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聖祖仁皇帝親征平定朔漠方略 (四庫全書本)

聖祖仁皇帝親征平定朔漠方略 卷一

  欽定四庫全書
  聖祖仁皇帝御製親征平定朔漠方略序
  朕祇承
  天眷懋紹
  祖宗丕基為億兆生民主薄海内外皆吾赤子雖越在邊徼荒服之地倘有一隅之弗寧一夫之弗獲不忍恝然視也西北塞外喀爾喀七旗與厄魯特四部落並號雄藩同奉職貢非一日矣不意有厄魯特噶爾丹者賦性凶殘中懷狡詐戕害其兄弟兼并四部蠶食鄰封其勢日張其志益侈朕初聞厄魯特與喀爾喀交惡隨遣親近大臣頒賞賚以和解之迨其後興兵搆怨又命大臣曉譬利害諭令息争乃噶爾丹抗㫖狂逞致喀爾喀為所潰敗叩闗乞援朕收撫之置諸邊内資給餼牽始皆得所而噶爾丹猶修郄如故所在侵陵忽闌入我烏闌布通之地朕授鉞親王大臣問罪聲討大師克捷未即殄除時賊倉皇宵遁深懼我軍之窮追投牒指誓因而
  釋之假使噶爾丹能自此悔禍改圖則雖至今存可也夫何轉瞬渝盟包藏不軌窺伺我斥堠揺惑我外藩潛敓我納木扎爾陀音肆虐不止朕深念此冦斷宜速滅扵是整飭士馬備峙糧糗決策親征而賊之踪跡飄忽無常又慮其兵至逺颺兵退復入乃授宻畫扵科爾沁王沙津令其遣使誘賊約至近地旋調發盛京諸路軍禦東路分遣一軍截西路朕躬統六師從中路入比行近賊巢噶爾丹不敢抗我顔行聞風奔竄朕遂親率前鋒軍併日追擊賊窮蹙已極盡棄其子女輜重而遁㑹與我西路師遇大敗其軍噶爾丹僅以數人跳身走嗣是朕再駕而至鄂爾多斯三駕而至狼居胥山麓宣威布恵兼用互施招徠其黨羽遏絶其歸路其寨桑等接踵嚮附其子復為我擒賊自料勢不能逭遂爾仰藥授首所親信丹濟喇等亦相繼乞降二十餘年狡悍陸梁之勁冦曾不二載悉皆草薙禽獮而大業克就矣夫烈焰弗戢必將燎原積冦一日不除則疆圉一日不靖方親征之初舉也在廷諸臣多持異議狃扵目前之計者謂兇鋒挫衂無足深憂憚扵征繕之煩者謂大漠遊魂難以就縛不知除惡務盡制勝在謀歴觀漢唐宋之已事往往罷敝中國之力而不能成廓清邊塞之功良由經理失宜而殱鋤之不早也朕既逺鑒前轍復追維烏闌布通之失故不避寒暑艱辛親涖窮邊三勤薄伐惟是逆形已著然後徂征怙惡不悛然後摉討身先士卒則櫛風沐雨而人皆忘勞指畫軍儲則轉饟饋師而人爭用命茂草茁于荒磧流泉溢扵沙陀萬里經行安如枕蓆非徼神佑曷繇臻此易曰天之所助者順也人之所助者信也朕仰憑天道俯愜人情以萬不得已而用兵之意乗刻不容緩而滅冦之機立拯邊境之毒痡永底中原扵清晏昭告
  郊
  廟適契成謀使非慮出萬全可輕言師旅哉兹前後用兵本末具載卷中覽是編者尚克喻朕心焉
  康熙四十七年七月初九日















  進
  方略表
  光禄大夫吏部尙書文華殿大學士加四級溫達等誠惶誠恐稽首頓首
  上言伏以
  皇猷赫濯震神武于遐荒
  廟略昭宣勒鴻文于方册
  功德居百王之冠
  典謨埀奕葉之型爰事編摩丕彰盛美等誠惶誠恐稽首頓首上言竊惟聲教暨訖禹服被于流沙光烈覲揚周疆覃于海表粤攷歴朝之土宇無踰
  昭代之提封環塞舊藩則碁布星羅世共屏翰遠人新附則重趼屢譯争効享王如兩儀覆載無私譬二曜照臨常煥惟厄魯特地居僻遠而噶爾丹性秉貪殘修郄鄰邦致喀爾喀之叩闗赴愬䦨入邊境越克魯倫而逼處潛窺虐我使臣擾我尉候急則詭誓緩復渝盟若逞煽誘之兇謀必貽動搖之後患故羣謀未遠謂小醜不足深憂而屢諭弗悛非攘外何以安内欽惟
  皇帝陛下
  至仁撫世
  大勇安民念兹狂肆邊沙亟宜恭行天罰神明内斷决䇿親征料敵出師功期成于一怒籌兵轉餉動悉計其萬全用是
  三駕漠庭遠臨窮塞躬披甲胄殫分餐併食之艱屢歴暑寒備沐雨櫛風之瘁是以天地助順山川効靈草茁不毛泉流涸谷乗長風而渡瀚海追軼㓂而絶天山虜在目中狐鼠殲于一旦恩施度外羽黨就我三驅迨至元兇骨肆于藁街遺孽頸覊于長組而妖氛永靖荒裔敉寧因之青海來庭哈密獻賮直通西藏咸嚮中朝允矣臣漢唐宋所未臣之人而闢夏商周所未闢之土也凡兹偉畧悉運
  宸衷豈徒剏造之膚功實作昇平之寶鑑仰承
  俞㫖特命纂修以溫達張玉書陳廷敬李光地為總裁官二格金寶凌紹雯為副總裁官覺霍拓能吉圖海清栢壽華善李樹德趙世綸王奕清黄龍眉廖𢋫謨王誥李周望為纂修官開館校讐分年撰輯時日道里之必晰招徠攻𠞰之必詳稿屢易而後成編歳幾更而告蕆事咸經
  御筆之裁定復蒙
  製序于簡端滿漢文各一百零二卷繕冩進
  呈等或乆叨班列或曽與戎行幸膺鉛槧之司獲
  究始終之跡分條晰縷曾未測乎
  高深據事直書庻免譏于挂漏伏願
  太和翔溢
  淳化殷流
  遠至邇安四海咸熙于耕鑿
  光前裕後萬年載戢夫干戈等無任瞻
  天仰
  聖激切屏營之至謹奉
  表隨
  進以
  聞








  職名
  總裁
  吏部尙書文華殿大學士加四級 溫 達戸部尙書文華殿大學士加五級 張玉書吏部尚書文淵閣大學士加三級 陳廷敬吏部尚書文淵閣大學士加二級 李光地
