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第九 荀子 卷第十
唐 楊倞 注 景上海涵芬樓藏黎氏景宋刊本
卷第十一

荀子卷第十

     登仕郎守大理評事揚  倞 注

議兵篇第十五

臨武君與孫卿子議兵於趙孝成王前

君蓋楚將未知姓名戰國䇿曰天下合從趙使魏加見楚春申君曰君有將乎春申君曰有矣僕欲將臨武君魏加曰臣

少之時好射臣願以射譬可乎春申君曰可魏加曰異曰者更嬴與王處京臺之下更嬴曰臣能爲王引弓虚發而下鳥

有閒鳴鴈從東方來更嬴以虚發而下之王曰射之精乃至於此乎更嬴曰此孽也王曰先生何以知之對曰其飛徐者

其創痛也其鳴悲者久失羣也故創痛未息而驚心未去聞弦音烈而髙飛故隕也今臨武君甞爲秦孽不可以爲距秦

之將趙孝成王晉大夫趙夙之後簡子十世孫或曰劉向叙云孫卿至趙與孫臏議兵趙孝成王前臨武君即孫臏也今桉史

記年表齊宣王二年孫臏爲軍師則敗魏於馬陵至趙孝成王元年已七十餘年年代相逺疑臨武君非此孫臏也

曰請問兵要臨武君對曰上得天時若順太歳反孤

虚之類也下得地利若右背山陵前左水澤之比也觀敵之變動

後之發先之至此用兵之要術也孫卿子

曰不然臣所聞古之道凡用兵攻戰之本

在乎壹民弓矢不調則羿不能以中微六

馬不和則造父不能以致逺士民不親附

則湯武不能以必勝也故善附民者是乃

善用兵者也故兵要在乎善附民而已臨

武君曰不然兵之所貴者埶利也乘埶爭利

行者變詐也善用兵者感忽悠闇莫知

其所從出感忽悠闇皆謂倐忽之閒也感忽恍忽也悠闇逺視不分辨之貎莫知所從出謂若九天之上

九地之下使敵人不測魯連子曰棄感忽之恥累世之功也孫吳用之無敵於天

下豈必待附民哉孫謂吳王闔閭將孫武吳謂魏武侯將吳起也孫卿子

曰不然臣之所道仁人之兵王者之志也帝王之志

意如此也君之所貴權謀埶利也所行攻奪變詐

者諸侯之事也仁人之兵不可詐也彼可詐者怠

慢者也路亶者也路暴露也亶讀爲袒露袒謂上下不相覆蓋新叙作落單

臣上下之閒滑然有離德者也滑亂也音骨言彼可欺詐

者皆如此之國也故以桀詐桀猶巧拙有幸焉以桀

詐堯譬之若以卵投石以指撓沸撓攬也以指撓沸言

必爛也新序作以指繞沸若赴水火入焉焦没耳故仁人上

說仁人上下相愛之意百將一心三軍同力臣之於

君也下之於上也若子之事父弟之事兄

若手臂之扞頭目而覆胷腹也詐而襲之

與先驚而後擊之一也先驚頭目使知之而後擊之豈手臂有不救也

仁人之用十里之國則將有百里之聽

耳目也言逺人自爲其耳目或曰謂閒諜者用百里之國則將有千

里之聽用千里之國則將有四海之聽必

將聦明警戒和傳而一耳目明而警戒相傳以和無有二心也一云傳或爲博博

衆也而一如一也言和衆如一也故仁人之兵聚則成卒散則

成列卒卒伍列行列言動皆有備也延則若莫邪之長刃嬰

之者斷兊則若莫邪之利鋒當之者潰兊猶聚也

與隊同謂聚之使短潰壞散也新序作銳則若莫邪之利鋒也圜居而方正則若

盤石然觸之者角摧園居方正謂不動時也則如大石之不可移動也

角鹿埵隴種東籠而退耳其義未詳蓋皆摧敗披靡之貌或曰

鹿埵下之貎如禾實垂下然埵丁果反隴種遺失貎如隴之種物然或曰即鍾也東籠與涷隴同沾溼貎如衣服之

