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陽黃仲元四如先生文稿 (四部叢刊本)/跋

卷之五 莆陽黃仲元四如先生文稿 跋
宋 黃仲元 撰 國立北平圖書館嘉靖中刊本

有宋福建莆陽黃仲元四如先生夢筆記後䟦

夢筆之事王元琳江文通紀少瑜李太白軰

也史不絶書異哉四如之夢是筆也實授於

孔子覺而診之曰夫子之筆既絶於𫉬麟矣

而又予授豈絶者將使之續歟夢筆記成持

以示僕惟君平素講明於麟筆後有感於二

千年間世運之變嘗欲稡㑹温公之通鑑康

節之經世晦翁之綱目南軒之紀年東萊之

事記拆𠂻而爲一書盖志在春秋乆矣思慮

之極通于神明君之夢孔子猶孔子之夢周

公皆其思之所存也夫春秋編年之書年必

書王者所以明其大一綂之義然二百四十

年一周正也王綱缺裂世道分綸泮合禪仍

班班見史漢唐得國近正猶可以綂書外乎

是有以勢力而帝天下者秦隋之𩔖是也有

以虚名而帝天下者漢少帝孺子嬰之𩔖是

也有以女主SKchar臣盗賊夷狄而帝天下者如

吕武莾懿後梁後唐之𩔖是也其事皆春秋

之所未有使吾夫子見之將誅絶屏黜之不

暇是區區者奚足以言綂而諸儒論載有所

不容焉大抵則以年相次以綂相承綂之

者不能皆漢唐也雖各持一說求以通之率

不免於扞格切謂秉春秋之筆難續春秋之

編尤難必也用春秋經世之法變春秋編年

之體庻㡬其可通乎皇皇先聖夢寐臨之亦

旣覺悟君之心矣何當成書僕願自附於餘

無黨於君用意深處而爲之注釋焉

咸淳甲戌年宗簿余一謙譔

有宋福建莆陽黃仲元四如先生文藁後跋

曩僕客授莆陽𫉬從監簿四如先生黃公游

嘗熟其議論凡天地萬物萬事之理古今治

亂興亡之變若江漢之滔滔莫詰其極而其

文閎深髙古精義入神好作一字二字或三

字四字句勢迫曲禮檀弓不造不止蓋其學

上接艾軒樂軒網山諸老之傳言言根據字

字淵源汪洋奇崛自成一家近世作者誠罕

及也爰擢髙官轍所至如吾郷古心江公

廬陵須溪劉公皆一時文章宗伯莫不傾盖

願納交焉則其他名勝從可知已更代以來

𢾅戸掃讀教授郷里立雪講下者率多奇才

今三歲大比巍疊出有自來也嗚呼貞元

朝士不可復得矣以公之學雖不及見用於

當時而隻字片言流落人間者真足以淑後

進而範将来其功豈尋常誇一時沽一名者

之可擬哉僕朅来延平甫一載公之子子材

⿺辶商赴汀幕而其孫喬年又来爲延平録邂逅

道舊且出公生平所著文若干卷俾㒒叙其

顚末㒒非才何足以當之追惟别公幾三十

年而㒒亦老矣思芹泮之嬉㳺懷詠觴之酬

酢風廊燈火共話短長猶一日也壺山在眼

獨無情乎姑勉叙疇昔交情之舊書其後若

夫公之高風雅操與夫雄文巨冊自有燕許

大筆發揚編首且將鋟梓上之太史氏備采

錄云至治癸亥秋九後學廬山曹謹䟦

     

     

