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餘客話/卷13

 卷十二 茶餘客話‧卷十三
卷十四 

卷十三编辑

○天地圓體编辑

蓋天雲天如蓋笠,宣夜則雲天了無質。方天以火光遠轉為比,惟渾天則以形圓裏黃為喻。渾天古雖有其說,而未盡其論。唐之淳風、一行,宋之堯夫,元之郭太史、許魯齋,明之劉伯溫,皆聰明絕世,而未能明言天地之皆為圓體。至西人利馬竇入中國,言地無上下,無正面,四周皆人著其上。華人笑之。不知自彼國至中土,幾於繞地一周,此乃彼所目見,非臆說也。至梅定九出,始發明周髀經,以為原係如此立說。周髀言地如饅首,天如上下兩傘合籠,日月在腰,如在兩傘合縫處,人在日月之下,不正當傘脊處。西人言中國東西南三面皆有人,惟北方尚未開闢,盡是樹木鬼魅青燐而已。中國不見之星甚多,西人皆能圖之。乃知聖人無所不通,《周禮》中說九州,只以景長景短景夕景朝數語盡之。至天地全局,只以周髀盡之矣。蒙氣離地甚近,四十度以上,即不用蒙氣表,故地方高朗,氣清楚處皆無蒙氣。近有測量地里人,早行晨雞未發聲,忽見天際如日方升,林木村舍,依稀辨色,須臾昏如故,移時東方始漸白。蓋日在地平之下,光映蒙氣而浮上也。正如置錢碗底,遠視若無,及盛水滿時,則錢隨水光而顯見矣。

○雲漢编辑

雲漢,一曰天漢,一曰天河,一曰河漢。起東方尾箕之間,乃分二道:其南經傳說魚星天淵天弁河鼓,其北經龜星貫箕次終南斗魁左鎮。至天津下合河道,乃西南行,又分而夾匏瓜絡人星杵星造父螣蛇王良。附路閣道北端,經天陵天舡卷舌,而又南行絡五車,經北河之南,入東井水位南。東南行絡南河闕丘天狗天紀天稷,至七星南而沒,凡經十有九宿。石氏曰:漢乃天一所生,凝毓而成者。天所以為東南西北襟帶之限也,天下漢河之源,蓋出於此。《天文志》:河自坤抵艮,為地之紀。《爾雅》:析水謂之淮,箕鬥之間津也。《天文志》:四漢者,金之散氣也,其本曰水漢。漢中星多則多雨,星少則旱。漢非河水之氣,乃天南行陰陽氣所不及而成白色者,以其天氣不足也。

○霹靂编辑

霹靂,碪形,質各殊,隨地而異。今各蒙古瀚海沙漠等處,嘗拾得銅鐵如槍頭箭鏃刀錐之類者,皆雷斧也。《雷書》云:雷斧,銅鐵為之,盛京烏喇諸地,則皆石也。色微青黑而通明,映之瑩如玻璃。其在西洋者,石色沉綠,明徹無異,皆雷楔也。《博物志》云:人間往往得石,形如斧刀,名曰霹靂楔者是矣。又有雷墨雷鑽雷錘,不過以狀異名,要皆金石質也。唐人小說謂玉門西有雷廟,國人年年出鑽,以給雷用,是誠謬言。夫雷火所至,萬物俱化,斧楔乃雷氣之所化。其或金或石者,隨地氣而使然也,見仁皇帝集中,辨論詳盡,可破群疑矣。又雷墨雷針,皆不過雨粟雨金之理耳。

○星辰附會為神编辑

太史公《天官書》,有斗魁戴匡六星,曰文昌宮。宮有將相三星,司命司中司祿三星。於是道家者流附會其說,為蜀山神張亞子,及《化書》述趙王如意事,誕而不經。明倪文毅正祀典一疏辨之尤核,學者可無為所惑矣。惟星之神,每降為人,人亦每升為星精,如傅說、顏子、王良、張子房之類。遂有謂文昌之神,即《大雅》嵩高之詩所稱張仲孝友者。《庚溪詩話》載徽宗幸寶籙宮,道士伏地久之方起,云值奎宿奏事。上問何神,曰即本朝蘇軾。將藉以諷諫耶,抑道士之妖說耶?

○李光地談渾天儀编辑

安溪先生云:渾天儀三重:其外一重不動者為六合儀,所以定上下四方之位。其中一重旋轉者為三辰儀,所以象天體圜動之行。其內一重周遊四遍者為四遊儀,所以挈玉衡而便觀察。蓋三辰一儀,尤為要切。其儀有三環:一環以準赤道;一環橫跨之,以準二極;一環側倚之,以準日道。三環交結相連,上刻南北東西縱橫之宿度,以水激其機輪,使之隨天東西運轉。必使在儀之度,與在天之度,相應而不忒,然後可以按候而仰窺也。即以木星言之,今夜經天之處,距極幾度,距赤道幾度,於何知之。以儀上所刻南北之度準之,則足以知之矣。又如木星行疾時,今夜距昨夜幾度,行遲時,今夜距昨夜又幾度,於何知之,以儀所刻東西之度準之,則足以知之矣。以至日軌之南北平斜,太陰之纏絡委曲,五緯之遲留順逆,莫不皆然。然儀度雖與天相準,而人之轉瞬難定,故四遊儀挈衡管於中,可以隨處低昂,掛於儀之上而注視焉,則儀度與天度相直不爽。如盤針定於秒忽之中,而外薄乎四表,蓋無幾征之差也。古璿璣玉衡之說,雖不可考,然大要當不甚遠。

○天地人物编辑

邵子以一萬八千歲為天始開,又以一萬八千歲為地始辟,又以一萬八千歲為人始生,故於寅上注物始開。據此是必先有天方有地,有天地然後方生出人物來。朱子門人讀之而未信,問曰:「不知物盡時,天地壞也不壞?」朱子難為答,乃曰:「也須有一場鶻突。天地有形有氣,如何不壞?但一個壞,便有一個生出來。」按朱子此言,雖屬杜撰無聊之極,尚圓活不著跡。蔡臨川從而演之曰:「戌會之中,兩間人物俱無。又五千四百年,而戌會終,地之重滯者,悉皆融散,與天混合為一。又五千四百年,而亥會終,昏暗極矣,是天地之一終也,貞下起元,又肇一初,為子會之始。清輕之氣上騰,是天開於子矣。又五千四百年,當丑會之中,重濁之氣,又凝結成土地,又地辟於丑矣。又五千四百年而丑會終,又五千四百年為寅會之中,人物發生,是人又生於寅也。」言之鑿鑿,如燭照數計。使天施地生之理,亦如印板文字,不亦愚乎?昔人謂畫人物難,畫鬼魅易,諸儒皆畫鬼魅者也。《朱子語錄》云:「堯、舜時在午,今在未。看來天地今古大氣數極盛時已過了,宜其愈降愈下。不能及古治之盛。」是竟專委之氣數,而不知裁成天地之道,輔相天地之宜,聖賢實有參讚之功。

○南懷仁駁天地方圓之說编辑

安溪先生云:康熙十一年某月,見西士南懷仁。懷仁深詆天地方圓之說,及以九州為中國之誤。其言曰:天之包地,如卵裹黃,未有卵圓而黃乃方者。人以所見之近,謂地平坦而方,其可乎?天地既圓,則所謂地中者,乃天中也。此惟赤道之下,二分午中日表無影之處為然。懷仁與會士來時,身履其處,此所謂地中矣。愚答之曰:天地無分於方圓,無分於動靜乎?蓋動者其機必圓,靜者其本必方。如是則天雖不圓,不害於圓;地雖不方,不害於方也。且所謂中國者,謂其禮樂政教,得天地之正理,豈必以形而中乎?譬心之在人中也,不如臍之中也,而卒必以心為人之中,豈以形哉?讀吳草廬土中之說,因偶憶及,遂記於此。愚又案:天地度裏,不可窮極。算術紛紜,莫適為宗。洛邑土中之說,固未可信,然以曆理推之,地勢差異,晷景當殊。南北之極,潛見絕判。西法稱赤道之下,二分午表無景,是冬夏數均也。昔人有至外國者,熟一羊頭而夜已曙,是晝數常贏也。今法南方四時晝刻,每多於北,又況乎其九州之外者乎?晝夜不均,非所語中,然一歲之內,絕無短永。陰陽消息,其序靡顯,揆之於理,亦未為中也。如此則惟中國之地,晷刻贏縮,與四時進退,二至相除,毫無餘欠。而洛又其中之中,謂之中土,理宜不誣。以是知經所言,天地四時之所交合,陰陽風雨之所和會,信乎其為至理而非虛說也。

○氣化之理编辑

自有而無者,化為氣也,如水之耗而乾也。自無而有者,變而為質也,如氣之蒸為水也。天,氣也。地,質也。地上屬陽皆氣,地下屬陰皆水。陽無形也,陰有跡也。氣自卑而上升,則水突於泉。水自高而入海,則氣納於本。觀此而天地陰陽形質氣化之理,殆有自然一定而不易者矣。