沾溼然於新序作隴鍾而退無鹿埵字且夫暴國之君將誰與至

哉彼其所與至者必其民也而其民之親

我歡若父母其好我芬若椒蘭彼反顧其

上則若灼黥如畏灼黥若仇讎人之情雖桀跖豈

又肯爲其所惡賊其所好者哉是猶使人

之子孫自賊其父母也彼必將來告之夫

又何可詐也不可得詐襲也故仁人用國日明日益明察

諸侯先順者安後順者危慮敵之者削反

之者亡謀慮與之爲敵者土地必見侵削反謂不服從也詩曰武王載發

有虔秉龯如火烈烈則莫我敢遏此之謂

詩殷頌武王湯也發讀爲斾虔敬遏止也湯建斾興師本由仁義雖用武持龯而猶以敬爲先故得如火

之盛無能止之也孝成王臨武君曰善請問王者之

兵設何道何行而可設謂制置道謂論說敎令也行動用也孫卿

子曰凡在大王將率末事也臣請遂道王

者諸侯強弱存亡之效安危之埶率與帥同所類

反道說也效驗也孝成王見荀卿論兵謂王者以兵爲急故遂問用兵之術荀卿欲陳王道因不荅其問故言凡在大王

之所務將帥乃其末事耳所急敎化也遂廣說湯武五霸及戰國諸侯之事君賢者其國

治君不能者其國亂隆禮貴義者其國治

𥳑禮賤義者其國亂治者強亂者弱是強

弱之本也上足卬則下可用也上不足卬

則下不可用也卬古仰字不仰不足仰也下託上曰仰冝向反能敎且化長養之是足仰

可用則強下不可用則弱是強弱之常也

隆禮效功上也重禄貴節次也上功賤節

下也是強弱之凡也效驗也功戰功也效功謂不使賞僭也重禄重難其禄不使素

餐也節忠義也君能隆禮驗功則強上戰功輕忠義則弱大凡如此也好士者強不好士

者弱士賢士也愛民者強不愛民者弱政令信

者強政令不信者弱信謂使下可信民齊者強不齊

者弱齊謂同力賞重者強賞輕者弱重難其賞使必賞有功則

強輕易其賞則弱也刑威者強刑侮者弱刑當罪使人可畏則強不當罪則人

侮僈故弱也械用兵革攻完便利者強攻當爲功功精好加功者也器

械牢固便利於用則強也械用兵革窳楛不便利者弱窳器病也

音𢈔楛濫惡謂不堅固也重用兵者強輕用兵者弱重難用兵

權出一者強權出二者弱政多門則弱也是強弱

之常也齊人隆技擊技材力也齊人以勇力擊斬敵者號爲技擊孟康曰兵家

之技巧技巧者習手足便器械積機闗以立攻守之勝其技也得一首者賜

贖錙金無本賞矣八兩曰錙本賞謂有功同受賞也其技擊之術斬得一首則宫

賜錙金贖之斬首雖戰敗亦賞不斬首雖勝亦不賞是無本賞也是事小敵毳則偷

可用也可偷竊用之也毳讀爲脆史記聶政謂嚴仲子曰屠可以旦夕得甘脆以養親也

大敵堅則渙然離耳說卦曰渙者離也若飛鳥然傾

側反覆無日若飛鳥言無馮而易也無日言傾側反覆之速不得一日也是亡國

之兵也兵莫弱是矣是其出賃市傭而戰

之幾矣此與賃市中傭作之人而使之戰相去幾何也魏氏之武卒以度

取之武卒選擇武勇之卒號爲武卒度取之謂取其長短材力中度者衣三屬之

如淳曰上身一髀褌一踁繳一凡三屬也衣於氣反屬之欲反操十二石之弩

負服矢五十个置戈其上置戈於身之上謂荷戈也冠䩜

帶劔䩜與胄同漢書作胄帶劒顔師古曰箸兠鍪而又帶劒也贏三日之糧日

中而趨百里贏負擔也日中一日之中也中試則復其户利

其田宅復其户不傜役也利其田宅不征衆也顔師古曰利謂給其便利之處中丁仲反復方目反

