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目錄 西夏書事
←上一卷 卷一 下一卷→


唐僖宗中和元年春三月,宥州刺史拓跋思恭起兵討賊。

拓跋思恭本党項羌,始祖赤辭,初臣吐谷渾,可汗慕容伏允待之厚,與結婚姻。太宗時,諸羌歸順,拓跋氏不至。

貞觀八年,行軍大總管李靖奉詔擊吐谷渾,赤辭屯狼道峽抗王師。廓州刺史久且洛生遣使諭以禍福,辭曰:「渾主以腹心待我,不知其他,若速去,無汙吾刀。」洛生怒,引輕騎破之肅遠山,斬首數百級,擄雜畜六千。太宗因其敗,令岷州都督李道彥招之。赤辭從子思頭潛納款,其下拓跋細豆亦以所部請降。赤辭知宗族攜沮,稍欲自歸。岷州大都督劉師立復誘之,乃與思頭俱內屬。分其地為懿、嵯、麟、可三十二州,以松州為都督府,擢赤辭西戎州都督,賜姓李,遂職貢不絕。

開元中,吐蕃浸盛,拓跋畏逼,請內徙。元宗詔慶州置靜邊等州處之,以赤辭孫守寂為右監門都督,封西平公。天寶之亂,守寂有戰功,擢容州刺史,領天柱軍使。廣德二年,河北副元帥仆固懷恩叛,誘党項、渾、奴刺入寇。朔方節度郭子儀以党項、吐谷渾部落散處鹽、慶諸州,恐其滋亂,表徙靜邊州及夏州、樂容等六府党項於銀州之北、夏州之東。復徙寧朔州吐谷渾駐夏西,以離沮之。於是召大首領左羽林大將軍拓跋朝光、拓跋乞梅等五刺史入朝,代宗厚賚之,使還綏其部。自後乞梅居慶州,號東山部;朝光居銀夏,號平夏部。

貞元中,有夏州刺史拓跋乾暉、銀州刺史拓跋乾曜、拓跋澄等,俱官其地。思恭,乾暉裔孫也。據有宥州,稱刺史。時冤句盜黃巢,由潼關陷長安。僖宗幸蜀,關中大亂。思恭糾合夷夏兵數萬,約渭北鄜延節度李孝昌會於鄜州,誓牲討賊,克日入援。

按:禮莫重於君臣,事莫大於征討。有唐中葉,太阿廢銳,藩鎮連兵。龐勳、裘甫之徒,乘機肆亂,殫財動眾,禍難始平。迨乾符以後,賊陷兩京,宰衡稱疾,乘輿播遷。一時行間,將帥非畏賊托風濤之阻,即縱寇留富貴之資。雖有義成入援,鳳翔傳檄而有倡寡和,寇患益深。思恭,党項小羌,位卑力弱,獨能會合鄰道,舉義勤王,較之代北朱耶、雲州赫連,奉詔興師者不加一等乎?書「起兵」,著其能為西州之倡。書「討賊」,嘉其克盡人臣之誼也。

夏四月,權知夏、綏、銀節度事。

長安陷,夏綏銀節度諸葛爽屯軍櫟陽,巢將朱溫誘之,爽降賊。僖宗遂以思恭為左武衛將軍,權知夏綏銀留後。胡三省曰:「此拓跋氏強盛,遂為跨據西夏張本。

進兵武功。

思恭兵進武功,與鳳翔鄭畋、義存王處存、涇原程宗楚、河中王重榮四節度盟,圖復長安。戰於王橋,不利。

諸軍進薄長安,黃巢東走,市民爭出迎。程宗楚恐諸將分功,獨夜入城肆掠。賊詗知官軍不整,且諸鎮不相繼,引兵還襲之,宗楚死。巢復入長安。詰旦思恭與李孝昌來援,與賊遇於王橋,戰不利,死傷甚眾。