○天地道里日月晷景编辑

自古天地道里日月晷景之說多矣,至於今日,西曆之家其說彌詳。蓋以為地在天中,止一彈丸,四方上下,去天之數皆均。其四表極處,非能與天相際也。所謂天圓地方者,言其動靜之性耳。實則地亦圓體,如卵裹黃,上下周圍,與天度相應。其地氣寒暑,則以去日遠近為差。赤道之下,正與日對,其地最熱,其景則四時常均,無冬夏短永。兩極之下,去日最遠,其地最寒,其景則短者極短,長者極長。正當兩極之處,常以半年為晝,半年為夜。惟二極與赤道相去之間,當日南北軌之外,起二三十度至四十度許。其地不寒不熱,溫和可居,其景則與冬夏進退。長短之極,皆無過十之七,此氣之平而數之中也。環地上下,皆有國土,人居各戴天為上,履地為下。南北東西,隨處改觀。午夜晨昏,每每相反。蓋皆附氣而生,麗陽而明,周遊環匝,初無定位。其名有亞細亞、歐羅巴、利未亞、亞墨利加四大洲。今之九州及四夷之地,皆亞細亞國土也。其所記親歷各州風土山川,寥廓荒忽,雖不可盡信,然其實測晷景,見諸施行者,頗為信而有征,其理蓋不可誣。今以其說考之,則中國九州,正當黃道北軌,距赤道二十四度之外。起於廣州,夏至戴日之下,迤邐而北。至於夏至,去日十六度許,則今直隸也。自此復出塞而北,風氣漸寒,晝夜短永,漸逾其度。自廣州越海而南,則氣漸酷熱,而晝夜之刻,漸無短永矣。故惟九州之內,風氣和,時刻平,而洛又其中之中也。是以天地四時之所交合,陰陽風雨之所和會,昔之達者其知之矣,而周公豈欺我哉!或曰:此以言南北暑寒則可矣,東西風陰之理,亦可得聞歟?曰:由前之說,則環處於地者,迭為東西,未可以先儒日出日入午前午後之說拘之也。蓋九州之域,西則多山而東際海,近山則多陰,濱海則多風。驗之閩、蜀之地可見。然則《周禮》之風陰,亦就九州言之,明洛邑之為中耳。其所以風所以陰,恐山水之為,而非日出入朝暮之故也。

○日月编辑

《路史》:或問日月之形如丸也,如扇也。若如丸,則其相遇豈不相礙?予曰:如丸何以知之,以月之盈虧知之。月本無光猶銀丸,日曜之乃光耳。光之初生,日在其傍,故光側,而所見才如鉤。日漸遠,則日照而光稍滿,如一彈丸以粉塗其半。側視之,則粉塗處如鉤。對視之,則粉處正圓,此以知其如丸也。日月,氣也,有形無質,故相值而無礙。程子有云,日月之為物,陰陽發見之尤盛者也。

○天地里數编辑

《廣雅》:九天之際曰九垠,九天之外曰九陔。天去地二億一萬六千七百八十一里半,地之厚與天高等。天南北相去二億三萬三千五十七里二十五步,東西短減四步。《元命苞》則云:天不足西北,陽極於九,故天周九九八十一萬里。《援神契》則云:周天七衡六間者,相去萬九千八百三十三里,合十一萬九千里。從內衡至中衡,中衡至外衡,各五萬九千五里。唐一行僧謂地上地下各八萬里,《漢志》又謂地上下各十七萬八千餘里,而《渾天儀賦》謂升降於三萬中,則上下僅空一萬五千里。安得起古人聚一室,互相推測,觀其聚訟,以助我下酒。

○天行健编辑

董銖曰:問天行健。朱子曰:胡安定說得好。其說曰:天者,乾之形。乾者,天之用。天形蒼然,南極入地下三十六度,北極出地上三十六度,狀如倚杵。其用則一晝一夜行九十餘萬里。人一呼一吸為一息,一息之間,天行已八十餘里。人一晝一夜有萬三千六百餘息,故天行九十餘萬里。天之健可知。故君子法之,以自強不息云。因言天之氣運轉不息,故閣得地在中間,銖未達。先生曰:如弄珠碗底,只恁運轉不住,故在空中不墜。少有息,則墜矣。

○分野编辑

分野配以九州,而環海四夷概不與焉,前人多以為疑。善夫馬宛斯之說曰:分野之說,古人每詳言之。《周禮》保章之職,既難考論,而見於左氏內外傳者猶可類推也。武王克商,歲在鶉火,故伶州鳩曰:「歲之所在,我周之分野也。」則鶉火為周分矣。晉文即位,歲受實沈,故董因曰:「晉人是居。」則實沈為晉分矣。襄二十八年,歲淫元枵,禍衝於鳥尾,周、楚惡之,則鶉尾為楚分矣。昭十七年,星見大辰,梓慎知宋、鄭之災,曰:「宋,大辰之墟也。」則大火為宋分矣。獨其說有可疑者,星紀北而吳越南,井鬼南而秦居西。虛危在北,齊表東海。降婁屬西,魯宅曲阜。或又以受分之始,歲星所在為說。然有絕而復續者,封日既異,前星又豈可據乎?夫春秋、戰國地域變遷,三晉未分,晉當何區。秦拔西河,魏當何屬。周未東遷,何故已直鶉火。陳滅於楚,何自而入韓分。且中國幾何,蠻夷戎狄豈日星所不臨哉?天道在西北而晉不害,越得歲而吳受其凶,皆以歲星所在言之也。然豕韋實衛,晉何以吉。吳、越同野,吳何以凶。衛既水屬,何故與宋、陳、鄭同火,而裨灶先知之。且顓頊之墟,薑氏、任氏實守其祀,是又齊、薛之分矣。此皆不可曉者,前哲要自有見也。陸子靜嘗謂分野之說難通。按天文家言天之一度,當地二千九百餘里。天大地小,安得以東南一隅應之。晉人以一度當一千四百六里,唐人以一度當四百餘里,將安所從耶?

○土牛五方之色编辑

立春鞭土牛,必備五方之色。宋景祐元年頒《土牛經》,丁度作序。其法以歲之幹色為首,支色為身,納音色為腹,以立春日幹色為耳角尾,支色為脛,納音色為蹄。至今遵之。

○河圖數色编辑

《時憲書》,白黑緣紫碧黃赤。此《河圖》數也。河圖戴九履一,一為白,九為紫。左三右七:三為綠,七為赤。二四為肩:二為黑,四為碧。六八為足:足為白。故陰陽家一六八為白,二黑,三綠,四碧,五黃,七赤,九紫。

○兩周甲子编辑

宋太宗至道二年,司天冬官楊文鎰建言,於曆日六十甲子外,更留二十。帝命存兩周甲子,共存上壽之數,凡一百二十年,俾期頤之人猶見當生紀年,遂造新本頒行。今憲書增六十年,蓋本於此。

○忌日编辑

民間作事,多以初五、十四、二十三三日為忌,其說無所據。一說謂此三日,即《河圖》中宮五數,為君象,故庶民避之。宋桐卿朱翌云:世俗以正五九月到官不視事。正五九,釋氏謂之三長月,學佛者不葷食。唐高祖武德中,下詔禁屠宰,自是方鎮禮士多避之。緣方鎮到官,須大饗將校,因禁屠宰,故不用此三月。今督撫府縣,製與方鎮異,無饗士之禮,功令於此三月又無屠宰之禁,又何疑焉。在朝官員除授後即日履任,亦未聞有避者。乃自宋以來有此謬說,迄未除也。

○月氣時编辑

五日一候,積六候而成月,歲則有七十二候。三節一氣,積六氣而成時,歲則有二十四氣。

○端午编辑

唐玄宗八月五日生,以其日為千秋節。宋璟表云:「月惟中秋,日在端午。」然則凡月之五日,皆可稱端午,不必五月五日也。

○社编辑

社者,戊日也。立春以後,五戊日即為社。春秋二社皆然。

○月出歌编辑

月出歌:三(出)辰五(茶)巳八(齊)午生,初(正)十未上十三(斜)申。十五(角)酉時十八(落)戌,二十亥上見光明。二十三日子時出,二十五日丑時興。二十八日寅時現,三十之日卯上尋。出茶齊正斜角落,萬載千時此是真(此言每月初三日辰時出月,初五巳時初八午時初十未時十三日申時十五日酉時在東方出也)。

○石表编辑

朝廟衙署,庭中設石表以覘時刻,不識造自何時。按宋豫章曾南仲,通天文,宣和進士,授南昌縣尉。嘗謂古人揆景之法,載經傳者不一,止較景之短長,未與刻漏相應,乃為晷景圖,以木為規,四分其廣而殺其一,狀如缺月。書辰刻於其旁,為基以薦之,缺上而圓下,南高而北低。當規之中,植針以為表。表之兩端,一指北極,一指南極。春分以後,視北極之表;秋分以後,視南極之表。所得晷景與刻漏相應。二分之日,南北二表皆無景,獨其側有景,以其側應赤道。春分後日入赤道內,秋分後日出赤道外,二分日行赤道,故南北皆無景也。

○自鳴鍾编辑

自鳴鍾,鑄金為之,中承以柱,下為方匱。面設表盤,十二分。上起子午正,右施,一日再周。以短針指時,長針指刻。起丑未初,鍾一鳴。盡子午正,十二鳴。其初正自一鳴至四鳴,各四刻。櫝內藏鋼輪三重,中為大輪四,軸上間小輪三,聯之以旋時刻。針左為大輪三,軸上間小輪二聯之。旁大輪一,綰擊具,以擊鍾知時。右亦如之,以擊鍾知刻。三重皆施墜線,擊具皆有銅片,為作止之限。表盤徑二尺一寸五分,冪以玻璃。櫝木質,髹漆,繪金花文。四隅皆有柱,中為周闌,髹以金。縱距四尺七寸,橫五尺七寸五分,通高一丈六尺六寸。

○時辰表编辑

時辰表,鑄金為之。形圓,盤徑一寸五分二厘。均分時刻,以針指之。內施輪齒,皆如自鳴鍾之法,具體而微,盛以金合。當盤面處空之合徑一寸五分二厘,通厚八分,周飾雜寶。金索三行三就,開鏤花文。

