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至正直記
卷四
全書完 

卷四编辑

四民世業编辑

黃山谷曰:「四民當世其業,讀書種子尤不可斷絕,有才氣者出,便可名世矣。」此石刻在荊溪岳氏,後為顯親寺僧有大方厓所得,石背刻一詩云:「漁家無鄉縣,滿船載穉乳。鞭捶公私急,醉眠聽秋雨。」皆山谷詩也。至正丙申以後,寺燬兵火,此石不知存亡。

江古心编辑

宋末江古心丞相之養子某,至元乙酉歲,為建康路同知總管府事,常時祭祀有闕。一日監修南城,惟其妻在家,忽聞中堂喧閧,出視,但見朱衣吏數輩曰:「丞相在此,當肅拜。」其妻驚仆于地,仰視一紫衣官人中坐曰:「同知何在?」言未及應答,聞厲聲曰:「豈有為人後而祭祀有闕者乎?」言訖而出。少頃,同知自外歸,呼其妻曰:「忽若背脊間疼,若為人所撃,神思昏憒,故今日早回家。」其妻告其故,同知驚懼,即治具享祭。奈明日疽發,諸醫不能療,半月而卒。其子某與先叔生同庚,乙亥又同學。建康邵齋備言其事。夫人之貴有子者,欲為祭祀之主也,不幸無嗣而養子如子,惡可不事其父?為父養子既如是,況親子乎?不孝者以是為儆。按《宋史》:古心諱萬里,字子遠,都昌人,以蜀人王橚子鎬為後,父子相繼投沼中。據先叔所言甚詳,意鎬投沼後或不死,亦未可知。或撫養別子,亦未可知也。姑記此以俟知者。

山中茅葉编辑

山中茅葉可蓋園亭,既堅且雅,晴則卷,雨則舒,不漏水也,勝如稻草,即開花可止血者。

篛葉鋪襯编辑

篛葉鋪襯土橋,能隔濕氣,百年亦不朽壞,即箭葉也。稻草俗呼礱糠,可築塞溝渠,繼之以土,雖百年再翻起,黃色如新,如篛葉着土護板久不壞。二物非堅,其性然也。

兔無雄编辑

世傳兔無雄者,每歲翫中秋月,即夜成胎,其夜晴明則育。嘗記二十年前,偶剝一兔,有二外腎,殊不曉其所以然,獨未遍考其眾,果復有腎否也?

翰林讖語编辑

虞伯生翰林云:「方言讖語皆有應時,固無此理,然有此事。如『天翻地轉』,『人化獸,獸為人』。戲言之事,容或有之。凡人世之有是言,必有是事。又如劫灰冥數之類者,未可一一論也。」便如今日世傳《五公經》、《推背圖》書亦然。

董栖碧云编辑

董栖碧云:釋氏有言三世佛:「過去佛、見在佛、未來佛。」其說甚好,但以佛名稱之,語涉異端,儒者所不道,吾今以三世界言之可也。

黟縣老民编辑

潘多吉嘗為黟縣教諭,云縣有深山,可入數百里,中有老民,或過百二三十歲者,或自言前宋年號者,皆未嘗知有本朝也。其山忽崩陷發洪,流出大木片,長數丈,廣二三丈,狀類海舟,底宛如木釘相連不用鐵者。多吉不曉其意,一老民云:「此恐是前世物,遇天翻地覆遺下耳。」山民多不食鹽醬,亦未嘗誡,故能栖碧,謂此過去世界也。混沌之物,豈起自盤古,豈世人止如是耶?獨不知盤古以先又幾千萬萬年也。今之世乃見在世界,久而混沌如上世了,又復開闢如盤古時,此乃未來世界也。吾又嘗聞金陵城中人,有于延祐間掘井,深及數丈,遇巨木阻泉,復廣掘木之兩頭處,不得見,遂鑿斷出之,長二三丈,高廣數尺,磨洗認之,乃香楠也。此地豈非萬餘載耶?乃有是木,意當時必江水也。俗所謂海變桑田,容有是乎?世傳此等事亦多矣,未暇記耳。

董生遇闋编辑

董生名毅,字仲誠,一名純伯,父天台人,寓湖州。潘公名嚞,諸暨人,遊于杭,博學能詩文。先曾除黟縣教諭,丁內艱,服闋再往,又得是縣。蓋浙江省注選,恐吏作弊,例以兵卒用竹箸拈瓶中紙毬,紙毬中書合註人名姓,謂之拈鬮。一吏檢文卷對闋讀之,惟空人名,讀至是闋,云某處某闋,兵卒探取人名對此闋,吏然後書之也。嚞兩遇是闋,豈非分已定乎?嚞,音哲。

莫置玩器编辑

先人嘗勸人莫置玩好之物,莫造華麗之居,每以訓戒子弟。予聞之耳熟,猶未能深省也。義興王仲德老先生,平日誠實喜靜,惟好蓄古定官窑剔紅舊青古銅之器,皆不下數千緡,及唐、宋名畫亦如之,獨無書冊法帖耳。至正壬辰,紅巾陷城,定窑青器皆為寇擊毀。寇亦不識,無取者也。此一失也。後乙未復陷,所存者又無幾,惟附篋隨身之物乃畫之高品,銅之古器,剔紅之舊制,寄藏友人。渡江浙時,苗僚據杭州,因寄托之。主喪,乃取歸西山,不一宿,盡為苗僚所掠。畫卷轉賣于市,凡剔紅小柈,咸以刀砍毀,無完器也。此再失也。時仲德翁已死一載,明年又不能保其餘矣。所見多蓄者皆不能保,非獨亂世,尋常傳子孫者誠空耳。居室亦然,亂離之後,浪蕩無遺。使人人知有此患,惟檢身之不及,何暇玩于物哉!李易安居士序其人之好蓄書卷,戒之甚詳。先人之訓,蓋目見耳聞者多矣。嘗云諺曰:「與人不足,攛掇人起屋。與人無義,攛掇人置玩器。」攛掇者,方言猶從臾也。蓋華屋、玩器皆能致禍。向有一人為玩器,因得罪于時官,遂破家喪身。又有一人因華屋招訟不已,直至蕩產。此皆予所目見者耳,聞者又不知其幾矣,可為明戒。