秋七月,進軍東渭橋。

思恭聞忠武節度周岌、昭義節度高潯連復鄧、華諸州,復與李孝昌引軍進屯東渭橋,守水北壘以逼長安。賊遣偽中書令尚讓、東面行營都虞侯朱溫帥二萬騎拒之。

按:上書「不利」,茲書「進軍」,嘉思恭志在滅賊,不因敗而稍挫也。

八月,授夏綏銀節度使。

九月,與賊將尚讓、朱溫戰,弟思忠死之。

朱溫、尚讓率眾涉渭,思恭遣弟思忠迎擊,戰於東渭橋。橋表有鐵鶴,思忠射之沒羽,賊駭走。思忠逐北深入,歿於陣。僖宗贈宥州刺史,立祠渭陽。

按:書「死之」,予節也。思忠為繼遷遠租,史不具官,諒非顯秩。然當賊勢鴟張,千里勤王,一死報國,非忠勇性成者不能。宜其廟食一方,祚傳二百餘年之久也。

冬十一月,戰於富平不勝,奔夏州。

諸鎮勤王,皆以師老遷延勿進。賊將知右軍事孟楷襲思恭軍於富平,思恭力不支,領殘眾奔歸本道。

按:《春秋》私逃書「奔」。奔者,匹夫之行。思恭兵敗,不奉王命,擅回本道,書以貶之。

十二月,夏州賜號定難軍。

思恭既回夏州,繕甲訓兵,表請討賊。僖宗嘉之,賜其軍號定難,促兵入衛。

中和二年春正月,定難軍節度使拓跋思恭授京城南面都統,夏四月進軍屯渭橋。

宰相王鐸見諸道無心討賊,發憤請行。僖宗命鐸兼中書令、充諸道行營都都統,令夏、綏、鄜、延諸軍會之,授思恭京城南面收復都統、檢校司空同中書門下平章事。思恭復出兵屯渭橋,受鐸節制。

按:上書不名,此復名,重歲首也。後仿此。

秋八月,授京城四面都統。

思恭以銳士八千頻與賊戰。僖宗進為京城四面收復都統、權知京兆尹事。

中和三年夏四月,定難軍節度使拓跋思恭從雁門節度使李克用復長安。

思恭奉詔從克用討賊,連敗賊將尚讓、黃揆兵。進軍渭南,與克用將楊守宗、河中將白誌遷等擊賊,一日三捷,賊眾奔潰。諸軍自光泰門入京城,黃巢焚官闕遁。

秋七月,晉爵夏國公。僖宗以思恭討賊功,加太子太傅,爵夏國公。

按:此夏國得號之始。復賜李姓。自後,歷世仍之。

按:賜姓始於漢婁敬,至唐而盛。《綱目》書之不勝書,必甚美甚惡乃書。思恭之功,雖不及克用,然較全忠、茂貞輩不啻天淵矣,書以美之。

光啟元年秋九月,定難軍節度使李思恭合邠寧軍討河中。

河中節度王重榮據鹽鐵之利。中尉田令孜惡之,建請領屬以佐軍食。重榮不可,據河中叛。令孜使邠寧節度朱玫與思恭合鄜夏軍三萬討之。

十二月,戰於沙苑,敗績。

諸軍分壁沙苑,王重榮計誘河東李克用合兵拒戰,玫不勝,鄜夏兵俱敗。

光啟二年冬十一月,定難軍節度使李思恭奉詔討襄王煴,次於綏州。

朱玫恥為中人用,與重榮、克用連和,上表請誅令孜,大掠而西。僖宗幸鳳翔,避之。玫與同平章事蕭遘等奉嗣襄王煴權監軍國事,據長安。旋立為帝,改元建真。僖宗詔山南諸鎮及夏州兵討之。思恭發兵次綏州,觀望不出境,已,聞煴敗,遂還。

按:《春秋》伐而書「次」,其「次」為善;救而書「次」,其「次」為貶。是時,李煴據長安,田令孜劫帝如寶雞,諸道貢賦不至,從官、衛士皆乏食,勢不已孔迫乎?思恭顧觀望不前,無復以國事為急,書「奉詔」以嚴其赴救之責,書所次,以著其怠緩之罪。

文德元年,李思恭取鄜、延,以弟思孝知留後。

中和中,改鄜延節度為保大軍。以東方逵領節度使。逵病,去。思恭遣弟行軍司馬思孝襲取之,自稱留後。思恭為請於朝,授鄜、坊、丹、瞿等州觀察使、並檢校司徒同中書門下平章事。

按:有唐末造,藩鎮兼吞,始於韓簡之攻河陽,繼於秦宗權之陷鄭州,極於朱全忠之並臨淄、徐、鄆,禍結兵連,至唐亡不解。思恭之取鄜延,所謂鄭伯效尤也。宜後日克用表中以為口實乎!去官,貶之也。

