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門讀書記 (四庫全書本)/卷58

卷五十七 義門讀書記 卷五十八

  欽定四庫全書
  義門讀書記卷五十八
  翰林院侍讀學士何焯撰
  李義山詩集
  題漢祖廟 宅八荒者可以自起新豐戀池隍者終不能故鄉晝錦相形最妙
  東阿王 詩之指未詳吳喬云此義山自悔其婚于王茂元因而見擯彭陽終身淪落也 從吳説亦得聖女祠 前二連分明如畫
  過景陵 似亦刺學仙之無益
  野菊 湘衡以此篇與九日詩同㫖細讀之近是紫雲新苑移花處二句 收野字
  銀河吹笙 未詳
  楚宫二首第二首 一刻水天閒話舊事 按此篇賦當年貴主之事而不可攷矣
  和友人戲贈二首第二首明珠可貫須為佩 韓詩外傳曾子曰君子有三言可貫而佩之
  題二首後重有戲贈任秀才 落句見往還既乆烏龍亦不復作妬媒也
  有感二首 上篇深斥訓注下篇則哀涯餗元輿等重有感一篇并懼文宗將有望夷之禍而望籓鎮協力以救之
  第二首古有清君側以下 古有清君側之義本為國家今多老成之人宜為平反豈可以涯等本非素心而聽閹人誣罔族誅之如今日者無名之舉乎末句不特譏開讌用樂盖深嘆文宗明知其寃而刑賞下移不能出聲也
  重有感 第六用見無禮於君者如鷹鸇之逐鳥雀也第七幽謂王涯等十一族顯謂士大夫不附宦官者也末句星關二字未詳
  中元作 五六承上金條脱句結句承上玉鏡臺句楚宫 宫疑作厲 按開成元年三月左僕射令狐楚從容奏王涯等既伏誅其家夷滅遺骸棄捐請官為收瘞以順陽和之氣上慘然乆之命京兆收葬涯等十一人於城西仇士良潛使人發之棄骨於渭水此詩盖傷其事而托言屈子沉湘困於腥臊也渭水至清故曰色漻漻涯等被族無後故以泰厲為比落句所謂人之云亡邦國殄瘁也
  宿晉昌亭聞驚禽楚園吟雜橘村砧 園作猿
  明禪師院酬從兄見寄 腹聫言嵗月不居也
  崇讓宅東亭醉後沔然有作 即王茂元宅
  晚晴倂添高閣逈 句微晦言晴後憑髙所見愈逺也越鳥巢乾後 切晴
  歸飛體更輕 切晚
  迎寄韓魯州同年 次連悲凉古直覊旅中偶一吟諷便爾即目皆驚心也
  一片 本是連城光價况又良工雕琢乃偏不值錢豈能無慨於中乎
  鄭州獻從叔舍人褎 三四是從叔入道五六是舍人入道 第三從祖父説到今日叔姪分誼落句根脉在此
  安定城樓 第二言滿地江湖欲歸即得五六言所以垂淚與逺遊者豈為此腐䑕而不能捨然哉吾誠永憶江河欲歸而優游白髪但俟廻旋天地功成却入扁舟耳此二句亦是荆公一生心事故酷愛之
  隋宫守嵗 落句既脱守嵗又非隋事 定翁云隋宫用金蓮事可戒也
  利州江潭作 武氏見駱賔王檄文猶以為斯人淪落宰相之罪義山為令狐綯所擯白首使府天子曾不知其姓名有不獲與后同時之恨故因過其所生之地停舟賦詩落句盖言已之漂泊西南曾不如羅子春之獻燕脯於龍女猶得乗龍載珠而還也
  茂陵 八句中包括貫穿極工整而不牽率
  漢家天馬出蒲梢 梢作捎 定逺云蒲梢馬名已蒼云首句亦有病
  苜蓿榴花遍近郊 㸃化工妙 起二句指用兵内苑只知含鳳觜 指畋獵
  屬車無復插鷄翹 指微行
  玉桃偷得憐方朔 指神仙
  金屋修成貯阿嬌 指聲色
  誰料蘓卿老歸國二句 落句只借子卿一襯風刺自見於言外 此詩始不甚愛之後觀西崑酬唱集求如此者絶不可得乃嘆義山筆力之高