月中影编辑

月中影,世傳玉兔與桂樹。先師徐實庵云:「釋氏說是山河影。」未詳。今年中秋月倍明,因細觀之,果若山影,空缺處乃水也。釋氏不為無所見。

陽起石编辑

世傳陽起石無真者,欲辨之,觀其紋,有若雲頭、雨脚、鷺鷀毫者是也。

村館先生编辑

村館先生,惟鄉中有德行者為上,文章次之,不得已則容子弟遊學從師,求真實才學者,亦在德行為先也。浙西富豪之家延館賓,皆不以德行,館賓亦不以儒者自任,所以往往刁訐,有玷儒風,至于破館主之家者有之。今日亂世,猶有甚者。往年無錫華氏曾有此患。今年太倉徐氏寓慶元,為方氏職役,家豪于貲,忽館賓訐其通好張兵,因此受害,家資一空。蓋當時為主賓者皆不以禮,主者特欲改換士風,賓者乃是圖口腹貨利耳。初非若古之主待賓以誠敬,賓報主以學業者比也,惡可謂之賓主哉!然此可為後來之戒。

元章畫梅编辑

會稽王元章嘗謂:「暑月着衣畏汗濕,則用細生苧布,以薄金漆水刷過,乾而後着,則便且涼也。」元章名冕,善畫梅。

古今無匹编辑

古今無匹者,美玉也。蓋天地秀氣所結,質色、大小各不同,是以無匹,真可貴惜也。古犀次之。畫卷則今之精者或能近古,亦古之善畫者多,非止一筆也,是以多得而有匹也。至于定器官窑又其多矣,皆未足珍貴也。前輩論者或有及于此,因記之。

無錫讖石编辑

相傳無錫有石刻,讖云:「無錫平,天下寧。」在惠山寺泉之傍。或云:天下井,舊咸置錫以滋泉味,蓋茗與錫相便,惟是邑無之。或有云:有錫則民爭兵,故名無錫。皆未詳孰是。

雞卵熟栗编辑

雞卵與熟栗在午前食則佳,過午後則能閉氣。

江西羅生编辑

江西羅生賣碑刻者言:「天地初如卵形者,指雞卵也,鵝鴨則不可擬矣。」此說近是。

義興邵億编辑

義興邵億永年,一字惟賢,暑月冠墨漆巾,蓋取離汗也。以葛為之,用淡金漆水和以墨水,置葛其中染之,乾而後製甚好。

蘭艾不同根编辑

古云蘭艾不同根,蓋比故家嶥起也。艾葉茂而根淺,蘭葉少而根多耳。

江湖術者编辑

江湖術者、說客,不可延至家庭,蓋起詞訟之端,誘破家之事,容或有之。先人每言之,嘗親見此曹患也。

戴率初破題编辑

先人嘗言:幼在金陵郡庠,從戴率初先生遊,先生每因暇即以方言俗諺作題,令諸生破如經義法。一日命破「樓」字,先君曰:「蓋嘗因其地之不足,而取其天之有餘。」先生大喜,又命以諺云:「寧可死,莫與秀才擔擔子。肚裏飢,打火又無米。」破曰:「小人無知,不肯竭力以事君子。君子有義,不能求食以養小人。」

宋鍍金器编辑

故宋鍍金器皿,用金熔化,以銀器潰之,凡數十次,猶如今之擺錫鐵器相類。

宋迎酒盃编辑

故宋過府官及朝貴,例蒙賜酒,却于官庫支給,以鼓吹迎歸,謂之迎酒盃。盃是夾盞,蓋內金外銀,或內銀外金者。予在四明問史善可,說乃母項氏聞諸其長上先輩言。因袁伯長學士與乃子敬存,家書中有謂迎酒盃者,故及此。

故宋剔紅编辑

故宋堅好剔紅堆紅等小柈香金箸瓶,或有以金柈底而後加漆者,今世尚存,重者是也。或銀、或銅、或錫。

馩香吸髓编辑

諺云:「馩俗音聞,齅也。香、吸髓、倚闌干。」言三險也。花心有小蟲,齅之或作鼻痔,惟臘梅最不可馩。諸獸骨髓中擊破有碎屑,吸之恐傷肺。闌干臨水,恐有墜折之患。猶三件險處也。此言雖近,亦可為戒。

巴豆黃連编辑

諺云:「巴豆未開花,黃連先結子。」蓋黃連能制伏巴豆毒也。猶「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同意。嘗觀《宋史》,宣、政之間,女直叛契丹而謀宋,南侵之日,韃靼亦叛女真而舉兵矣,正此謂也。

山中私議编辑

山中私議,人才列為九品,以比世爵,蓋賤虛而貴實也。一曰孝,事親竭力,移忠于君;二曰義,盡忠效節,輕財赴難;三曰廉,不苟取受,知恥尚儉;四曰直,真實不欺,內外如一;五曰謹,持守禮法,行之有常;六曰才,謀辨雄畧,濟時于時;七曰教,博學于己,推以及人;八曰隱,不事王侯,高尚其志;九曰藝,文詞書畫,以材成材。

種竹之法编辑

種竹之法,古語云:「深種、淺種、多種、少種,最是良法。」予治西園,嘗一日成林,彼時人事從容,工力畢具,甚易為也。且取竹于隣里佃客之家,皆吾田土上所出者,故不勞而辦也。深種者,深壅客土也。淺種者,淺開畦穴也。多種者,連鞭三五竿或二三竿,寧少種幾垛也。若獨竿則根少,根少則難活,縱活亦不能茂耳。江西小竹及公孫竹、雲頭頂竹,凡置盆栽者亦用此法。

製藥當謹编辑

製藥不可不謹。四明韶卿言,其鄉今歲有合瘧丹者,用砒霜為末,搜和蒸餅,盤晒于日,而二小兒不知食之,一死一生,生者食少,急服解劑也。死者明日焚化,腸已腐矣。又往年鎮明嶺一醫士,嘗合墨錫丹,母及妻皆慣服之,一日以他藥丸歸,未曾題名,色類墨錫丹,母及妻亦取服之,一夕而斃。可不謹乎?書此為製藥之戒。

草藥療病编辑

村民多採草藥療病,或致殞命者多矣。蓋草藥多有相似者,似是而非,性味不同,愚民不能別,一概與人服之,不至于誤者寡矣。嘗觀《本草》云:「山陽有草,其名曰黃精,餌之可長生。山北有草,其名鉤吻,入口即死[1]。」蓋此草絕相類,而性善惡不同如此。又安吉朱氏親友有為子腹疼,人教以取棟樹東南根煎湯者。子初不肯服,其父撻之。既入口,少頃而絕。蓋出土之根能殺人,朱氏不考古之過也。此表兄沈子成在安吉目擊其事,嘗以戒人。醫家用桑白皮,《本草》云,出土者,亦能殺人,可不戒哉!

