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陽國志 (四部叢刊本)/卷第六

卷第五 華陽國志 卷第六
晉 常璩 撰 景烏程劉氏嘉業堂藏明錢叔寶寫本
卷第七

華陽國志卷苐六

     劉先主志

先主諱備字玄德𣵠郡𣵠縣人漢景帝中山靖王勝

後也勝子貞元狩六年封𣵠縣陸城亭侯因家焉祖

父雄察孝廉爲東郡范令父弘早亡 先主㓜孤

母販履織席自業舎東南角籬上有桑𣗳生高五丈

餘遙望童童如車葢人皆異之或謂當出貴人先主

少時與宗中諸兒戯扵𣗳下言吾必乘此羽葆葢車

𠦑父子敬謂曰汝勿妄言滅吾門也年十五母遣行

學與宗人劉德然遼西公孫瓉俱事故九江太守同

郡盧子幹德然父元起常資給先主與德然等元起

妻曰各自一家何能常爾起曰宗中有此兒非常人

也而瓉深與先主善瓉年長先主兄事之喜狗馬音

樂美衣服長七尺五寸垂臂下膝顧自見耳能下人

喜怒不形扵色善交結豪俠年少爭附之中山大商

張世平蘇雙等見而竒之多與之金先主由是得合

徒衆河東關羽雲長同郡張飛益德竝以壯烈爲之

禦侮先主與二子𥨊則同牀食則共器㤙若弟兄然

扵稠人廣衆中侍立終日 中平元年從校尉鄒靖

討黄巾賊有功除安喜尉求謁SKchar郵不得乃入縳執

之杖二百以綬繫SKchar郵頭頸著馬枊柱委官亡命頃

之應大將軍何進募有功除下宻丞復爲高唐尉遷

爲令瓉爲中郎將表先主爲别部司馬拒冀州牧袁

紹數有戰功守平原令進領平原相郡民劉平耻爲

之下使客刺之客服其德告之而去北海相魯國孔

融爲黄巾賊所圍使太史慈求救扵先主先主曰孔

文舉聞天下有劉備乎以兵救之廣陵太守下邳陳

登元龍太尉球孫也有雋才輕天下士謂功曹陳矯

曰閨門雍穆有行吾敬陳元方父子氷清玉潔有德

有言吾敬華子魚博聞强識竒偉卓犖吾敬孔文舉

雄姿傑出有王霸之畧吾敬劉玄德名器盡此 徐

州牧陶謙表先主爲豫州剌史徐州牧陶謙病篤謂

别駕東海麋竺曰非劉備不能安此州也謙䘚竺率

州人迎先主先主未許廣陵太守下邳陳登進曰今

漢室陵遲海内傾覆立功立事在今日鄙州殷冨户

口百萬欲屈使君撫臨州事先主曰袁公路在壽春

此君四世五公海内所歸可以州與之登曰公路驕

豪非治亂之主今欲爲使君合步騎十萬上可以匡

主濟民成五覇之業下可以割地守境書功扵竹帛

若使君不見聽許登亦未敢聽使君也北海相孔融

謂先主曰袁術豈憂國忘家者耶冢中枯骨何足介

意今日之事百姓與能天與不取悔不可追先主遂

領徐州牧 建安元年曺公表爲鎮東將軍封宐城

亭侯先主與袁術相拒而下邳守將曺豹叛爲吕布

所敗先主失妻子轉軍海西糜竺進妺爲夫人及奴

客二千金銀寳物資之先主因而𣸪振連和扵布布

還其妻子先主衆萬餘移軍小沛布惡之自攻先主

先主歸曺公公以爲豫州牧益其軍使伐布失利布

將髙順復虜先主妻子送布公使夏侯惇助先主不

能克 三年公自征布生禽之布曰使布爲明公將

騎天下不足定也公有疑色先主曰公待布能如丁

建陽董太師乎公頷之布目先主曰大耳兒最叵信

者也遂殺布 先主還得妻子從公還許爲左將軍

公禮之甚重出則同輿坐則同席又拜關羽張飛皆

中郎將公謀臣程昱郭嘉勸公殺先主公慮失英豪

望不許 袁術自淮南欲經徐州北就袁紹獻帝舅

車騎將軍董承受命衣帶中宻詔當殺曺公承先与先

主及長水校尉种輯將軍呉子蘭王子服等同謀以

將行未𤼵公從容謂先主曰天下英雄惟使君與操