  副總裁
  經筵講官禮部右侍郎仍管詹事府詹事事加一級 二 格日講官起居注翰林院侍讀學士 凌紹雯
  纂修滿漢文
  内 閣 侍 讀 學 士 覺霍拓
  戸  部  員  外  郎 能吉圖内   閣   侍   讀 海 清内 閣 侍 讀 加 一 級 栢 壽内 閣 侍 讀 加 一 級 華 善正黄旗漢軍叅領兼佐領加一級 李樹德鑲紅旗漢軍佐領加六級 趙世綸
  司經局洗馬兼翰林院修撰 王奕清
  左春坊左中允兼翰林院編修 黄龍眉
  翰  林  院  編  修 寥賡謨翰  林  院  編  修 王 誥翰  林  院  檢  討 李周望
  收掌
  内   閣      書 趙 勒内   閣      書 張振偉翰  林  院  典  簿 達爾福翰 林 院 孔 目 加 一 級 對喀納
  翻譯
  内   閣      書 馬 賽内   閣      書 阿金泰翰 林 院 七 品 筆 帖 式 呉爾齊海翰 林 院 七 品 筆 帖 式 馬爾賽翰 林 院八 品 筆 帖 式 常 凌翰 林 院八 品 筆 帖 式 齊 實翰 林 院八 品 筆 帖 式 郭毓麟
  謄錄滿文
  内   閣     書 齊 世内   閣     書 雅 圖内   閣     書 佟 泰内   閣     書 福 海内   閣      書 三保住内   閣      書 董阿頼内   閣      書 常 額内   閣      書 栢 壽翰 林 院 八品 筆 帖 式 禪 文翰 林 院 八品 筆 帖 式 巴德保翰 林 院 八品 筆 帖 式 常 住翰 林 院  筆  帖  式 蘇 成翰 林 院  筆 帖  式 圖克坦
  謄録漢文
  内   閣      書 李恒烑内   閣      書 董 哲内   閣      書 王道烆内   閣      書 金 璞内   閣      書 王鳳孫内   閣      書 閻 詠
  内   閣       書 顧 燇
  内   閣       書 倪 璠
  監            生 焦紹祖
  監            生 耿國翰
  監            生 金 𤦺
  監            生 李 湞
  監            生 董紹美
  監            生 朱廷鳳
  監            生 方承源
  監            生 袁 袍
  副     貢      生 黄廷鈺
  監            生 蔣 琰
  監            生 王學㢲
  監            生 朱嗣芳
  監            生 林世俊
  監            生 唐秉彛
  監            生 袁廣譽
  監            生 魏宏道
  監            生 朱懋熹
  監            生 王國棟
  貢            生 全朱芝
  監            生 李孔嘉
  監            生 俞時懋
  監            生 于 沛
  監            生 顧 焞
  監            生 顧 炳















  欽定四庫全書     史部三 紀事本末類
  聖祖仁皇帝親征平定朔漠方略目録
  卷一
  康熙十六年六月至十八年十月
  卷二
  康熙十九年二月至二十二年十一月
  卷三
  康熙二十三年二月至二十五年十一月
  卷四
  康熙二十六年正月至二十七年八月
  卷五
  康熙二十七年九月至二十八年十二月
  卷六
  康熙二十九年正月至六月
  卷七
  康熙二十九年七月
  卷八
  康熙二十九年八月至十二月
  卷九
  康熙三十年正月至四月
  卷十
  康熙三十年五月至六月
  卷十一
  康熙三十年七月至十二月
  卷十二
  康熙三十一年二月至十二月
  卷十三
  康熙三十二年二月至十二月
  卷十四
  康熙三十三年正月至十一月
  卷十五
  康熙三十四年正月至七月
  卷十六
  康熙三十四年八月至十月
  卷十七
  康熙三十四年十一月
  卷十八
  康熙三十四年十二月
  卷十九
  康熙三十五年正月
  卷二十
  康熙三十五年二月
  卷二十一
  康熙三十五年三月
  卷二十二
  康熙三十五年四月
  卷二十三
  康熙三十五年五月初一至初十日
  卷二十四
  康熙三十五年五月十一至十七日
  卷二十五
  康熙三十五年五月十八至二十九日
  卷二十六
  康熙三十五年六月
  卷二十七
