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第四 華陽國志 卷第五
晉 常璩 撰 景烏程劉氏嘉業堂藏明錢叔寶寫本
卷第六

華陽國志卷苐五

     公孫述劉二牧志

先王命史立典逺則經紀人倫三材炳焕品物章矣

然而有志之士猶敢議論於鄉校之下芻蕘之人加

之謠誦扵林野之中管闚瞽言君子有詠所以綜檢

群善休風惟照也公孫述劉牧二主之廢興存亡漢

書國志固以詳矣統之州部物有條貫必申斯篇者

格之前憲左氏素臣之功王侯之載籍也而八國之

語作爲五傳𣶈邃大義洋洋聖人之微言也而八覽

之書興焉茍在宐稱雖道同世出一事身見遊精博

志無嫌其繁矣漢十二世孝平皇帝帝祚短促國統三

絶孝元后兄子安漢公新都侯魏郡王莾簒盜稱天

子改天下郡守爲卒正又改蜀郡爲導江遷故中散

大夫茂陵公孫述字子陽爲導江卒正治臨卭而劉

辟起兵廣漢更始劉聖公在南陽蜀欲應之㑹宗成

垣副王岑等作亂述率吏民拒禦之所在討破作圍

守防遏逸越斬首萬計遂據成都威有巴漢政治嚴

刻民不爲非更始誅王莾都關中爲赤眉賊所敗

建武元年世祖光武皇帝即位河北述夢人謂已曰

公子系後漢作八厶子系十二爲期述以語婦婦曰朝聞道夕SKchar

尚可何况十二乎㑹夏四月龍出府殿前以爲瑞應

述遂稱皇帝號大成建元龍興以莾尚黄乃服色尚

白自以興西方爲金行也以功曺李熊爲大司徒巴

郡任滿爲大司空弟恢爲太尉具置百官造十層赤

樓帛蘭改益州爲司𨽻蜀郡爲成都尹時世祖方平

河北而荆邯延牛竝㱕述盡有益州置鐵錢官廢銅

錢百姓買賣不行蜀中童謡曰黄牛白腹五銖當復

謂莾黄牛述爲白腹五銖漢錢言漢當復也故主簿

李隆後漢作張隆常少數諫述歸帝稱藩述不納天水隗嚻

亦據隴連述蜀土清晏述乃移檄中國稱引圖緯以

惑衆世祖報曰西狩獲麟䜟曰乙子𫑗金即乙未歲

授劉氏非西方之守也光廢昌帝立子公孫即霍光

廢昌邑王立孝宣帝也黄帝姓公孫自以土德君所

知也漢家九百二十歲以䝉孫亡受以相承其名當

塗髙髙豈君身耶吾自繼祖而興不稱受命求漢之

斷莫過王莾近張滿作惡兵圍得之歎曰爲天文所

誤也人使述舊交馬援喻述述不從 荆邯說述曰

昔湯以七十里王天下文王方百里臣諸侯以次漢

祖敗而復征傷瘳復戰故能禽秦亡楚以弱爲强况

今地方數千杖㦸百萬天下之心未有所歸不東出

荆門北陵關隴與之進退則王業不全子孫不久安

也述悅之乃出軍荆門陳倉欲震盪秦楚多改易郡

縣分封子弟滛恣過度然國冨民殷户百餘萬世祖

未遑加兵與述及隗嚻書輒署公孫皇帝 七年嚻

背漢降述述封爲王厚資給之 十年世祖命大司

馬呉漢與大司徒鄧禹討嚻平隴右述聞而惡之城

東素有秦時空倉述更名白帝倉使人宣言曰帝倉

㬥出米巨萬公卿以下及國人就視之無米述曰倉

去此數里虗妄如此隗王在數千里外言破壊真不

然矣 十一年世祖命征南大將軍岑彭自荆門泝

江征述又遣中郎將來歙及述舊交馬援奉詔喻述

隆少諌令服從述怒曰自古來有降天子乎尚書解

文卿大夫鄭文伯初亦諫述繫之㬥室 六年二子

SKchar自是莫有言者 彭破述荆門關及沔關徑至