數年而衰而未可奪也改造則不易周也

此中試者䈥力數年而衰亦未可遽奪其優奪其優復使皆怨也改造更選擇也則又如前是故地

雖大其稅必寡是危國之兵也優復既多則稅寡資用貧乏故

秦人其生民也陿阸其使民也酷烈

所生之地陿阸謂秦地險固也酷烈嚴刑罰也地險固則寇不能害嚴刑罰則人皆致死也劫之以埶

謂以威埶劫廹之使出戰隱之以阸謂隱蔽以險阸使敵不能害鄭氏曰秦地多阸藏隱其民於阸

忸之以慶賞忸與狃同串習也戰勝則與之賞慶使習以爲常忸女九反鰌之以

刑罰鰌藉也不勝則以刑罰陵藉之莊子風謂蛇曰鰌我亦勝我音秩或作䠓七六反使天下之

民所以要利於上者非𨷖無由也阸而用

之得而後功之守險阸而用之旣得勝乃賞其功所以人自爲戰而立功者衆也

賞相長也五甲首而隷五家有功而賞之使相長獲得五甲首則

役隷郷里之五家也是最爲衆強長久多地以正故四

世有勝非幸也數也爲之有根本不邀一時之利故能衆強長久也不復其户

利其田宅故多地也以正言比齊魏之苟且爲正言秦亦非天幸有術數然也四世孝公惠王武王昭王也故齊

之技擊不可以遇魏氏之武卒魏氏之武

卒不可以遇秦之銳士秦之銳士不可

以當桓文之節制桓文之節制不可以敵

湯武之仁義有遇之者若以焦熬投石焉

以魏遇秦猶以焦熬之物投石也熬五刀反兼是數國者皆干賞蹈利

之兵也傭徒鬻賣之道也未有貴上安制

綦節之理也干求也言秦魏雖足以相勝皆求賞蹈利之兵與傭徒之人鬻賣其力作無異

未有愛貴其上爲之致死安於制度自不踰越極於忠義心不爲非之理者也諸侯有能微妙

之以節則作而兼殆之耳微妙精盡也節仁義也作起也殆危

也諸侯有能精盡仁義則能起而無危也兼此數國謂擒滅之故招近募選隆埶

詐尚功利是漸之也近當爲延傳寫誤耳招延謂引致之也募選謂以財

召之而選擇可者此論齊之技擊也隆埶詐謂以威埶變詐爲尚此論秦也尚功利謂有功則利其田宅論魏也漸

進也言漸進而近於法未爲理也或曰漸浸漬也謂其賞罰纔可漸染於外中心未恱服漸子廉反禮義

敎化是齊之也服其心是齊壹人之術也故以詐遇詐猶

有巧拙焉猶齊之技擊不可以當魏之武卒也以詐遇齊辟之

猶以錐刀墮大山也辟音譬墮毁也許唯反非天下之愚

人莫敢試故王者之兵不試一舉而定不必試也

武之誅桀紂也拱揖指麾而強暴之國

莫不趨使誅其元惡其餘獷悍者皆化而來臣役也誅桀紂若誅獨

夫故泰誓曰獨夫紂此之謂也

故兵大齊則制天下小齊則治鄰敵以禮義敎

化大齊之謂湯武也小謂未能大備若五霸者也治隣敵言鄰敵受其治化耳若夫招近募

選隆埶詐尚功利之兵則勝不勝無常代

翕代張代存代亡相爲雌雄耳矣翕斂也代翕代

張代存代亡猶言代強代弱也夫是之謂盜兵君子不由也

也以詐力相勝是盜賊之兵也故齊之田單楚之莊蹻秦之衞

鞅燕之繆蟣是皆世俗之所謂善用兵者

田單齊襄王臣安平君也史記莊蹻者楚莊王苖裔楚威王使爲將將兵循江而上略蜀黔中以西蹻至滇池

方三百里地肥饒數千里以兵滅定屬楚欲歸報㑹秦擊奪楚巴黔中郡道塞不通因還以其衆至滇變服從其俗

焉衞鞅秦孝公臣封爲商君者也繆蟣未聞也是其巧拙強弱則未有

以相君也若其道一也雖術不同皆出於變詐故曰其道一也未及

和齊也數子之術未能及於和齊人心也掎契司詐權謀傾