  康熙三十五年七月
  卷二十八
  康熙三十五年八月
  卷二十九
  康熙三十五年九月初一至十四日
  卷三十
  康熙三十五年九月十五至三十日
  卷三十一
  康熙三十五年十月初一至二十日
  卷三十二
  康熙三十五年十月二十一至三十日
  卷三十三
  康熙三十五年十一月
  卷三十四
  康熙三十五年十二月
  卷三十五
  康熙三十六年正月
  卷三十六
  康熙三十六年二月初二至十三日
  卷三十七
  康熙三十六年二月十四至三十日
  卷三十八
  康熙三十六年三月初一至十六日
  卷三十九
  康熙三十六年三月十七至二十九日
  卷四十
  康熙三十六年閏三月初一至初七日
  卷四十一
  康熙三十六年閏三月初九至十四日
  卷四十二
  康熙三十六年閏三月十五至二十九日
  卷四十三
  康熙三十六年四月
  卷四十四
  康熙三十六年五月
  卷四十五
  康熙三十六年六月至八月
  卷四十六
  康熙三十六年九月十月
  卷四十七
  康熙三十六年十一月十二月
  卷四十八
  康熙三十七年正月至十月
  等謹案
  聖祖仁皇帝親征朔漠方畧四十八卷總裁大學士温達等恭纂康熙四十七年七月書成
  御製序文以深著不得已而用兵之意盖噶爾丹凶頑爽誓寖為邉患乃於康熙三十五年二月
  親統六師徃征之賊衆駭遁噶爾丹僅以身免大軍
  凱旋是年九月再
  幸塞北諭噶爾丹以束身歸罪並納其所屬之歸降
  者迨明年二月復
  統大軍親征噶爾丹旋伏冥誅餘衆悉降於是廓清沙漠輯定邉陲為萬古無前之偉績書中所紀則始於康熙十六年六月厄魯特噶爾丹奉表入貢及
  賜敕諭令與喀爾喀脩好以為縁起訖於三十七年十月䇿妄阿拉布坦獻噶爾丹之尸而止其間簡練將卒經畫糧餉剪除黨惡曲赦脅從以及設竒制勝之方師行緩急之度凡稟之
  睿算者咸據事直書語無増飾首載
  御製紀畧一篇後載告成大學及勒銘察罕七羅拖諾昭木多狼居胥山諸碑文恭誦之餘仰見
  大聖人不恃崇髙不懷燕逸櫛風沐雨與士卒同甘苦用能於浹嵗之中建非常之業竹冊昭垂非獨此隆訓誓矣乾隆四十三年七月恭校上
  總纂官紀昀陸錫熊孫士毅
  總 校 官  陸 費 墀





  欽定四庫全書
  聖祖仁皇帝御製親征朔漠紀畧
  三十四年八月噶爾丹至克魯倫河掠納木扎爾陀音後竟於克魯倫土喇相近處居住自秋徂冬將朕三次使臣甚加侮辱朕因是深知此人力强志大必將窺伺中原不至殞命不止豈容泛視寘諸度外若聽碌碌庸人畏憚勞苦之言恐後日亦似前代各省膏脂盡糜費於邊塞矣故預為逺圗曽令三品以上諸臣集議比時議當征討者舉朝不過三四人其餘雖口稱小醜何足計議而中情甚是恇怯是以朕心深咎之風寒雨雪皆所不辭習於戰鬭之勁冦亦所不避決計親徃亦欲使天下自茲以徃永定寧謐不為目前一時茍且之計也從此秣馬厲兵教營伍練攻戰激勵將士申明賞罰朕度官兵豢養有素唯其所嚮必不辱命可深信也乃告祭
  天地宗社以二月三十日親統中路大兵徃征二月十八日撫逺大將軍領侍衛内大臣伯費揚古領西路兵啓行兩路剋期四月下旬㑹於土喇若噶爾丹從克魯倫河而下與中路兵相近而與西路兵相逺則中路必待西路之兵若噶爾丹在土喇地方與西路兵相近而與中路兵相逺則西路必待中路之兵規畫已定於未啟行之前二月十六日特諭大將軍費揚古曰大兵進勦朕與議政大臣所議者已遣書諭爾外今聞根敦帶青貝勒從洪俄賴以内進至七斯希卜地方爾等兩軍勿誤以喀爾喀為厄魯特此事至要宜移知阿南達又爾等過翁音後選能事鄉導給與商南多爾濟從何地可達約定日期遣至朕軍前為善此二事雖無大闗係偶思慮所及因交與阿廸令諭知之二月二十三日又特諭大將軍費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古曰覽總兵官康調元所奏有山西廵撫所助騾匹米石俱未到等語朕觀此或因大兵起程日期改近稍有措辦未及亦未可定糧餉牲畜所闗最重前後之間將軍宜審頋萬全西路所由道逺運送糧餉較中路其難數倍萬一糧餉不能陸續運至爾等兩軍恐致匱乏朕心深切憂慮特手諭急速馳示三月初一日又諭大將軍費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古曰朕大兵至南口屯駐日副都統阿玉璽等適至奏稱前途鑿井易成不勝喜恱爾等領兵至喀倫奏報疏内即約度至翁音日期一併具奏又將到土喇日期詢問喀爾喀能事鄉導以地名與日期亦約畧擬定奏聞朕所統大兵行駐皆因西路兵之故量寛時日諭爾知之三月十九日大將軍費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古奏疏至疏稱臣等率領大兵於三月十三日至喀倫即於十四日分𣲖京師及右衛兵十五日臣費揚古率領京師大兵大同緑旗官兵由東路進揚威將軍覺羅舒恕率領右衛大兵由西路進詳詢鄉導約