○熱河水源编辑

熱河水源,曩無的論。上派侍衛努三等往查,奏云:自熱河東流入上都,凡三河:一名固都爾呼,一名柳溝,一名賽音郭勒。固都爾呼河即係熱河水源,由固都爾呼河直進圍場交界,至固都爾呼達巴漢(譯言嶺也)。詳看固都爾呼河源,自察罕陀羅海山西北山梁倒紥溝流出。茆溝河之水自賽音達巴漢之玳瑁溝流出,於中關東北,入固都爾呼河。賽音郭勒河自霍爾霍克達巴漢之三道溝流出,至中關郭郭斯台,東入固都爾呼河,是為熱河。詳看此三河水勢,大小略同。自察罕陀羅海山至熱河山莊,二百二十餘里。

○永定河堤编辑

永定河之有堤工,自康熙三十七年始也。河性湍悍,挾沙以行。而兩岸土性疏薄,多係沈沙,故有潰決之患。歸墟之地遷徙靡常,每年皆小有修築疏浚之事。自康熙戊寅至今六十餘年中,奏改下口大興工作者,又六度焉。初係巡撫於成龍,築堤自盧溝橋下至永清縣之朱家莊,一百三十里。朱家莊至東安縣之狼城河,十五里,注狼城河,彙西沽以達海。此第一次河道也。康熙三十八年,即南岸之內,另挑一河,以南岸為北岸,三年而工竣。自永清之郭家務起,至灞州柳岔尾止。河注辛章入於澱(今名東西老堤者是),此第二次河道也。雍正四年,怡賢親王與朱高安相國奏,自柳岔口引河稍北,遂於郭家務改河,由永清之冰窖,東安之狼城宋流口,武清之王慶佗,入三角澱。兩岸築堤,長三十餘里(今名舊南堤、舊北堤者是)。此第三次河道也。其後於北堤尾又接築民墊,水乃漸有北趨之勢矣。乾隆十六年,督臣方觀承奏於冰窖改河,由南七工之南堤外,循東老堤坦坡墊行歸葉澱,加培東老堤,接築坦坡墊,改稱曰南墊。另改稱北大堤曰北墊。此第四次河道也。是時水又轉而南趨矣。二十年下流復淤,局勢大變,乃奏於北六工二十號開堤放水,任其蕩漾,歸沙家澱,循鳳河,達天津歸海。南以南墊(即坦坡墊),北以遙墊為門戶(遙墊係二十一年築,又在北墊之北)。河身闊數十里,村莊百餘處,改賦為一水一麥之地,河流寬暢。上流得免壅溢,而河勢日益北趨。此第五次河道,乃永定河全局之一大變遷也。是時水由遙堤內行,其後又築月堤(又在遙堤之北),以防意外蕩漾之水。至三十二年,水遂由越堤內行。三十五六年,上遊復潰,命尚書裘公會勘。於三十七年春,挑下口,由調河頭南引河歸澱,加培南北墊(復改稱為南北堤)。是年水由新河稍向南行,此第六次河道也。三十八年夏,新挑調河頭之河一夕淤平,仍由遙堤之北以趨於東,溜勢又逼北堤,此又一變也。

○昆侖编辑

昆侖,天下山之頂也,乃地之極高處。其東面為中國,江淮河濟皆東流。其西面為西域諸國,自流沙以西,水皆西流。其南為吐蕃、兩廣,水皆南流。北為沙漠。為天下岡脊至高之處,直北虎林至海都木缽子,田地地勢又逐漸而低,水皆北流。南視陰山之地,反為極南之境,水亦北流。以此觀之,地形如一亭子,中高而四旁漸下,昆侖乃亭子結頂之處,四面之簷乃四方諸國。四方之水各分會於四海,如嶺外之左右江經流兩粵,受二十餘水,折數千里,南入於海。西則蒲昌海,折八千里,入北高海。陰山諸水在沙漠外,亦北入海。安義河係嘉湖西派,亦受三十餘水,折三千餘里,西南入榜葛剌海。此皆見其源而不知其尾者。中國所見,止東南一面耳。

○《區宇圖志》與《十郡志》编辑

大業初,敕竇威德等撰《區宇圖志》五百餘卷,敕虞世基等撰《十郡志》一千二百卷,敘山川則卷首有山水圖,敘郡國則卷首有郭邑圖,敘城隍則卷首有公館圖。圖上題字極細,皆歐陽肅書。肅,詢之長子,工草隸,為時所重。見《大業拾遺記》。新舊《唐書》及《書史錄》《會要》等編皆無肅名。

○方輿圖编辑

謝莊分左氏經傳,隨國立篇,製木方丈,圖土地山川,各有分理。離之州別縣殊,合則宇內為一。蒙叟歎為絕學。賈耽進地圖,廣三丈,以一寸折百里。本朝蔣文肅公仿莊制為銅板輿圖,凡三十餘紙,考訂躔度,包羅中外,可稱大觀。惜蠅頭蚊腳,非梯升不可曉。且裏至郡省,勾別未明。家叔薑村先生在館局刊一統圖,仿耽製而小之,百里僅寸四之一。山川郡邑關鎮無一不詳,水道源流與齊次風先生講論累月。時十七省名流在都下者,各考訂其鄉郡邑城郭水道之遷徙改並者。戊辰刻成,咫尺之間,日遊四海,行笥中攜之,不異指南車。

○考查河源須親歷其地编辑

河源古人未經身到,故說來俱未的確。康熙中,差重臣至西番昆侖,親歷其地,考圖籍,詢方言,繪山川,量道路之遠近。近復辟西域地數萬里,悉置驛遞,使軺往還,如行國中。其山川形勢,如掌上螺紋一一可數,考訂精確,足破千古之疑。

○河套编辑

河自西寧入口,流自寧夏,復出口。自發源至漢地,南北澗溪,細流旁貫,莫知紀極。山皆草石,至積石方林木暢茂。世言河九折,在彼地凡二折,雲河出口後,環繞二千餘里,至山西保德州與陝西府穀縣,兩山夾峙處復入口。套中二千餘里地,盡屬膏腴,周遭平坦,可耕可居,可漁可獵,中原所必爭,而明中葉甘心棄之。今悉入版圖,邊民耕種,世以為業,乃成樂土。

○黃龍府编辑

黃龍府,即金之東都,在石頭店之東北,故壘猶存,井臼自若。城西有水濼,甚寬廣,水族繁衍,魚尤肥美,鯽一尾重五斤許,此岳鄂王所為欲痛飲黃龍府耶?

○金元故城遺址编辑

京城外土墉周遭,上多茂樹,下有溝流,或斷或連,延亙不絕。此即金、元故城之遺址也。

○天險编辑

金坡關,在易州之西北。居庸關,在昌平之西。鬆亭關,在景州之東北。古北口,在順義之北。榆關,在昌平之東。金坡,即紫荊。榆關,即山海。皆天造地設,為中外之防,環京師之脊背,若負扆然,此可謂天險者矣(古北口,一名留斡嶺,見《金史》)。當今中外一家,真如戶闥。

○三江编辑

鴨綠江、鬆花江、黑龍江,稱三江。其源在長白山頂(山海經作不咸山),周圍百里。山頂有潭,曰闥門,泉源如沸,清徹見底。分而為三,流為三江。北東西北三面,如船廠、新城、齊齊哈郎、三姓等處江水皆可灌地,地亦滋肥,發生茂盛。居人不稠,魚獵為生。遇刨參人帶去菜子,隨意種之,每棵重二十餘斤,地脈之厚可知矣。松花江以鬆阿裏烏喇得名。鬆阿裏,國語天河也(按《八旗志》,稱鴨綠、混同、愛滹為三江)。