覆未免盜兵也契讀爲挈持也掎挈猶言掎摭也司讀爲伺詐欺誑也皆謂因其危

弱即掩襲之也桓𣈆文楚莊呉闔閭越句踐是

皆和齊之兵也可謂入其域矣入禮義敎化之域孟康曰入王

兵之域也然而未有本統也本統謂前行素脩若湯武也故可以霸

而不可以王是強弱之效也湯武王而桓文霸齊魏則代存代亡

是其效也孝成王臨武君曰善請問爲將孫卿

子曰知莫大乎棄疑不用疑謀是智之大行莫大乎無

過事莫大乎無悔事至無悔而止矣成

不可必也不得必謂成功忘其警備莊子曰聖人以以不必故旡兵衆人以不必必之故多兵

制號政令欲嚴以威慶賞刑罰欲必以信

處舍收臧欲周以固處舍營壘也收臧財物也周密牢固則敵不能陵奪矣

徙舉進退欲安以重欲疾以速靜則安重而不爲輕舉動

則疾速而不失機權窺敵觀變欲潛以深欲伍以參謂使閒諜

觀敵欲濳隱深入之也伍參猶錯雜也使間諜或叄之或伍之於敵之閒而盡知其事韓子曰省同異之言以知朋

黨之分偶參伍之驗以責陳言之實又曰參之以比物伍之以合參也遇敵決戰必

道吾所明無道吾所疑道言也行也夫是之謂六

自制號政令已下有六也無欲將而惡廢無急勝而忘

敗無威内而輕外無見其利而不顧其害

強使人出戰而輕敵凡慮事欲孰而用財欲泰孰謂精審泰謂

不吝賞也夫是之謂五權五者爲將之機權也所以不受命於

主有三可殺而不可使處不完可殺而不

可使擊不勝可殺而不可使欺百姓夫是

之謂三至至謂一守而不變凡受命於主而行三軍三

軍旣定百官得序羣物皆正百官軍之百吏得序各當其任

則主不能喜敵不能怒不苟徇上意故主不能喜不爲變詐故敵不能

夫是之謂至臣爲臣之至當也慮必先事而申之

以敬謀慮必在事先重之以敬常戒懼而有備也愼終如始終始如一

失是之謂大吉言必無覆敗之禍也凡百事之成也必

在敬之其敗也必在慢之故敬勝怠則吉

怠勝敬則滅計勝欲則從欲勝計則凶戰

如守不務越逐也書曰不愆干五歩六歩乃止齊焉行如戰有功如幸

敬謀無壙無壙言不敢須㬰不敬也壙與曠同敬事無壙敬終

無壙敬衆無壙敬敵無壙夫是之謂五無

壙愼行此六術五權三至而處之以恭敬無

壙夫是之謂天下之將則通於神明矣天下莫及

臨武君曰善請問王者之軍制孫卿子

曰將死鼓死謂不棄之而奔亡也左傳曰師之耳目在吾旗鼓御死轡百吏

死職士大夫死行列聞鼓聲而進聞金聲

而退順命爲上有功次之軍之所重在順命故有功次之令不

進而進猶令不退而退也其罪惟均令敎令也

言使之不進而進猶令不退而退其罪同也不殺老弱不獵禾稼獵與躐同

服者不禽格者不舎犇命者不獲服謂不戰而退

者不追禽之格謂相拒捍者奔命謂奔走來歸其命者不獲之爲囚俘也犇與奔同凡誅非誅

其百姓也誅其亂百姓者也百姓有扞其

賊則是亦賊也扞其賊謂爲賊之扞蔽也以故順刃者生蘇

刃者死犇命者貢順刃謂不戰偝之而走者蘇讀爲傃傃向也謂相向格𨷖者貢

謂取歸命者獻於上將也微子開封於宋紂之庶兄名啓歸周後封於宋此云開者

蓋漢景帝諱劉向改之也曹觸龍斷於軍說苑曰桀貴爲天子富有四海其臣有左

師觸龍者謟䛕不正此云紂臣當是說苑誤又戰國䇿趙有左師觸龍說大后請長安君質秦豈復與古人同官名乎

殷之服民所以養生之者也無異周人故

近者歌謳而樂之逺者竭蹷而趨之竭蹷顛仆

猶言匍匐也新序作竭走而趨之無幽閒辟陋之國莫不趨使