計宿處凡十八站四月初三日可至翁音又二十一站於二十四日可至土喇又三站於二十七日可至巴顔烏䦨又據副都統馮國相報稱上所頒發礮八門於三月初七日至拖里呼地方等語臣等不能乆候酌留都統伊勒慎每旗𣲖䕶軍叅領二員䕶軍百人於喀倫俟礮至䕶送前進至翁音後另行奏聞外為此謹奏康熙三十五年三月十四日題即於十九日諭大將軍費揚古曰爾至喀倫約計可至翁音土喇日期一疏於三月十九日駐蹕揆宿地方清晨已到云爾等四月二十四日可至土喇朕大兵因雨雪稍阻收拾輜重雖急速前行斷不能於二十四日前至土喇爾所領兵於三月十六日之雨或有遲阻將日期另行酌扣具奏若無所遲阻至翁音時亦另行明白具奏爾軍中馬匹何如糧車已至何處得寜夏兵消息否此等情形每具疏時務期奏聞正月二十八日奔來喀爾喀之逃人言噶爾丹在土喇河上㳺為此特諭又四月十三日䕶軍叅領車克楚前鋒侍衛竒薩穆喀爾喀盆楚克貝子之侍衛穆扎哈爾同鄉導二人䝉古二人共七人來奏云臣等遵㫖夜行晝伏相機偵探於伊扎爾厄爾㡬納地方見噶爾丹形跡有厄魯特之衆在彼是實臣等於回行第二日遇科爾沁土謝圗親王沙津遣徃噶爾丹之俄七里等十五人云噶爾丹入吾計中矣彼言現今領俄羅斯礮手鳥鎗兵六萬再俟俄羅斯兵六萬至即順克魯倫河而下直抵科爾沁致爾二王著即為内應因將我等甚加敬禮遣回我等應與爾輩同行但我等之後現有厄魯特哨兵相隨爾等甚危可急去速行奏聞我等亦接踵而徃等語此信至即諭大將軍費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古曰朕所統兵近喀倫地方遣叅領車克楚前鋒侍衛竒薩穆於克魯倫尋踪哨探車克楚等歸奏初九日至伊扎爾地方得見其形踪自彼處回行於初十日遇沙津王所遣俄七里等十五人云噶爾丹於是月初從土喇向克魯倫移營第三日將我等遣回噶爾丹在達爾罕敖喇山等語由是觀之噶爾丹於朕所統之兵相近矣此賊最為狡詐潰遁時未必退回土喇必渡克魯倫河或自俄儂巴爾即奔色稜格地方或繞巴顔烏䦨之後詭遁爾等兩軍若見彼順克魯倫河而下隨之而徃或致落後亦未可定朕深切憂慮特專遣人諭大將軍費揚古細訪彼處地方凡賊可以脫逃之路加意堵截勿以其順河而下遂輕視之為此特諭寫勅遣侍衞殷扎納同鄉導波羅等十五人令其沿喀倫直尋翁音而徃務期必達大將軍費揚古軍中之信自三月十九日到後至四月二十一日始至奏稱皇上三月十九日所頒諭㫖於本月二十八日未時駐劄阿爾哈林圗地方接到臣等自三月十六日大兵經行並未遇雨二十二日有雨薄暮復雪途中稍有泥濘軍行遲一二日之程又礮車一日止行二三十里不能緊隨大兵因將神威等大礮留於喀倫派緑旗官兵守䕶頃上所頒新製礮八門景山子母礮二十四門江南所進子母礮五十五門用大同喂養隨行駱駝二百負之而行運米卿員喻成龍侍讀學士范承烈於三月二十四日在招哈察罕和朔屯營處與臣㑹集言米車二十二三日可出喀倫途中水草稀少且牲口皆從太原長驅而來盡皆疲痩請將十五日口糧留於喀倫以備大兵凱旋將十五日口糧運至翁音等地方備用其二十日口糧於小車及挽車牲口中擇其可用者運至土喇供應大兵等語臣等以大兵口糧所闗緊要㑹議將十五日口糧留於喀倫其三十五日口糧盡運至土喇小車及挽車牲口不足則將載礮所餘隨行駱駝令其助運議定遣喻成龍等徃料理臣從歸化城起程將寜夏兵何時啟行何日可至翁音曽遣人問之孫思克等回稱我等所領兵以二月二十二日啟行計三十八日可至翁音等語適諭㫖至即遣人徃令將寜夏兵今至何處速行咨報臣於四月初六日在翁音口之東席喇呼魯蘇台地方駐劄大兵須按鑿井處下營是以分為二隊而行初七日駐師一日以俟後隊大兵初八日齊至烏䦨厄爾㡬地方駐劄寜夏之兵若於初九日亦至烏䦨厄爾㡬臣等或一路進兵或分兩路進兵公同商酌定議俟商南多爾濟赴御前時明白具奏若仍不至正月二十八日逃歸喀爾喀之人既言噶爾丹在土喇上㳺臣等焉可遲緩等待則於初十日起營前徃土喇寜夏兵到日令其隨之而進又鄉導等約略計算自烏䦨厄爾㡬初十日起營經二十二宿於次月初三日可至土喇河阿喇克山之西克勒和朔地方為此謹於康熈三十五年四月初七日具奏本月二十二日諭大將軍費揚古曰爾初七日奏疏於二十一日酉時到覽奏五月初三日可至土喇等語爾等原奏稱二十四日至土喇二十七日至巴顔烏䦨朕所統之兵水草皆得無悞故擬定二十五日至克魯倫河今遣發前鋒探視形迹得其活口噶爾丹有自克魯倫而下情狀距朕五日之程其間爾等應節次奏報俾朕易於酌行爾等經乆不奏不知已至何處欲乆待恐致遲悞欲速進恐在爾等之前或行或待二者皆闗係重大爾等作何行事宜速報聞兩路之兵有先到數日者必相待而行原有成約朕因此緩行以待倘不得已日期所闗至大則當詳審闗合而行為此特諭遣侍衛額林辰鄉導扎卜等仍由㨗徑速徃務期必達一面𫝊集前後營諸王諸皇子内大臣都統前鋒統領䕶軍統領副都統以上諸臣諭曰前因大將軍費揚古奏稱四月二十四日可至土喇二十七日可至巴顔烏䦨故整齊中路大兵已逼近敵所今大將軍費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