季弟患疾编辑

己亥秋,季弟在上虞患痢疾,亦服村民草藥,後為所誤,雖更醫已無及矣。蓋此弟不肯讀書,不交好人,不習好行,惟市井輩是狎,所以致此者,亦稟氣受胎之賤,且有不忍言者故耳。

墮胎當謹编辑

墮胎不可不謹。妻母潘,嘗在三月之期服墮胎之劑,至四閱月而旋旋下血塊或腐肉塊,蓋受毒爛胎之故也。或懼孕育之繁者,夫婦之道亦自有術,蓋以日計之也。不然,則在三月之間、前兩月之間服為猶可,若過此則成形難動,動必有傷母之患。今人或以村婦法,用牛膝等草帶于產戶者,深非細事,不致于殞絕者鮮矣。嘗見溧上親友李漢傑,其妻黃氏冒姓孔女者,凡數十孕多男子,憚夫產育之勞苦,服桂姜行血之劑,過于三月後,胎雖不墮,漏血不止,醫者所親殷國材憂之,但飲以補血之劑,因懼不能止,所以生之也,此亦是一法。及十月而產,乃無胞之兒。蓋因形成而被毒藥所腐胞衣,以致常時漏血也。可不戒哉!吾近以家人多產,又在客中不便,常服墮胎之藥,既過三月不動,則易以安胎順氣之劑,以防護之耳。

服藥關防编辑

人家服藥須是關防,或被媼妮所傾,別添水煮,則味不能功矣。或誤墮地,及與藥相反,則傷人命。或雜亂誤投于人,物之冷熱不同,誤增病症,若是多矣,不可不戒。嘗見趙希賢云:「趙冀國公府,凡治家事各有局次,如煮藥必在外院,幹者輪日掌之,名籍日計簿,以憑稽考。遇某夫人、某官人、某直閣、某乳媼及賤妾輩有疾,外院書名懸牌于盞托之上,覆定然後送入內院飲,別間藥次第嘗之。」人家雖不能如此,或倣此防閑亦好。

五苓散编辑

五苓散隔年者,澤瀉必變油,服之者殺人。惟見一方云:治項骨倒用隔年者,餘皆不可不謹也。

滚痰丸编辑

吾鄉王中錫製滚痰丸,療疾甚妙,然亦有害人者。徙常熟,常聞一官甚壯實,每患痰熱即服之,後因患脾瀉脈絕,以致不救,蓋過于此劑也。然此劑正可推利痰熱,疾平則已,不已則傷元氣,豈可以素壯實而自欺邪!人非純陽真人,焉能保其無七情之害,害則有損,非損純陽矣。

平陽王叔瑽编辑

平陽王叔瑽為嘉興郡照磨,丙申年避地,與予同寓上虞。時乃嗣本元纔三十五歲, 未娶,因納妾于外,未免過度于酒色,自南臺宣使,間亦來上虞。忽患瘧疾半載,且膿疥遍身,因久病脾虛,腹脹足腫,問藥于予。予曰:「當實脾元、補腎、去濕則可矣,宜用厚朴乾山藥、白朮、木香之劑。」未過五日已不喜服,遂信房主者徐生,引至柑醬使與其針腿膝間放水,少頃即死,悔無及矣。庚子月甲申日也。又吾親友楊文舉,乃嗣元碩于乙未年夏秋之間亦患瘧,生疥如王本元,但無虛損下元之證,因服葶藶而愈,蓋利水道也。嘗書此以記之。

上虞陳仁壽编辑

上虞陳仁壽,字景禮,嘗應寫金字經生員,為人有交情。嘗言一日過江西,舟中遇漏雨,醉臥濕蒸之所,遂患骨節疼軟,逾年尤甚。因往杭求醫,醫用針法治之,一針竟不能步,疾倍于前時,怒而舁歸,自此不得痊矣。其疾甚怪異,手足指縫間始患腫毒,久而潰膿,膿盡微露白塊如骨,以手捻之即出,稍軟,見風堅,白如粉色,若此者不知其幾也。凡肘膝有骨節處皆患遍,筋骨拘攣不能舉動,終身廢疾。每恨無名醫,不治猶可,因治而成廢人。蓋其幼時曾酒色過度,風濕侵之久矣,亦是寃業所致如此。至正戊戌秋,會于會稽後山月餘,因談及之。