本初之徒不足數也先主方食失匕箸㑹天震雷先

主曰聖人言迅雷風烈必變良有以也一震之威乃

至扵此也公亦悔失言先主還沛解公使覘之見其

方披䓗使厮人爲之不端正舉杖擊之公曰大耳翁

未之覺也其夜先主急東行昱嘉復言之公馳使追

之不及先主遂殺徐州剌史車胄以叛留關羽行下

邳太守事身還小沛而承等謀洩受誅 先主衆數

萬遣從事北海孫乾自結扵袁紹公遣將軍劉岱王

忠擊之不克 五年公東征先主先主敗績妻子及

關羽見獲先主奔青州剌史袁譚奉迎道路馳以白

父紹紹身出鄴二百里與先主相見公壯羽勇銳拜

偏將軍初羽隨先主從公圍吕布扵濮陽時秦宐禄

爲布求救扵張楊羽啓公妻無子下城乞納宐禄妻

公許之及至城門復白公疑其有色自納之後先主

與公獵羽欲扵獵中殺公先主爲天下惜不聽故羽

常懐懼公察其神不安使將軍張遼以情問之羽歎

曰吾極知曺公待我厚然吾受劉將軍恩誓以共SKchar

不可背之要當立功以報曺公公聞而義之 是歲

紹征官渡遣梟將顔良攻東郡太守劉延扵白馬公

使遼羽爲先鋒羽望見良麾葢䇿馬剌良扵萬衆中

斬其首還紹將莫敵遂解圍公即表封羽漢壽亭侯

重加賞賜羽盡封其物拜書告辤而歸先主左右欲

追之公曰彼各有主 先主說紹南連荆州牧劉表

紹遣將其卒兵至汝南公使將蔡楊擊之先主謂曰

吾勢雖不便汝等百萬來末如吾何曺孟德單車來

吾自去揚等必戰爲先主所殺 公既破紹自南征

汝南先主遣糜竺孫乾詣劉表表郊迎之待以上賓

使屯新野潁川徐元直致瑯琊諸葛亮曰孔眀臥龍

也將軍願見之乎先主曰君與俱來此人可就見不

可屈致也先主遂造亮凡三因屏人曰漢室傾頽姧

臣竊命主上䝉塵孤不度德量力欲信大義扵天下

而智術淺短遂用猖獗至于今日志猶未已君謂計

將安出亮對曰自董卓以來豪桀竝起跨州連郡不

可勝數曺操比扵袁紹則名微而衆寡然遂能克紹

以弱爲強雖云天時抑人謀也今操已擁百萬之衆

挾天子而令諸侯此誠不可與爭鋒也孫權據有江

東已歴三世國險而民附賢能爲之用此可與爲援

而不可圖也荆州北據漢沔利盡南海東連呉㑹西

通巴蜀此用武之國而其主不能殆天所以資將軍

也益州險塞沃野天府之土高祖因之以成帝業劉

璋闇弱張魯在北國冨民殷而不知卹賢能之士思

得眀君將軍既帝室之胄信義著扵四海緫覽英雄

思賢如渴若跨有荆益保其險阻西和諸戎南撫夷

越結好孫權内脩政理天下有變命一上將將荆州

之軍以向宛洛將軍身率益州之衆出扵秦川天下

孰不簞食壺漿以迎將軍者乎如此則霸業可成漢

室可興矣先主曰善與亮情好日宻自以爲猶魚得

水也 十三年表卒少子琮襲位曹公南征琮遣使

請降先主屯樊不知曹公卒至至宛先主乃知遂將

其衆去比到當陽衆十餘萬人車數千兩日行十餘

里别遣關羽乗船㑹江陵或謂先主曰宐速行雖擁

大衆被甲者少曹公軍至何以禦之先主曰夫濟大

事以人爲本今人歸吾何忍棄之 公以江陵有軍

實恐先主據之乃釋輜重以輕騎五千追先主一日

一夜行三百里及扵當陽之長坂先主棄妻子與諸

葛亮張飛等數十騎走公盡獲其民衆急追先主張

飛據水斷橋横馬案矛曰我張益德也可來決SKchar

徒乃止 先主斜趣漢津適與羽船會而趙雲身抱

先主弱子後主及擁先主甘夫人相及濟江亮曰事

急矣請奉命求救扵孫將軍時權軍柴桑既服先主

大名又悅亮竒雅即遣周瑜程普水軍三萬助先主

拒曹公大破公軍扵赤壁㷊其舫舟公引軍北歸先

