘆其不知不見是圖下篇笑其至死不悟
  南朝 此篇亦非楊劉所及 南朝偏安江左不思勵精圖治以保其國乃徒事荒淫宋不戒而為齊齊不戒而為梁陳因梁亂而簒取之國勢視前此尤促乃復不戒而甘蹈東昏之覆轍如恐不及且宼警天戒儼然不知安得不滅於隋乎不特此也前此宋齊不過主昏於上江左猶為有人故命雖革而猶能南北分王至陳則君臣荒惑一國俱在醉夢之中長江天塹誰復守之落句深嘆南朝由此終無一豪傑能代興者非特痛惜陳亡也元武湖中玉漏催 指宋
  鷄鳴埭口繡襦廻 指齊
  誰言瓊樹朝朝見一連 誰言不及吐屬殊絞而婉叙致亦錯綜善變
  敵國軍營漂木柹一連 蓋所謂天地人皆以告而王不知戒也 此等詩須細味其高情逺識起連便是南朝國勢必為北并况又加之陳叔寳乎二十八字中叙四代興亡全不費力又其餘事也
  鄠杜馬上念漢書 曰人間所謂舊勞於外爰暨小人也曰興罷所謂險阻艱難備嘗之矣民之情偽盡知之矣如是而踐天子位以承天地之眷顧宜有深仁厚德貽億萬無疆之慶乃王伯雜用使漢家之元氣日削再世之後冡嫡屢絶丁傅華軒而王氏得以乘之豈非宣帝之昧於貽厥哉意思深長非一覽可竟
  渭水天開苑一連 言祖宗所傳繼者乃天開地獻之乾坤也
  同崔八詣藥山訪融禪師 縈紆鬰悶四句中無窮曲折
  聞著明凶問哭寄飛卿 腹連言相隔之逺也
  送崔珏徃西川年少因何有旅愁 跌宕
  千里火雲燒益州 白公書通州事云四野千重火雲合
  卜肆至今多寂寞二句 年少無愁
  好好題詩詠玉鈎 加好好二字者正見其年少無旅愁也不然首句無着落矣
  陳後宫 定翁云每讀宋初宫體轉嘆此君之不可及也 妙在中四句形容得惟日不足 此詩極深於作用自覺味在鹹酸之外
  飲席戲贈同舍 左思呉都賦翡翠列巢以重行謝惠連雪賦對庭鵾之雙舞程漸於補註義山詩集引以証珠樹二句則重行雙舞俱有着落
  西溪 第二句便含岑寂意第三句因病廢詩第四句時方喪偶也
  謔桞 上四句寫栁下四句寫謔字字淋漓
  北禽 此詩作於東川義山自北來居幕府故曰北禽以自况也 中二連皆憂讒畏譏之意末有羡於雕陵之鵲其為周身之防至矣
  楚宫 落句與鄠杜馬上同一結法
  韓碑 可繼石鼓歌 字字古茂句句典雅頌美之體諷刺之遺也
  行軍司馬智且勇 獨提一句
  帝曰汝度功第一 提明晉公功第一以明其詞之非私也
  古者世稱大手筆四句 此等皆波瀾頓剉處不爾便是直頭布袋
  濡染大筆何淋漓 濡作擩
  離思 通首是寫離中之思非單寫離字
  宿駱氏亭寄懐崔雍崔袞 寓情之意全在言外贈歌妓二首下蔡城危莫破顔 雋妙
  寄令狐學士 以飛卿投蕭舍人詩相較兩人真相去不啻三十里
  曉飲豈知金掌迥一連 洗發崔嵬二字顧瞻玉堂如在天上流落人間者九關萬里夢不得到而君則曉飲夜吟其中固不啻濁水汚泥清路塵也
  漫成三首 此在桂林幕府思北還也
  槿花第一首 腹連與晉昌李花同
  哭劉蕡巫咸不下問銜𡨚 以文義論之當作巫陽殆因老杜巫咸不可問之語而娛 記六朝人亦有作巫咸者 甘泉賦選巫咸兮呌九閽開天庭兮延羣神從來用巫咸者殆因此而訛
  何曾宋玉解招魂 不必將下師友句粘着宋玉説其取義只在作誄招魂四字耳
  杜司勲高樓風雨感斯文 含下傷春
  短翼差池不及羣 含下傷别 高樓風雨短翼差池玉谿方自傷春傷别乃彌有感於司勲之文也
  荆門西下 末句楊朱泣路岐下却羡二字正見洞庭之險惡也
  碧瓦霧唾香難盡 霧疑作露
  酒是蜀城燒 燒字押得竒
  公子歌好惟愁和 妙甚只欲家妓擅長惟恐更有和者非公子無此心情也
  少年 封字出韵
  藥轉風聲偏獵紫蘭叢 宋玉風賦獵蕙草