先君教論编辑

先君初欲仕時,頗厭冷官,既授上元縣學教諭,不就。江淮行省尚書有又授常州路學正,亦不就。豪氣英邁,必欲即能濟時行道者,遂薦為歲首儒人書吏往宣城。時安吉凌時中石巖為憲幕賓,一見甚喜。乃嗣懋翁師德正讀書侍師作《蘭花》詩,石巖暮歸,即命同賦,有「風流得似謝家郎」之句,石巖稱賞已,懷建康□牒而去。越三日,忽告先君曰:「公又且撥置在此未遲也,子宜歸,豈有謁人求仕者乎?」先君聞之不樂,遂飄然以不就此職而去。且對其館賓曰:「吾以凌公長者,故相投耳,非千里謀謁也。公既不我識,我亦不就此謀矣。人生豈止于是耶?」館賓即白于主者,遣僕追之,先君怒而登舟矣。石巖更大喜曰:「吾所以試之,乃灼見其英氣如此,公文已就,特未與之言,待其未至溧上,隨令隸卒發牒取補書吏也。」及先君未到家,而江東廉訪已至建康,轉下溧陽敦請矣。先輩作成人如此,未嘗輕許,既就亦未嘗有矜色。先君極感之,時至元甲午春也。是年,以入仕獲免沈家雜泛差役,舖夫賤隸,本州悉除放之,因先君之功也。時與貢仲章交,乃翁南漪一見,深喜之至,欲納為壻,每折行輩,分賓主。如是交遊寓秀野堂者二年,後數相見,敬愛如初,先君每嘆先輩仕人之不可及也。又憲使盧公疎齋雅相推重,一遊一燕,未嘗不與先君同處。或賦詩詞,必先書以見示,其前輩氣象如此。一日,廉使容齋徐公云:「書中有女顏如玉。」戲謂先君曰:「試為我屬一對,以俗語尤好。」先君即應之曰:「路上行人口似碑。」容齋大喜。又一日,有歌妓千金奴者請贈樂府,容齋屬之先君,即席賦《折桂令》一闋。容齋大喜,舉杯度曲,盡興而醉,由是得名,亦由是幾至被劾。而以容齋人品高,且尚文物之時,獨免此患。若是今日,亦無此等人物,亦不敢如此倡和風流也。其曲今書坊中已刊行,見于《陽春白雪》,內題但作徐容齋贈云。又嘗以律詩呈容齋公,公喜而書于後曰:「吾退之天資穎異,筆力過人,擅江淮之英,本鄒魯之氣,觀此佳作,未能走和,甚覺吾老邁矣。吾退之當勉力為政,以繼前修,則吾深有望也。汶叟徐炎題。」

先師德輝编辑

先師趙德輝先生嘗言:溧陽儒學祭□□□,諸儒執事者皆來,忽一儒驚見黑旗白字大書云「本州城隍監祭」,須臾被擊而死。蓋此儒患痢疾,未滌衣服,媟穢廟殿,故遭譴也。常人欺心,舉事不思報本,且壞亂學官者,其可免耶?

建康儒學编辑

建康路儒學,至元以後,有以儒人竊學糧,且壞教範,日橫于學宮。一夕得病,且狂呼其妻曰:「吾被子路所擊,痛不堪忍也。」言訖而死。先君目睹其事。

衢州學霸编辑

衢州學霸王杞者,久佔出納之計,半為己資,橫行積久。會先叔祖平齋府君來教授時,稍防閑之,杞積忿,遂欲誣于憲司。是夜,忽見子路叱之曰:「孔君聖人子孫,仁人也。汝敢加害耶?」鞭擊其背,即患疽發,七月而死。金陵李懋子才嘗作傳記其事。

太平路學编辑

太平路學一儒人甚貧,或告之曰:「可拜先聖七七四十九夜即得金。」儒甚癡愚,果如其言往拜之。或者又偽造錫錠,潛置殿側,儒見甚喜。或者窺伺其所得,即求分惠,儒者辭以同貨。或者竟強持去,乃笑曰:「我特戲爾耳。」儒訴于學官云:「或者奪我白金。」且告所得本末如此。官詰之曰:「或者不可以假金誑儒,欲免罪,當償真金。」儒者得金,遂奉父母、育妻子。人咸謂儒者貧而誠,所以得金。聖人不能以金與人,故假手于或者,是亦可異可笑之事也。從父諸暨君嘗言及此,蓋目擊其事云。

克誠竊食编辑

義興蹇克誠久竊食于學宮,未免點黨行蠹。一日,因事逮及,拘于常州,久不能脫,忿而自刳穵出外腎,血流滿牀席,自是召保放歸。此亦作惡之報,或有作惡未之聞者也。蹇之祖,宋末蜀人。溧陽楊浚久佔學官出納之計,凡飲食居止皆是學中資也。子能聰明讀書,一夕而死。餘子雖在,作惡無行,可見報應也如此。深甫晚年貧困,鬱鬱而卒。嘗聞前輩言,學糧不可妄食,必有報應。若果賢而貧無所依,則食于學,此分內事耳。苟無行,強受學糧,必貽神人之怒。且無故而食農夫汗血之勞,豈無報應!吾見如此者亦多矣。至如無功而食官之祿亦然,不及其身,則在子孫,事之必然也。

種蘭之法编辑

種蘭之法,古語云:「喜晴而惡日,喜幽而惡僻,喜叢而惡密,喜明而惡濕。」蓋欲乾不欲晒烈日,欲隱不欲處穢處,欲長苗至繁則敗,欲潤不欲多灌水。當以碎瓦屑火煆過伏濕處,出氣後却細和土置于蘭之着根,可離水而常暖也。又以燖煮鷄鵝毛湯積芽而灌之,灌必徐徐使潤,不宜太濕,太濕則根腐矣。抽芽謂之發箭,至發箭時,當以隔宿冷茶水灌之,能發其芳也。懼其瘠,則稍加以糞土。糞土之法,用山中黃土槌細糞沃之,晒乾待其無穢氣後,漸加于盆面,遇灌水則肥自上而入,不至傷也。又云:「有竹方培蘭。」即喜晴惡日、喜幽惡僻之意。常置疎竹林中,縱遇晴亦無烈日,遇雨不致太浸,蓋以此也。蘭本出廣地者為上,葉短而柔,廣而澤,根如大香附狀最香,閩次之。慶元之昌國州,近見一種亦好,土人名曰鐵幹蓀,出小沙寺山上,可與閩本伯仲者也。春開曰蕙,夏開曰芷,秋蘭冬開曰蓀,皆一幹而數花。凡今之諸山所產,葉狹而勁,一花或眾花者,幽草也,非真蘭也。廣、閩、昌國者,或有一幹一花,多在春開亦好,但香淺耳。象山縣山中及鄞縣育王山中亦出一種。象山與昌國同。

邵永年编辑

義興縣邵億永年,一字惟賢,宋熙寧三魁之後也,世稱紅樓邵家。乃祖于嘉定間抄寫《雜記》一帙,中載一詩如讖語,云:「壬辰癸巳這一番,人人災死盡無棺。狗拖屍者心猶顫,鴉啄烏睛血未乾。半畝田埋千百塚,一家人哭兩三般。說與江南卿與相,任他石佛也心酸。」當時見此皆不為意,及至正壬辰、癸巳之間,兵事大亂,絕與此詩相騐,猶觸景而作者。溧陽潘毅士宏,幼年在廣德山中亦見此詩,正不知何人所作,是宋之何年時也,却與今日壬辰、癸巳符合,豈偶然哉!

