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老萊子
本作品收錄於《玉函山房輯佚書

《老萊子》一卷,周楚老萊子撰。《史記.老子列傳》云:「老萊子亦楚人也,著書十五篇,言道家之用修道而養壽也。」《漢志.道家.老萊子十六篇》注:楚人,與孔子同時。《隋》、《唐志》皆不著錄,書佚已久。茲從《莊子》、《孔叢子》、《尸子》、皇甫謐《高士傳》輯得四節,附考為卷。家苑斯先生《繹史》云:以矜知規,仲尼以齒舌喻剛柔老聃之說也。《國策》稱老萊子教孔子事君,而《孔叢》則云,語子思若至穆公之世,萊子猶在,其壽亦長矣。《史記》附老萊子於《老子列傳》之內,將疑為二人乎,抑兩人耶?何其言之相同也。翰案《史記》云:老萊子,亦楚人,明與老子同國。孫綽遊《天台山賦》躡二老之元蹤注:二老,老子、老萊子也。二老道同,故以之合傳,矜知規仲尼以莊子引之,自是老萊語,後人誤為老聃。《國策》或謂,齊黃引老萊子教孔子事君,但言孔子亦即指子思,非仲尼也。穆公時,老萊猶存,此所以稱壽者與?歷城馬國翰竹吾甫。

老萊子

老萊子之弟子出薪,遇仲尼,反以告,曰:「有人於彼,修上而趨下,末僂而後耳,視若營四海,不知誰氏之子。」老萊子曰:「是邱也,召而來。」仲尼至。曰:「邱,去汝躬矜與汝容智,斯為君子矣。」仲尼揖而退,蹙然改容而問曰:「業可得而進乎?」老萊子曰:「夫不忍一世之傷,而驁萬世之患,抑固窶邪,亡其略有弗及邪?及惠以歡而驁,終身之醜,中民之行進焉耳,相引以名,相結以隱。與其譽堯而非桀,不若兩忘而閉其所譽。反無非傷也。動無非邪也。聖人躊躇以興事,以每成功。奈何哉其載焉終矜爾!」(《莊子.外物篇》)

子思見老萊子,老萊子聞穆公將相子思。老萊子曰:「若子事君,將何以為乎?」子思曰:「順吾性情,以道輔之,無死亡焉。」老萊子曰:「不可順子之性也,子性剛而傲,不肖又且無所死亡,非人臣也。」子思曰:「不肖固人之所傲也。事君,道行言聽,何所死亡。道不行,言不聽,則亦不能事君,所謂無死亡也。」老萊子曰:「齒堅易蔽,舌柔常存。」子思曰:「吾不能為舌,故不能事君。」(《孔叢子.抗志篇》。《戰國策》或謂齊黃曰:公不聞老萊子之教孔子事君乎?示之以齒之堅也,六十而盡相靡也。)

人生天地之間,寄也。寄者,同歸也。古者謂死人為歸人,其生也存,其死也亡。(《尸子》引《老萊子》)

老萊子曰:「鳥獸之毛,可績而衣,其遺粒,足食也。」(皇甫謐《高士傳》)

老萊子附錄

孔子曰:「德恭而行信,終日言不在尤之內,在尤之外,國無道,處賤不悶,貧而樂也,蓋老萊子之行也。」(《大戴禮記.衛將軍文子篇》,《史記》索隱引有國無道二句。)

老萊子者,亦楚人也,著書十五篇,言道家之用,脩道家之用,脩道而養壽也。(《史記.老子列傳》)

老萊子,古之壽者。(劉向《說苑別錄》)

老萊子孝養二親,行年七十,作嬰兒自娛,著五采斒斕衣裳,取槳上堂跌仆,因臥地為小兒啼,或弄鶵鳥於親側。(《後漢書》注引《列女傳》)

老萊子者,楚公室亂,逃世耕于蒙山之陽,蓬蒿為室,枝杖於床,飲水食菽,墾山播種。人或言於楚王,王於是駕至萊子之門,萊子方織畚。王曰:「守國之政,孤願煩先生。」老萊子曰:「諾。」王去,其妻樵還,曰:「子許之乎?」老萊子曰:「然。」妻曰:「妾聞之,可食以酒肉者,可隨而鞭棰;可擬以官祿者,可隨而鈇鉞,妾不能為人所制者。」妻投其畚而去,老萊子亦隨其妻,至於河南,以萊子為老萊子,人莫知其所終也。(皇甫謐《高士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