  鏡楹 陳無已謂昌黎以文為詩妄也吾獨謂義山是以文為詩者觀其使事全得徐孝穆庾子山門法待烏燕太子 待烏謂烏棲也
  駐馬魏東阿 洛神賦日既西傾車殆馬煩
  洞庭魚 下半好三四足可拾之意
  驪山有感 末句太露
  别智元法師 言不能隨智元住山反致所向泣岐學楊朱之道也
  日日日日春光鬥日光 驚心動魄之句
  過楚宫㣲生盡戀人間樂 微作浮
  淚 定逺云句句是淚不是哭
  出關宿盤豆館對叢蘆有感 次連言昔客江南黄蘆徧地然年壯氣盛自視立致要津曾無揺落之感此日流落而為關外之人不覺悽兮其悲因蘆葉之梢梢而百端交集也腹聫皆是所感末句指叢蘆
  清聲不逺行人去 逺作逐
  一世荒城伴夜砧 世作任
  和韓録事送宫人入道 觀項斯於鵠之寒窘乃嘆義山才情過人落句用韓憑事
  七月二十九日崇讓宅讌作 前半自是變體
  月過廻塘萬竹悲一句 月字西溪叢話作風二十九日安得有月耶
  豈到白頭長只耳二句 猶言庶幾有時衰莊𦈢猶可擊
  贈從兄閬之 中四句畫出絶人逃世落句一歸字收盡歸者歸於荻花村裏石蘚庭中及幽徑寒塘内也寄蜀客 第二聫翻案 以無情誚金徽殊妙若説文君無情便同嚼蠟矣
  深樹見一顆櫻桃尚在矮墮緑雲髻 矮作倭
  越鳥誇香荔二句 似桂林幕中所作末句蓋有謂也魏侯第東北樓堂郢叔言别聊用書所見成篇 周賀送耿山人腹聫云夜濤鳴柵鎖寒草露船燈似本落句白雲夫舊居 義山之平生誤識白雲夫致光之若是有情爭不哭皆是言外巧妙
  墻外萬株人絶跡 外作栁
  同學彭道士參寥 亦寓自傷之意
  小桃園 第六似桞
  無愁果有愁曲北齊歌 此真鬼詩大似長吉手筆房中曲 最古
  汴上送李郢之蘇州 起二句是汴上第三是之蘓州第四仍説汴上
  贈鄭讜處士寒歸山觀隨碁局一連 此身反隨逐碁局釣輪乃真似浮雲浪迹也
  越桂留烹張翰鱠一連 伏下故人
  復至裴明府所居求之流輩豈易得一連 此等要非佳處
  覽古 未詳
  空糊赬壤真何益一連 言金湯不可恃
  子初郊墅 起連中便籠罩得子孫世世相好在買舍耕耘却從腹連生下更無起承轉合之迹 第五所以息機第六所以發興曲盡郊居之樂 中四句一片烟波孟德所謂以泥水自蔽也
  亦擬村南買烟舍 村南作城南方是郊外
  漢南書事 此指討黨項事第三責宰相也用汲長孺刀筆吏不可為公卿語
  當句有對 每句中有對所謂當句對格也此遊戲之筆
  井絡 第一句便破盡全蜀第二是門户第三是東川第四是西川四句中包括後人數紙三四一聫若不㸃出東西二字只是成都詩耳 堪嘆一聫言以世守因餘猶歸於冺滅况么麽草竊耶喝起落句有力 此篇若作於元和初劉闢據蜀之後更有關係在義山之世止當賦杜元穎悉怛謀兩事也 觀西崑成都三篇何其瑣屑補綴 如此工緻却非補紉義山佳處在議論感慨専以對仗求之只是崑體諸公面目耳
  陣圖東聚燕江口 燕作䕫
  寫意燕鴈迢迢隔上林 伏思鄉
  人間路有潼江險二句 正披寫其不思鄉而不可得之故
  日向花間留晚照 朱晦翁云西北邉多隂盖日到彼方午則彼已甚晚不乆則西落故西邉不甚見日元稹通州酬白居易詩有州斜日易晡未酉即桑榆之句三年已制思鄉淚二句 一路逼出此二句
  宋玉 此題下缺一宅字 此作者自謂 落句澹澹收住自有無窮感慨