平江築城编辑

平江始築城時,某處城數丈,築而陷者三。于是深掘其地,偶得一石,方廣三尺,刻云「三十六,十八子,寅卯年,至辰巳,合修張掖同音例。國不祥,不在常,不在洋,必須欵欵細思量。耳卜水,莫愁米,浮屠倒地莫扶起。修古岸,重開河,軍民拍手笑呵阿。日出屋東頭,鯉魚山上游。星從月裏過,會在午年頭。」末行云「唐癸丑三月三日立」。時至正辛卯秋冬之間,民相傳誦,竟不曉其讖。至丙申春城陷,張九四據之,明年秋納欵,始有人云:「張起謀時止十八人,若火、周、李、嚴等也。」又測「鯉魚山上游」者,高郵也。「星從月裏過」者,橫舟也。「三十六」者,四九三十六也。皆未盡詳明其意,亦未知應在何事也。「開河」之說,却是賈魯平章為之,天下遂亂。「浮屠倒地」者,自亂後寺觀皆廢,僧徒遁去,以置軍寨。此二事頗相應。常記杜清碧先生在杭城,時至正癸未歲,忽言天下不久當築城,築城後自此多事,南人多得大官,但恐得官時五更鷄叫天將明,無多時光也,自後皆騐。杜公,臨江人,寓武夷,善陰陽術數之學,長于天文地理,但心術未正,弄黃白左道,識者鄙之;尤好博古,能篆隸,予嘗從其問地理法。又杭城國初嘗有術者言:「此地當變荊棘,在八十年後。」今果如其術者云。

大興土木编辑

大興土木之工,必主不祥。蓋土神好靜,或動作則必不安,輕則工者僕役見咎,重則禍災及主人。吾嘗見長官好興土木修廟宇者,皆不得美任,雖未究其事理,亦勞民動眾,俾土神不安之所致也。人家承祖父舊居最好,不得已則修營無妨,然亦看《授時曆》,前所定諸神煞方外處,合宜避之,此不可不信也。雖云東家之西即西家之東,然亦不可執而忽之,當詳審耳。

錢唐張炎编辑

錢唐張炎,字叔夏,自號玉田,長于詞曲,嘗賦《孤鴈》詞,有云:「寫不成行,書難成字,只寄得相思一點[2]。」人皆稱之曰張孤鴈。有《山中白雲集》,首論作詞之法,備述其要旨。

茅山水澗编辑

茅山冷水澗,雨過,泉流大急,則流出一等白石,土人收而斲成器用,或杯、或帶、或笠珠、或刀靶,瑩然如玉,惟欠溫潤耳。間亦有潤而如玉者,必碔砆之異種也,頗難得。蓋堅而難琢,不多出故也。

蒼蠅變黑编辑

諺云:「蒼蠅變黑白。」蓋蠅糞污物,遇白則黑,遇黑則白。世以喻夫君子小人相反也。

海濱蚶田编辑

海濱有蚶田,乃人為之。以海底取蚶種置于田,候潮長。育蚶之患,有班螺,能以尾磨蚶成竅而食其肉。潮退,種蚶者往視,擇而剔之。

浙西水旱编辑

四月十六日,浙西卜水旱,云:「月出早則旱,遲則潦。」嘗記父老云:「己巳年,日方沒未久,而月已高,其年大旱。」又卜,是日宜陰,不宜大晴,亦不宜大雨。浙東占四月八日晴及眾風,或南與北風亦好,宜二麥;若雨及西風,則損二麥。每歲六月一日、三日、六日,晴則旱,若雨則潦,陰則平。每歲朔,喜東風,惟十月朔,宜西風,則夏米平。

磨鏡透閨编辑

磨鏡者以鐵片六七葉,參差啣撃之,行市則搖動,使其聲聞于內院,如云響板之音,謂之透閨。

自稱和靖後编辑

國初有人自稱林和靖七世孫,杭人戲贈詩曰:「和靖從來不娶妻,如何七代有孫兒?若非童種與鶴種,定是瓜皮搭李皮。」至今傳誦,以為笑具。蓋譏人妄托遙遙華胄也。

詩聯對句编辑

又一生作詩喜聯對句,有云:「舍弟江南死,家兄塞北亡。」詢其所以,惟一身,實未嘗有兄弟也。時人續之曰:「只求詩對好,不怕兩重喪。」至今以為妄作詩求切對者之誚。

園丁棕絲编辑

園丁以棕絲攀結花枝最為損物。往年嘗往杭城買蟠桃千葉紅白者數盆,花謝移植于地,枝幹長茂,高即五尺。忽大風,枝皆折。視之,有棕在骨,被拘束不能長,但長皮耳。遍觀拘縛處,莫不皆然。予即以小刀直割斷其棕絲,庶幾可以長大骨肉矣。至次年,則無吹折之病。此花木之受害,豈淺淺哉!蓋棕不腐斷,且桃枝膠多易長故也,他木亦然。于是初買即斷其棕,任其直幹橫斜,栽移于後,皆成大樹。予性不喜矯揉者,忽見園丁如此,即以理論之。