彭亡述使刺客刺殺彭由是改彭亡曰平無言無賊

也又使剌客刺殺歙扵武都世祖重遣呉漢與劉尚

征述又遣臧宫從斜谷道入述使妹壻延㸦距宫大

司徒謝豐距漢連戰輒北漢到城下軍其江橋及其

少城豐在廣都㸦引還成都述謂曰事當奈何㸦對

曰男兒貴SKchar中求生敗中求成無愛財物也述乃大

𤼵金帛開門募兵得五千餘人以配㸦㸦告漢戰因

偽遣鼓角麾幟渡市橋漢兵爭觀㸦因放竒兵擊漢

大破之漢溺水縁馬尾至盎底得出後宫兵已至北

門述復城守占書曰虜SKchar城下述以爲漢等是虜乃

自出戰述當漢牙當宫大戰牙殺宫兵數百三合三

勝士卒氣驕漢益鼓之自旦至日中飢不得食日昳

後述兵敗漢騎士髙平以㦸刺述中頭即墜馬叩心

者數十人都知是述前取其首牙等悵然還城吏民

窮急即夜開門出降漢盡誅公孫氏及牙等諸將帥

二十餘人放兵大掠多所殘害是歲十二年也 漢

搜求隱逸旌表忠義以述臣常少李隆忠諫發憤病

SKchar表更遷葬贈以漢卿官蜀郡王皓王嘉廣漢李業

刎首SKchar節表其門閭揵爲朱遵絆馬SKchar戰贈以將軍

爲之立祠費貽任永君業馮信等閉門索隱公車特

徵文齊守義益州封為列侯董鈞習禮眀經貢爲博

士程烏李育本有才幹擢而用之扵是西土宅心莫

不鳬藻 建武十八年剌史郡守撫恤失和蜀郡史

歆怨呉漢之殘掠蜀也擁郡自保世祖以天下始平

民未忘兵而歆唱之事宐必先克復遣漢平蜀多行

誅戮世祖誚讓扵漢漢深陳𧬄自是守藩供職自建

武至乎中平垂二百載府盈西南之貨朝多華岷之

士矣 漢二十二世孝靈皇帝政治衰缺王室多故

太常竟陵劉焉字君郎建議言剌史太守貨賂爲官

割剥百姓以致離叛可選清名重臣以爲牧伯鎮安

方夏焉内求州牧以避世難侍中廣漢董扶私扵焉

曰京都將亂益州分野有天子氣焉惑之意在益州

㑹刺史河南郄儉賦歛繁擾流言逺聞而并州殺剌

史張壹凉州殺剌史耿鄙焉議得行漢帝將徵儉加

刑以焉爲監軍使尋領益州牧董扶亦求爲蜀西部

都尉太倉令巴郡趙韙去官從焉來西 中平元年

凉州黄巾逆賊馬相趙祗等聚衆綿竹殺縣令李升

募疲伇之民一二日中得數千人遣王饒趙播等進

攻雒城殺剌史儉并下蜀郡犍為旬月之間破壊三

郡相自稱天子衆以萬數又别破巴郡殺太守趙韙

部州從事賈龍素領家兵在犍爲之青衣率吏民攻

相破滅之州界清淨龍乃選吏卒迎焉焉既到州移

治綿竹撫納離叛務行小惠時南陽三輔民數萬家

避地入蜀焉恣饒之引為黨與號東州士遣張魯斷

北道枉誅大姓巴郡太守王咸李權等十餘人以立

威刑前後左右部司馬擬四軍統兵位皆二千石

漢獻帝初平二年犍為太守任岐與賈龍惡焉之隂

圖異計也舉兵攻焉燒成都邑下焉禦之東州人多

爲致力遂克岐龍焉意盛乃造乘輿車服千餘僣擬

至尊焉長子範為左中郎將仲子誕治書御史季子

璋奉車都尉皆從獻帝都長安惟𠦑子别部司馬瑁

隨焉焉聞相者相陳留呉懿妹當大貴爲瑁聘之荆

州牧山陽劉表上焉有子夏在西河疑聖人論帝遣

璋曉喻焉焉留璋不遣反 四年征西將軍馬騰自

郿與焉範通謀襲長安治中從事廣漢王商亟諫不

從謀泄範誕受誅議郎河南龐羲以通家將範誕諸