古等途中阻滯乆不啟奏頃忽具奏更改日期現今朕所統之兵既已近臨噶爾丹無庸等待費揚古之兵欲即行前進鑲紅旗大營皇子𦙍祉公福善副都統孫扎七侍郎席爾達等議稱不必等待即行前進餘諸王皇子大臣皆稱此番大兵非尋常可比皇上親帥征討茍非萬全所闗非細費揚古所奏展期十餘日耳宜少待之朕採聽衆論嚴肅斥堠躬親廵察每日防禦慮噶爾丹聞大兵至突然逺遁也四月二十六日商南多爾濟賫大將軍費揚古所奏二疏至其一疏稱前因卿員喻成龍等前赴臣所言米車於二十二三日出喀倫牲口從太原疾驅而來盡皆疲痩等語臣等會議將十五日口糧留於喀倫其三十五日口糧令運至土喇議定交發喻成龍等去訖又寧夏之兵何時啟行何日可至翁音遣人徃問孫思克等回稱已於二月二十二日啟行三十八程可至翁音等語臣於四月初六日駐劄席喇呼魯蘇台地方初七日駐兵一日以待後隊大兵初八日齊至烏䦨厄爾㡬地方駐劄寧夏之兵若至烏䦨厄爾㡬或一路進兵或分路進兵公同商酌定議俟商南多爾濟前徃時明白具奏倘仍不至臣等焉可遲緩等待則於初十日起營徃土喇寧夏兵到日令其隨之而進自烏䦨厄爾㡬初十日起營經二十二站於次月初三日可至土喇河阿喇克山之西克勒和朔地方俱經奏聞在案初九日據運米侍郎王國昌等報稱我等欽遵上諭至山西太原府與廵撫會議需用牲口甚多各州縣千里數百里不等逺處採買至太原府齊集装載兵役口糧青草未生之際牲口所需豆料及器械帳房鑼鍋板片等物於二月初八日陸續從太原府起程經雁門闗險峻之山行千餘里至湖灘河所又將大兵正項口糧押車兵役口糧及駱駝鞍屉繩索等物通融裝載車輛雖重而牲口壯健視有水處下營行走今水草稀少處處多有沙石牲口漸多疲斃行至喀倫海栁圖等處遇二十一二十二晝夜大雨北風飈發牲口雖經遮蔽因寒冷而斃者甚多前後倒斃牲口數目將効力人等所捐牲口四百餘匹補用尚且不足又將我等官員及効力人員所騎馬騾幇助現今挽車馬騾痩乏者甚多米糧不能全到但大兵口糧關係緊急斷不可遲悞是以將現在稍可用之牲口令其牽挽小車裝載大兵二十日口糧竭力運至大兵外又將十日口糧移送至郭多里巴爾哈孫地方以備大兵凱旋之用請留二十日口糧於喀倫但小車之行甚緩趕至大兵日期不能預必大兵接續米糧甚為緊要大將軍若不相助照㸔貽悞亦未可定今不預行報明臨時雖加我等重罪於事亦屬無益行在相隔道逺將此等艱難之處申明大將軍求大將軍垂念將兵米二事措置萬全轉奏等語臣即刻檄行大兵深入征討口糧所闗甚鉅前給過八十日口糧食用已五十日矣計至土喇即係散給口糧之期郭多里翁音距土喇不逺留於郭多里翁音之米運至土喇亦不為難今又將隨行駱駝遣徃爾等處幇助爾等仍照前所奏將三十五日口糧作速䟎來尾大兵而行不可遲延去訖臣率領大兵初十日從烏䦨厄爾㡬起營至察罕和朔振武將軍孫思克西安將軍博濟副都統阿南達率領西安滿兵五百名輕騎而來於十一日至察罕和朔與臣等會孫思克云我所領緑旗兵七千部文一到隨即起程倉猝間馬匹難於齊備兼以途中於三月二十一二十二日遇大風雨馬匹牲口半致擔悞我所領之兵現今在後距大兵有十日程皆陸續行是以我選擇兵二千人親自帥領趕至大兵同行博濟云我領滿兵二千漢軍兵一千途中遇風雨馬匹稍有擔悞與大將軍所領大兵相距十日程難以剋期趕至將此兵内選擇二千人親身率領急速趕至大兵同行今既議將運徃翁音米石一半運至土喇請將馬匹缺少之兵千人即令其防䕶運徃土喇米石如此則於兵米二者似乎皆有禆益等語於是臣等公同會議令大兵直趨噶爾丹所在之處擣其巢穴而𠞰滅之其西安寧夏之滿兵二千名緑旗兵二千名俱應照將軍孫思克博濟等所言其餘滿兵一千名令防䕶按察使囊吉理所運送之米此兵留西安副都統席爾哈達祖良璧駐防協領等管轄其半留翁音之米著於孫思克標下所留兵内撥𣲖五百名令副將張憲載率領守䕶至陜西西安寧夏等處調來滿洲漢軍緑旗兵四千名與大兵相距有十日之程不便由兩路進相應隨臣所進之路急速前來與臣等一路同行其一疏稱准兵部咨開據將軍孫思克疏請留寧夏兵丁凱旋時所食一月之糧隨後送至翁音地方應令孫思克等於翁音地方少留官兵此所運一月之糧及䭾米牲口一併收存交割之後其運米官兵著令即回等語臣等竊惟大兵進勦口糧闗係甚屬緊要米既運至翁音則去土喇不逺囊吉理等所運送一月口糧一半留於翁音一半即用其脚力運至土喇似屬有益按察使囊吉理副將楊琳及運米各官皆彼省大臣揀選才能人員料此米可以運至土喇因以口糧闗係緊要行文按察使囊吉理副將楊琳等為口糧闗係甚要事内開准兵部移咨振武將軍孫思克疏稱進勦之兵若令親賫四月口糧則滿兵跟隨人少緑旗兵全無跟隨之人裹糧而行殊屬煩難公議减去三千跟隨人役口糧令進勦之兵賫三月糧一月乾糧其預備凱旋所食一月之糧暫留在後運至翁音此運米闗係重大不可不選𣲖文武中賢能要員運送因選出鞏昌按察使囊吉理漢中城守營副將楊琳令將洮岷道董紹孔等文武各官酌量擬𣲖臣等將出征事宜料理已畢大兵於二月二十二日自寧夏起程為此謹具奏聞康熈三十五年二月二十四日題三月初八日奉㫖該部知道宻封到部應將此