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先生北征錄/卷09

目錄 翠微先生北征錄
◀上一卷 卷九 治安藥石 下一卷▶


采探之法五编辑

采探编辑

臣聞兵家之有采探,猶人身之有耳目也。耳目不具,則為廢人;采探不設,則為廢軍耳。一身之聾瞽,徒能廢吾之四體;而三軍之聾瞽,則其所廢者可勝計哉?故候吏不嚴,君子以為無耳目之軍。杜預設絳白之旗,而見敵有辨。馬成設煙火之燧,而事皆預知。趙充國之破先零,得高山遠望之便。呂蒙之襲關羽,必先縛其屯候,使不聞知,而降其二將。渾鎬之討義武,知其邊備不設,故能深入賊境,而大敗其師。李之入蔡州,乘其候吏不知,故能直入賊營,而生禽元濟。兵家惟其先人,故能有奪人之心。關中之王在於先入,北山之勝在於先據。彼有賊至帳中,軍吏未覺,兵至城內,簫鼓未絕,皆由其無采探也。國家承平以來,廟堂惡聞邊備,將帥不買間諜。無事而修邊防,則謂之引惹邊事;有事而論形勢,則謂之泄露兵機。所謂夾山之張、合肥之魏、磨盤之王、正陽之邊、塗山之石、花靨之解、安豐之倪、小王衡之張、蘆塘之朱、桐木之周、九里關之胡、石門之王、桐柏之吳、界山之江,故家遺俗,世相傳襲。其所謂子弟,非過淮盜馬,則越漢運鹽;其所謂牙爪,非私販銅錢,則私通榷貨。河南之地如其室家,商、虢之間即其堂奧。紹興年間,如張、劉諸臣皆廣行招致,以備緩急。近年以來,諸將例皆庸駑不材之士,上自宣招三司帥臣,下而江上諸軍將帥,未聞有一人能搜訪間諜、收拾遺逸以資聽聞者。所謂采探之法,視為何物?甚至邊候不嚴,邊鋪不設,無賞賚以維人心,無金帛以壯士氣。得事者無功,誤事者無罪。故士不出境,探不入賊。盱眙、山陽之於漣、海,安豐、花靨之於壽春,桐柏、唐城之於褒信,招信、濠梁之於汴、泗,相隔一水,相望一舍。煙火之氣騰空相接,而莫知屯兵之多寡;雞犬之聲朝昏相聞,而不知敵國之虛實。所謂賊將之姓名,賊技之能否,賊勢之進退,賊情之勇怯,蓋殆若異世之事耳。敢望得其萬一哉?此無怪其喪敗也。惟能依此置鋪,召募間諜,明遠斥堠,則屯邊之兵無事得以休息,有事不至窘束。是謂采探。

候望编辑

舊法日遞烽煙,其弊有四不可用:一煙霧,二暴風,三雪雨,四塵埃。

舊法夜用烽火,其弊有三不可用:一風雨,二煙霧,三塵埃。

新法日遞旗號,有三不可用:一陰雨,二煙霧,三塵埃。

新法夜遞金鼓,有五不可用:一地遠,二風逆,三暴雨,四賊鼓,五溪澗。

臣聞兵法:視不相見,故為之旌旗;聽不相聞,故為之金鼓。所以傳遞相報,瞬息百里,而非人力所能及也。然舊法日用烽煙,謂如燒一煙則賊不至,燒二煙則賊塵起,燒三煙則賊步至之類是也。然其患有四:一則煙霧罩占,二則暴風吹鼓,三則雨雪昏暗,四則塵埃遮蔽。此烽煙之不足恃也。舊法夜用烽火,謂如舉一火則賊不至,舉二火則賊騎至,舉三火則賊步至之類是也。然其患有三:一則烽火以雙只而見賊之遠近,陰雨晦冥則雙只不分;二則烽火以縱橫而見賊之東西,遇煙霧則縱橫不辨;三則烽火以巨細而見賊之多寡,遇塵埃則巨細不測。此烽火之不足恃也。新法日用旗號,謂舉青旗則賊不至,舉白旗則賊塵起,舉黃旗則賊騎至,舉赤旗則賊步至之類是也。然其患亦有三:一則陰雨而不辨其高低,二則煙霧而不辨其青黃,三則塵埃而不辨其遠近。此旗號之不足恃也。新法夜用金鼓,謂如一金一鼓則四顧平安,二金二鼓則賊兵發動,有金無鼓則賊步起,有鼓無金則賊騎至之類是也。然其患亦有五:一則相去太遠,聲音不聞;二則風勢不順,聲音不接;三則暴雨擊剝,聲音不辨;四則賊振金鼓,聲音混亂;五則溪澗湍急,聲音交雜。此金鼓之不足恃也。四者之法既不足恃,故山林江湖之士有所謂聚探、硬探之法者,良所以濟四者之不及也。然此四法,行軍用師不可時刻廢,廢則為人掩襲。是謂候望。

聚探编辑

淮東:

──、外沙、官莊、馬邏三處,地高可以置鋪,屬喻口差官部轄,所以探東海、山東海道動靜。

──、橫溝、渡塘、磨盤三處,地高可以置鋪,屬楚州差官部轄,所以探漣水、淮陽、狗山動靜。

──、小清口、柴陽、龜山三處,地高可以置鋪,屬淮陰差官部轄,所以探撩林、利國、清河動靜。

──、柵頭、河口、明王山三處,地高可以置鋪,屬盱眙差官部轄,所以探泗州、靈壁、虹縣動靜。

──、淮陵、浮山、朱莊三處,地高可以置鋪,屬招信差官部轄,所以探五河口、故郡、鳳凰山動靜。

淮西:

──、黃溪、義館、石阜三處,地高可以置鋪,屬濠染差官部轄,所以探氵崇河、蘄縣、鼓樓崗動靜。

──、延陵、馬蚌、沙澗三處,地高可以置鋪,屬渦口差官部轄,所以探宿州、清河、渦河水陸動靜。

──、孝義、新城、厥澗三處,地高可以置鋪,屬合肥差官部轄,所以探顏莊、故鎮河、下蔡動靜。

──、茅澗、石澗、魯村三處,地高可以置鋪,屬花靨差官部轄,所以探慈鴉、榷場、壽州動靜。

──、紫金山、淝口、淠口三處,地高可以置鋪,屬安豐差官部轄,所以探顏灣、潁河西、正陽動靜。

已上各系蹋逐到,上件地形高險,可以登陟望遠。置鋪去處,邊郡將帥未嘗討論者(自淠口以西,至梁安灘、蛤蚌及漢江,八十一烽,山皆有望坡。此難概具)

臣聞獨力所勝,不如兼力之為輕;假目於人,不如親見之為審。事之出於獨力之所成就者,有不若兼聽集視之為易得其真。至於事不切於其身,利害不系於其心者,往往失於不知緩急之變。采探之法尤患於此。況夫采探之遲速,系乎三軍之勞逸;采探之得失,系乎三軍之勝負。采探之吏乃萬人之司命,一將之權輿也。故古人於先鋒立將,白旗立隊,劄探立鋪,皆所以重采探、專候望也。然舊法:惟令安豐有警,則特令安豐之兵傳報花靨、霍丘等處;盱眙有警,則特令盱眙之兵傳報招信、淮陰等處。不知安豐之人,視霍丘、花靨外戍為不足恤;兼安豐受敵,方自顧不及,奚暇恤其所謂花靨、霍丘之事?盱眙之人,視招信、淮陰別軍為不切之務;兼盱眙受敵,方自顧不暇,奚問其所謂招信、淮陰之事?此斷遞之患每見於邊鋪,死鋪之患每聞於邊探也。況入探不遠,方見塵埃,賊已鄰境,急報本戍已為稽緩,復何責其能報他所之營壁?是皆立治不良,為謀不審,臨敵之際多至誤事。今日聚探,盡革前弊。謂如沿邊十五鋪,每鋪三十人,每屯各有三人。或遇有故,則甲探報甲,乙探報乙。彼此互見而不至於隔越,遠近交通而不至於斷絕。是謂聚探。

關遞编辑

──、硬探,謂遴募膽勇材士,逼入賊境,必更探知虛實。

──、遊奕小探,謂揀募輕捷驍勇馬軍,往來於邊鋪候望不到之地,探伺虛實。

臣聞立法之不詳,故臨事而多闕。人力之所不及,事皆可以言天,而兵家獨不敢以言天。故烽候之相遠,利害不得而周知;探訪之不密,動靜不容於遍覺。而後有硬探、遊奕小探之制,皆所以濟數者之不及也。硬探,謂遴募膽勇材士,遠出賊境,必要探知賊人虛實。謂如安豐硬探,直至龍灣、潁口等處;盱眙硬探,直至臨壁、青陽等處。遊奕小探,謂揀募輕捷驍勇馬軍,往來於邊鋪空闕去處,必要探知賊人消息。謂如安豐遊奕小探,常出沒於花靨、淠口、夾淮等處;盱眙遊奕小探,常往來於龜山、柵口、夾淮等處。硬探則差出之日,重借資賞,日幫五券,合千、頭目人又加倍支。候其探伺得實,即令正補,仍令添支錢銀,買覓間諜,招募奸細。其有賊將至而不知姓名,賊軍至而不知多寡,並依軍令。遊奕小探則差出之日,亦借資賞,日幫三券,頭目、合千人又加倍支。候其采探得實,即令正補,亦令添支錢銀,以助其用。其有誤事,並依軍令。如此,召土豪則有其資,買間諜則有其具,被邀劫則可以贖軀,遇關河則可以逃命。是謂關遞。

密辨编辑

──、掠候。

──、誤候。

臣聞有間可乘,不可謂良謀;有弊可指,不可謂良法。候望之法,固足以測敵人之遠近。而其弊患所在,世將皆未之曉也。故候望之弊有二。其一曰掠候,謂煙火則蹂踐,而不令然炙;烽火則漂灑,而不令點舉;旗號則拔去,而不令展布;金鼓則掠去,而不令鳴擊。此掠候也。吾則有聚探、關遞之法。

二曰誤候,謂煙燧則易一煙為二煙、三煙,而使吾軍之不知其情,易一火為二火、三火,而使吾軍之不諭其事;旗號則易青為白,而使吾軍之不辨其色;金鼓則易金為鼓,而使吾軍之不得其實。此誤候也。吾則有暗辨之法:煙火則三隱三見、三聚三散,敵不知其數;旗號則三高三低、三展三卷,敵不知其節奏;金鼓則三擊三止、三急三緩,敵不得以效學。是謂密辨。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