○虎丘编辑

虎丘,先名為海湧山。闔閭時為虎丘,始皇時為虎璆。至唐代諱虎,錢氏諱蠙,改名許市。後人失舊音,訛許為滸,市為墅,見《吳地記》。然今人猶呼許市云。

○博物志言有不當编辑

《補齊記》:晏子曰:「吾聞江深五里,海深十里。」《博物志》:「地以石為骨,川為脈,草木為毛,土為肉。」予謂當以人獸為蟣虱,魚介為蛔蚘矣。

○清帝土風詩序编辑

乾隆甲戌,聖駕東巡,製蒙古吉林土風詩十二首,具造化之妙,非身歷其地,不知其言之畢肖也。謹錄小序數則,以廣異聞:乳筩,以皮為之,平底,豐下而稍銳其上。將乳盛之,於取攜為便。荒田農作,非蒙古本業,今承平日久,所至多依山為田。既播種,則四出遊牧射獵,秋獲乃歸。耘耨之術,皆所不講。俗云靠天田。鄂博,蒙古不建祠廟,山川神示著靈應者,壘石象山塚,懸帛以致禱。報賽則植木表,謂之鄂博,過者無敢犯。革囊,以革為之,用代筐筥罌盎,食用钜細。無所不納,行汲或以貯水,涉川則挾之肘間,亂流以濟。或謂之皮餛飩,蓋俗呼也。紫車,取材於山,不加刻斫,輪轅略具,以牛駕之。行則鴉軋有聲,如小舟欸乃。骨占,炙羊肩骨,視其兆以占吉凶,猶古龜卜。馬竿,生駒未就羈勒,放逸不可致,以長竿係繩縻致之。蒙古最熟其伎。兒版,兒生在繈褓中,令臥版上,韋束其兩臂。倚氈廬壁間,啼則搖之,徙居則懸之駝裝之後。灰簡,木削兩簡,編韋聯之,稍空其中,塗油而布以灰。作字畢,則拭去而更布之。有古漆簡之風。竹筆,蒙古產豪穎,而未得縛筆之法,削竹木漬墨作書。口琴,製如鐵鉗,貫鐵係其中,銜齒牙間。以指撥絲成聲,宛轉頓挫,有箏琶韻。轉經,蒙古奉佛惟謹,木輪中貫鐵樞可轉動。集梵經於輪間,大者支木架,以手推之。小者持而搖之,旋轉如風,謂一轉功德與持誦一過等(以上蒙古土風)。威呼,刳巨木為舟,平舷圓底,唇銳尾修。大者容五六人,小者二三人。剡木兩頭為槳,一人持之,左右運棹,捷若飛行。呼蘭,因木之中空者,刳使直達,截成孤柱。樹簷外,引炕煙出之,上覆荊筐,而虛其旁竅以出煙,雨雪不能入,比戶皆然。法喇,似車無輪,似榻無足。覆席如龕,引繩如禦。利行冰雪中,俗呼扒犁,以其底平似犁,蓋土人為漢語耳。斐蘭。弧矢之利,童而習之。小兒以榆柳為弓,曰斐蘭。剡荊蒿為矢,剪雉翟雞翎為羽,曰鈕勘。賽斐,古人食皆以匕,羹則以勺。國俗舊用木匕,長四寸許,曲柄豐末,猶古制也。額林,庋橫板楣棟間,以貯奩筐瓶罌諸器具,兼几案匱櫝之用。施函,斫木為筩,因其自然,虛中以受物,貯水釀酒皆用之。視束鐵編篾攢木片為器者,天質為勝。拉哈,土壁堵間,綴麻草下垂,緣以施圬,此國初過澗芮鞫間故俗也(拉哈壁上據棟中豎柱承梁,左右留二孔出氣,名嘛木哈圖拉。圖拉者,漢語柱也)。霞繃,蓬梗為幹,摶穀糠為膏,摶之以代燭,燃之青光熒熒,煙結如雲,俗呼曰糠燈。豁山,夏秋間搗敗苧楮絮,入水漚(去聲)之,成毳瀝。蘆簾勻暴為紙,堅韌如革,謂之豁山,凡紙箋胥以是名之。羅丹,鹿蹄腕骨也。舊俗以蹄腕骨隨手攤擲為戲,視其偃仰橫側為勝負。小者以獐,大者以鹿,瑩澤如玉。兒童婦女圍坐,擲以相樂。以薄圓擊之,則曰帕格(又以較遠之戲趨冰上,以中為勝,名曰撒竿)。周斐,樺木之用在皮,厚者盈寸,取以為室。上覆為瓦,旁為牆壁戶牖。體輕而工省,逐獸而頻移。山中所產,不可勝用也。

○黃河源流编辑

黃河源出西寧徼外枯爾坤山之東,眾泉流出,沮洳渙散,不可勝數,望如列星。蒙古名敖敦他拉,南番名蘇羅木,譯言星宿海也。是為河源。彙為查鄂、靈鄂二湖,東南行。折北,復東行,由歸德堡積石關入蘭州。《元史·地理志》:河源東北流,所歷皆西番地,至蘭州凡四千五百餘里,始入中國。又東北流過達達地,凡二千五百餘里,始入河東境。又南流至河中,凡一千八百餘里。通計九千餘里。

○岷江编辑

岷江,源出黃河之西巴顏哈拉嶺,七七勒哈納,番名岷捏撮。《漢書》所謂岷山,在西徼外,江水所出是也。而《禹貢》導江之處,在四川黃勝關外,名楮山。古人謂江源與河源相近,《禹貢》岷山導江,乃引其流,非源也。斯言實可為據。其水自黃勝關流入灌縣,分數十歧,至新津縣,復合為一,東南流,至敘州府金沙江入之。

○金沙江编辑

金沙江,源自達賴喇嘛東北烏捏烏蘇流出,譯言乳牛山也,其水名烏魯烏蘇。東南流入喀木地,又東南流,徑中甸,入雲南塔城關,名金沙江。至麗江府亦名麗江。至永北府,會打衝河,東流,經武定府入四川界。至敘州,合入岷江,流經夔州、荊州、武昌,與漢江合。

○漢江编辑

漢江,源出陝西寧羌州北嶓塚山,名漾水。東流至南鄭縣,為漢水,入湖廣界。東南流至漢陽縣漢口,合岷江(以上諸水,在東南大幹之內,故發源於西番,委入於中國)。

○瀾滄江编辑

瀾滄江,源有二:一源於喀木之噶爾機雜噶爾山,名名雜楮河。一源於喀木之濟魯肯他拉,名敖母楮河。二水會於乂木多廟之南,名拉克楮河。流入雲南境為瀾滄江。南流至車裏宣撫司,名九龍江,流入緬國。

○潞江编辑

潞江,在瀾滄江之西,為哈拉烏蘇,即《禹貢》之黑水。其水自達賴喇嘛東北哈拉腦兒流出,東南入喀木界。又東南流入怒彝界,為怒江。入雲南大塘隘,名潞江。南流永昌府路江安撫司境,入緬國。

○龍川江编辑

龍川江,在潞江之西。其源從喀木所屬春多嶺流出,南入雲南之大塘隘。西流至龍川江,至漢龍關,入緬國(以上諸水,在東南大幹之外,故流入南海)。

○檳榔江编辑

檳榔江,在雲南邊境外,其源發自阿裏斯之岡底斯東打母朱喀喀巴珀山,譯言馬口也。有泉流出,為牙母藏布江。從南折東,流經藏危地,過日噶公噶兒城,傍合噶兒諾母倫江。又南流,經公布部落地,入雲南古勇州,為檳榔江,出鐵璧關,入緬國。

○恒河编辑

恒河者,岡底斯南有山名郎千喀巴珀,譯言象口也。有泉流出,入馬品母達賴腦兒,又流入郎喀腦兒。兩湖之水,西流至桑納地。又岡底斯北有山,名格喀巴珀,譯言師子口也。有泉流出,西行。亦至桑納地。二水合流南行,又東行至那克拉蘇母多地,與岡底斯西馬珀家喀巴珀山之水相會,山譯言孔雀口也。其水南行,至那克拉母多地,會東行之水。東南流,至厄納忒克國,為岡噶毋倫江,即佛書所謂恒河也(《佛國紀》載魏法顯順恒河入南海,行至山東之渤海入口,應即此水)。

○阿耨達池编辑

阿耨達池者,梵書四大水,出阿耨達山下,有阿耨達池,即岡底斯。是唐古特稱岡底斯者,猶言眾山水之根也,與釋典之言相合。岡底之南,有二湖相連,土人相傳為西王母瑤池,意即阿耨達池也。

○三危编辑

《禹貢》:導黑水至三危。舊注,以三危為山名,無確處,不能指其所在,今考猶中國之稱三省也。打箭爐之西南,達賴喇嘛所屬拉裏城之東南,為喀木地。達賴喇嘛所屬為危地,班禪胡圖克圖所屬為藏地,合三地為三危耳。哈喇烏蘇由其地入海,故曰導黑水至於三危,入於南海也。從極西之國,浮海二三年,方至中國。過小西天竺國登岸,小西離大西六萬餘里,大抵大西之人一年到小西,又一年到中國。朱子答程泰之論《禹貢》曰:古人著書,多是臆度,未必身到足歷。故其說亦難盡據,未能如今目睹之親切著明耳。

○衛河编辑

衛河之水,發源於河南輝縣之百門泉,源遠而流長。及至臨清,其流漸細。以故北河一帶,每遇天道亢旱,糧船不無淺阻。查清河縣東北漳河,去衛河僅十餘里,有舊河一道,名曰蔡河。康熙四十二年大水時,曾由此入衛河,後被武城堵塞。若疏通成河,使漳河之水由武城縣西關北頭,引入衛河,則北河一帶,可永無淺阻之患。若慮伏秋之時,二水交發,其勢太大。查恩縣四女祠北減水閘下,原有引河一道,今宜疏通寬深,使水由古黃河下海,則運道民生,均受其利矣。衛河舊名御河,源出河南輝縣蘇門山東北,會洪漳諸水,過臨漳,分流為二。其一北出,經大名,至武邑以入滹沱。其一東流,經大名東北,出臨清,合會通河,至直沽,會白河入海。愚按:臨清以北,運河每有淺阻。此河既至臨漳,分流為二。若遇臨清迤北水小之時,將臨漳分流處其北出入滹沱者堵閉,則東流出臨清,合會通河者,水自大矣。再將武城蔡河開道,又何水小之足患乎!