處移咨知㑹撫逺大將軍等因前來大兵進𠞰口糧闗係甚要按察使囊吉理副將楊琳爾等俱係朝廷簡任要職宜仰副皇上任用之意竭心効力今各路大兵將噶爾丹聲罪致討擣其巢穴而𠞰滅之口糧所闗更為緊要正臣子奮勵之秋前者將軍孫思克等所議未可拘執爾等運送萬人所需一月口糧之内一半仍照孫思克從前所奏留貯翁音交與孫思克等所留㸔守米石官兵令其加意守䕶其一半即以爾等運至翁音之人力牲口速行䟎運至土喇軍前其防䕶運徃土喇米石於西安副都統席爾哈達祖良璧處留兵一千名令其䕶送此所指等處將米運至爾等勞績亦不小矣等因已經行文為此謹具奏聞康熈三十五年四月十二日題商南多爾濟口奏西邉之兵不便兩路行走故從一路來馬匹困乏徒步者多京師右衛西安及西邉緑旗兵共一萬四千名前來餘皆遣回其大兵尾後所設驛站亦且疲敝所運之米全然未至等語因此言復令會議皆以西二路兵今歸一路此兵甚為勞苦若噶爾丹人衆馬健則深為可慮且科爾沁沙津王之俄七里曽有俄羅斯兵六萬之語闗係非輕因稍有瞻顧朕諭之曰朕所統大兵不勞而至士得休息馬皆肥壯不獨滿兵與緑旗兵丁即跟隨人役亦無一不至者如此精銳整齊人人願効死力敵雖有十萬朕躬親帥領相機進勦一面遣使賊勢若衆則與我兵交戰勢若不敵則潰遁倘此賊竟逃朕與爾等豈無後悔議政諸臣云賊冦潰遁則吾事濟矣相應遣使衆議僉同於是遣使諭以利害選擇喀爾喀納木扎爾郡王之長史庫即根理藩院撥什庫納爾布等七人諭以爾等前徃克魯倫河之歐德哈爾哈地方潛踪渡河伏於北山溯流儘力前徃偵探曽聞噶爾丹順河而行今或恐已過我兵駐劄之處為此遣往伊等回稱臣等遵㫖至歐德哈爾哈踹㸔踪跡知賊未過此處我等渡河溯流而上行五十餘里至塔爾吉而即地方見一人我等將欲擒拏復㫖遂窮追之適遇厄魯特伏賊三十餘人欲圍我等飛騎奔來正當不能走脫之時忽風霾大作從後將我等環蔽彼此不能相見因順風而出及視所在已至古爾班圗爾漢口即此知我皇上洪福
  上天眷祐遂向天叩頭而來厄魯特在塔爾吉而即地方是實又曽遣親近一等侍衛喀瓦爾達一等侍衛巴唐阿巴爾珠喀等酌同前鋒至古爾班圖爾漢地方潛探賊哨來報二十四日駐蹕察罕布喇克時回到奏稱臣等遵㫖前徃於前夜越過巴爾泰哈之山黎明時適至西圗爾漢山頂賊之前哨始至我等避過偵㸔賊哨駐於山上尋水臣等北向克魯倫河瞭望見有烟起厄魯特在此是實恐其窺見我等遮蔽於山曲折而來等語觀此兩次情節益顯然洞悉矣中路大兵可賫八十日口糧行裝太重將二十日之米留於半塗今因等候西路之兵將及六十日特遣内府管駱駝官員催至米石於五月初一日給與古北口宣府緑旗兵二十二日口糧兼賜所食牛羊其有留下米石不足八十日口糧之人皆補給之於拖林地方整肅大兵所獲厄魯特四人賞賜衣物明示以出師之故令其偕使臣於五月初四日徃中路大兵
  以五月初五日前進是日行五十里駐蹕於阿敦七老之地初六日行六十九里至枯庫車爾地方是日早朕領親近侍衛行遇西哨科爾沁之巴克席呼爾貝勒喀爾喀車木楚克納木扎爾公阿玉璽公朕諭之曰賊哨駐於古爾班圗爾漢地方此當前所見者名阿思哈圗山爾等哨瞭必占此山駐劄明日賊哨不知爾等所在必自阿思哈圗山之東來窺朕大營朕之前鋒見而追逐爾等可横截擒拏諭而遣之初七日原擬駐蹕於顔土庫列圗地方遂將大兵分排隊伍緑旗居中漢軍火器營排列兩傍盔甲烜赫士卒奮勇旌旗輝耀掩暎山川辰時來報朕所遣防哨一等侍衛喀丢徃追竊窺我營之厄魯特七人至阿思哈圗山之東其伏在阿思哈圗山巴克席呼爾貝勒等哨兵見而迎逐之朕笑曰何必追逐聽其報噶爾丹更佳是日午間至顔土庫列圗地方原有水窪皆已枯竭鄉導等惶懼四面奔馳尋水朕思此原係有水之地今忽無之意者
  上天欲我兵直抵克魯倫河亦未可定但步兵已行五十餘里今又行四十餘里無水之地若遇賊如何可戰且後隊之兵必至晚始到遂𫝊喀爾沁和碩額駙噶爾臧諭曰爾今即前徃令爾父杜稜王札西領兵千餘名駐顔土山髙處防䕶大兵後隊盡過若有警則一面交戰一面報聞無事則俟昏黒隨後抽兵而來斷勿洩露密諭遣之時各處尚未報得水泉不勝憂慮親近侍衞吳什回奏稱馳過一山坡即得一泉徃下流六七里約足供大兵人馬一夕之用朕心深為欣恱遂徃前遍閱立營掘壕之處明白曉示各旗時厄魯特人將朕差徃中書阿必達一人獨自遣回令其口奏云聞中華皇帝親統兵前來自爾使臣到方知確信我噶爾丹博碩克圗汗在土喇地方不在此處爾兵請緩之若竟衝突而來我則避去必欲窮廹之則我亦能抗拒等語復遣盆蘇克格隆喇嘛及中