而安樂之四海之内若一家通達之屬莫

不從服夫是之謂人師詩曰自西自東

自南自北無思不服此之謂也詩大雅文王有聲之篇

者有誅而無戰城守不攻兵格不擊德義未加

所以敵人不服故不攻擊也且恐傷我之士卒也上下相喜則慶之敵人上下

相愛恱則慶賀之豈況侵伐乎不屠城屠謂毁其城殺其民若屠者然也不濳軍

不留衆不久留暴露於外也師不越時古者行役不踰時也故亂者

樂其政不安其上欲其至也東征西怨之比臨武君

曰善

陳囂問孫卿子曰先生議兵常以仁義爲

陳囂荀卿弟子言先生之議常言兵以仁義爲本也仁者愛人義

者循理然則又何以兵爲愛人則懼其殺傷循理則不欲爭奪

焉肯抗兵相加乎凡所爲有兵者爲爭奪也非爲愛人循理

孫卿子曰非女所知也彼仁者愛人愛人故

惡人之害之也義者循理循理故惡人之

亂之也彼兵者所以禁暴除害也非爭奪

也故仁人之兵所存者神所過者化所存止之

處畏之如神所過往之國無不從化若時雨之降莫不說喜是以

堯伐驩兠伐亦誅也書曰放驩兠于崇山也舜伐有苗命禹伐之書曰帝曰

咨禹惟時有苗不率汝徂征之禹伐共工書曰流共工于幽州皆堯之事此云禹伐共工未詳也

湯伐有夏文王伐崇武王伐紂此四帝兩

夏殷或稱王或稱帝曲禮曰措之廟立之主曰帝蓋亦論夏殷也至周自貶損全稱王故以文武爲兩王也

皆以仁義之兵行於天下也故近者親其

善逺方慕其德兵不血刃逺邇來服德

盛於此施及四極詩曰淑人君子其儀不

忒此之謂也謂曹風尸鳩之篇

李斯問孫卿子曰李斯孫卿弟子後爲秦相秦四世有勝

兵強海内威行諸侯非以仁義爲之也以

便從事而已便其所從之事而已謂若劫之以埶隱之以阸狃之以慶賞鰌之以刑罰之比

卿子曰非女所知也女所謂便者不便之

便也汝以不便人爲便之也吾所謂仁義者大便之便也

吾以大便人爲便也彼仁義者所以脩政者也政脩則

民親其上樂其君而輕爲之死故曰凡在

於軍將率末事也荀卿前對趙孝成王有此言語弟子所知故引以答之也

四世有勝諰諰然常恐天下之一合而軋

已也漢書諰作鰓蘇林曰讀如愼而無禮則葸之葸鰓懼貌也先禮反張晏曰軋踐轢也此所謂末

世之兵未有本統也本統前行素脩故湯之放桀也

非其逐之鳴條之時也武王之誅紂也非

以甲子之朝而後勝之也皆前行素脩也

此所謂仁義之兵也前行素脩謂前已行之素已修之行讀如字今女

不求之於本而索之於末此世之所以亂

本謂仁義末謂變詐世所以亂亦由不求於本而索於末如李斯之說

禮者治辨之極也強國之本也威行之道也

功名之揔也辨别也揔要也強國謂強其國也王公由之所以得夫

下也不由所以隕社稷也故堅甲利兵不足以

爲勝髙城深池不足以爲固嚴令繁刑不足

以爲威由其道則行不由其道則廢由用也道即禮

也用禮即行不用禮雖堅甲嚴刑皆不足恃也楚人鮫革犀兕以爲甲鞈

如金石鞈堅貌以鮫魚皮及犀兕爲甲堅如金石之不可入史記作堅如金石鞈古洽反管子曰制重罪入以兵

甲犀脅二㦸輕罪入蘭盾鞈革二㦸犀兕堅如金石之狀也宛鉅鐵釶慘如蠭

宛地名屬南陽徐廣曰大剛曰鉅釶與釶同矛也方言云自關而西謂之矛呉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之間謂之釶言宛地出此剛