○金代治河之議编辑

《金史》:宣宗貞祐三年壬申,上遣參知政事侯摯祭河神於宜村。三年四月,單州刺史顏盞天澤言:

守禦之道當決大河,使北流德、博、觀、滄之境,今其故堤宛然猶在。工役不勞,水就下,必無漂沒之患。而難之者,若不以犯滄鹽場損國利為說,必以侵沒河北良田為解。臣嘗聞河側故老言,水勢散漫,則淺不可以馬涉,深不可以舟濟。此守禦之大計也。若曰浸民田,則河徙之後,淤為沃壤,正宜耕墾,倍收於常,利孰大焉。若失此計,則河南一路兵食不足,而河北、山東之民皆瓦解矣。詔命議之。四年四月,延州刺史溫撤可喜言:近世河離故道,自衛東南而流,由徐邳入海,以此河南之地為狹。臣竊見新鄉縣西,河水可決使東北,其南有舊堤,水不能溢。行五十餘里,與清河合,則由浚州、大名、觀州、清州、柳口入海,此河之故道也。皆有舊堤,補其缺罅足矣。如此則山東大名等路皆在河南,而河北諸郡亦得其半,退足以為禦備之計,進足以壯恢復之基。又言南岸居民,既已籍其河夫,修築河堰,營作戍屋。又使轉輸芻糧,賦役繁殷,倍於他所。夏秋租稅,猶所未論。乞減其稍緩者,以寬民力。事下尚書省,宰臣謂河流東南舊矣,一旦決之,恐故道不容,衍溢而出,分為數河,不復可收。水分則淺狹易渡,天寒輒凍,禦備愈難,此甚不可。詔但令量宜減南岸郡縣居民之賦役。

○天山準回二部编辑

西域,舊隸版圖者為五衛,新設一府三縣。準、回兩部,以天山南北分界。準部所屬,有十六鄂托克,二十一昂吉,五集賽。以烏魯木齊、伊犁二處為大臣駐劄之所,左右皆置屯田。回部所屬,有辟展、哈拉沙拉、庫車、沙雅爾、賽裏木、拜、阿克蘇、烏什、喀什噶爾、莫爾薩爾、葉爾羌、和闐,六城共十二處,皆為大臣駐劄之所。撫其民人,納其貢稅。凡天山南北伊、回兩部之駐防弁兵,皆屬伊犁將軍統理。準部,漢為烏孫,北魏為蠕蠕,隋為西突厥,元為諸王行營之地。明為瓦剌。回部,漢為西域城郭,三十六國內,如哈拉火州則車師,哈拉沙則焉耆,庫車則龜茲,阿克蘇則溫宿,喀什噶爾則疏勒,葉爾羌則莎車,和闐則于闐。唐為伊、西兩州,為焉耆、龜茲、疏勒、毗沙四鎮。宋以後,聲教不通。明時,亦曾遣使至其地。準、回兩部之外,其新入貢者,皆列外藩。準部之西北,則有左右哈薩克,即古之康居。回部之西北,則有東西布魯特,即古之布露。又有安集延、塔什罕、瑪爾噶朗、和罕、那木幹,皆古之大宛。博羅爾拔達山,即古之烏秅愛烏罕,即大月氏。準部之水,曰伊列河,即古之伊列水。圖斯庫爾河即古之碎葉水吹河,塔剌河、愛雅爾淖爾河、額爾齊斯河。回部之水,曰羅卜淖爾,即古之蒲昌海額爾勾河。他裏木河、阿克蘇河、喀什噶爾河出於蔥嶺,葉爾羌河亦出蔥嶺,和闐河出南山,皆古之所謂河源者。

○天山编辑

天山,即北山,亦曰白山,亦曰雪山。天山之南有大山,曰南山。西接蔥嶺,東接安西府,與天山對峙,《漢書》所謂南北有大山是也。

○西域编辑

西域全境,俱在肅州嘉峪關外。東南接肅州,東北至喀爾喀,西極於薩馬爾幹,北抵俄羅斯,南界青海。今之安西府即漢酒泉敦煌故壤,出嘉峪關外,延袤千餘里皆其地。由安西府西北,行至哈密巴裏坤,乃西域之咽喉,天山之要路。逾巴裏坤至烏魯木齊,至伊犁。伊犁為準噶爾所居,即漢烏孫地。《唐書》伊列河,突厥、回紇疊居此焉,其地皆在天山之北。過天山南,曰吐魯番。又西為阿克蘇,為烏什,為喀什噶爾,為庫車,為葉爾羌。稍南為和闐,凡三十六國,皆回部城郭,而居皆在天山之南,漢南山之北,蔥嶺之東,蒲類海之西北。

○西域三十六國编辑

《漢書·西域傳》三十六國,即今諸回城,盡入版圖,命大臣駐劄其地,屯墾亦漸可及。至左右哈薩克(即康居),在伊犁之西北。東西布魯特、塔什罕、安集延(即大宛)、和罕諸城,皆在伊犁之西。拔達山在葉爾羌之西南,皆是國家貢獻之國。

○土伯特编辑

土伯特,即唐之突厥。唐太宗以公主下降,公主供佛像於廟,今番人名詔詔者譯言如來也,其地猶有唐時中國載去佛像。明成化時,烏斯藏大寶法王來朝。辭歸時,以半駕鹵簿送之,遣內監護行。內監至四川邊境即不能前進而反,留其儀仗佛廟中,其後往來之人尚有見之者。見《明實錄》。

○哈薩克编辑

御製詩注:哈薩克,相傳為古大宛地。然大宛乃古城郭之國,則今土魯番、喀什噶爾、葉爾羌皆是回部,與哈薩克之逐水草無城郭者不同。至布魯特,即唐布露。睿考精詳,足證從前之訛謬。大宛當日部落強盛,附庸者多,哈薩克當是其部中之一國。則安集延、和罕、拔達山諸城,當亦漢時附庸大宛者與。

○烏孫编辑

《西域列傳》:烏孫東與匈奴,西北與康居,西與大宛,南與城郭諸國相接。又從陽關出西域有兩道:從鄯善,傍南山北後河西行,至莎車,為南道。自車師前王庭,隨北山後河西行,至疏勒,為北道。南道西逾蔥嶺,則出大月氏、安息。北道西逾蔥嶺,則出大宛、康居、奄蔡。按圖而稽,了了可指。古今同此山川,同此道路也。

○騰格普耳编辑

西域貢賦,以錢折糧,名曰騰格,又曰普耳(一作普兒)。計一騰格,為錢五十文。普耳之數,又少於騰格。又有果園稅,歲征綠葡萄以充貢。今伊回兩部,俱開局鑄乾隆通寶。中外一統,二萬餘里,同軌同文,自結繩以來,未有斯盛也。

○西域貢品编辑

葉爾羌歲貢石榴、蘋果、木瓜,分賜內庭諸臣,作回城三果詩。董東山宗伯繪三果圖。喀什噶爾歲貢乾葡萄二千斤,拔達山貢刀,形似斧,柄嵌寶玉。和闐貢玉,大者長數丈,小者不可數計,明駝捆載,絡繹載道。回部貢金,命鑄麟趾虎之形,上賦詩紀其事。

○西北回族编辑

西北回子,種類甚多。當日元太祖征服回子諸國,悉有其地。因分諸子分統之,是為部落之主。歲月既久,語言行事及服食器用,漸習彼處風俗。其中蓋有元之苗裔,而亦不能自知矣。

○烏魯木齊编辑

烏魯木齊,舊屬準噶爾,額魯特強時亦遊牧於此。二十年平定伊犁,額魯特人剿滅殆盡,乃建城於紅山嘴下,沃野千里,草肥水甘,宜於畜牧。屯田收糧,足資官兵之需。闤闠鱗次,中外百貨皆備。紅山嘴高峰疊嶂,上賜名曰福壽之山。

○巴裏坤编辑

巴裏坤,在哈密之西北三百餘里,烏魯木齊之東,亦準噶爾故地,為南北兩路適中之所。在雪山北,氣寒多雪,惟夏日乃無耳。道旁有石碣一,漢文,稱其地砂磧險遠,極望西北。氣青白,漫漫如霧。雪深盈丈,人畜不能行。云云。不知為何代所立,蓋荒寒之地,自古棄之域外也。

○伊犁编辑

伊犁,準噶爾之巢穴。自十九年天兵平定後,故地全墟。額魯特人戶百萬,皆伏誅。二十九年,築城曰惠遠城,將軍駐劄。城之東五十五里曰巴彥達,亦建城,曰惠寧城,駐領隊大臣一員。伊犁東接烏魯木齊,南界回疆,西北臨邊。軍台十二站,卡倫三十餘處,回子六十戶,收糧足食。天少雨,泉細。官兵廉俸鹽菜,於內地調餉五十餘萬兩,復運綢緞萬匹,與哈薩克易牛羊馬匹。設寶伊之局,鑄銅六七千斤。歲差領隊大臣巡查哈薩克,收賦稅,牛馬百取一,羊千取一。額魯特之台吉,回子之伯克,皆隨年班入京。

○撻拉巴哈台编辑

撻拉巴哈台,地名雅爾,又曰楚呼楚。即阿睦爾薩納遊牧故地。參讚大臣駐之。建城周數里,地居極北,非四達之區,貿易者少。近來商民漸集(以上準部)。

○辟展编辑

辟展,回部小城,地當孔道。東界哈密七百七十里,西至哈拉沙拉一千一百二十里,北通烏魯木齊之齊克打阪,為南路衝衢。建城,圍五里有奇,駐辦事大臣一員,轄軍站六台。西二百六十里為所屬土爾番回子之城,又西南五百里,為賀卜諾爾回城,即黃河源星宿海也,舊文稱羅卜淖爾。自辟展至和闐,此四五千里之南面,與自和闐南至後藏,此四五千里之東面,周回萬里,皆名星宿海。渺無人煙,間有童山泥潦,從無人至,蓋遍地皆泉也(以上回部)。

○哈拉沙拉编辑

哈拉沙拉,回部小城僅三里,土爾番西八百七十里,設辦事大臣一員。其地初亦繁盛,被準噶爾侵淩,占為牧場,回人逃散。三十六年,土爾扈特來降,安插資生。

○庫爾勒编辑

庫爾勒,在哈拉沙拉西南一百五十里,多惰蘭回子,無駐防,歸哈拉沙拉大臣管屬。又西五百九十里為布古爾回城,經霍集占叛亂,大兵剿滅無遺,將惰蘭回子移駐。惰蘭,回子別一種也,其地平川豐草,大水瀠洄,多可耕之土。其南皆沮洳,近星宿海。凡自葉爾羌、和闐、喀什噶爾、阿克蘇、沙雅爾等處來者,必經布古爾之土橋過渡,舍此無他徑也。亦歸哈拉沙拉大臣管理。

