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陽黃仲元四如先生文稿 (四部叢刊本)/卷之五

卷之四 莆陽黃仲元四如先生文稿 卷之五
宋 黃仲元 撰 國立北平圖書館嘉靖中刊本

有宋福建莆陽黄仲元四如先生文藁卷全

  上江古心先生書

古者士之摰雉若見於師以菜爲摰SKchar爲或以雉或

以菜雉言介也菜言㓗也士不介不㓗不敢見然士

之見於周公者十人三十人百餘人千餘人何多周

公於十人三十人百餘人千餘人中僅得三士何少

周之士俱自好亦㳺大人以成名乎公好士如不及

亦爲之厚薄貌乎舎三士他無人乎漢不古摯禮廢

掃門者艱於一見不嫁者禮之上賔魏勃掃曹相國門以求見蒯通

見曹相國曰婦有夫死三日嫁者有幽居不嫁者求婦何取曰不嫁者通曰求臣亦猶是東郭先生梁石

君齊𨼆居不嫁願禮之相國皆以爲上賔宰天下士者必有所擇唐之士

摰以文貴之甚賤之甚以古文倡者光範之伏其氣

餒釋言之辨其辭費芻米㒒賃之急其得小不免爲

今之人我朝諸賢犖犖可外文字猶用片言摯於

王公矧碌碌者疇能自異然則某固願聞名於將命

者何也古心先生一代不數人百年能㡬見者也某

生長東南非不知有伯淳范祖禹謂顔子不貳過惟伯淳能之時陳瑩中不識

伯淳作責沈文以自責雲山塹隔伏謁無路今詣康廬登龍門

矣然與其相羊於某丘某水先生舊所釣㳺之處使

人意遐而清不若侍坐於書冊琴瑟之前得見宗廟

百官之富崑崙在望滄海在前而猶不即猶空此生

如𫉬一見相國矣将與四方竒士交譽盛德歟某言

辭柮政不能譽縱譽之一把㤗山不加益國

憂如𩬊士低如䑕李斯少時見厠中䑕食不㓗近六人数驚倉中䑕居大廡不見人大憂嘆

曰人之賢不肖如䑕矣時人之耳目在先生公論之標表在先

生世道之輕重天下之安危在先生九州四海孰不

期先生之再提一筆入福蒼生也大臣身在江湖心

在魏闕一處一出與隂陽相爲消長亦必有道又非

兒童走卒之所能知前脩偉人魏野一詩獨勸子明

王旦以退明允一書獨愛富公以德某也始見安敢

輕浮作此躁語將謂孫家同榜子弟當以禮拜沂公

歟寒門落落望雲霄閥如梯天政不敢自陳家世事

分於相國也將謂文潜客於少公文潜張菜也少公頴濵也文潜淮隂

人與晁秦黄吳四先生並從東坡逰張初㳺學於陳學官轍愛之因軾亦深知而稱其一唱三嘆

亦當與⿱目兆秦黄學士師事長公歟⿱目兆𥙷之秦𮗚黄廷堅東坡長公

顇視SKchar姜自覺形穢政不敢居叅門館下士於相國

也否則以所業徹於相國歟某生爲人又爲丈夫固

不可與空生物穢天壌間然書可成也仲𡍼十年一

書不遽語之門人程易傳㝡晚出且謂說得七分史

可脩也唐鑑多有好處亟戒開封毁板新唐書經歐

宋名筆猶無一毫前漢義理微宻工夫浩大二事俱

難草草文可工也語言妙天下者讀同列一䟽乃遂

不復自爲人目爲夫子者作六經閣記終不可主公

意詩可學也建安黃初暨晚唐㡬千百家獨子羙不

可擬議江西宗派吕居仁以歌詩至豫章大出而學者同作共和錄其名曰江西宗派

以其源流皆出豫章也陳無已以下凢十四人傳衣付鉢范質舉進士主文和疑曰屈君十三

欲傳老夫衣鉢也不如西湖處士以水影月香一聮行世茍

焉引筆行墨髣茀聲嗽恐非當行家非不欲爲之不

敢易爲也就爲之如北方竫人見者齒矧山海經云東海之外

有小人名曰竫人列子書今之世惟古心先生傳逺之書名世之

史金石之文絃歌之詩與易詩書禮樂春秋等不知

可與陳無已盡言否某願執經焉又否則見相國當

談政事不談文學歟某謂六經四書言言是理言言

是用一部論語後先可事兩朝正心誠意四字

中𡍼可持告君彼行河之禹貢復讎之春秋傷財害

民之國服爲息國服謂生民於國所服之閑農圃𩔗也息者保之使生息也出周禮泉府

王安石謬引注䟽以息爲利息而行青苗之法惟讀錯故用錯讀書正要有用

書亦正未易讀冠仕冠棄壯仕壯棄某則不敢一行