  書阿必達理藩院撥什庫因才能克稱任使授以防禦職銜之訥爾布往厄魯特諭之曰朕此行為䝉古諸部落不能咸遂安養之故非必欲勦戮爾等而來也今爾等請緩我師此地水少我師來日必至克魯倫河始可緩耳明白曉諭薄暮從哨地遣往是日賊之哨兵與我軍之哨兵相對而駐因駐劄稍遲後隊之兵安營未畢掘壕未完朕躬親廵視見之甚以為慮將王及大臣旗纛朕親自指視令其防衛至起更時始畢令皇長子𦙍禔領侍衞内大臣索額圗徹夜廵視朕躬及諸臣侍衛軍士皆未支帷幄帳房俱身擐甲胄直至天曉是日行七十六里因近庫烈圗山其地名為庫烈圗西巴爾台布喇克初八日天明時令軍士皆暇豫整齊隊伍已畢朕减省侍從登髙阜處用逺鏡眺望俯見河流未有人迹料賊必堅據此河占此水以圗死戰因等候後隊之兵坐於髙處觀㸔東則有厄爾德尼拖羅海山西則有從巴爾台哈直下臨河之山麓此地因遮蔽觀看未晰於是𫝊集科爾沁土謝圖親王沙津達爾罕親王班第喀爾喀車臣汗納木扎爾王席地西里貝勒盆楚克貝子等諭之曰賊必據河死戰爾等率爾所屬䝉古兵二千人將西邊從巴爾台哈直下山麓髙處據之作大兵全向此往之勢賊若來犯勿與之戰誘之使來賊若知我由此進兵而設備則大兵便可奪河先據之又命親近侍衛喀瓦爾達赫哲爾根帶領新滿洲侍衛於厄爾德尼拖羅海一帶有無賊冦確實偵探訖正前行時見一人從克魯倫疾馳而來遣親隨侍衛往視之乃朕所遣理藩院撥什庫訥爾布回奏云臣等於今早到克魯倫河遇厄魯特七人見我等即往上流遁去喇嘛中書二人令我回奏此情伊等隨其踪跡追去等語朕急至克魯倫河閱視已無賊踪跡因嘆息顧謂左右曰噶爾丹習於戰鬭西攻回子取千餘城收四部落之厄魯特盡殺其兄弟破七旗之喀爾喀所向無敵乃不據克魯倫河而戰則其庸劣懦怯顯然可見矣所云俄羅斯兵亦屬虚妄今我軍欲戰不可得矣惟以窮追為至要耳因待後隊兵遂於河取魚暫坐軍士齊到後將此故告之安設營壘照前布置至日未落皆備是日行四十八里駐蹕克魯倫河之布隆地方念深入賊巢不知四面賊從何而來分布哨兵南則於巴爾台哈一帶地方安設北則向塔爾吉而即口僧枯爾口安設東則於厄爾德厄拖羅海及河之下流安設西則於克魯倫河之上流安設内又設八旗防衛薄暮時朕謂前鋒營行走親近侍衛喀瓦爾達曰我軍明日擊賊哨兵擒一活口便得其真消息矣正議時適有頭隊前鋒綂領碩鼐哨地擒來厄魯特一人問之彼云皇上所遣使到時我噶爾丹不信聖駕親臨云中華皇帝不在中國安居逸樂乃能飛越過此無水瀚海乎及詳詢放回厄魯特四人所見黄幄布城網城起居之處始信為實今日伊親登北孟納爾山瞭望大兵見軍行隊伍規模云此兵甚嚴整不似烏䦨布通時難於脫身遂𫝊示其衆令皆棄帳房器械商量連夜逃遁等語於是賞以衣服仍令訥爾布趕送至前所遣二使臣之處初九日行十七里駐蹕於克魯倫河之曲是日諭議政諸臣曰若噶爾丹欲相拒交戰不應棄河與我今觀其沿河上㳺倉惶而去其為潰遁無疑若帶緑旗步兵追趕敵皆乗騎必至逺脫欲將步兵及粗重器械留下以便追襲諸王大臣等甚難之後乃遵諭於是諄切諭令内大臣阿密達領綠旗步兵為殿令防禦四面隨後行走總兵官岳昇龍馬進良白斌等各領標下馬兵隨之而進初十日見沿途帳房釜𩰿一切器物盡皆抛棄潰遁之狀不堪觀矣衆人之意始猶以為引誘詐遁後漸察之甚為真確是日從厄魯特逃來者接踵而至所言皆如前行五十五里於克魯倫河之札各寨相對處駐蹕克魯倫河以上自正月無雨旱甚儼然隆冬地無一莖青草此數日天氣隂雲下營甫畢而雨草遂怒生自出京師至是馬尚臕壯因此地無草牲口㣲覺勞頓十一日行六十五里駐蹕克魯倫河之克勒和朔復諭議政諸臣曰此三日一路看來噶爾丹將老幼及日用器物盡皆棄之而遁其奔潰之狀甚為倉惶今揀選我軍將大礮留下前往追逐每佐領䕶軍一名并火器營大礮留於此駐蹕之地十二日追逐八十里駐蹕於拖諾山前綏爾哈圗地方議政諸臣等公議噶爾丹已極窘廹連奔五晝夜我師雖窮追五日軍中因待火器晝行早息計其間已相距三日之程中路之米應於八十日内運至土喇今尚不能望其運至克魯倫按察使劉暟牲口所載米五百石麺七千觔既報以五月初九日至拖林亦至十一日始到嗣後米無到期拖諾地方距拖林約三百里劉暟之米非十日不能運到雖運到亦不足大兵二三日之需費揚古兵又無信息我師止餘七日之糧所闗重大等語因衆别無計䇿觀噶爾丹潰遁踪跡并量酌所獲賊人之言議將滿洲漢軍火器營兵親軍及前鋒兵全往察哈爾兵䝉古兵喀爾沁兵内挑選馬匹可用者二千人并綠旗三總兵之馬兵全往着領侍衛内大臣馬思哈為大將軍酌𣲖叅謀大臣將回行官兵之米凑為二十日口糧給之諭曰爾等追逐五日前至土喇料亦决不能及如果可追及朕躬斷不肯旋師今噶爾丹破壊已盡朕所目擊想决然不敢再至諭畢于是將大兵駐劄防哨䕶衛之處周詳指示又念西路大兵乏糧日乆令速回拖林將現到之米不必給與朕所綂官兵令其徑過䟎至土喇以濟西路大兵續到之米僅留支應數日餘皆陸續催䟎運至彼軍十三日親視大將軍馬思哈等起營後朕亦統所留之兵於十三日旋師是日行六十五里復駐蹕於克魯倫河之克勒和朔地方十四日午後朕於四月十三日所遣侍衛殷扎納等賫大將軍費揚古二疏至一疏稱臣等率領大兵於四月二十六日至杭愛山之喀喇拖羅海駐劄時藍翎侍衛殷扎納等賫到皇上手書諭㫖并行在兵部咨稱議政大臣欽奉上諭議得皇上所頒大將軍手勅已極詳備應行文大將軍費揚古預防噶爾丹遁走色稜格之路留陕西兵令其攔截伊仍親領大兵躡其尾後而來一切皆當遵上諭所指示行為此具題奉㫖依議等因前來臣等公同議得上諭極為詳備除臣等率領大兵躡尾後而進外將軍孫思克等所帶陜西之兵應仰遵上諭指示留以預防噶爾丹遁走色稜格之路令其堵截但陜西兵來時途遇風雨馬痩擔悞先經題明挑選滿兵二千綠旗兵二千令趕隨大兵而行在案今若留此四千兵令堵截噶