鄞人虛詐编辑

鄞人多虛詐不實,皆江水長落不常,俗性亦由是習成。予自至鄞凡四載,若親戚隣識,未嘗見一言之可信,一人之可托者,最是無恥無義,得利于己則與人往還,不得則遽變絕交。明日得之又復往還,或假借不合意,又有絕交之情。此只是土人待他處客也,使客乞假于土人,終歲未之聞也。吾姪壻袁氏子,無情尤甚,若非世人類者,其妄誕譎詐,浙西未嘗見之,亦未嘗遇此等親戚也。細民多不務實,好飲啖酒肉,無一日不買魚腥酒食。吾鄉則不然,小民終歲或未嘗知魚肉味者,簡儉勤苦,又非鄞人所聞見也。鄞人寧飲啖而至于貧無衣食者有之,其不務實非類人俗則可知矣。所以湯伯溫薄其風俗,嘗云:「有男未娶寧近於半百,有女未嫁寧可為尼姑,必待承平歸浙西、江東然後為之,未為晚也。」伯溫平日多妄誕,此言最有所見,吾頗然之。

敬仁祭酒编辑

許敬仁祭酒,魯齋子也,學行皆不逮于父,以門第自高。嘗忽傲人,每說及乃父奉旨之榮,口稱先人者不一。四明袁伯長亦以譏謔為習,常嘲敬仁,敬仁大薄之。伯長嘲之曰:「祭酒許敬仁,入門韃靼喚,出門傳聖旨,口口稱先人。」蓋敬仁頗尚朔氣,習國語,乘怒必先以阿刺、花刺等句叱人,人咸以為誚也。鄧文肅亦薄伯長,以謂有海濱滑稽之風耳。

乙酉取士编辑

乙酉科取士不公,士人揭文以謗之云:「設科取士,深感聖朝之恩。倚公行私,無奈吏胥之弊。豈期江浙之大省,尀耐禹疇之小劉」云云。其間亦言開元王彌叟囑託之過者不一,雖是不得第者之言,亦因取士不公之誚也。後云一樣五千本印行。

四明厚齋编辑

四明王厚齋尚書好博學,每以小冊納袖中入秘府,凡見書籍異聞則筆錄之,復藏袖中而出。晚年成《困學紀聞》,可謂遺訓後學者矣。國初袁伯長、孔明遠、史果齋,嘗登門請教者惟三人焉。明遠諱昭孫,時為慶元儒學教授;時伯長方十二年,不過隨眾習句讀已耳。

伯長九字编辑

袁伯長家字號以九字為則,取相生之義:「水木土日人心示言金石絲竹。」蓋以「日」字至「竹」字也。

石蓮编辑

石蓮數百年不腐,嘗見築黃花小莊基時,掘地數尺,得石蓮數枚,其堅如鐵,置淺水中則復生。考其地乃宋嘉泰辛酉所築,其初是蓮花水蕩也。所以道家服蓮肉,亦有所因者云。

金陵李恆编辑

金陵李恆,字晉重,楊通微女兄之子、文舉之表弟也。進士出身,頗稱廉簡。然以家貧,常以五分取逋息,作文鬻錢,是以賤隸、庸人、富室等皆得易而求之。嘗為小吏凌立義之父作墓誌,時人亦以是薄之。尤善小篆,性執僻而強,鄰里鮮與交者。祖居溧陽,所以自稱中山李某也。

推人五行编辑

前輩多言推人五行定休咎,今以受胎日時為準,但以所生時甲子合,得十月數某甲子是也。如甲子則推己丑,甲與己合,子與丑合。乙丑則庚子之類乙與庚合,子與丑合。也。又云唐宮中如此。未詳。

無土不成人编辑

諺云:「無土不成人。」蓋謂有田可耕,誠務本也。所以術者推人五行,亦以無土為忌。先人嘗戲言「田」字云:「昔為富字尾,今為累字頭。」此確論也。人生居鄉里,處田園之樂,可謂足矣。既欲多買田,買田多賦役,由是而日繁挂籍于戶役,則小人皂隸之輩,皆得易而侮之,可謂累矣。有志者但守舊田廬,足供衣食。使富于田,亦必擇其中下等者鬻于他姓,嘗食勤力取儉,可謂福矣。

字讖编辑

字讖容或可騐,雖曰偶然,亦自可笑。先人嘗言:「桑哥拜相,術者測其止有四十八月之位。更作相哥,術者又曰,也只是四十八月。」既而果然。又溧陽南門開解庫,始議名「胤定」二字[3],計十七畫,疑其騐數止十七年。更作「曲阜」,亦是十七畫[4]。豈偶然耶?自壬子歲開張,頗覺稱意,至戊辰以後,漸漸不資長,雖不虧廢,隨得隨消,終不及前矣。又允定大圩是趙丞相信庵以水泊之所築堤,遂為良產三十餘年。而國朝兵至,趙不能有,轉鬻于呂平章。呂至三十餘年,子弟不肖,廢其業,始為吾家所有,主四十餘年,今為盜所陷。一佃幹蔣士龍者偶言及此,未必無定數存乎其間。以此推之,何必枉圖也哉!吾嘗論此家猶國也,周之八百年,仁厚以延之也;秦止于二世,暴虐以促之也。治家者戒之。相哥事載郭宵鳳雲翼《江湖記聞》前集第六卷《藝術門》。

天賜歸晹编辑

河南歸晹常為翰林學士,性廉介,多有陰德。在鄉里,因治圃亭鋤地,見白金錠滿窖,錠皆鑄成字,云「天賜歸晹」。晹笑而掩之曰:「焉有是理?吾何德而可受此哉!」竟不復顧,當時廝役咸知之。後遇范並諸叛,舉家逃避他所,事定始歸,及見圃亭側若經發掘者,視之惟失十二錠,復笑而掩之。後因宦遊過荊陽湖,舟中聞梢人喧鬨,晹問故,梢人云:「一竹箱隨舟尾而行,欲撈之,重不能起。」晹曰:「不可。湖海中多盜劫人物,以首級填其空箱往往有之,切勿撈也。」梢人因以篙推之使走。越三日,至某處城下,其箱泝流亦至,浮于舟之前,梢人得之,乃白金錠也。與其廝役同見,亦分二錠,上皆有「天賜歸晹」四字。梢人或曰:「舟中官人姓歸,恐當受此物乎?」廝役遂走報晹曰:「箱中之物皆白金錠也,錠上皆有爺爺名字。某當分得其二,總計十有二錠。」晹聞之,皆叱其還于梢人,勿有其分。晹因感嘆久之。為驛吏所知,言于某處官司,遂捕梢人者歸之晹,晹力辭不受。後聞于朝,奉旨別以公帑之金隨其數而賜之云。晹字彥溫。