鐵爲矛慘如蜂蠆言其中人之慘毒也鉇音啻輕利僄遬卒如飄風

人之趫捷也僄亦輕也匹妙反或當爲嫖姚之嫖嫖驍勇也遬與速同然而兵殆於垂

沙唐篾死殆謂危亡也垂沙地名未詳所在漢地志沛郡有垂鄉豈垂沙乎史記楚懷王二十

八年秦與齊韓魏共攻楚殺楚將唐昧取我重丘而去昧與蔑同𠝹莊蹻起楚分而爲

三四司馬貞史記索隱曰莊蹻楚將言其起爲亂後楚遂分爲四韓子曰楚王欲伐越莊子曰臣患目能見百

歩而不見其睫主之兵敗於齊晉莊蹻爲盜境内吏不能禁而欲伐越此智之如目也蹻初爲盗後爲楚將

豈無堅甲利兵也哉其所以統之者非其

道故也汝潁以爲險江漢以爲池限之以

鄧林縁之以方城鄧林北界鄧地之山林縁繞也方城楚北界山名也然而

秦師至而鄢郢舉若振槁然舉謂舉而取之鄢郢楚都振擊

也槁枯葉也謂白起伐楚一戰舉鄢郢也是豈無固塞隘阻也哉其所

以統之者非其道故也紂刳比干囚箕子

爲炮烙刑列女傳曰炮烙謂膏銅柱加之炭上令有罪者行焉輙墮火中紂與妲己大笑烙古責反

殺戮無時臣下懔然莫必其命懔然悚栗之貌莫自謂必

全其命也然而周師至而令不行乎下不能用其

民是豈令不嚴刑不繁也哉其所以統之

者非其道故也古之兵戈矛弓矢而已矣

然而敵國不待試而詘試用也詘服也城郭不辦

也或音辨溝池不拑拑古掘字史記作城郭不集溝池不掘文子曰無伐樹木無鉗墳墓鉗亦

音掘或曰拑當爲抇篆抇字與拑字相近遂誤耳固塞不樹機變不張

固塞謂使邊境險固若今之邊城也樹立也塞先代反機變謂器械變動攻敵也然而國晏

然不畏外而明内者無它故焉内當爲固史記作晏然不

畏外而固也明道而分鈞之時使而誠愛之下之

和上也如影嚮和胡卧反有不由令者然后誅

之以刑故刑一人而天下服罪人不郵其

上知罪之在己也是故刑罰省而威流

也流行也言通流也無它故焉由其道故也古者帝堯

之治天下也蓋殺一人刑二人而天下治

人謂殛鮌于羽山刑二人謂流共工于幽州放驩兠于崇山傳曰威厲而不試刑

錯而不用此之謂也厲謂抗舉使人畏之

凡人之動也爲賞慶爲之則見害傷焉

止矣故賞慶刑罰埶詐不足以盡人之力

致人之死爲人主上者也其所以接下之百

姓者無禮義忠信焉慮率用賞慶刑罰

埶詐除阸其下獲其功用而已矣焉慮無慮猶言大凡也除

謂驅逐阸謂廹蹙若秦劫之以埶隱之以阸狃之以慶賞之類阸或爲險也大宼則至使

之持危城則必畔遇敵處戰則必北北敗走也北者乖背

之名故以敗走爲北也勞苦煩辱則必犇犇與奔同霍焉離

耳下反制其上霍焉猶渙焉也離散之後則上下易位若秦項然故賞

慶刑罰埶詐之爲道者傭徒粥賣之道也

不足以合大衆美國家故古之人羞而不道

也故厚德音以先之明禮義以道之致忠

信以愛之尚賢使能以次之爵服慶賞以

申之時其事輕其任事作業任力役以調齊之長養

之如保赤子政令以定風俗以一有離俗不

順其上則百姓莫不敦惡莫不毒孼若祓

不祥敦厚也毒害也孼謂妖孼祓除之也然後刑於是起矣是大