主以劉表長子江夏太守𤦺爲荆州剌史 先主南

平四郡武陵太守金旋長沙太守韓玄桂陽太守趙

範零陵太守劉度皆降廬江雷緒率部曲數萬口稽

顙 𤦺病SKchar先主領荆州牧治公安孫權進妹恩好

綢繆以亮爲軍師中郎將SKchar南三郡事以關羽爲盪

冦將軍領襄陽太守住江北張飛爲征虜將軍宐都

太守 初先主之敗東走也徑徃鄂無土地關羽責

之曰早從獵中言無今日先主曰安知此不為福也

及得荆州復有人衆孫權遣使求共伐蜀又曰雅頋

以隆成   諸葛孔明母兄在呉可令相并主簿

殷觀曰若為呉先驅大事去矣今但可讃之言新據

諸郡未可以動彼必不越我而有蜀也先主乃報曰

益州不明得罪左右庶幾將軍高義上匡漢下輔宗

室若必尋干戈備將放髮扵山林不敢聞命權果輟

計遷觀别駕 十六年益州牧劉璋遣法正迎遂西

入益州 建安十九年先主克蜀蜀中豐冨盛樂置

酒大㑹饗食三軍取蜀城中金銀頒賜將士還其糓

帛賜諸葛亮法正關羽張飛金五百斤銀千斤錢五

千萬錦萬匹其餘各有差以亮爲軍師將軍署左將

軍府事正楊武將軍蜀郡太守關羽SKchar荆州事張飛

爲巴西太守馬超平西將軍不用許靖法正說曰有

獲虗譽而無實者靖也然其浮名稱播海内人將謂

公輕士乃以爲長史龎羲爲司馬李嚴爲犍爲太守

費觀爲巴郡太守益州太守南郡董和掌軍中郎太

守漢嘉王謀爲别駕廣漢彭羕爲治中辟零陵劉巴

爲西曹掾廣漢長黄權爲偏將軍扵是亮爲股肱正

爲謀主羽飛超爲爪㸦靖羲及糜竺簡雍孫乾山陽

伊籍爲賓友和嚴權本劉璋所授用也呉懿費觀璋

之婚親也彭羕璋所排擯也劉巴已所宿恨也皆處

之顯位盡其噐能有志之士無不競勸 羣下勸先

主納劉𤦛妻先主嫌其同族法正曰論其親䟽何與

晉文之扵子圉乎從之正既臨郡睚眦之怨一飱之

惠無不報復或謂諸葛亮曰法正蜀郡太縱横將軍

宐啓主公亮曰公之在公安也北畏曺操之强東憚

孫權之逼内慮孫夫人興變扵肘腋之下孝直爲輔

翼遂翻飛翺翔不可復制如何禁法使不得行其志

也 孫夫人才捷剛猛有諸兄風侍婢百人皆仗劒

侍立先主毎下車心常凛凛正勸先主還之 二十

年孫權使使報先主欲得荆州先主報曰吾方圖凉

州凉州定以荆州相與孫權怒遣吕蒙襲奪長沙零

陵桂陽三郡先主下公安令關羽入益陽㑹曹公入

漢中張魯定巴西黄權進曰若失漢中則三巴不振

此割蜀人股臂也扵是先主與呉連和分荆州江夏

長沙桂陽東屬南郡零陵武陵西屬引軍還江夏以

權爲護軍迎魯魯已北降曹公權破公所署三巴太

守杜濩  朴胡袁約等公留征西將軍夏侯𣶈益

州剌史趙顒及張郃守漢中公東還郃數犯掠巴界先

主率張飛等進軍宕渠之蒙頭拒郃相持五十餘日

飛從他道邀郃戰扵陽石遂大破郃軍郃失馬縁山

獨與麾下十餘人從間道還南也 二十一年先主

還成都 二十二年蜀郡太守法正進曰曺操一舉

降張魯定漢中不因此勢以圖巴蜀而留𣶈郃身遽

北還非智不逮力不足將内有憂逼耳今算𣶈郃才

略不勝我將率舉衆徃討則必可擒天以與我時不

可失也先主從之以問儒林校尉西周羣羣對曰

當得其地不得其民若出偏軍必不利先主遂行諸

葛亮居守足食足兵也 二十三年先主急書𤼵兵

軍師亮以問從事犍爲楊洪洪對曰漢中蜀之喉咽

存亡之機若無漢中則無蜀矣此家門之𥚽男子當

戰女子當運𤼵兵何疑亮以法正從行白先主以洪

領蜀郡太守後遂即真初洪爲犍爲太守李嚴功曺去

郡數年已爲蜀郡嚴故在職而蜀郡何祗為洪門下

書佐去郡數年已爲廣漢太守洪故在官是以西土