○庫車编辑

庫車,在布古爾之西三百里,城圍九里有奇,地高城堅,駐辦事大臣一員。收歲糧外,納銅一千八十斤,送烏什鑄錢。硝二百斤,磺三百斤,送伊犁。火藥六百斤,給各兵丁。南去馬行三日,山場豐美,多野牲。益南,近星宿海。庫車本為回疆大城,四五萬戶。霍集占之亂,回子幾無遺孑。大兵平後,休養生息,家給人足矣。

○沙雅爾编辑

沙雅爾,屬庫車大臣管轄,止設回職,納糧千餘石,銅硝等減庫車三之一。天炎地濕,宜粳稻。諸果皆佳,梨尤美。夏多蚊,回子以布為帳。晡時,男婦子女,皆入帳中。二更後即寧。西南馬行八日可至和闐,東南行二十八日可抵前藏,其南近賀卜諾爾。

○烏什编辑

烏什,回子謂之土爾番,譯言都會也,在庫車之西北千里。城依南山,大河繞其北。準噶爾時最盛。霍機斯既擒達瓦齊來獻,後霍集占復叛,伏誅。三十三年,辦事大臣蘇成經理失宜,回子不堪其擾,同叛被害。將軍明瑞、參讚永貴平之,盡誅回眾,調總理回疆之參讚大臣駐劄各城。所納銅斤交糧餉局,鑄乾隆通寶,每文重一錢二分,抵銀一分。每百為一騰格。回子私用,每五十呼一騰格,猶之內地呼小錢也。回子所用,舊皆普爾,今則自哈拉沙拉以東皆用通寶,無普爾矣。北界冰山,南皆平川沃野,東至庫車城,西連葉爾羌。安軍台二十一站,卡倫六處,統轄烏什、阿克蘇、拜、賽裏木四城回眾。外藩貿易人至應納之稅,十分抽一。四十年,賜城名曰永寧城。冰山,歲一致祭。

○阿克蘇编辑

阿克蘇,在烏什永寧城之東二百里,人戶二萬餘。田土寬廣,麻麥棉穀諸豆各果皆茂,馱馬牛羊群聚。人善攻玉,製器精巧,商民鱗集,街市交錯。每逢八柵爾期會,貨如雲集。

○拜编辑

拜,回部小城,四五百戶。在阿克蘇之東四百五十里,地寒糧少,無駐防。

○賽裏木编辑

賽裏木,在庫車西北二百一十里,拜之東八十里。地寒木稀,產銅硝及攻玉之寶沙。人敦實,無回習。但喜暢飲,與庫車回子相似。

○葉爾羌编辑

葉爾羌,回部一大城,回子呼葉爾啟木。《明史》作葉爾欽,霍集占之舊巢穴也。其居室壯麗,瓦以綠琉璃,今為糧餉局。園亭亦華敞,今為辦事大臣衙署。城池堅固,圍十餘里,歲收葉爾羌、和闐正賦三萬五千餘兩,糧三萬五百餘石,金三十兩,清油八百斤,租稅銀一千六百餘兩,充官兵口糧公用。又折收回布五萬七千五百餘匹,棉一萬五千斤,布袋一千四百餘條,麻繩一千二百餘根,銅三千斤,並運伊犁將軍處,充公鑄錢等用。東界烏什,西界巴打克山,南控和闐,北鄰喀什噶爾,西南一帶均與外藩連邊。所屬回城十處,葉爾羌最大,人戶七八萬。中外商賈,山、陝、江、浙之人悉至其地,外藩之安集延、退罷特、郭酣、克食米爾之人皆來貿易。街長十里,貨如山積,異寶奇珍,往往而有。能鏤金攻玉,製極光潔。俗尚宴會,婦女亦能歌舞。回童嫻斤鬥之戲,回婦善繩技,繩索銅為之。然豪強兼並,伯克土豪每蠶食小回,故戶口多而不皆殷實。所產米穀瓜果甲於諸城,石榴、木瓜、蘋果、瓜膏、葡萄乾歲以充貢。葉爾羌河產玉子,如鬥如碗,如拳如栗,曾有重三百斤者,五色皆備。去葉爾羌二百三十里,山曰密勒台打阪,疊嶂高峻,遍山皆玉。然玉石相夾,生者居之十九,其大至千萬斤之淨玉在高峰之肋,人不能上。土產犛牛,慣登陟。回子乘牛攜鑿,任其自墜而取之,因而傷人與牛者,往往有之。葉爾羌貢玉,自七千至萬金。其各河玉子,盡所得交納。

○和闐编辑

和闐,亦回部大城,北距葉爾羌七百餘里。南行二十日,即後藏,西接外藩,而道路不通,層山阻格。東皆沮洳,再東則星宿海矣。地荒遠,不鄰大路,無往來交接之事。駐領隊大臣二員,受葉爾羌大臣節制。其玉籠哈什河、哈琅圭塔什河,皆多生玉子。人皆敦實服田,女工亦勤,養蠶,織繭綢絹布,他城所無。

○喀什噶爾编辑

喀什噶爾,回部大城,在葉爾羌之西北四百八十里。回子布魯特耦耕雜處,為西陲要害之區,駐辦事大臣二員,邊防機務,會商參讚。歲收普爾三千六百餘千,抵銀三萬六千餘兩。糧一萬四千餘石,充公用。又折征布一萬匹,解伊犁。稅十分抽一,變價充公。歲貢蕩綢緞金銀絲綢緞各果膏乾。官兵另一城,不與回子同城。地肥豐收,與外國交易。人戶殷實,其回城內屋宇修整,街長數里,商賈雲集。皮張緞布,玻璃珠寶,珊瑚玉器,在在門攤。牲畜糧果,更不勝紀。俗侈,多妓女,尚宴會。共屬九城,皆無其盛(以上回部)。

○哈薩克编辑

哈薩克,古大宛地,回子一大國。稱其汗曰比,相呼以名不知避。地廣,富牲畜。生子十六歲即分牛羊,使自為計。貴中國磁器梭布倭緞片金之屬。無刑罰,有不馴者,眾議罰以牲畜。尤甚者,眾議殺之,亦不關白其比。乾隆二十一年,大兵入其巢穴,其比阿布賴乞降歸化,納貢稅,歲無缺額。人皆回子,而無禮拜諷經之事。

○布魯特编辑

布魯特,回子之一種,在安集延、喀什噶爾之間。北亦與伊犁接,地廣人眾,稱其主曰比。不蓄髮辮,禁食豬。氈帳為居,遊牧為業,牛羊為食,凍乳為酒,與額魯特無異。貴中國磁茶細布火煙燒酒。乾隆二十三年平定回部後,仰懾天威,歲歲貢馬朝覲。

○安集延编辑

安集延,回子一部落,二十三年歸王化。地在喀什噶爾之西,布魯特邊境之外。有屋宇田園米麥豆果蔬桃杏葡萄蘋果木瓜石榴。人善貿易,權子母。入鄂羅斯、克食米爾、溫都斯坦等處,則兌其玉器金銀絲緞新巧器具。至回疆,則兌其綢緞布匹磁茶藥料,累歲往來不絕。愛分毫之利。無髮辮,不食豬。回疆各國皆賴其營運以通貨物。

○博羅爾编辑

博羅爾,西域別一種,在葉爾羌之西。不禮拜把經,不通回文回語。飲食無忌。深目高鼻,繞喙多髭。男女無別,兄弟共一妻,以次禦宿,而懸其靴門外,見者輒止。生子女以次分屬。無兄弟,與戚里共之,次以齒。地鹵人貧,以人為賦。生子二三,則納一子汗。汗即鬻子他國,收其值為利。性怯懦,屢受布魯特、沙關記等擄掠人口,悉不較。

○鄂羅斯编辑

鄂羅斯(即俄羅斯),在邊外諸國最大。東界朝鮮,南界中國,西北鄰控噶爾。東西二萬餘里,南北止二三千里。自其汗察汗沒,無子,遂傳女,今已七代女主。有所幸孕,則殺所幸。生女嗣位,生男則謂他人種也。男女蓄髮,男日以膠水刷須,令易曲卷。銀鑄錢紋,肖其汗之面,重七錢餘。有憲書甚準。男女日沐浴示潔,見人接吻為禮。都城數十里。官分文武,皆佩刀。以玉金銀銅鐵錫飾刀柄,以別貴賤。五丁抽二,三丁抽一,以為兵。年十六入營,給以馬械,終身不娶。逾五旬放出,聽其便。犯竊犯奸殺人出邊者,皆斧剁殺死。地鹵沃不齊,產玻璃黑貂玄狐猞猁銀灰鼠海龍水獺之屬。鄂羅斯本為控噶爾之屬國,後恃其強,不復稱臣納稅,漸且侵擾其境。兩國交爭,鄂羅斯屢經大銼,傷二十餘萬人,復稱臣求和,於常幣外歲增童男女各五百人,遂至微弱。

○控噶爾编辑

控噶爾,西域回子大國,在鄂羅斯北。地廣,東西包鄂羅斯之外。建城極大,南北徑,馬行八九十日,城門二千四百餘。城內大江三,宮室以金銀珠寶為飾,遍產赤金白銀珠寶不為異,比戶皆豐,在西域為有禮教之地。然唪經,納馬茲禮拜,男婦皆然。不殺人,兵亦精銳。三十五年,土爾扈特投中國,鄂羅斯侵其邊,控噶爾出兵壓之,鄂羅斯被其殺戮甚重。