蕭㪺講學编辑

蕭㪺先生名㪺,字維斗,講學一本于朱子。嘗閒居,夜夢一大鳥飛集于屋上,晨起戒僕廝:「凡有客至,當報我。」及將暮,無人。先生步出門外,遙望一人頎然而癯,昂藏如瘦鶴,荷一高肩擔,至門則弛擔,通謁刺姓名曰孛述魯翀[5]。先生一見即喜,意謂夢中所騐也。遂進而語,甚聰敏。問:「嘗讀小學書不?」曰:「未也。」時已年二十餘矣。先生曰:「我以朱子教人之法而授諸生,必先由小學始,子雖讀他書多,願相從者必當如是。」翀曰:「百里相從,惟先生言是聽。」自講學三年,皆經學務本之道。有司聞其學行,又出于蕭公之門,遂薦為南陽縣儒學教諭,廉介剛毅,為時所稱,御史臺即就教諭選用,拜監察御史。時與同官劾某官不法,直達于文宗御覽,因問:「兩御史何一人無散官?」近臣曰:「無前資也。」文宗曰:「既無前資,何為御史?」近臣曰:「有御史之才,剛正不畏強禦,選用人才,難拘此也。」帝乃以御筆填寫將仕佐郎于其銜上,時人以為榮且稱也。既又劾元復初先生,先生文章固為一代之宗,而貪污泛交,為清德之累。翀嘗師問之,即劾而又見復初先生。先生曰:「何劾我而又來見我乎?」翀曰:「劾者,御史之職也;見者,師生之禮也。且先生以不美之名非止于此,某恐先生日墮于掃地,故以輕者言之,使先生退而修晚節也。」復初時為參知政事矣。翀後為祭酒,國子監書冊無不遍閱。凡某句在某冊第幾行,無不博記,諸生皆嘆服之。官禮部時,却胡僧帝師之禮,時人以為難。一日,侍文宗言事,俄而虞伯生學士至,帝引伯生入便殿,翀不得入,久立階上,聞伯生稱道帝曰:「陛下堯、舜之君,神明之主。」翀在外厲聲曰:「這個江西蠻子阿附聖君,未嘗聞以二帝三王之道規諫也,論法當以罪之。」文宗笑曰:「子翬醉也,可退,明日來奏事。」帝雖愛其忠直,又恐中傷于伯生也。文宗愛伯生如手足,然是時伯生竦懼,月餘不敢見子翬也。其嚴恪剛正如此。

維揚憲吏编辑

維揚舊憲吏嘗言:「淮東憲司官某某,曾作書寄一某官,向使者拜以授書,使者拜而受之。使往彼見某官,亦拜而捧書。蓋拜而授之者,如見某人,必面其所居之方以望之也。使拜而奉者,代司官拜也。此必于其稍尊者及平交者也。」嘗見北方官長稱,朋友親戚壽日,或遠不能親往,則先寄使者或托親友轉寄,必拜而授手帕一方,或紵絲一端,使及親友,亦拜而受之。到其所,則代某人拜獻壽者,此禮亦好,南方反不及也。本朝凡遇生辰及歲旦冬至朝,咸以手帕奉賀,更相交易云,一絲當一歲。祝其長年也。蒙古之地則以皮條相賀,然大者遇小者則不回易。回易之禮,出于平交也。

江南富戶编辑

至正乙酉間,江南富戶多納粟補官,倍于往歲,由是楊希茂父子、周信臣、蔣文秀、呂養誥等,一時炫耀于鄉里。未幾,信臣以他贓罪黜,文秀以倨傲被訐,希茂父子自劾免罪,養誥以他事見拘。時荊溪士人張載之,作詩嘲之曰:「納粟求官作貴翁,誰知世事轉頭空。一朝金瀨周巡檢,三日維揚蔣相公。希茂知幾先首罪,長源陪課不言功。何如林下山間者,紅葉黃花酒一鐘。」長源者,荊溪王德翁子,富而無才識,本故家子弟,足可求入仕之門而不思,反欲速貴,先于希茂等十年前納粟為本州稅使,陪課錢十年,欲退不可,故詩中及之。先是,三寶奴作相日,富戶雜流皆可入官,有至貴受宣命秩高品者,時人嘲詩有「茶鹽酒醋都提舉,僧道醫工總相公」之句。至乙未、丙申間,國家無才識之人當朝,而行納粟之詔,許以二萬石者正五品,于附近州縣常選內委付,則詩人亦不暇嘲諷,而天下事可知矣。三十年前承平之日,或有富輸十萬斛,焉得縣佐之職哉?縱使有才德之士,鄉薦于州縣,州縣上于郡,郡上于行省,已有疑難吏詰之淹滯,或達于部猶不肯商量。何前日之太艱,今日之太濫也?噫,可痛也哉!直至流于濫授宣勅于工隸倡賤之人,猶不知其所以貴者,是亦深可痛恨也哉!

溧陽富民编辑

溧陽富民羅貴一婢之子羅中者,幼嘗從學,頗習儒雅;然妄誕不實,為鄉中之誚。先是,館客廬陵婁奎謂其兄汝楫云:「何苦效欺誑,以累辱前人乎?」遂痛哭流涕于汝楫父子之墓,云邦人痛責羅中有罪。