咸服亮之能擾㧞英秀也後洪祗俱㑹亮門下洪謂

祗曰君馬何駛祗對曰故吏馬不爲駛眀府馬不進

耳 二十四年先主定漢中斬夏侯𣶈張郃率吏民

内徙先主遣將呉蘭雷同入武都皆没乃舉群茂才

時州後部司馬張𥙿亦知占術坐漏言言先主得蜀

寅卯之間當失漢㐫年在庚子誅 曺公為魏王王

西征聞法正䇿曰固知玄德不辨此又曰吾收姧雄

略盡獨不得正邪 羣下上先主為漢中王大司馬

以許靖爲太傅法正為尚書令零陵賴恭爲太常南

陽黄權爲光禄勲王謀為少府武陵廖丘爲侍中關

羽爲前將軍張飛爲右將軍馬超為左將軍皆假節

龯又以黄忠為後將軍趙雲翊軍將軍其餘各進官

號軍師諸葛亮曰黄忠名望本非關張馬超之倫也

今張馬在近親見其功猶可喻指關遥聞之恐必不

悅先主曰吾自解之 時關羽自江陵圍曺仁扵樊

城遣前部司馬犍爲費詩拜假節羽怒曰大丈夫終

不與老兵同列不肯受拜詩謂曰昔蕭曺與髙祖㓜

舊陳韓亡命後至論其班爵韓最居上未聞蕭曺以此

爲怨今王以一時之功隆崇扵漢升黄志字也意之輕重寧

當與君侯齊乎王與君侯譬猶一體𥚽福同之愚謂君

臣不宐計官號之高下爵位之多少也羽即受拜

初羽聞馬超來降素非知故書與諸葛亮問其人才

亮知羽忌前答曰孟起黥彭之徒一世之桀當與益

德竝驅爭先猶不如髯之絶倫也羽省書忻悅以示

賓客羽美鬢髭故亮稱云髯也 羽臂嘗中毒矢每

天隂疼痛醫言矢鋒有毒須破臂刮毒患乃可除羽

即伸臂使治時適㑹客臂血流離盈扵盤噐而羽引

酒割灸言笑自若 魏王遣左將軍于禁SKchar七軍三

萬人救樊漢水㬥長皆爲羽所獲又殺魏將龎德威

震華夏魏王議徙許都以避其銳而孫權襲江陵將

軍傅士仁南郡太守糜芳降呉羽久不拔城魏右將

軍徐晃救樊羽退還遂爲孫權所殺呉盡取荆州以

劉璋為益州牧住秭歸 是歲尚書令法正卒諡曰

翼侯以尚書劉巴為尚書令 二十五年春正月魏

武王薨嗣王丕即位改元延康蜀傳聞漢帝見害先

主乃發䘮制服追諡曰孝愍皇帝所在竝言衆瑞故

議郎陽泉亭侯劉豹青衣侯向舉偏將軍張裔黄權

司馬屬殷純别駕趙莋治中楊洪從事祭酒何宗議曺

從事杜瓊勸學從事張爽尹勲譙周等上河洛符驗

孔子所甄赤三日德昌九世㑹備合為帝際洛寳書

號命曰天度帝道備稱皇又言周群父未亡時數言

西南有黄氣立數十丈而景雲祥風從璇璣下來應

之如圖書必有天子出方今大王應際而生與神合

契願速即洪業以寧海内先主未許冬魏王丕即皇

帝位改元黄初漢獻帝遜位爲山陽公 章武元年

魏黄初二年也春太傅許靖安漢將軍糜竺軍師將

軍諸葛亮太常賴恭光禄勲黄權少府王謀等乃勸

先主紹漢絶統即帝號先主不許亮進曰昔呉漢耿

弇等勸世祖世祖辤讓耿純進曰天下英雄喁喁兾

有所望若不從議者士大夫各歸求主無從公也世

祖感之今曹氏簒漢天下無主大王紹世而起乃其

冝也士大夫隨大王久勤苦者亦欲望尺寸之功如

純言耳先主乃從之亮與博士許慈議郎孟光建立

禮儀擇令辰費詩上䟽曰殿下以曺操父子逼主簒

位故乃覊旅萬里糺合士衆將以討賊今大敵未克

而先自立恐人心疑惑昔高祖與楚約先破秦者王

及屠咸陽獲子嬰猶推讓况今殿下未出門便欲自

立愚臣誠不為殿下取也朝𨓍左遷詩部永昌從事

 夏四月丙午先主即帝位大赦攺元章武以諸葛

亮爲丞相假節録尚書許靖爲右司徒張飛車騎將

軍領司𣜩校尉進封西鄊侯馬超驃騎將軍領凉州

刺史封斄鄊侯北SKchar臨沮偏將軍呉懿爲關中都SKchar