唐昭宗大順元年夏六月,定難軍節度使李思恭偕保大軍節度使李思孝,出兵會都招討使張濬於晉州。

河東李克用攻防禦使赫連鐸於雲州,宣武節度朱全忠、盧龍節度李匡威奏討之。宰相張濬請任其事。昭宗令將京軍數萬及邠、寧雜虜三萬人抵晉州,思恭與思孝率鄜夏兵會之。

冬十月,棄張濬軍先歸。

官軍出陰地關。李克用遣養子李存孝營於趙城,擊敗鎮國節度韓建兵,乘勝抵晉州西門。張濬出戰又敗,入城拒守。思恭與保大、靜難、鳳翔諸軍先渡河歸。

按:晉州之役,議者咸咎張濬小人淺謀誤國。然將帥與其事者不當以是非論也。思恭既奉命興師,敗敵王之愾惟力是視,乃見敗不救,棄帥先歸,直書之,其罪自見。

乾寧二年,定難軍節度使李思恭卒,弟思諫嗣。思恭子仁祐早卒,孫彝昌幼,軍中立其弟思諫嗣為節度使。

按:此李氏世襲節度之始。

秋七月,保大節度使李思孝擒邠寧將王令陶於黎園寨。

邠寧節度王行瑜求尚書令,不得,與鳳翔節度李茂貞舉兵犯闕,遣將王令陶據黎園寨。思孝與河東將李存信攻擒之,獻於行在。

八月,思諫、思孝充邠寧東北二面招討使。

李茂貞聞河東兵至,斬假子李繼鵬上表請罪。王行瑜拒守如故。昭宗命思諫等為招討使,從邠寧四面行營都招討李克用討之。

乾寧三年春三月,保大節度使李思孝致仕,表弟思敬自代。

昭宗詔思孝以太師致仕,思敬為保大軍兵馬留後,旋授節度使,後徙武定軍,附李茂貞。

天復二年,西川王建攻之,思敬舉洋州降。乾寧四年春正月,定難軍節度使李思諫兼寧塞軍節度使。

中和二年,以延州置保塞軍。是時李茂貞據延、洋、秦、隴諸州。朝廷命思諫兼寧塞節度以分其勢,茂貞不奉詔。

附:司馬氏《通鑒》光化三年夏四月,加定難軍節度使李承慶同平章事,而新、舊《唐書·党項傳》思諫一生未嘗離定難,何以節度忽易承慶?此或坊本有誤,故從附書。

秋九月,奉詔討李茂貞,授鳳翔行營四面副都統。

當時興元、邠、寧、鄜、坊、河中、同、華諸鎮之兵,並起交爭,惟夏州不為唐患。朝廷寵錫優異。時鳳翔李茂貞復以兵逼京畿,神策諸軍不能禦。昭宗奔華州,詔加思諫副都統,命帥師與鳳翔四面行營都統孫偓會諸道軍討之。茂貞尋上表請罪,願得自新。師不出。

唐昭宣帝天祐三年秋九月,邠州李繼徽將六鎮兵攻夏州。

冬十月,李思諫告急於梁,梁遣劉知俊等擊走之。

先是朱全忠攻邠州,降靜難節度李繼徽。繼徽,茂貞假子也。全忠令鎮邠州,質其妻、子於河中。已而,私其妻,繼徽怒,遣使與茂貞連兵。茂貞令率鳳翔、靜難、彰義、秦隴等六鎮兵圍夏州。思諫告急於全忠。全忠使匡國節度劉知俊出兵援之。繼徽以五萬眾陣於美原。知俊擊破之,乘勝取鄜州等地,自是夏州服於梁。

按:此李氏變節之始,去官,貶之也。自是,終梁之世皆不具官。梁太祖開平元年夏五月,李思諫加檢校太尉兼侍中。

梁受唐禪,遣使宣諭州鎮,封兩浙錢鏐為吳越國王,如思諫等皆進秩。

開平二年冬十一月,李思諫卒,思恭孫彝昌嗣。軍中遵思諫遺命,共立思恭孫彝昌為留後。尋起復,正授旄鉞。

開平三年春二月,夏州將高宗益弑其節度使李彝昌。宗益官夏州都指揮,與其黨謀據夏州,遂作亂,執彝昌殺之。

按:前書李氏不具官,茲書「節度使」,何?正高宗益之罪也。夫彝昌為思恭孫,不能繩其祖武,屈首朱梁,固不為無罪,然以宗益戕之,則下犯上矣。《續綱目》書「殺」,此書「弑」,揆之尊卑上下之義,或倍謹嚴云。