文益棄母编辑

溧陽王文益,字仲謙,醫人子也,習為儒名而無儒行。以妻貌陋,遂棄母女而之他,通奸于提舉官王吉父之淫女,飄泊赴都。嘗有達官薦文益于江浙行省注蘭溪州學正,文益鄙之不受,入國子監九年無成。母思文益而病卒,文益不即奔喪。寓公偰世南在都,責文益曰:「汝母死逾年,吾家人附信已至四閱月矣,何不奔喪,以甘事于不孝乎?」文益不得已乃歸。僅一載,凡遊戲褻飲,無不從也。其兄適仲南戒之,文益怒不受戒,亦不與故妻及二女相見,賴仲南供養十年。至正甲申八月,文益不終制而去,亦不葬其母。其兄欲助其費,文益曰:「待吾得官歸,方可營葬,否則十年亦不可葬也。所助葬資,未若助吾行色。」其兄曰:「助子葬事當以二十錠,今助行色可半之。」文益遂行。又三年無成,仲南遂葬其母,事為繼母也。又五年,仲南為嫁其二女,其妻以憂死,亦葬于姑之側後。甲午年,文益始充淮南宣使陞掾史,從總兵官至江西,病死,終身無成,虛名而已。自甲申秋離鄉去至死,並不作訊字寄乃兄及親戚朋友。其不孝不義惡行,不可容于誅,徒以小職明善逢迎卿相耳,何足取哉!可為鄉里之戒。繼文益之惡者有一人:嚴瑄。

窑器不足珍编辑

嘗議舊定器官窑等物皆不足為珍玩,蓋予真有所見也。在家時,表兄沈子成自餘干州歸,攜至舊御土窑器徑尺肉碟二個,云是三十年前所造者,其質與色絕類定器之中等者,博古者往往不能辨。乙未冬在杭州時,市哥哥洞窑器者一香鼎,質細雖新,其色瑩潤如舊造,識者猶疑之。會荊溪王德翁亦云:「近日哥哥窑絕類古官窑,不可不細辨也。」今在慶元見一尋常青器菜盆,質雖粗,其色亦如舊窑,不過街市所貨下等低物,使其質更加以細膩,兼以歲久,則亂真矣。予然後知定器官窑之不足為珍玩也。所可珍者,真是美玉為然。記此為後人玩物之戒。至正癸卯冬記。

鹹物害人编辑

鹹物能害人。予避地四明久,知地卑濕,民多食鹹,其病患者多疝氣腎㿗,或墜下如斗者,或大如瓜者,蓋食鹽腥所致。嘗會張謙受都事云:「某長于浙西,素無疝疾,自至正戊戌夏來四明,因日食少鹽味,竟患疝,遂戒之,今不甚苦。」又會西域馬元德云:「近苦外腎㿗如瓜,服藥不效。蓋日食鹹故也。」又會崑山豪獲施五者云:「其家從役者數人,皆長自大都,今至四明五年間咸患腎㿗,亦日食鹹腥故也。」予舊有脈痔疾,無疝氣,自至四明,痔血倍于前時,忽患外腎偏墜,蓋鹹能走血墜腎故也。姪兒輩皆患疝,自至此地,隨俗日食鮝,且鮝價廉,可為度歲計,由是而致疾也。苦欲戒之為不能,時助滋味耳。

漳州香花编辑

潭州有香花如爛瓜,臘瓣如蘭,其葉如栗,可愛玩,土人名之曰鷹瓜花,取其似也。

溧陽昏鴉编辑

幼時嘗見溧陽東門昏鴉累萬,夜飛集張巷馬店之村,不幾年,日漸稀少,而此處人家衰之。後集法華庵,又轉集楊巷,未幾又去而之他所,則法華消廢,而楊亦衰矣。故儲德修有言:「寒鴉棲暖地。」嚮時臧村儲月心富時亦然,後去而月廢也。予自至元丁丑歲初至芳村,見其宅東西竹木鬱然,昏鴉亂集,啼聲徹夜。後三二年,鴉去木凋,直至衰落而後已也。諺云:「山朝不如水朝,水朝不如人朝,人朝不如鳥朝。」或亦有可信者哉。

減鐵為佩编辑

近世尚減鐵為佩帶刀靶之飾,而餘干及錢唐、松江競市之,非美玩也。此乃女真遺制,惟刀靶及鞍轡或施之可也;若置之佩帶,既重且易生綉衣,非美玩之所刻,書此以為戒。重則勞吾體,綉則損吾服,何飾用之有哉!

靜物致壽编辑

世間靜物致壽者固多,且以文房四寶論之,硯主靜,故能壽;筆主動,故不壽。惟人以是觀之,可知宜壽之道。

鍾山王氣编辑

鍾山王氣,昔時在二十餘里之內,自丁亥以後,氣如紫烟,遠接淮西,亦異事也。揚州興廢不常,山水之勝又有時而興也。唐人有詩云:「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無賴是揚州。」洪容齋《筆記》云。女真之寇亂揚州,百里之間,虛無人烟。至隆興以後復盛,德祐末兵亂又廢。父老嘗云:自揚州至中原七百餘里無人烟,至元貞以後復盛。至正甲午以後,今如荒野,不知何時復興也?

吳鐸中丞编辑

吳元人,名鐸,中丞,中山人,寓吳興,後卒於福建官舍,肯當平章長子也。平昔頗事飲食,云:「凡飲酒食肉遇晚膳,必用白湯泡飲,以盪滌腸胃油膩,不致作疾也。」又云:「丈夫居家,必有妻妾之嗜,晨膳必以羊、猪、鵝、鷄等味,或一或兼可也。凡魚腥不可食,食恐傷腎氣,氣非所宜。午後食魚則無傷矣。」

水向西流编辑

凡城郭水向西流者,主居人多無義寡恩。又水不通江湖者,主不產清奇之物。金陵人多薄情,秦淮河西流也。京口人多不富且濁,水不通流也。湖州多竊盜,水散漫也。蓋山深處則民厚而實,水泛處則民薄而頑。風水之說,信不誣矣。

註釋编辑

  1. 「山陽有草」句,《本草網目》卷十二作:「太陽之草名黃精,食之可以長生,太陰之草名鉤吻,不可食之,入口立死人。 」
  2. 「寫不成行,書難成字,只寄得相思一點」,張炎《山中白雲詞·解連環·孤雁》作「寫不成書,只寄得相思一點」。
  3. 「胤定」,原作「允定」二字,為十二畫。 「胤」字蓋避清雍正諱。
  4. 「曲阜亦是十七畫」,按「曲阜」二字為十四畫。 「阜」字疑作「埠」,正合十七畫。
  5. 「孛述魯翀」,《元史》作「孛術魯翀」。
 卷三 ↑返回頂部 全書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