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逸夏君墓誌銘

虞逸夏君墓誌銘
作者:錢謙益 明
本作品收錄於《初學集/57


君諱時中,字庸父,少從景陽秦君遊,而與少補蔣君並為童子師。秦君家故饒於貲,風流博雅,善度曲鼓琴,尤喜藏書,朱黃丹白,開卷爛然,從人得秘書,多用行書好寫,篝燈勘讎,老而不倦。蔣君尤貧,不能購書,人間多有之書,皆手自繕寫,盈箱溢幾,尤為專勤。君與秦君遊,讀其所藏書幾遍。又與蔣君是正六書之學。故里中言小學者繇蔣、夏,規言矩行,儼然為人師五十餘年。余歸田,訪問遺老,秦君、蔣君皆前沒矣,獨夏君在,乃備禮請與相見,欲延致家塾,不果。又十餘年而卒。其子士瑚,將葬君,以余為知君也,請為其銘。自國初吳文恪公言里中宿儒有陳伯麟、陸子善、衛伯京、鄧仲琚之徒,迄於今遂不能舉其名氏。不及百年,如君者,豈復有知之者乎!夫布衣修行、白首耆艾之士,國之老成,鄉之祭酒,世之布帛菽粟,而人之元氣也。世之降也,宿素衰落,後生小子,無所師範。《詩》《書》牆壁,五經掃地,流風本俗,罕有存者。鄉井若此,朝廷亦然。故曰:「雖無老成人,尚有典刑。」君山歎息於子雲,文舉流涕於伯喈,豈徒以其人也哉!余為夏君誌,於秦君、蔣君,牽連書之,庸告於鄉之士友,以識吾憂云耳。銘曰:

君為人,邁叔季。身人師,腹經笥。性孝友,寡求忮。壽八十,闕其二。癸酉卒,丙子聿。墳三尺,土一簣。作銘詩,詞無愧。後千年,樵牧辟。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