試吏成公之官箴西山之政經一一可以爲訓

若臨大事當扵六一翁處學來今之世惟古心先生

清忠粹德豊功盛烈載旂常銘鼎𢑱與皐伊傅吕周

召並不知可與蘇子言容平生本末否某願問爲邦

焉然則某之來無所摰而敢見乎曰不介不㓗不敢

見某於道之秋毫百未得一然某之學傳於先君子

先君子傳扵𤓰山潘復齋陳復齋𤓰山親傳

文公勉齋之學者也學孰大立身行已爲大時若命

謀位與材㑹不憂不通顯欲得汗青一幅芬芳百世

則實難難故脫凡近志高明陋希世友千古居於家

凛凛乎如處女之在閨處於鄕兢兢乎如懐千金之

璧而行不待謁刺餙游聲人故識靣者少不作一皺

眉事亦不受人指㸃以廷對見君父第一歩直透剛

膓所欲言者一落千丈無戚容以一命之士皆可行

志求爲歩兵而歸麄冗淹速不屑意人或朝得軒裳

暮馳奔車之上乃獨退然𢾅戸與孔門冠童者遊𢾅

古切塞也人或𠋣一郡爲北道主人鄧晨爲常山守王郎反光武走信都晨請

從光武曰從我不如以一郡爲北道主人乃歸邵竊竊焉爼豆從事之列乃

獨謝以爲煩願從子弟尋劉公父子讀書處則某之

所存亦少異乎人也昔黄叔度之賢無一見於外而

林宗重之李仲元不持一字於楊雄之門而法言

書之淆之不濁者其志潔林宗逰汝南徃從憲累方還曰叔度汪汪千頃陂澄

之不清淆之不濁不可量也不屈不累其行介故可重可書今有

人焉氏名與二子同志行與二子同古崖旣取之於

驪黄牝牡之外矣古心先生天眼一盻儻歆然曰若

士也爲子必孝爲臣必忠必不讀父書而敗必不

游師門而叛必不兩來張師必不三變商君帝王伯商君始說

公以帝道不聽又以王道不入終以伯道公與語不自知SKchar之前席也進而教之又幸

也仰惟古心先生之心先知𮗜後知先𮗜𮗜後𮗜之

心也巳欲立而立人巳欲逹而逹人之心也此心流

行天地並生物我同體相國之門未有一人不爲道

周德全之士豈但薦藉華寵其身哉某故願先生輔

之翼之振德之某之挈挈而來也思拜羽儀如渇如

飢五歩十歩盤紆樊中脩摰師門又何遲也若曰子

來幾日然後求見長者則克之罪大若曰彼亦人耳

傲將何求則愈之過小恃此無恐先生儻與其介也

㓗也某敢不立雪以請惟先生亮之

有宋莆陽黃四如先生考終東里黃族祭文

則陽四七維公初度綵闈洗腆致用清酤豈伊異人

耋少和儒公於是時烝衎樂胥促席鳴儔咏猶斯舞

油油三爵燦燦霞炬筵空坐散醉極而窹謂公徥福

百齡未暮後𮪍勿驅前山可數暢月生明陽囘一𫃵

訝公不庭鼾睡卓午翼旦候公琅琅耳語謂公介疾

猶可以愈熒枯糟沉何奪之⿺辶處全歸胡慚示别有𥙿

所不粹者井蛇𣗳䑕公真至人逹於死生晝夜之故

鳴呼公之學問不守訓詁公之詞章自諧律呂五韺

六䪫九易十鼓弗圖末僞見此竒古後孔而生SKchar

其緒茫茫堪輿能言㡬許於乎鄉失典刑族無長錐

八壼水遶孰斯文主品𣗳隂成誰讀書祖𤨏𤨏林林

百千何𥙷公像在前䰟𠔃來雨盞斚序行殽核維旅

公寧不來我涕如雨噫嘻嗟嗞

有宋莆陽黄四如先生窆穸東里族𥙊文

方春和時鳥鳴花香念玆不見使我惻愴翁逰化城

無何有鄉濶視八極俗物茫茫遐想疇昔鳩枝㐮羊

或哦一聮或酬一觴遺韻如存俾也可忘白日千年

埋玉隴岡雲𣗳窈深囘首坊堂東過腹痛諒母我傷

惟翁德厚奕葉流光一杯黄壌發爲詞章風水惟真

子孫其昌依依活酹蘅若薦芳精灵不昧庻其願享

訖鍳此忱視翁不忘嗚呼

黃四如先生并二先生升侑鄉賢興化郡學祝文

鄉賢祠于學者惟忠惟孝以德以文表表在人耳目

者可得而仰也邇者薦紳之士議以烏山宋先生四

如黃先生石厓方先生升侑斯堂同時位置尸祝而

爼豆之某職教于玆敢不以告明薦馨香伏惟尚饗

黃四如先生升侑鄉賢興化郡學東里孫子祝文

鄉先生祠于學古也以吾祖道脉之傳經學之邃蔚

爲儒宗邇者庠序建言謂宜爼豆於諸賢之列聿新

繪事㳙吉妥靈殷薦苾芬

有宋莆陽黃四如先生事述見文獻通考

黃仲元字善甫號四如績之子也少刻志讀濂洛關

閩及父績所傳潘陳二師之書抄拾唐宋名人之文