  韓同年新居餞韓西迎家室戲贈 義山與畏之俱為茂元之壻玩前後詞意似乎義山悼亡之後王氏待之差異往日故云
  新縁貴壻起朱樓 切新居即帶戲
  一名我漫居先甲 戲也
  雲路招邀廻彩鳳二句 西迎家室
  南朝禁臠無人近 戲也
  瘦盡瓊枝詠四愁 按畏之有四樂茂元愛之一也仕宦通顯二也新居三也迎家室四也義山皆反是安得不痩盡瓊枝乎
  賈生 末二句即詩人召彼故老訊之占夢意
  鈞天昔人因夢到青㝠 庸才貴仕皆所謂因夢到青㝠者也
  却為知音不得聽 何嘗知音偏忽梦到是真可痛耳王昭君忍為黄金不顧人 顧一作為
  舊將軍 此似為石雄而發
  所居霜日曝衣輕 輕字豈可代單字用
  高松 落句自傷留滯也玩無雪句必在桂林所作訪秋 中四句疏上望字
  昭州虎當官道鬥 道英華作路為是
  哭劉司户蕡 起句言行道為之傷嗟也
  空聞遷賈誼一連 精切 公孫宏再舉賢良乃遭遇人主而至相位而去華不及待第四尤精切
  江濶惟廻首二句 是哭
  春雪滿黃陵 長沙地暖而方春雨雪非君子道消隂氣盛長乎落句深痛去華之寃也
  陸發荆南始至商洛青辭木奴橘 切荆南
  紫見地仙芝 切商洛
  陳後宫 已蒼云叅法駕者為渚蓮犯勾陳者為沙鳥宿臨春者為江令君臣滛湎之狀極意形容 定翁云次聫妙又云如此詠史不媿盛譽
  小園獨酌 句句生動 與小桃園詩皆是宫體獻寄舊府開封公 五六逐臣讀之定皆雨泣
  商於新開路﨑嶇古共聞 反映新路
  路向泉間辨 是新路
  更誰開捷徑 是新路
  夜飲 如此學杜亦似不病而呻
  凉思 起聫寫水亭秋夜讀之亦覺凉氣侵肌
  鸞鳳 此亦悼亡之詩
  即日 第三未詳
  漫成五章第一首 嘆世之宗仰三十六體者僅以對屬為能事而莫窺其風刺之妙也
  第二首 此嘆已之不遇時主如李杜也
  第三首 身既錮廢生子又劣所以深悲所遇之竒蹇也
  第四首 此言反不如武夫猶得㧞用於草萊也第五首 此嘆貧賤以終又將并失清平之適也射魚曲 自射魚曲至景陽宫井雙桐皆仿長吉雜長吉集中幾不能辨
  秋日晚思 蝶去螢銷止剰寒冷只是頂上雨餘寂寥即此已足興感不必又苦穿鑿
  平生有遊舊二句 對寂寥
  春宵自遣陶然恃琴酒二句 是自遣
  幽居冬暮曉鷄驚樹雪一聫 工於比興
  過姚孝子廬偶書拱木臨周道 過字
  魚因感姜出一聫 切廬頂得出
  永樂縣所居一草一木無非自栽今春悉已芳茂因書即事一章栁飛彭澤雪六句 寫悉已芳茂
  學植功雖倍 寫自栽
  南潭上亭讌集以疾後至因而抒情 次第如畵偶題二首第二首 落句風刺隱秀
  夜冷樹遶池寛月影多 含下敗荷
  正月崇讓宅 此悼亡之詩情深一往
  不覺猶歌起夜來 楊文公詩云風細傳疎漏猶歌起夜來正用其語
  撰彭陽公誌文畢有感待得生金後二句 恩門非㝷常可報惟此文使托以不朽而已落句意微㫖逺非細讀無由知欲收到碑文却與彭陽公無關然梁陳詩體亦多有之
  北青蘿獨敲初夜磬 寫孤字 初夜頂殘陽來而路幾層亦透落句不惟廻顧孤字兼使初夜深山迷離如覩
  戲贈張書記心知兩愁絶 廻顧起處
  幽人樵歸説逢虎 正見塵迹隔絶
  星斗同秦分二句 秦分漢陵含下衰興
  東流清渭苦二句 言恒人屢閲興亡幽人不知代謝秦分漢陵不以宻邇而妨其獨善斯真高尚其事者也念逺床空鄂君被一聫 對仗工
