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子/法行篇

子道篇第二十九 荀子卷二十
法行篇第三十禮義謂之法,所以行之謂之行。行,下孟反。
作者:荀況 戰國
哀公篇第三十一

公輸不能加於繩墨,聖人不能加於禮。公輸,魯巧人,名班。雖至巧,繩墨之外亦不能加也。禮者,衆人法而不知,聖人法而知之。衆人皆知禮可以爲法,而不知其義者也。

曾子曰:「無內人之疏而外人之親,無,禁辭也。內人之疏,外人之親,謂以疏爲內,以親爲外。《家語》曰︰「不比於親而比於疏者,不亦遠乎!」《韓詩外傳》作「無內疏而無外親」也。無身不善而怨人,無刑己至而呼天。內人之疏而外人之親,不亦遠乎!謂失之遠矣。身不善而怨人,不亦反乎!反,謂乖悖。刑已至而呼天,不亦晚乎!《詩》曰:『涓涓源水,不雝不塞。轂已破碎,乃大其輻。事已敗矣,乃重太息。』其云益乎!」源水,水之泉源也。雝,讀爲壅。大其輻,謂壯大其輻也。重大息,嗟歎之甚也。三者皆言不慎其初,追悔無及也。

曾子病,曾元持足。曾子曰:「元志之!吾語汝。曾元,曾子之子也。夫魚鱉黿鼉猶以淵爲淺而堀其中,堀與窟同。鷹鳶猶以山爲卑而增巢其上,及其得也,必以餌。故君子能無以利害義,則恥辱亦無由至矣。」

子貢問於孔子曰:「君子之所以貴玉而賤珉者,何也?珉,石之似玉者。爲夫玉之少而珉之多邪?」孔子曰:「惡!賜,是何言也!惡音烏。猶言烏謂此義也。夫君子豈多而賤之,少而貴之哉!夫玉者,君子比德焉。溫潤而澤,仁也;鄭康成云︰「色柔溫潤似仁。」栗而理,知也;鄭云「栗,堅貌」也。理,有文理也。似智者處事堅固,又有文理。堅剛而不屈,義也;似義者剛宜不囘也。廉而不劌,行也;劌,傷也。雖有廉棱而不傷物,似有德行者不傷人。折而不撓,勇也;雖摧折而不橈屈,似勇者。瑕適竝見,情也;瑕,玉之病也。適,玉之美澤調適之處也。瑕適竝見,似不匿其情者也。《禮記》曰︰「瑕不掩瑜,瑜不掩瑕,忠也。」扣之,其聲清揚而遠聞,其止輟然,辭也。扣與叩同。似有辭辨,言發言則人樂聽之,言畢更無繁辭也。《禮記》作「叩之,其聲清越以長,其終屈然,樂也。」故雖有珉之雕雕,不若玉之章章。雕雕,謂雕飾文采也。章章,素質明著也。《詩》曰:『言念君子,溫其如玉。』此之謂也。」《詩》,《秦風‧小戎》之篇。引之喻君子比德。

曾子曰:「同游而不見愛者,吾必不仁也;仁者必能使人愛。交而不見敬者,吾必不長也;不長厚,故爲人所輕。臨財而不見信者,吾必不信也。廉潔不聞於人。三者在身,曷怨人?當反諸己。怨人者窮,怨天者無識。無識,不知天命也。失之己而反諸人,豈不亦迂哉!」

南郭惠子問於子貢曰:「夫子之門,何其雜也?」南郭惠子,未詳其姓名,蓋居南郭,因以爲號。《莊子》有南郭子綦。夫子,孔子也。雜,謂賢不肖相雜而至。子貢曰:「君子正身以俟,欲來者不距,欲去者不止。且夫良醫之門多病人,檃栝之側多枉木,是以雜也。」

孔子曰:「君子有三恕。有君不能事,有臣而求其使,非恕也;有親不能報,有子而求其孝,非恕也;報,孝養也。《詩》曰︰「欲報之德。」有兄不能敬,有弟而求其聽令,非恕也。士明於此三恕,則可以端身矣。」

孔子曰:「君子有三思,而不可不思也。少而不學,長無能也;老而不教,死無思也;無門人思其德。有而不施,窮無與也。窮乏之時,無所往託。是故君子少思長則學,老思死則教,有思窮則施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5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