  社工部蜀中離席 起句尤似杜 鮑令暉詩人生誰不别恨君早從戎發端奪胎於此 一則干戈滿路一則人麗酒濃兩路夾寫出惜别如此結搆真老杜正嫡也 詩至此一切起承轉合之法何足以繩之然離席起蜀中結仍是一絲不走也 此等詩須合全體觀之不可以一句一字求其工拙荆公只賞他次連猶是皮相
  隋宫 無句不佳三四猶得杜家骨髓 前半展拓得開後半發揮得足真大手筆 發端先言其虛關中以授他人便已呼起第三句 着玉璽一聯直説出狂王抵死不悟方見江都之禍非出於偶然不幸後半諷刺更覺有力
  二月二日 兩路相形夾寫出憶歸精神合通首反覆咀咏之其情味自出 隋宫籌筆驛重有感隋師東諸篇得老杜之髓矣如此篇與蜀中離席尤是莊子所云善者機 前半逼出憶歸如此濃至却使人不覺所謂國風好色而不淫也 其神似老杜處在作用不在氣調
  東風日煖聞吹笙 即温詩倂起别離恨似聞歌吹喧之意
  新灘莫悟遊人意二句 同一江上行也耳目所接萬物皆爽不免引動歸思及憶歸不得則江上灘聲頓有凄凄風雨之意筆墨至此字字化工 杜荀鶴詩云此時晴景愁於雨是處鸎聲苦似蝉落句當以此意求之籌筆驛 議論固髙尤當觀其抑揚頓挫處使人一唱三嘆轉有餘味 不離承祚舊論却非承祚本意讀書論世真難事
  猿鳥猶疑畏簡書二句 一揚 簡書切籌筆儲胥切驛
  徒令上將揮神筆二句 一抑 破題來勢極重妙在次聫接得矯健不覺其板
  管樂有才終不沗 此句又揚
  關張無命欲何如 此句又抑
  他年錦里經祠廟 對驛字
  梁父吟成恨有餘 對籌筆
  武侯廟古柏葉凋湘燕雨一聫 發古字偏壯麗即日 一嵗之花遽休一日之光遽暮真所謂刻意傷春者也金鞍忽散惆悵獨歸泥醉無從排悶不得其强裁此詩真有歌與泣俱者矣觀江間之文疑亦在東川時所作 五六言并不使我稍得淹留也落句言風光易過不醉無以遣懐然使我更醉誰家乎無聊之甚也九成宫雲隨夏后雙龍尾一聫 對仗之工楊劉所能也其平平寫去不恤民依之意自見言之無罪聞之足戒則楊劉無此作用 按九成宫去京師三百餘里次連用事可謂精切 此聫頂避暑
  吳岳曉光連翠巘一聫 寫九成
  荔枝盧橘沾恩幸二句 紫泥天書只為荔枝盧橘風刺極刻然又不覺
  少將 馮云此詩佳在後半
  烟波别墅醉一聫 似吳叔庠
  詠史 未詳何所指以為思文宗則青海馬句終無着落
  贈白道者 贈一作送
  無題二首昨夜星辰昨夜風二句 定翁云起句妙馮已蒼先生云妙在首二句次連襯貼流麗圓羙西崑一世所效義山高處不在此
  無題四首 此等只是艶詩楊孟載説迂繆穿鑿風雅之賊也
  第二首颯颯東風細雨來 風作南
  芙蓉塘外有輕雷 長門賦雷隱隱而響起兮聲似君之車音
  桂林路中作 村小一聫確是題位
  無題莫近彈碁局二句 似借用王丞相以腹熨彈碁局事
  蝶三首初來小苑中首 此必所咏之人小字為蝶非必賦蝶也
  長眉壽陽二首 應作無題
  無題二首八嵗偷照鏡首 為少年熱中干進者發慨懸知猶未嫁 猶字對上已字妙
  王十二兄與畏之員外相訪見招小飲時予以悼亡日近不去因寄更無人處𬖄垂地二句 指悼亡
  嵇氏㓜男猶可憫二句 兒女滿前身兼内外之事欲片時宴飲亦復不可然則此懐豈能遣也
  萬里西風夜正長 西風加萬里夜長加正字皆極寫鰥鰥不寐之情
  隋宫九重誰省諌書函 省作削
  春風舉國裁宫錦二句 借錦㠶事㸃化得水陸繹騷民不堪命之狀如在目前
  落花 致光惜花七字意度亦出於此
  李花 第六凑泊
  栁 末二句言不甘凄凉所以望秋先零
  留贈畏之 前四句言居禁中者際㑹清時并不須早霜趣朝淪使府者漂零萬里更加以左川陟險所以一日九廻也後四句言通顯不如固已廻膓骨肉之間畏之又獨際其盛思咏霓裳豈非雲泥之判乎