○克食米爾编辑

克食米爾,回子大國,在葉爾羌西南。冬夏溫和,多沃野,花木檀降甚茂。精水法,引水逆流,樓上垂瀑布。好販運,通海洋至溫都斯坦,皆以舟。

○溫都斯坦编辑

溫都斯坦,回子大國,在葉爾羌西南。馬行六十日,至克食米爾,復西南行四十日即是。水道亦通。以象耕,服車致遠皆以象。有馬牛,無駝羊,不知遊牧。產米穀瓜蔬花竹。人習伎巧,善攻玉器,而大薄如蟬翼,文如發。鏤金銀為絲織綢緞,金漆雕鏤,皆精奇,遍貨於各國。穴地為池,深數丈。旁掘土為室,室亦精潔,飾以金玉,亦有樓閣。無地上建屋者,舟居者亦多。市必以夜,皆因地炎溽,不敢烈日居處往來也。有玉山,多產黃金寶石珊瑚之屬。貴中國磁器,尤重大黃。貴客至,以大黃代茶。人一年不服大黃則死,雖貧苦小回亦儲兩許,囊係衣領,時舐嗅之。然其地險遠瘴癘,他國人至多死。城之西巨澤數千里,中有高山,莫窮其頂,出獅子,頭大尾虯,黃質黑章,毛如虎文,長五六丈,時踞峰頂,望月欲吞。往往猛飛吞月,去十許里而墜死於山谷中。取獅者開地為阱,伏炮手於下,遇負雛而至者,發炮斃其母而取雛,以精鐵作柱,密布層覆,圍而畜之,日飼以牛。

○音底编辑

音底,西域一國,從葉爾羌西南馬行六十餘日即至。地饒多寶玉,非回子種而衣帽相似。人敬牛,朝夕朝拜,有事則禱之,以黃金飾其角,飼膏粱,被文繡。牛之室褥以金絲緞,凡飲食器,必以牛糞拂拭之,而後貯食。入回疆貿易,見殺牛者必痛詈之。予見世之不食牛肉者,孝弟可薄,法網可犯,而其戒終不可開。語云:涓涓不塞,將成江河。萌芽弗拔,尋及斧柯。音底之俗,殆亦由戒而生敬歟。

○巴打克山编辑

巴打克山,回國,風俗文字與內地漢回子字同,自葉爾羌西馬行三十里至其界。二十三年,霍集占逃至其地,其汗截而殺之,獻屍至,上賞之。三十三年後為退木爾沙所滅逃亡,人口僅千餘戶。

○退木爾沙编辑

退木爾沙,回國,在巴打克山之西。多山水,宜牧畜,間有種二麥者。以肉為食,乳為酒,牛馬遍地。好鬥,似布魯特之俗。

○敖罕编辑

敖罕,西域大國,在退木爾沙之西,溫都斯坦之東南。方數千里,人稠富。天熱多雨,花果茂盛,產五金寶玉金鋼石。有煙瘴。出猩猩,通人言。以象耕,少牛,見則以為異物。解蠶織。種類甚雜,各分部居。

○郭酣编辑

郭酣,回國,在葉爾羌之西,馬行四十餘日至。其地人短小,僅二三尺餘。好鬥,有笑其矮者,輒持刀並命。馬牛高二尺,羊長尺餘,味肥而甘。駝如驢。有菽粟,無布帛,至內地購布,而不愛絲綢。

○退罷特编辑

退罷特,西域別種,在葉爾羌之西南,和闐之正南,馬行五十日可至。與後藏地界相連,無城郭宮室。山中鑿石穴居,偶有遊牧者。俗敬火,每晨起引火焰出,則向之拜,有事則叩禱。

○塞克编辑

塞克,西域大國,非回類,在敖罕之西。人戶百萬家。地肥,備五穀,駝馬牛羊遍野。人富足,善射,以打牲為業。每人挾標槍五杆,長四五尺,百步內發輒中。西域中此最無欺詐者。

○沙關記编辑

沙關記,葉爾羌屬之回人。先為霍集占之黨,逃至外藩,同伴奉以為尊,漸聚眾至五千人,自立為伯克。凶暴好殺。在葉爾羌西,馬行三十餘日,沿途無薪草,以馬通為炊。窮僻之區。

○轄哩薩普薩编辑

轄哩薩普薩,在安集延之外,馬行三十日。別一種類。

○哈喇替良编辑

哈喇替良,在安集延之南。多山,無平壤。苦寒,十月雪深盈丈,人皆於山幻溫處構屋藏閉,次年三月始出戶。地產獨峰駝。

○布哈拉编辑

布哈拉。回國,在葉爾羌西,馬行二十五日。地暖,冬無霜雪。歲三熟,瓜二熟,穀豆葡萄桑皆盛。不飲酒,私飲者即為匪人,擒赴禮拜寺塔頂擲殺之。河多魚。產骨重羊,短小肉瘠,但骨重耳。黑者多,灰毛不多得。初不甚牧,近以中國人愛之,牧以獲利。則安集延一帶皆有之(以上西域各國)。

○瑪轄提编辑

瑪轄提,絕域國名。衣尚赤,以茜草日染其須令赤。善製大炮,人有巧思,通洋海。

○安他哈爾编辑

安他哈爾,絕域之地,多山。人以核桃鬆子為食,打牲為業。

○查爾卓衣賽拉斯编辑

查爾卓衣、賽拉斯二城,皆絕域之地。人貧乏,竊劫為生。產獸如馬,性調良,日行千里。竊者乘之馳遠近。

○噶拉特查納等三城编辑

噶拉特查納、阿拉巴、特謨勒,此三城同一語言,與各國皆不通。須染紅色。在大水濱,以魚為食。水咸不可飲。

○烏爾古特二城编辑

烏爾古特城、雅爾城,同一部。人皆回子。地產甜瓜,長六七尺。西瓜大如磨。

○盤佳堪特二城编辑

盤佳堪特城、怕爾海城,二城同部。桑葚有赤白黑綠四種,大四五寸,采以為糧。

○巴喇哈编辑

巴喇哈,絕域一大國,地廣人繁,多沃田。產青金石寶石金剛石玻璃,鐵白如銀。五穀皆有,果多異狀。有赤蟒,空中飛如龍,口噴熱風,人觸之死。產獨角羊,大如驢。

○科罕编辑

科罕,絕域之地,築室耕田,有豆穀二麥。善釀酒,產海龍黑貂玄狐。

○阿薩爾四城编辑

阿薩爾城、哈拉多拜城、巴拉城、哈喇他克城,四城同一部。以豆為常饌,男女滿面皆毛。羊如驢。子壯多殺其父。

○紥納巴特四城编辑

紥納巴特城、色裏卓衣城、別什克裏城、巴色巴拉城,四城同一部。桑葚大無核,人賴以食。男女遍身皆毛,冬夏惟皮衣一,不著褌。

○噶爾洗编辑

噶爾洗,地大多山,出獅子犀象,人日飲酒取醉,有大米菉豆。

○薩穆编辑

薩穆,絕域一大地,在控噶爾西一萬三四千里。磚瓦為屋,布帛為衣。地鄰大水,不知彼岸。

○阿拉克编辑

阿拉克,控噶爾西北之一大國,與薩穆相似。工匠尤巧,造屋冬暖夏涼。以金銀製人形,可服役。無邪魅。皆人巧為之。

○女國狗國编辑

西海中有女國,無男。山有神木,一抱之則感而孕。有狗國,生女如人,生男皆狗。

○阿諦國编辑

阿諦國,在西海中,與控噶爾相接。人長三四丈,弓矢及一二里。性怯,畏鑼鼓之聲。生女高數尺,男高數丈。喜生食人獸(以上西方絕域諸國)。

○西域各地距離编辑

出嘉峪關,西去一千五百八十里至哈密,哈密西去九百五十里至辟展(哈密正北去三百四十里,即巴裏坤),辟展西去二百四十里至土魯番,土魯番西去八百九十里至哈拉沙拉(土魯番北去四百九十里,即烏魯木齊),哈拉沙拉西去九百六十里至庫車,庫車西去六百九十里至阿克蘇。阿克蘇分為二路,其西去一千一百九十里即葉爾羌(阿克蘇北去九百五十里,即伊犁城),其西南去二百四十里即烏什。葉爾羌西去四百二十里至喀什噶爾,葉爾羌南去六百五十里至和闐城,即哈爾哈什。

○俄羅斯编辑

俄羅斯,漢、唐時為大食國,歷今千八百年。元太祖與弟分收地,弟滅俄羅斯,即以封之,曰察罕汗國,仍舊名。元入中土,沿腦溫江、黑龍江置驛,歲與察罕汗通問慰,江岸殘址猶有存者。其王都曰脫博斯奇城,近邊曰泥撲處城、包楞額城、尼爾苦斯城。尼爾苦斯有總管駐守,入通市者皆泥撲處城之人。別其種曰羅刹,誤稱為老槍,又誤為老羌。秋盡,俄羅斯來互市,或百人,或六七十人。一官統之,江之西官居氈幕,植二旗於門。衣冠織罽為之,禿袖方領,冠高尺許,頂方而約其下,行坐有兵監之。所攜馬牛皮毛玻璃佩刀之類,易縑布煙草椒糖餳諸物以去。俄羅斯來文二函,一彼國字,一蒙古字。貴官與商賈名俱列內。康熙丙申年來文察罕汗一千七百一十六年,蓋溯自有城郭人民始也。署銜俱列先代官職於前,重世祿也。將軍以其文達兵部理藩院。出爾罕者,兵車之會,地在卜魁城北十餘里。定制於草青時,各蒙古部落及虞人胥來通市。商賈移肆以艾渾墨爾根。屠沽亦皆載道,輪蹄絡繹,皮幣山積,牛馬蔽野。集初立時,劃沙為界,各部落人駐其北,商賈遊人官卒駐其南。中設兵禁。將軍選貢貂皮後始聽交易,凡二十餘日而散。

