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占相兵臨利害第一百三十三编辑

《金匱經》曰:戰不戰,視勾陳。勾陳克日則戰,與刑克必戰。甲子日刑在東方,傳送與從魁為勾陳臨甲,又相克,必戰鬥。勾陳上下相克,亦鬥。又曰:軍出時,大吉、小吉臨日辰,兩解不戰。他皆仿此。神皆合,戰。又說曰:鬥加孟,神在內,宜止;加仲,神在門,兩相傷;加季,神在外,宜出戰,必大勝。

○占兵已交勝負第一百三十四编辑

《金匱經》曰:敗不敗,視六害。說者曰:酉戌相害,子未相害,午丑相害,巳寅相害,辰卯相害。假令本命在子,而小吉為白虎加之,此為見六害。以此將兵,今日戰將能此者,可校之戰矣。《龍首經》曰:先起為客,後起為主。先起不可下克上,後起不可上克下,謂初辰(一作陣)也。辰勝神將,主人勝;神將勝辰,客勝。說曰(一作假令):三傳終始,見前三五後二四(一作之)有氣,天一之神臨主帥行年本命,或用起天一而治(一作值)有氣之鄉,玄武(一作都)立四死之地,則戰勝矣。若玄武臨日辰面遙光時,勿戰,必不利矣。用戰起雄,吉:春寅,夏巳,秋申,冬亥。用戰起雌,兇:春申,夏亥,秋寅,冬巳。一雲:都將旺相而臨死,賊勝;都將囚死而臨旺相,討賊者勝。審察之。說曰:決勝敗者,勾陳克都將,官軍勝;都將克勾陳,賊軍勝;都將三相加臨囚死,亦賊勝。說曰:將軍年克勾陳白虎,大勝;不勝者,勾陳克玄武,以攻之必克。說曰:將勾陳所軍神,往攻所制之神,勝。所攻之勝神與勾陳並氣,自下制其所臨之辰,是為敵降,必有大攻。說曰:初起者,欲勾陳下克上;後起者,欲勾陳上克下。辰勝將,將勝神,主人勝;神克將,將克辰,客人勝。幹克支,客勝;支克幹,主人勝。

○占伏兵第一百三十五编辑

卯子申巳臨日辰,必有伏兵。此神旺相,與殺並,大兇,必血戰,伏兵發;必不與殺並,伏兵不敢發也。說曰:以聞事時鬥加季,有伏兵。說曰:幹傷者有伏兵;支傷者無伏兵;支幹俱傷必有伏兵,戰必不勝,大兇。

○占疑左右近地伏兵第一百三十六编辑

若疑賊有伏兵在左右近地,欲知所在者,於鬥下求之。說曰:大吉過日辰,賊已出界;不過,未出界。

○占偷城及擄掠第一百三十七编辑

說曰:以月將加時勝光、玄武,不可行襲人城壘、擄掠之事。以玄武所畏為厄會,木神為玄武,則庚申、辛酉勿須行。

○占疑有人謀己第一百三十八编辑

《正時說》曰:日上神為己身,辰上神為他人,日上克辰上神,有怨恨。又言:辰上克日上神,將見騰蛇、白虎、魁罡,或在辰上見者,事成;非辰上見者,不成,但有意。說曰:欲知他人有所謀,假令七月時加寅,七月甲死於申,今復遇庚二生(一作王)金,逢一死木,是二人欲殺一人。他皆仿此。

○占災危第一百三十九编辑

吉辰與良將並臨日辰及行年,勾陳制所欲出之辰之用,起陰傳出陽者,可出,必克,免難。《金匱經》曰:傷不傷,觀陰陽。說曰:今日是乙丑加一為不傷,將得天後為重,不傷。若神後加丑,從(一作可)魁加一,為傷人,為前二重傷,皆兇也。

○占野地立營止宿第一百四十编辑

《金匱經》曰:怖不怖,視五墓。怖懼,墓加日辰,亦不寧。說曰:聞有敵兵,士卒行疲,日晚欲停此宿,運式占之。遇三刑加日辰,必不可停,敵欲來攻。三刑者,卯辰巳也。說曰:絳宮時宜止,登明勿留也。已止宿未定而心動眼,若吏士虛驚者,以月建此三字住。一雲:將加時,魁罡加日辰,急去之,夜必有賊來攻。一雲:大吉日急去不可止。一雲:辰上見大沖,有風雨;見神後、太乙,有盜賊。說曰:絳宮時宿,利在中;徵明時,利在前;玉堂時,利在後也。一雲:大吉幹日,急去,不可宿。說曰:辰巳見卯,夜有風雨。子巳加卯,有盜賊。帶旺相氣,即來;帶囚死氣,即不來。說曰:安營止宿,以月將加時,魁罡加日,軍夜驚,騰蛇、白虎臨日辰,軍載驚。一雲:魁罡加日,大將死。

○占渡關梁探賊第一百四十一编辑

《金匱經》曰:兇不兇,視破沖。說曰:行年在歲月日時破沖下,皆兇也。日辰上神上相生,宜進。反此,宜止。說曰:命在一處日辰上罡光明,急去勿住也。說曰:聞此賊幹傷,或支傷,勿度或吉,度支幹俱吉。說曰:欲入賊營,視二門天罡、六合、大常、大沖、勝光臨之,可行。若出入見勾陳、朱雀、騰蛇、白虎,勿行,必為賊所擒。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