有宋莆陽黃四如先生文集後識

吾翁四如先生生平文章自問學中來嘗謂

學文難學古文尤難退之子厚正竒竒正自

出一家機軸然韓柳而上更有人在六經之

文文也又謂爲文不在多一頌了伯倫多乎

哉晚歲杜門讀來世書逺方士友來謁文者

戸屨常滿酬應宿諾迄不謄藁僕東西南

不及時侍筆硯側八袠有二山木頽壞片𥿄

流落衿佩寳惜親友家𭣣拾遺文堇堇未滿

百篇傳人傳書此檐甚重䆠學它鄕巾篋自

隨今又十年餘矣朝夕思所以傳而困於力

山城公假督兒繕冩亟遣鏤板不惟思所以

傳者逺而又欲廣其傳異時携書歸里搜訪

裒稡當爲續集與四書講藁經史辨疑並行

庶人與書俱傳而未艾也翁名仲广善甫字

取堯夫善人吟以四如自號舉辛未進士第

景炎徳祐後名淵字天叟 -- 臾 ?號韻鄕聱翁彦安

又晚年别號云時至治癸亥立秋日男將仕

郎汀州路總管府知事黃梓百拜謹識

有宋莆陽黃四如先生文藁後序

夫文以氣爲主氣以理爲主理何在聚於書

氣無形麗於理主之者誰歟曰心也文者心

之聲也不至乎此則奴乎彼矣天地間惟氣

與理亘萬古而長存凡天地隂陽四時之運

日月星辰河漢之光此氣也其所以妙變化

而神出入現光怪而發精華者非自然之理

乎一以貫之文其形而下之噐乎孔子元氣

也文章可得而聞者賛易刪詩定書修春秋

而已曰作則未也文歟理歟孟子英氣也自

謂我知言我善養吾浩然之氣觀其七篇浩

愽而豪肆文歟氣歟後之立言君子舍孔孟

奚主哉莆陽自艾軒後以文鳴世者不少以

理爲文者吾得一人焉黃四如先生是已先

生抱道藏噐戴仁履義不偶於人而逹於天

立言以垂後肆筆而成文此風行水上之文

也惟其心孔孟救時之心學孔孟明道之學

由體逹用著書滿家嘗誦其諸書講義詳明

似經觧記筆森嚴似檀弓銘筆竒崛似三傳

皆充其剛大配義之氣而見於嬉𥬇怒罵之

間特緒餘耳徒文乎哉余以年家子不及拜

公牀下從書疇先生借一帙得寓目焉他日

編帙彚成𫉬見其大全又一快也非敢曰觀

止此矣他不敢請敬識大槩附于卷末

大明後學三山陳光庭拜書

有宋莆陽黃四如先生文藁後序

黃仲元字善甫號四如莆田人唐御史滔之

後父績師陳宓潘柄氏爲性命道德之學雖

布衣而名重東南著四書遺說近思録義𩔖

及讀畧續畧新畧傳習問荅畧凡數百卷仲

元少刻志讀濂洛關閩及父績所傳潘陳二

師之書手抄唐宋名人之文若韓柳歐魯外

凡二百四十二家以文學盛爲一時諸老所

推重至謂當於古君子中求之第宋咸淳進

士前後五除官最後調國子監簿皆不赴宋

亡後更其名曰淵字曰天叟又併改其四如

之號而以韻郷贅翁彦安爲稱亦可槩見其

志云怡然窮居深入理奥文必檀弓榖梁詩

必三百篇陶韋柳州皆以向上自處自績北

靣潘陳生爲仰止之講没有東湖之祠績卒

而仲元推廣先志凡其口講心授莫非傳習

仰止之懿而尤嚴東湖之崇晨必謁朔望必

參二仲必釋菜暇則課守者洒掃風雨則視

其盖障惟恐有穿漏可謂善繼善志而白首

父師不忘矣年八十二卒所著有經史辯疑

四書講藁文藁然仲元說經四書間與先賢

異同其爲文亦𩔖以艱深至於竒古絶處讀

者殆不可句云四書講藁等書藏于家

大明洪武某年月太子賔客

詔𠑽國子司業奉訓大夫莆陽呉源編

有宋莆陽黃四如先生文集後識

吾東里文獻之傳肇唐乾寧吾御史公稽之

藝文志舊載泉山秀句集三十卷巳不存迨