子入蜀而天火燒焉車乗蕩盡延及民家 興平元

年焉徙治成都既痛二子又感祅災疽發背卒州帳

下司馬趙韙治中從事王商等貪璋温仁共表代又

京師大亂不能更遣天子除璋監軍使者領益州牧

以韙爲征東中郎將率衆征劉表 璋字季玉既襲

位懦弱少斷張魯稍驕扵漢中巴夷杜濩朴胡袁約

等叛詣魯璋怒殺魯母弟遣和德中郎將龎羲討魯

不克巴人日叛乃以羲爲巴郡太守屯閬中禦魯羲

以宐須兵衛輒召漢昌賨民爲兵或構羲扵璋璋與

之情好攜隙趙韙數進諌不從亦恚恨也 建安五

年趙韙起兵數萬將以攻璋璋逆擊之 眀年韙

敗羲懼遣吏程郁宣㫖扵郁父漢昌令畿索益賨兵

畿曰郡合部曲本不為亂縱有讒謏要在盡誠遂懐

異志非所聞也羲令郁重徃畿曰我受牧恩當爲盡

節汝自郡吏宐念効力不義之事莫有二意羲恨之

使人告曰不從太守家將及𥚽畿曰昔樂羊食子非

無父子之恩大義然也今雖𡙡子畿飲之矣羲乃厚

𧬄扵璋璋善畿遷爲江陽太守 十年璋聞曹公將

征荆州遣中郎將河内隂⿰氵専致敬公表加璋振威將

軍兄瑁平冦將軍 十二年璋復遣别駕從事蜀郡

張肅送叟兵三百人幷雜御物公辟肅爲掾拜廣漢

太守 十三年仍遣肅弟松爲别駕詣公公時已定

荆州追劉主不存禮松加表望不足但拜越嶲比蘇

令松以是怨公㑹公軍不利兼以疫病而劉主尋取

荆州松還疵毁曹公勸璋自絶因說璋曰劉豫州使

君之肺腑更可與通時扶風法正字孝直留客在蜀

不見禮恨望松亦以身抱利器忖璋不足與有爲常

與正竊歎息松舉正可使交好劉主璋從之使正將

命正佯為不得已行又遣正同郡孟達將兵助劉主

守禦前後賂遺無限 十六年璋聞曹公將遣司𨽻

校尉鍾繇伐張魯有懼心松進曰曹公兵彊無敵天

下若因張魯之資以向蜀土誰能禦之者乎璋曰吾

固憂之而未有計松對曰劉豫州使君之宗室而曹

公之深讎也善用兵使之伐魯魯必破破魯則益州

彊曺公雖來無爲也且州中諸將龎羲李異等皆恃

功驕豪欲有外意不得豫州則敵攻其外民叛扵内

必敗之道也璋然之復遣法正迎劉先主主簿巴西

黄權諫曰左將軍有驍名今請到欲以部曲遇之則

不滿其心欲以賔客待之則一國不容二君客有泰

山之安則主有累𡖉之危璋不聽從事廣漢王累倒

懸扵州門以SKchar諫璋璋一無所納正既宣㫖隂獻䇿

曰以眀將軍之英才乗劉牧之懦弱張松之股肱以

響應扵内然後資益州之冨慿天府之險以此成帝

業猶反手也劉主大悅乃留軍師中郎將諸葛亮將

軍關羽張飛鎮荆州率萬人泝江西上璋初敕所在

供奉入境如歸劉主至巴郡巴郡嚴顔拊心歎曰此

所謂獨坐窮山放虎自衛者也劉主由巴水達涪

璋徃見之松復令正白劉主曰今因此㑹便可執璋

則將軍無用兵之勞坐定一州也軍師中郎將襄陽

龎綂亦言之劉主曰此大事也初入他國恩信未著

不可倉卒歡飲百餘日璋推劉主行大司馬司⿰𥘈籴

尉劉主推璋行鎮西大將軍領牧如故益劉主兵使

伐張魯又令SKchar白水軍併三萬軍車甲精實而别璋

還州劉主次葭⿱⺾眀厚𣗳㤙德以收衆心 十七年曹

公征呉呉主孫權呼劉主自救劉主貽璋書曰孫氏

與孤本為唇齒今樂進在清𭰖與關羽相拒不往赴

救進必大克轉侵州界其憂有甚扵魯魯自守之賊