刑之所加也辱孰大焉將以爲利耶則大

刑加焉身苟不狂惑戇陋誰睹是而不改

也哉然後百姓曉然皆知脩上之法像上

之志而安樂之於是有能化善脩身正行

積禮義尊道德於是像之中更有能自脩德者也百姓莫不貴

敬莫不親譽然後賞於是起矣是髙爵豐

禄之所加也榮孰大焉將以爲害邪則髙

爵豐禄以持養之持此以養之也生民之屬孰不願

也雕雕焉縣貴爵重賞於其前雕雕章明之貌

明刑大辱於其後雖欲無化能乎哉故民

歸之如流水所存者神所爲者化存至也言所至之處

畏之如神凡所施爲民皆從化也而順暴悍勇力之屬爲之化

而愿順從也謂好從暴悍勇力之人皆化而愿慤也旁辟曲私之屬爲

之化而公旁偏頗也辟讀爲僻矜糺收繚之屬爲之化而

調矜謂夸汰糺謂好發摘人過者也收謂掠美者也繚謂繚繞言委曲也四者皆鄙陋之人今被化則調和也

是之謂大化至一大化者皆化也至一極一也詩曰王猶允塞

徐方旣來此之謂也

凡兼人者有三術有以德兼人者有以力

兼人者有以富兼人者彼貴我名聲美我

德行欲爲我民故辟門除涂以迎吾入辟與闢同開也

除涂治其道涂也因其民襲其處而百姓皆安因其民之愛恱

襲取其處皆安言不驚擾也立法施令莫不順比比親附也施令則民親比之

是故得地而權彌重兼人而兵俞強是以

德兼人者也俞讀爲愈下同非貴我名聲也非美

我德行也彼畏我威劫我埶爲我埶所劫也故民雖

有離心不敢有畔慮若是則戎甲俞衆奉

養必費奉養戎甲必煩費也是故得地而權彌輕兼人

而兵俞弱是以力兼人者也非貴我名聲也

非美我德行也用貧求富用飢求飽虚腹

張口來歸我食若是則必發夫掌窌之粟

以食之地臧曰窌掌窌主倉廩之官窌音匹孝反委之財貨以富之立

良有司以接之立温良之有司以慰接之懼其畔去也已朞三年然

後民可信也已過也過一朞之後至於三年然後新歸之民可信本非慕化故也是故得

地而權彌輕兼人而國俞貧是以富兼人

者也故曰以德兼人者王以力兼人者弱以

富兼人者貧古今一也兼并易能也唯堅

凝之難焉凝定也堅固定有地爲難齊能并宋而不能凝

也故魏奪之燕能并齊而不能凝也故田

單奪之韓之上地方數百里完全富足而

趨趙趙不能凝也故秦奪之上地上黨之地完全言城邑也富具

言府庫也趨歸也七朱反史記秦攻上黨韓不能救其守馮亭以上黨降趙趙使馬服子將兵拒秦秦使白起大破馬服

於長平阮四十餘萬而奪其地殺戮蕩盡故能并之而不能凝則必

奪不能并之又不能凝其有則必亡能凝

之則必能并之矣得之則凝兼兵無強

地則能定之則無有強而不可兼并者也古者湯以薄武王以滈薄與亳同

滈與鎬同皆百里之地也天下爲一諸侯爲臣無

它故焉能凝之也故凝士以禮凝民以政

禮脩而士服政平而民安士服民安夫是

之謂大凝以守則固以征則強令行禁止

王者之事畢矣


荀子卷第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