  中禁詞臣㝷引領二句 引領言可望不可親遂以中禁詞臣之態待至戚同年也 梓潼在東川故曰左川歸客
  郎君下筆驚鸚鵡 郎君謂瞻之子冬郎即致光也第二首 執政皆其所憾獨一至戚同年在中禁而又不足恃則何異生世不諧作太常妻耶 從弟一篇自廻腸三字咀味則作者之㣲情但畏之都不能解或冬郎却曉耳 難於明言而托於狎昵之詞此離騷之法也
  第三首 二篇畫出一得意一失意相對情味來讀之可以泣下也
  無題東風無力百花殘 已蒼云第二句畢世接不出按此句言光隂難駐我生行休也
  夜吟應覺月光寒 覺作共
  碧城三首 此以咏其時貴主事唐初公主每自請出家與二教人媟近商隱同時如文安潯陽平恩邵陽永安義昌安康諸主皆先後丐為道士築觀在外史即不言他醜於防閑復行召入頗著微詞味詩中蕭史一聫及引用董偃水精盤故事大指已明非止為㝷恒閨閤寫艶也説本戊籖
  第一首女牀無樹不棲鸞 鳴女牀之鸞鳥東京賦中所用山海經也
  第二首鄂君悵望舟中夜 註引歌詞云心悦君兮君不知盖自恨不得為洪崖也
  對雪二首時欲之東 細看其層次 集中最卑之格留待行人二月歸 反結之東
  第二首輕於栁絮重於霜 言漸積也
  侵夜可能爭桂魄 言連宵也
  忍寒應欲試梅粧 言逹曉也 此一聫不過雪月交光梅雪爭春兩事却㸃化得生動如此
  腸斷斑騅送陸郎 以之東收
  蜂趙后身輕欲倚風 移用不得
  辛未七夕 起便翻新出竒
  壬申七夕日薄不嫣花 碍夕字日疑作月
  玉山 戊籖云似為津要之力能薦士者咏非情詞也牡丹 飛卿作乃咏花此篇亦無題之流也起連生氣湧出無復用事之迹
  錦幃初卷衛夫人 花
  翠被猶堆越鄂君 葉
  垂手亂翻雕玉佩 葉
  招腰爭舞鬱金裙 花
  牡丹壓逕復縁溝二句 方是牡丹大觀
  終銷一國破二句 方極牡丹身分此富貴之花寒餓人一字來不得
  鸞鳳戲三島二句 牡丹非豪家不極其致窮巷寒餓之士所見不過一兩藂如腹連亦懸想出
  詠史 四句中氣脉何等濶逺
  北湖南埭水漫漫 今人都不了首句為風刺
  鍾山何處有龍盤 盤逰不戒則形勝難憑空令敗亡洊至寫得曲折藴藉
  一片榆莢散來星斗轉二句 伏下後期
  十一月中旬至扶風界見梅花非時裛裛香 十一月素娥惟與月 中旬
  讀任彦昇碑不得蕭公作騎兵 中書堂裡坐將軍也奈何他不得
  馬嵬二首第一首 末二句言其覺悟之不早也第二首 縱横寛轉亦復諷嘆有味 對仗變化生動起聫才如江海老杜云前軰飛騰入餘波綺麗為義
  山足窺此秘五六倒叙竒特看温飛卿作便只是長恨歌節要不見些子手眼落句專責明皇識見最高此推本言之也
  可嘆 未詳所指何人
  趙后樓中赤鳳來 后作氏
  宓妃愁坐芝田館二句 言宓妃之事猶較此為未甚所以深嘆之也 詩固工妙但一首中五人名未免獺祭之病
  富平少侯 此詩刺敬宗漢成帝自稱富平侯家人三四言多非望之濫恩反靳不費之近澤已蒼云猶諺所謂當着不着
  當關不報侵晨客 不一作莫按作莫字方是少侯之意作不字只是閽人拒客耳
  曉起擬杯當曉起 起作氣
  呵鏡可微寒 可作有
  隔箔山櫻熟 熟作發
  離亭賦得折楊栁二首人世死前惟有别 驚心動魄一字千金
  宫妓 定翁云此詩是刺也唐時宫禁不嚴託意偃師之假人刺其相招不忍斥言真㣲詞也
  瑶池 此首及王母祠王母廟兩篇皆刺武宗也





  義門讀書記卷五十七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