三月,夏州人誅高宗益,迎蕃部指揮使李仁福為留後。

夏州將吏誅高宗益並其黨,相率迎仁福於戍所,立為留後。仁福以聞,梁祖授檢校司空、定難軍節度。仁福,彝昌族父也。

按:當時朝廷衰亂,方鎮專恣,非以部民逐主帥,即以偏裨領軍務,上下恬然,毫不知怪。夏州將吏獨能誅討逆賊,迎立故宗,其忠義之氣有非他州可及者。書以嘉之。

 論曰:思恭之際,拓跋中衰,平夏勢弱,而以區區一州之眾,事十八葉天子於危亡之際,振數十世遺緒於頹廢之頃,蓋不特著忠於國,抑且垂裕於家也。雖其取鄜、延,棄張濬,事多可議。顧當邠、寧犯順,岐、汴劫遷,方鎮爭衡,中原板蕩,獨不聞夏州一騎渡河,其保境息民,循分效順為何如耶!思諫嗣職,庸庸自保。視椒蘭之弑而不知援,見汴梁之篡而不之討。略公義,重私恩,以視思恭殆有愧焉!然當授受之際,承兄繼侄,為宋太宗、元仁宗所不能為,亦可謂善全同氣者矣。彝昌立,甫逾年,身無失德,禍及閤門,以思恭亮節再傳而嫡嗣云亡,殊可慨已!

開平四年秋七月,晉師、岐師圍夏州,李仁福城守,不下。

梁忠武節度劉知俊,功名浸盛,見梁祖性日猜忍,內不自安,潛以同州附於岐王李茂貞。後兵敗奔岐,茂貞無地處之,使將兵取靈、夏。知俊攻靈州,兩月不克。於是茂貞與邠寧節度李繼徽、涇原節度李繼鸞,遣使太原,請會兵攻夏州。晉王李存勖令振武節度周德威,於是月合五萬眾,自麟府渡河。初,梁祖遣供奉官張漢玫、國禮使杜廷隱諭賜夏州,抵石堡寨,聞晉、岐軍至,廷隱以防卒三百人星馳入城。既而圍合。仁福兵力俱乏,偕廷隱、漢玫與指揮使張和、李君用率州民及防卒分陴拒,晝夜不少懈。

按:拓跋與朱耶滅黃巢,賜國姓,同功一體人也。晉王志在滅梁。仁福若舉四州之眾,與之共扶王室,則揚劉夾寨諸戰,仁輻身在行間,存勖何敢專為己功。從此共求李氏立之,何後唐之有哉?乃授甲登陴,誓為賊守,其有愧於沙陀之賜姓多矣。

冬十一月,鄜延援師至,圍解。

仁福固守逾月,遣使告急於梁,梁祖遣夾馬指揮使李遇、劉綰率鄜延師直趨銀、夏,邀其歸路,大破之晉、岐軍皆解去。

十二月,加檢校太保同平章事。

梁祖嘉其卻晉、岐師也。

附:薛氏《舊史·梁紀》:乾化元年夏四月己卯,詔曰:「邠、岐未滅,關、隴多虞,宜擇親賢,總統戎任。應關西同、雍、鄜、延、華、夏等六道兵馬,並委冀王收掌指揮」。是時,夏州奉詔出兵與否,考新、舊兩史並不載。

乾化二年春正月,李仁福加檢校太尉。並益食戶實封。

梁末帝乾化三年春三月,李仁福加檢校太師、兼中書令,封隴西郡王。

按:此李氏封王之始。新、舊《五代史》乾化二年封高季昌渤海郡王,是荊南受封先夏州一載耳。後世史家顧以高氏備十國,置李氏不與,何也?龍德二年春二月,李仁福入獻。

晉兵圍德勝,末帝征諸道軍赴援。仁福聞之,貢馬五百匹助戰。

Arrow l.svg上一卷 下一卷Arrow r.svg
西夏書事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