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外孫崔氏二孩書

與外孫崔氏二孩書
作者:李華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315

八月十五日,翁告崔氏之子兩孩省:吾出身入仕,行四十年,晚有汝母,已養汝二人矣。吾逮事裴氏、鄭氏、崔氏諸姑、於氏堂姑,皆賢明淑哲,為內外師範,意欲與汝言之。裴氏姑恩慈,見吾一善,未嚐不流涕祝吾成立。見吾伯仲書題,誨責疏略,話及舊事,雲無此例;吾伯仲書題比今日中外書題,其間疏密不啻百十也。吾小時猶省長幼,每日兩時櫛盥,起居尊行,三時侍食,飲良訖然後敢食,猶責不如禮。今者諸子日出高眠,爭覽盤器,何曾有此儀?可為歎息!世教如此,何得不亂?婦人亦要讀書解文字,知今古情狀,事父母舅姑,然可無咎。《詩序》云:「哀窈窕,思賢才,而無傷善之心焉,是《關雎》之義也。」《易》曰:「主中饋,無攸遂。」婦人但當主酒食、待賓客而已,其餘無自專之禮。《詩》云:「將翱將翔,佩玉瓊琚。」此奉舅姑、助祭祀之儀也。又曰:「將翱將翔,弋鳧與雁。」此主酒食、待賓客之儀也。禮經所載,汝其記之。又婦人將嫁三月,教於公宮;祖廟既毀,教於宗室。嫁則廟見,不見廟者,不得為婦。今此禮淩夷,人從苟且,婦人尊於丈夫,群陰制於太陽。世教淪替,一至於此,可為墮淚!汝等當學讀《詩》、《禮》、《論語》、《孝經》,此最為要也。吾小時南市帽行,見貂帽多、帷帽少,當時舊人,已歎風俗。中年至西京市,帽行乃無帷帽,貂帽亦無。男子衫袖蒙鼻,婦人領巾覆頭。向有帷帽冪離,必為瓦石所及。此乃婦人為丈夫之象、丈夫為婦人之飾,顛之倒之,莫甚於此。觸類而長,不可勝言,舉其一端,告及汝耳。勿謂幼小,不遵訓誡。所見所聞,頹風敗俗,故申明舊事,不能一一也。阿馬來,說汝誦得數十篇詩賦,麗麗已能承順十五市顏色,十七伯極鍾念。吾旅病,乍聞甚慰,意凡人不患尊行不慈訓,患身不能承順耳。汝承十五市仁慈,十七伯訓誘,又質性柔順,當不扶自直,吾所告者括羽汝耳。不次,翁告崔氏二子省。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