宋紹興狀元考功公所刻者惟今黃御史集

十卷耳考功公所著知稼翁集序於洪景盧

者皆無由見至宋慶元之間九世祖獨不懼

公所著四書遺說近思録義𩔖讀畧續畧新

畧傳習問答畧凡數百卷咸淳之間八世祖

四如公所著有經史辯疑四書講藁等書藏

之家者今皆多逸失傳者惟此記序銘說所

刻百餘篇而已嗚呼傳集之難若是哉仰獻

追逺得無興深長之思乎龯敬甫竊念東里

樓下房祖始十三貢士公至監簿四如公爲

七世公之子羅源尹子材公嫡孫喬年公爲

樓下伯房仲孫昌年公爲樓下仲房泝流而

源今去元大德二百四十禩則四如公實二

伯仲房道學祖思吾道學祖不可得得見者

惟兹一二遺文而已兹集始刻汀幕公癸酉

秋希英弟令上海刻之官齋間多魚魯龯敬

甫續家譜時繙録兹文薫盥而讀之竊爲訂

其訛𮘸釋其音義稽其故實第孱才末識齒

敝神短訂弗精釋弗詳稽者十遺八九欲再

梓以傳未能也重怏怏不克逺紹之慮歲乙

酉兒文炳文蔚應郷闈黙慶以卒業辛𫑗夏

文炳兒釋服上禮部廼出手稿授之曰黙若

祐道學祖而當爲聞孫異日有禄俸之入當

負吾志嘗憶吾四如公記思敬堂曰吾家

有顯融者良奥者脩之庀之猶今之年庻俾

勿壊又誌壽藏曰黃在軒嘗許予文艾夜之

太白殘年之卷施子材異時當爲余彚稡遺

文以成余志余旣落落籍甚私於而有厚望

文炳跪而受曰敢不服𭙶以壽先德謹誌之

以竢

大明嘉靖十年四月八日八代孫龯敬甫頓

首百拜識

 吾諸孫東松地官旣善繼吾 師承德郎木齋翁志新梓

九世祖四如公文集以書㝡便道過家掃祭

 公墓尊賢里嶺口廷宣方患眼疾不能偕行念公去後二百

 三十年有孫文炳克世其家振揚遺落此家慶也因而有作

 用見慰喜之𥝠

烏石山之前世家稱東黃品𣗳枝以繁印池流且長述者惇叙

㕔作者思敬堂追逺跨𨺚棟無謀掣道傍圭田薦宏敞𥝠第捐 --捐

安詳憲憲旣在上言言亦在廊後人非木石家𧠺如琳琅艾軒

尾蹊徑考亭闖門牆紹聞獨不懼仰止耿相將父子崇道德秦

漢無文章註䟽採國史學殖鋤天荒綫緒者誰子九代生賢𭅺

挺身甲科顯出門𭅺官揚得無念爾祖端可肩平當迢迢魚鳥

跡惻惻蟲䑕傷躋之翼經史勝於陳衣裳茂草鞠周道枯藤掛

斜陽手持日星文歩出狐兎場下書化𡨋貨掃地傾椒漿疾予

聞蘇息觀駭走傍徨賢賢而親親作法永不忘

嘉靖壬寅𡻕六月六日

賜進士出身奉議大夫廣東按察司僉事裔孫東村廷宣頓首書

 跋

 右莆陽黃仲元四如先生文稿四卷明嘉靖刻本乃四明范氏

 天一閣故物今歸北平圖書館考仲元擢咸淳辛未進士與陸

 秀夫交善德祐之變秀夫趣仲元赴行都充益王府撰述官及

 兼福建路招捕使司都參議官等職皆辭不就宋社旣屋歸隱

 山林以濓洛關閩之說教於學者其子汀州路總管府知事梓

 分輯記序墓銘字訓之屬爲五卷刊之然遺文流落於外者尙

 多其曾孫至又裒爲十卷再刊之嘉靖辛卯八代孫鉞及其子

 文炳等又輯刻爲四卷卽此本也蓋至是其集凡三付剞劂矣

 今五卷本十卷本均佚傳世者當以此爲最古最備之本四庫

 全書本卷數與此本同惟割裂第一卷自得齋記以下至韻鄕

 記爲第二卷又合卷二卷三兩卷爲第三卷爲異耳仲元別著

 四如講稿六卷有嘉靖丙午刻本版式與此本略同他日當別

 謀印之海寧趙萬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