  曲江 此亦感憤文宗之禍而作注所引甚當特未盡作者之意葢此篇句句與少陵哀江頭相對而言也若比陽春意未多 陽作傷為是
  咏雲河秋壓鴈聲 句更新
  栁 勝飛卿作
  九日於東逢雪粒輕還自亂 是秋雪
  僧院牡丹 僧院於中間一㸃起結止賦牡丹不可以大歴後常體論之
  贈司勲杜十三員外 牧之以氣節自負故有第五落句言朝廷著述推渠手筆比之於已未為不遇也羊祐韋丹盡有碑 祐作祜
  送豐都李尉固難㝷綺季一聨 頂泣歧 二句用筆之妙百讀乃知
  山晚更參差 參差二字收歧字足
  天平公座中呈令狐公云云 第七自謂
  賦得𣑯李無言得意揺風態 似栁
  登霍山驛樓弱栁千條露一連 弱桞衰荷以興劉稹之易取
  題小松 此篇不似義山手筆 落句殆有夢得不得看花之感耶
  行次昭應縣道上送户部李郎中充昭義攻討 頗似夢得相門才子稱華簮篇 落句尤有開寳風氣然恨其少言外逺致
  水齋 一病忽忽疑已入秋及見飛燕拂水暗蟲打牕始覺猶是夏令寫病後真入神更閲已披之書仍斟昨夜之酒水齋之中病夫所以遣日者頼此如此寂寞無聊不能出户惟望故交時時書至以當披寫亦字字是多病人心情也 前四句或作多病之後日想秋爽而恨其猶然夏令亦復佳 落句或地主病中疎濶相接故云爾
  捲簾飛燕還拂水一聫 𬖄已捲而飛燕拂水不入户已開而暗蟲打牕不休是多病晏起即目事
  奉同諸公題河中任中丞新創河亭之作 次連只可施之新創移掇泛題河亭不得所以尤佳 唐六典造舟之梁四河三洛一蒲津浮梁河之一也故有第六句獨留巧思傳千古 新創
  長與蒲津作勝遊 河中
  過故府中武威公交城舊莊感事 中字衍
  贈田叟荷蓧衰翁似有情 蓧作莜
  贈别前蔚州契苾使君 本自功臣之後材又足以威逺懐外奈何少恩至此一路逼出末句第四用霸陵夜獵收前字通鑑㑹昌二年秋以蔚州刺史契苾通將兵詣振武通何力五世孫即其人也注契苾種帳太和中附於振武故有鸊鵜泉畔之句 典麗極矣但少題中一别字
  夜掩牙旗千帳雪 掩作捲
  人日即事 楊劉只學此種 齊梁中本有此體今變為七言耳
  文王喻復今朝是 此句是破題
  舜格有苖旬太逺二句 襯出日字
  春日寄懐未知何路到龍津 陳後主詩岸草發青龍和馬郎中移白菊見示郢曲先傳白雪英 和字見示字
  素色不同籬下發二句 移字
  偏稱含香五字客 切馬郎中
  從兹得地始芳榮 移字
  喜聞太原同院崔侍御臺拜兼寄在臺三二同年之什極似夢得
  燕臺四首 四首實絶竒之作何减昌谷惟夏一首思致太幽㝷味不出
  絮亂絲繁天亦迷 竒句
  河内詩二首湖中首 結句從王孫遊兮不歸芳草生化出
  贈送前劉五經映三十四韵 洋洋大篇仍自一氣呵成莫能㝷其段落之迹
  送千年李將軍赴闕五十韵空拳轉鬥地 拳作弮為是
  數板不沈城 沈作□
  壇上揖韓彭 揖作挹
  此時惟短劍 此句轉
  和鄭愚汝陽王孫家筝妓二十韵碧嶂愁不行二句用遏雲意
  殘雪 勝前作
  大鹵平後移家到永樂縣居書懐十韵云云依然五桞在二句 使夢得子厚為之便無此風致
  不憂懸磬乏二句 是大鹵平後
  送從翁從東川宏農尚書幕高安翡翠巢 巢字出韵戲題樞言草閣三十二韵 氣味逼古後幅純乎漢魏樂府
  君時臥掁觸 入本題