爾丹遁走色稜格之路則兵力單薄臣等請照前所奏仍從一路進兵今聞噶爾丹從克魯倫河而下在達爾罕敖喇地方近於皇上所綂大兵之處臣所統官兵皆歡躍奮厲思即刻躡賊尾而進慿仗聖主天威從後𠞰滅但臣等本係庸劣大兵行七十餘日牲口稍疲不能剋期速至仰祈睿鑒留臣等西路官兵一生面目乞皇上稍緩六軍為此謹具奏聞康熈三十五年四月二十八日題又一疏稱先是運米卿員喻成龍等趕至軍前稱途中水草稀少牲口從太原一直行來皆致疲痩臣等公同商議將十五日口糧留於喀倫其三十五日口糧將小車及挑選挽車牲口并載礮所餘隨行駱駝令其運到題明在案查右衞官兵所賫八十日口糧扣至五月初四日應滿京師大兵所賫八十日口糧扣至五月十一日應滿因是曽移咨督運諸臣言爾等所運口糧須於所賫八十日口糧未完之前作速運到據伊等回稱四百餘乗小車裝載米石於四月初九日從喀倫起程儘力催䟎而行看來地稍堅硬處一日僅可行三十餘里於沙磧坡嶺之地一日僅可行二十里大風起則為風所撼難以推挽隨所到處天晚即行駐宿官兵八十日口糧未完之前不能運至大兵處不得不預行報明等語大兵口糧所闗甚要臣等因撥駱駝七十餘隻往迎米石於四月二十五日在揆宿地方遣去令以十五日口糧酌留喀倫其三十五日口糧仍照前議速運至土喇軍前雖行文去後至今仍未運到㸔來路途遥逺牲口之力不足若再從土喇往前䟎赴大兵其勢更難但噶爾丹既在達爾罕敖喇地方臣等所領大兵不便候西路運送之米俟駱駝載米到後所賫八十日口糧盡時即酌量續給率領大兵前赴行在到後仰請勅督運諸臣將中路大兵米糧分給臣路官兵俱康熈三十五年四月二十八日題是日行七十四里駐蹕他爾渾柴達木地方十五日朕於四月二十四日所遣侍衛額林辰又賫大將軍費揚古奏疏至疏稱臣等率領大兵於五月初一日到厄布爾山溝之阿達克地方駐劄二等侍衞台吉布庫額林辰等賫皇上手書諭㫖至臣等欽遵上諭應即領大兵星夜前赴但大兵所行路逺牲口稍疲且噶爾丹將布爾車克地方往前去十有餘程之草盡行燔燒故遣人於前途速往覔草臣等率領大兵仍於初三日䟎行至土喇尾追噶爾丹仰乞皇上稍緩六軍留臣等及官軍一生面目又藍翎侍衞殷札納等於四月二十八日前往時臣等以陜西官兵不便分留欲從一路而進其西路所運口糧不能䟎至大兵情由曽具二疏交與殷扎納奏聞未知殷扎納與額林辰誰先至行在故將前二疏另行繕寫一併奏聞康熈三十五年五月初二日題遂將此二疏事宜示議政諸臣諭曰伊等西路情形前此未經奏報將朕二次從㨗徑遣往侍衞留住多日始令來奏西路糧絶乃求中路之糧約定日期三次違悞此等情由朕已洞悉之皆豫為料理完備今此疏至爾等衆人皆見之矣果何如乎諸臣及侍從人員咸奏云皇上預先料定故雖兩路糧有擔悞兵役無一困乏者且移中路之糧經理西路委曲周詳臣等踴躍歡忭無既是日行八十二里駐蹕古土爾布喇克地方十六日大將軍馬思哈將從厄魯特來投誠之丹巴哈什哈察罕西達爾哈什哈呼戸諾爾之波碩克兔濟儂之羅雷厄木七等及二百家口遣來審問伊等稱噶爾丹見大兵形迹竟夜奔遁於拖諾山將欲拒戰而不能遏止其部下之兵又於厄赫木布爾哈蘇台地方正欲於栁林内將駱駝卧列拒戰聞西路兵聲息噶爾丹乃云中路之兵勢甚可畏勿與爭鋒竟擊西路之兵搶掠而去𫝊示後即向土喇而行衆兵連奔五晝夜又因無草馬駝甚疲戰兵五千餘人鳥鎗以千計至此地已極狼狽及與西路兵交鋒即已大敗我等見事勢已去先曽為使臣三次到京皆受聖主深㤙念此或䝉收養故來投誠等語又問噶爾丹情形彼稱於交戰時先衆遁走後被大兵所圍我等於未合圍之先奔出故此後情形不得而知是日仍駐蹕所宿古土爾布喇克地方十七日行四十四里駐蹕西拖林十八日行二十六里駐蹕中拖林是日正黄旗副都綂阿南達賫𠞰滅噶爾丹㨗報至此疏已經𫝊布中外無庸詳記庚午年將噶爾丹誘至烏䦨布通之地距京師七百餘里耳此時當使一人一騎不返朕用是積憾於懐者六年於茲矣今噶爾丹違蔑誓言包藏侈心潛竄土喇克魯倫地方煽惑人心侮辱信使稔惡貫盈至於己極念天下蒼生恐將受其擾累精誠之意上吿
  穹蒼夙昔水泉乏絶之地而靈源出矣芻茭不産之地而茂草生矣樵蘇不給之地而薪槱足矣噶爾丹者如荒野之禽獸去來無定古人所謂聚則比於烏合羣則同於鹿豕羅之匪易攫之實難正此之謂也朕綂此每佐領䕶軍六人漢軍火器營二千人緑旗兵二千餘人䝉古兵二千餘人直抵賊巢毫無瞻顧挺然而行者朕躬非素嫺於軍旅也非熟知地勢之險易也非習於觸冒寒暑也非預諳其水草也惟所慿者天理所恃者人心故不懐安逸不恃尊崇與軍士同其菲食日惟一餐恒飲濁水甘受勞苦而為此行
  上天降鑒
  祖宗黙佑將已經脫逃之賊冦恰濟西師之困乏將斷難俘獲之牲畜適飽西路之饑疲此果人力乎抑由
  天眷乎由是觀之我國家無疆之景福於茲可見矣徃返九十九日之内凱旋京師途經五千里一人一騎未嘗困憊留皇長子𦙍禔殿後亦不出二旬咸振旅而歸




  聖祖仁皇帝御製親征朔漠紀略
<史部,紀事本末類,聖祖仁皇帝親征平定朔漠方略>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