不足慮也求益萬兵及資寳璋但許四千他物半給

張松書與劉主及法正曰今大事垂可立如何釋此

去乎松兄廣漢太守肅懼𥚽及已白璋露松謀璋殺

松劉主歎曰君矯殺吾内主乎嫌隙始搆璋赦諸關

守不内劉主龎綂說曰隂選精兵晝夜兼行徑襲成

都璋既不武又無素豫一舉而定此上計也楊懐髙

沛璋之名將各仗强兵據守關頭數有牋諫璋遣將

軍還將軍遣與相聞說當東㱕竝使束裝二子既服

將軍名又嘉將軍去必乗輕騎來見將軍因此執之

進取其兵乃向成都此中計也退還白帝連引荆州

徐還圖之此下計也劉主然其中計即斬懐等遣將

黄忠卓膺魏延等勒兵前行梓潼令南陽王連固城

堅守劉主義之不逼攻也進據涪城置酒作樂謂龎

綂曰今日之㑹可謂樂矣綂對曰伐人之國而以為

歡非仁者也劉主曰武王伐紂前SKchar後儛豈非仁也

綂退出劉主尋請還謂曰向者之談阿誰爲失綂曰

君臣俱失 十八年璋遣將劉璝冷苞張任鄧賢呉懿

等拒劉主扵涪皆破敗還保綿竹縣令懿詣軍降拜

討逆將軍 初劉主之南伐也廣漢鄭度說璋曰左

將軍懸軍襲我衆不滿萬百姓未附野穀是資計莫

若驅巴西梓潼民内涪水以南其倉廩野穀一皆燒

除高壘深溝靜以待之彼請戰不許久無所資不過

百日必禽矣先主聞而惡之法正曰璋終不能用無

所憂也璋果謂群下曰吾聞拒敵以安民未聞動民

以避敵絀度不用故劉主所至有資進攻綿竹璋𣸪

遣䕶軍南陽李嚴江夏費觀等SKchar綿竹軍嚴觀率衆

降同拜禆將軍進圍璋子循扵雒城 十九年關羽

綂荆州事諸葛亮張飛趙雲等泝江降下巴東入巴

郡巴郡太守巴西趙莋拒守飛攻破之獲將軍嚴顔

謂曰大軍至何以不降敢逆戰顔對曰卿等無狀侵

奪我州我州但有斷頭將軍無降將軍也飛怒曰牽

去斫頭顔正色曰斫頭便斫頭何爲怒也飛義之引

爲賓客 趙雲自江州分定江陽犍爲飛攻巴西亮

定德陽巴西功曺龔諆迎飛璋帳下司馬蜀郡張裔

拒亮敗于柏下裔退還 夏劉主克雒城與飛等令

圍成都而偏將軍扶風馬超率衆自漢中請降劉主

遣建寧SKchar李恢迎超超徑至璋震恐所署蜀郡太守

汝南許靖踰城出降璋知不敢誅被圍數十日城中

有精兵三萬穀支一年衆咸欲力戰璋曰父子在州

二十餘年無㤙德以加百姓攻戰三年肌膚草野以

璋故也何以能安遂遣張裔奉使詣劉主劉主許裔

禮其君而安其民劉主又遣從事中郎涿郡簡雍說

璋璋素雅敬雍遂與同輿而出降吏民莫不欷㱆泣

涕劉主𣸪其所佩振威將軍印綬還其財物遷璋于

南郡之江安呉主孫權之取荆州也以璋爲益州剌

史劉主東征璋還呉卒也

譔曰公孫述藉導江之資值王莾之虐民莫援者得

跨巴蜀而欺天罔物自取滅亡者也然妖夢告終期

數有極奉身歸順猶可以免矜愚遂非何其頑㢤劉

焉器非英傑圖射僥倖璋才非人雄據土亂世其見

取陳子以爲非不幸也昔齊侯嗤晉魯之使旋䝉

易乗之困魏君賤公𠦑之侍人亦受割地之辱量才

懐逺誠君子之先畧也觀劉璋曹公之悔SKchar法正張

松二憾既徵同怨相濟或家國覆亡或叁分天下古

人一饋十起輙沐揮洗良有以也










華陽國志卷苐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