魏延鎮北將軍李嚴輔漢將軍襄陽馬良爲侍中楊

儀爲尚書蜀郡何宗爲鴻臚立宗廟祫祭髙皇帝世

祖光武皇帝 五月辛巳立皇后呉氏呉懿妹劉璋

兄𤦛妻也子禪爲皇太子 六月立子永爲魯王理

爲梁王 先主將東征以復關羽之恥命張飛率巴

西萬兵將㑹江州飛帳下將張達范疆殺飛持其首

奔呉初飛羽勇冠三國俱稱萬人之敵羽善待小人

而驕士大夫飛愛敬君子而不䘏小人是以皆敗先

主常戒之曰卿刑殺過差鞭撻徤兒令在左右此取

𥚽之道飛不悟故敗先主聞飛營軍都SKchar之有表也

曰噫飛SKchar矣命丞相亮領司𣜩校尉 秋七月先主

東伐羣臣多諫不納廣漢秦宓上陳天時必無其利

先主怒縶之扵理 孫權送書請和先主不聽呉將

陸議李異劉阿等軍至秭歸左右領軍南郡馮習陳

留呉班自建平攻破異等軍次秭歸武陵五谿蠻夷

遣使請兵 二年春正月先主軍秭歸呉班陳戒等

水軍屯夷陵夾江東西岸 二月將進黄權諫曰呉

人悍戰而水軍泝流進易退難臣請爲先驅以甞冦

陛下宐爲後鎮先主不從以權爲鎮北將軍SKchar江北軍

先主連營稍前軍扵夷道猇亭遣侍中馬良經佷山

安慰五谿蠻夷 夏六月黄氣見自秭歸十餘里中

廣十餘丈後十數日與呉人戰先主敗績馮習及將

張南皆SKchar先主歎曰吾之敗天也委舟舫由步道還

魚復將軍義陽傅SKchar爲後殿兵衆SKcharSKchar氣益烈呉

將喻令降SKchar罵曰呉狗何有漢將軍降者遂戰SKchar

事祭酒程畿獨泝江退衆曰後追以至宐解舫輕行

畿曰吾在軍未習爲敵之走况從天子乎亦見殺

黄權偏軍孤絶遂北降魏李異劉阿等踵躡先主屯

南山 先主改魚復曰永安丞相亮聞而歎曰法孝

直若在則能制主上使不東行歸復東行必不傾危

矣 八月司徒靖䘚 是歲驃騎將軍馬超亦䘚臨

没上䟽曰臣宗門二百餘口為孟德所誅略盡惟從

弟岱當爲微宗血食之係深託陛下岱官至平北將

軍拜SKchar子僉左右郎將 冬十月詔丞相亮營南北

郊扵成都 孫權聞先主在白帝甚懼遣使請和先主

使太中大夫南陽宗瑋報命 十有一月先主𥨊疾

十有二月漢嘉太守黄元素亮所不善聞先主疾病

慮有後患舉郡拒守 三年春正月召丞相亮扵成

都詔亮省疾于永安元燒臨卭城治中從事楊洪啓

太子遣將軍陳曶鄭綽由青衣水伐元滅之 二月

亮至永安先主謂曰君才十倍曹不必能安國終定

大事若嗣子可輔輔之如其不才君可自取亮涕泣

對曰臣敢竭股肱之力効忠貞之節繼之以SKchar先主

又為詔敕太子曰汝與丞相從事事之如父亮與尚

書令李嚴竝受寄託 夏四月先主殂于永安宫時

年六十三亮表後主曰大行皇帝邁仁𣗳德覆育無

疆昊天不弔今月二十四日奄忽升遐臣妾號咷如

䘮考妣乃顧遺詔事惟太宗百僚𤼵哀三日除服到

葬復服其郡國守相令長丞尉三日除服 五月梓

宫至成都謚曰昭烈皇帝 秋八月葬惠陵

譔曰漢末大亂雄桀竝起若董卓吕布二袁韓馬張

楊劉表之徒兼州連郡衆踰萬計叱咤之間皆自謂

漢祖可踵桓文易邁而魏武神武幹略戡屠盪盡于

時先主名微人鮮而能龍興鳯舉伯豫君徐假翼荆

楚翻飛梁益之地元㣧漢祚而呉魏與之𪔂峙非英

才命世孰克如之然必以曺氏替漢宐扶信順以明

至公還乎名號爲義士所非及其𭔃SKchar孤扵諸葛

亮而心神無貳陳子以爲君臣之至公古今之盛軌



華陽國志卷苐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