凡二百四十二家文學爲人推重第咸淳進士前後

五除官最後除國子監簿皆不赴宋亡後更其名曰

淵字天叟又併改四如之號而以韻鄉聲翁彦安爲

稱怡然窮居深入理奥學文必檀弓榖梁學詩必三

百篇陶𮧯桞州推廣先志凡其口講心授莫非仰止

傳習之懿而尤SKchar東湖之祠晨必謁朔望必參二仲

釋菜暇則課守者洒掃風雨則視其盖障雖老不少

廢年八十二卒仲元說經間與先賢異同其爲文亦

𩔖艱深至扵竒古處殆不可句云有四書講稿䓁書

藏于家出名公事述卷

有宋莆陽黄四如先生卋次見三脩黄氏族譜

萬百十七朝奉𭅺國子監簿四如先生諱仲元字善

甫㓜名犀児號四如居士後改名淵字天叟號韻鄉

聱翁晚年又號彦安十三貢士房千百三學正獨不

懼翁之次子也以宋紹定四年𫑗十月二十有八日

已時生年十二攻舉子業鄉校屡占魁亞淳祐十二

預薦書明年寳祐改元省試報罷咸淳七年

中省闈第五廷對以直言忤時宰寘名張鎮孫榜

第五甲賜同進士出身拜迪功𭅺監瑞安府比較務

需次食貧如心陳文龍之號因貽書常齋延先生扵二劉

祠堂一月兩講爲學者師九年捧檄考𩔖試歸過

鐔津古崖江公萬頃萬里之弟時守劔州留郡齋載之匯江

未幾古心先生江萬里招致芝山十年請假歸省

明年德祐改元先生始之官守相陳山泉屈致幕

下有強民挾貴不禮稅官者又有頑佃二十年不歸

田主之租者又有妄首富家造麯者先生一見悉爲

剖决山泉深喜得人無何山泉罷去以書别先生曰

君来我去彼此無福又明年春端明陸公君實秀

夫至自平江偶與先生同邸極加噐重三月杭䧟先

生遂辭歸五月陸公趣先生赴行都充益王府撰述

官兼處置使司幹辦公事是月端宗即位改元景炎

遷刑工部架閣以通直𭅺陞武學諭不兼旬得五京

薦處置使楊公刑部侍郎應公祭酒許公少傅張公

其一即陸公也遂轉朝奉郎國子監簿兼福建路招

捕使司都參議官先生雖受知諸公屡膺超擢然未

嘗供一日聀未嘗食升斗之禄曰斯時而禄耻也及

陸公拜樞使命撫諭使毛公邀先生同舟將有異除

先生力以母老辭旣易代先生遂更其名字𨼆居教

授泊如也元皇慶元年十一月八日丑時卒享年

八十有二𦵏尊賢里吳車南山之原按先生夀藏自誌云乙巳臘月

营一貉之丘扵篠塘而舊譜皆謂𦵏吳車南山意者初營夀藏在篠塘旣卒而𦵏乃改營扵吳車南山耳

先生少刻意讀周程張朱呂真魏及父獨不懼翁先

生所傳潘陳二師之書翁集四書爲近思本錄先生

日夕刪𥙷翁有詩曰深爲𦔳我喜敢作譽児癡復以

以其餘力手抄唐宋名人文自韓柳歐曽外凢二百

四十二家逮聚徒發䇿以周元公問行義多大成集

所不載翁代季子仲固答且謂非吾児不能問非老

父不能對烏山方澄孫莆人守樵川一見稱賞舘扵樵川烏

山殁先生家居不殖生産歲輟學職俸及束脩以事

如母孝敬兼盡嘗𭔃食富沙樗翁三薦扵湖齋劉公

先生不徃謁劉公語人曰此兄當扵古君子中求之

窮居怡然深入理奥文必檀弓榖梁詩必三百篇陶

𮧯栁州下此弗論也獨不懼翁扵潘陳二師生爲仰

止之講殁有東湖之祀及卒先生推廣先志凢其見

於脩巳教人者無非仰止之懿而於東湖之崇奉尤

拳拳焉族伯千三十通判殁所居㕔事先生與諸弟

姪得之因倡率剏以爲祠以祀吾御史府君而下之

即今東里黄氏思敬堂詳見所作思敬堂記及碑隂記嘗著檮杌集識此邦

之仕於朝者與士而求仕及他州士夫仕於此邦

景炎二年屠城之變此集與前後告身俱亡又著

學記農談未及脩春秋說止閔公未及續嘗夣宣尼

遺之䨇筆又欲脩史而未果大槩見文集夣筆記其著述巳成

而行於世者惟經史辨疑四如講稿及文稿詳見先生自誌

夀藏吳司業源所著名公事述宋學士濂等所作文集序俱載詩文内編經史辨疑今亦

亡配丁氏懐安尉斗軒先生南一之女也以弟萬百

三十一仲㑹季子梓爲後羅源縣尹先生今祀於郡學鄉

賢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