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睢說秦王

< 戰國策
< 古文觀止

范睢說秦王    國 策

  范睢至,秦王庭迎范睢,敬執賓主之禮。范睢辭讓。是日見范睢,見者無不變色易容者。秦王屏左右,宮中虛無人,秦王跪而請曰:「先生何以幸教寡人?」范睢曰:「唯唯!」有閒,秦王復請。范睢曰:「唯唯!」若是者三。秦王跽曰:「先生不幸教寡人乎?」

  范睢謝曰:「非敢然也!臣聞始時呂尚之遇文王也,身為漁父,而釣于渭陽之濱耳。若是者,交疏也已。一說而立為太師,載與俱歸者,其言深也。 故文王果收功于呂尚,卒擅天下,而身立為帝王。鄉使文王呂望,而弗與深言,是無天子之德,而無與成其王也。 今臣,羇旅之臣也,交疏于王,而所願陳者,皆匡君臣之事,處人骨肉之閒,願以陳臣之陋忠,而未知王心也。所以王三問而不對者,是也。臣非有所畏而不敢言也;知今日言之於前,而明日伏誅於後,然臣弗敢畏也。大王信行臣之言,死不足以為臣患,亡不足以為臣憂,漆身而為厲,被髮而為狂,不足以為臣恥。五帝之聖而死,三王之仁而死,五伯之賢而死,烏獲之力而死,之勇焉而死。死者,人之所必不免,處必然之勢;可以少有補於,此臣之所大願也,臣何患乎?伍子胥橐載而出昭關,夜行而晝伏,至於水,無以餌其口;膝行蒲伏,乞食於巿,卒興吳國闔廬為霸。使臣得進謀如伍子胥,加之以幽囚不復見,是臣說之行也,臣何憂乎?箕子接輿,漆身而為厲,被髮而為狂,無益于。使臣得同行于箕子接輿,可以補所賢之主,是臣之大榮也,臣又何恥乎?

  臣之所恐者,獨恐臣死之後,天下見臣盡忠而身蹶也,因以杜口裹足,莫肯向耳。足下上畏太后之嚴,下惑姦臣之態;居深宮之中,不離保傅之手;終身闇惑,無與照奸;大者宗廟滅覆,小者身以孤危,此臣之所恐耳。若夫窮辱之事,死亡之患,臣弗敢畏也。臣死而治,賢于生也。」

  秦王跪曰:「先生!是何言也!夫秦國僻遠,寡人愚不肖,先生乃幸至此,此天以寡人慁先生,而存先王之廟也。寡人得受命于先生,此天所以幸先王而不棄其孤也。先生奈何而言若此?事無大小,上及太后,下至大臣,願先生悉以教寡人,無疑寡人也!」

  范睢再拜,秦王亦再拜。


註釋

范睢︰戰國時魏人。至︰謂范睢從魏國到秦國。秦王︰秦昭王,即惠王孫。庭迎︰下階而迎。有閒︰相隔片刻。跽︰長跪。呂尚︰即姜子牙。厲︰癩。烏獲︰古代力士。賁育︰即孟賁、夏育,二人皆古之勇者。橐︰用袋子裝藏,音「拓」。昭關︰地名,位於安徽省含山縣,為吳、楚兩國之間的要衝。菱水︰水名,位於江蘇省溧陽縣。箕子︰商殷之太師,因諫紂而被囚禁,後佯狂為奴。接輿︰即陸通,春秋時楚國人,佯狂避世。足下︰指秦昭王。太后︰即宣太后。保傅︰保母、師母。闇惑︰謂昧於事理而為人所惑。慁︰褻瀆,音「運」。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