○纏頭回子國编辑

纏頭回子國,在俄羅斯(即厄勒蘇)、準噶爾兩國之間。以銅磚為城,玻璃飾郭。郭外行三十餘里始一周,其中王居極麗,輿馬甚盛。歷古今無二姓主。鄰國犯之不與較,亦不通使各國。其買賣交易,至西寧多壩口而止。西寧之西五十里曰多壩口,有大市焉,細而東珠瑪瑙玻璃之屬,粗則氆氌藏香。中外商賈咸集。惟纏頭回子萬里西來,富於他國,亦能精鑒寶物,年年交易以千萬計。

○俄羅斯地土風俗编辑

俄羅斯,一名羅刹,古丁零羌國也。其幅員東近朝鮮,西至荷蘭,北至海,南至喀爾喀。其天夜短晝長,其地多水,通舟楫。其土物五穀六畜百果諸蔬,及玻璃氈鐵紅黑牛皮之屬。其人皙面隆準,深眶綠睛(亦有黑睛,云李陵種也),卷髮赤髭,罽衣錯履。貪杯杓,嗜酸辛,餐薧鮮,飯粔籹。橫板為屋,柵木為城,鑄銀為錢,編名為簡。免冠點首為禮。有嫁娶,無醮迎。有葬埋,無服制。有耕獲,無耘耔。有歲時,無曆日。其教宗耶穌。

○師子國编辑

唐開元初,有人上言往師子國求靈藥,其國在天竺,居西南海中。舊無人民,止有鬼神及龍,以馴養師子得名。諸國商賈往與貿易,鬼神不見其形。但出珍寶,題其所值,商賈依價取之。其地和適,無冬夏之異。諸國人聞其樂土競往,遂成大國。此即佛經所言天龍夜叉之屬。又聞廣東民與海神市者,造舟海上,以貨置舟中,焚契於岸,縱舟而去。如期而舟來,所命貨物,與原契不爽。亦師子國之類也。天下事真有不可理曉者。

○烏斯藏编辑

西番各寺,烏斯藏即吐番地。順治五年,闡化王入貢,定貢期三年一次,貢道由陝西。十七年,大寶法王灌頂國師圓通妙濟國師進貢,貢道由雲南。

○陝西邊地番寺编辑

陝西邊地番寺,洮、泯、河州、莊浪、西寧、肅州諸番僧族不一。順治八年,河州弘化寺、顯慶寺、莊浪感恩寺進貢。十年,莊浪報恩寺、端嚴寺、西寧瞿曇寺、淨寧菩提寺、淨覺寺、慈利寺、延壽寺、普法寺、吉祥寺、伊兒結寺、西納演教寺進貢。十七年,岷州圓覺寺進貢。康熙二年,洮、泯番僧二十一寺,換給敕書後,又給五寺敕書,共二十六寺,分為四族,定貢期三年一次。四十三年,肅州歸化寺、西寧教化寺、寶貝寺換給敕書。定貢期三年一次,附載二十六寺。圓覺寺、大崇教寺、講堂寺、刹藏寺、弘教寺、洪福寺、法藏寺、朝定寺、石崖寺、魯班寺、永安寺、廣善寺、昭慈寺、洪濟寺、崇隆寺、寶淨寺、寫兒朵寺、讚林寺、永寧寺、廣德寺、三竹寺、裕龍寺、藏經寺、荔川寺、工布寺。

○四川邊地番寺编辑

四川邊地番寺,金川寺在四川威州保縣,康熙四年題定貢期三年一次,貢道由四川。

○東海諸郡落编辑

東海諸郡落。天聰七年,使大部落僧格額駙率眷屬來朝。順治五年,索倫部落進貢歸誠,每年貢貂皮至京。

○滇南十善编辑

明馮時可《滇行紀略》云:滇南最為善地,六月即如深秋,不用挾扇衣葛,一也。嚴冬雖雪,而寒不侵膚,不用圍爐,二也。地氣高爽,無黴濕,三也。花木高大,有十丈餘,其茶花如碗,大樹合抱,雞足蒼鬆數十萬株,雲氣如錦,四也。日月與星,比別處倍大,五也。花卉多異品,六也。望後至二十月猶圓滿,七也。冬日不短,八也。溫泉處處皆有,九也。岩洞深杳奇絕,十也。

○活佛编辑

舊說烏思藏行一萬八千里始至雅州,彼處稱國王曰喇嘛,令巴恤。王五年一換,將死語諸臣曰:「我以某年月日,生某國中,父母為某,汝等依期來迎。」 後如期死,死後果生某國,三日即能言,告其父母曰:「我烏藏王(彼國自稱烏藏,無思字)。死日曾語國人來迎,當送我往。」父母即送至,其臣民亦如言備寶物以迎至國。五六月暴長如成人,能登壇說法,往事悉記,經亦淹熟,惟面貌不似舊王。不過五年,又生他國。所生多在外番,夷人稱曰活佛。王死不葬,俟新王至,方火舊王骸。此郭青螺所記。近日活佛尚有四人,年壽如常人,無五年一死之事。

○緬甸编辑

傅副憲(顯)自滇歸,語人云:阿瓦城即三江城。舊有磚城一座,高丈餘,周八九里,九門,炮台二十座。酋長房帖金為飾。大頭目皆瓦房,小頭目以下皆草房。城內居人約萬家,附郭民約三千家,多有西洋人。城西即大江,東北二面有錫箔江環流。西南一隅通陸路,城市鄉村皆行車。直梗城,與阿瓦城隔江。舊有破城,周八九里,八門。乾隆二十六年始修整,高丈餘,大頭人居住,民房數千,貿易多集此。木梳城,在直梗西一百八十里。磚城,周十里,高丈餘,五門,外有濠溝,寬十餘丈。積水深丈餘,名水城。城內約二萬家,皆草屋。酋長房與阿瓦相等,緬酋或居阿瓦,或木梳。九鈕城,在金沙江邊,去木梳七十里。磚城,周七八里,高七八尺,八門。頭人居住。約萬家,貿易亦多,江邊多船。緬匪兵共萬餘,每名給銀四十兩,購買充當。平時每月每名給穀兩籮,每籮三斗,無餉銀。分中左右三營,左漆左腹,右漆右腹,中則全漆。緬俗:三月過年,五月吃齋,至八月十五日止。十六日後放兵四出,搶擄以資衣食。遇出兵,向所轄土司,按戶派夷民為兵。每戰使緬兵押夷民前驅,迎戰遇有殺損,亦不愛惜。近與暹羅構釁,皆水戰,兵船約百隻。緬酋畜象數百隻,給夷民分養。土司襲替,給以象,身故仍收回。輾轉索銀,率以為常。間亦以象戰。西南民多地闊,前四城外,尚有宴公、白古、董悟三城,皆其所屬,與暹羅接壤。俗尚白,酋長白衣,金邊,披髮赤足。民男披抄子,女穿筒裙,冬夏皆單衣。緬地產象牙棉花魚鹽,猛拱產玉石琥珀,猛密產寶石碧牙。西波龍章國,峒有銀礦。

○台灣编辑

張柳漁侍御,巡視台灣歸,得絕句百首,述其山川景物,番俗夷風,情形如繪。台灣為古毗舍耶國,始見於《文獻通考》。明季莆田周嬰《遠遊編》載《東番記》,稱其地為台員,蓋閩音之訛也。台灣之名入中土自茲始。萬曆間,海寇顏思齊踞有其地,俘掠海濱,台灣之有中土人自茲始。思齊死,紅夷乘其敞取之。順治辛丑,鄭成功降荷蘭,據其土城,改名東都,尋改東寧。康熙癸亥,大兵蕩平島寇,鄭逆歸誠,台灣之入版圖自茲始。

○徐敬業等後裔编辑

《唐書》載貞元十七年,吐蕃陷麟州,驅掠民畜而去。中有僧名延素,向其將號徐舍人者乞命。徐曰:「師無恐,余徐敬業五代孫也。昔武氏斫喪王室,吾祖建義不果,子孫竄入谿洞之中,已經數世。今甚繁衍,掌握兵要,未嘗不思故土。但族屬已多,無由自拔耳。」悉解漢俘千人,同延素歸國。延素近傳其事。《漱石閑談》載李讚皇之南遷也,卒於崖州,子孫遂為獠俗,數百人自相婚配。正德間,吳人顧朝楚為儋州同知,以事至崖,召見其族,狀與苗獠無異。耳綴銀環,索垂至地,言語亦不相通,德裕誥敕尚在。《明紀遺聞》載陳友諒亡後,陳理被擒。友諒尚有二子,挈眷屬,逃入楚中深洞,自相婚配,將一姓別為二姓。弟仍姓陳,兄將陳字易作惸字,名曰哥陳。子孫繁衍,或曰今梅花洞中種類即是。

○進貢各國编辑

朝鮮國,崇德二年封為朝鮮國王,即高麗國,於諸國中效順最先。有年貢,有節貢,歲以為常。貢道由鳳凰城。琉球國,在東南海中,本有中山王、山南王、山北王,後為中山所並。世稱尚氏。順治六年請貢,八年進貢,定貢期二年一次。貢道由福建閩縣。荷蘭國,在東南海中。順治十年請貢,十三年進貢。初定八年一次,後改五年一次。貢道由廣東,今改由福建。安南國,古交趾地,順治十八年請貢,康熙二年進貢。貢期初定三年一次,後改六年兩貢,貢道由廣西憑祥州。暹羅國,本海南暹與羅斛二國,後並為一,順治十年請貢,康熙三年進貢。貢期三年一次,貢道由廣東。西洋諸國,俱在西南海中,康熙六年始通朝貢,地遠難定貢期,貢物亦無定額。貢道由廣東。蘇祿國,雍正四年始遣使朝貢,貢道由福建。土魯番,在陝西西北,順治三年進貢,十三年定貢期,五年一次,貢道由陝西、甘肅。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8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