  榆莢亂不整四句 以比小人之得君多援
  偶成轉韵七十二句贈四同舍迴看屈宋由年輩 年疑作平
  此時聞有燕昭臺以下 指盧宏正
  五言述德抒情詩一首四十韵獻上杜七兄僕射相公驚人肯再鳴 㑹昌四年七月杜悰自淮南節度使入為同平章事帝以其不肯選揚州倡女得大臣體也一鳴驚人蓋指此事
  後飲曹參酒二句 如此使事西崐所未窺 即伏下爭澤潞窮兵事言不為蕭曹之畫一而為鹽梅之相濟也此長詩中提挈細讀乃知之
  叩額慮興兵 時方討澤潞劉稹將郭誼殺稹以降李德裕以為稹阻兵拒命皆誼為謀主力屈又賣稹以求賞不誅何以懲惡帝然之詔石雄以七千人入潞州誅誼杜悰以饋運不給謂誼等可赦帝熟視不應所謂叩額慮興兵也五年五月悰遂罷相出為劍南東川節度使後徙西川事詳通鑑及唐書本傳
  感念殽屍露公意本無爭 惡草似謂贊皇門下諸人錢龍愓誤以殽屍趙卒之語指大和中不受維州之降戮悉怛謀於界上以悰為西川節度使收復維州當非執政所喜非也悰本牛黨時執政者白敏中馬植魏扶皆與悰善廟堂之上方以克復河湟請上尊號何人言之可畏哉寄詞收的博一聫乃指悰收復維州事上杜僕射寳瑟和神農 農字出韵
  安禪合北宗 宗字出韵
  轉覺季心恭 恭字出韵
  驕兒詩爺昔好讀書以下 若無此段此詩便無謂行次西郊作及門還具陳 此下皆述具陳至末方自發議論章法絶佳
  晉公忌此事 唐之亂源開自李林甫
  常恐值荒迥二句 灾荒之時兵即為盗千古一轍我聽此言罷 終具陳此下寄慨作收得法 此等傑作可稱詩史當與少陵北征並傳
  井泥四十韵 後半與牧之杜秋詩極相似
  集外詩夜思消瘦滯非鄉 非當作他
  思賢頓 詠明皇天寳之事 次連借舞馬鬭鷄二實事暗寓重兵在邉宿衛單薄之意 漢官儀宫中不畜鷄汝南出長鳴鷄衛士候朱雀門外專傳鷄唱
  無題 此篇未詳
  有懐在䝉飛卿哀同庾開府 頂索居
  瘦極沈尚書 頂移疾
  五月十五夜憶往嵗秋與徹師同宿 十五夜當作十六日
  朱槿花二首 第二首題當作晉昌晚歸馬上贈 按戊籖次首刻云勇多侵露去恨有碍燈還嗅自微微白看成㳫㳫殷坐忘疑物外歸去有𬖄閑君問傷春句千詞不可刪
  寓懐 義山有極似庾子山處不可以白公之清流繩之
  星機呈宻緒 呈作抛
  囘中牡丹為雨所敗二首 囘中為安定地則此詩作於依王茂元於涇原之時詳味二篇領句似皆有所思而托物起興者其亦為甘露罹禍者而發耶舒元輿以牡丹賦知名於諸相中最為早逹下苑莫追榴花浪笑雖不敢强為之説世有知言之君子必將有以解予之惑也庚午夏日後細讀牡丹賦無一語與此詩相涉則非為甘露罹禍者發也下苑句乃自言未得曲江看花耳庚午十一月又記
  謝徃桂林至彤庭竊咏禁城將開晚 詩眼
  燒香曲 長吉詩雖竒然指趣故自分明若義山則徒令人循誦而莫喻其賦何事耳
  送從翁東川宏農尚書幕振溺休規步 文選永明十一年䇿秀士文拯溺無待於規行
  宇宙昨還淳 以上叙唐業之興
  纘祖功宜急二句 轉
  晉昌晚歸馬上贈 此篇戊籖刻西北朝天路勇多侵露去云云乃朱槿花次首也
  哭䖍州楊侍郎虞卿齊民困未蘓 民作人
  旋踵戮城SKchar 楊虞卿之貶發難於李訓鍛錬者舒元輿也







  義門讀書記卷五十八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