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溪的晴雨

杭州 西溪的晴雨
作者:郁達夫
花塢
本作品收录于《達夫遊記

西北風未起,蟹也不曾肥,我原曉得蘆花總還没有白,前兩星期,源寧來看了西湖,說他倒覺得有點失望,因爲湖光山色,太整齊,太小巧,不夠味兒,他開來的一張節目上,原有西溪的一項;恰巧第二天又下了微雨,秋原和我就主張微雨裏下西溪,好教源寧去嘗一嘗這西湖近旁的野趣。

天色是陰陰漠漠的一層,濕風吹來,有點兒冷,也有點兒香,香的是野草花的氣息,車過方井旁邊,自然又下車來,去看了一下那座天主聖教修士們的古墓。從墓門望進去,只是黑沉沉,冷冰冰的一個大洞,什麽也看不見,鼻子裏却聞吸到了一種霉灰的陰氣。

把鼻子掀了兩掀,聳了一聳肩膀,大家都說,可惜忘記带了電筒,但在下意識裏,自然也有一種恐饰,不安,和畏縮的心意,在那裏作恶,直到了花塢的溪旁,走進窗明几淨的靜蓮庵(?)堂去坐下,喝了兩碗清茶,這一些鬼胎,方才洗滌了個空空脫脱。

遊西溪,本來是以松木場下船,带了酒盒行廚,慢慢兒地向西搖去爲正宗。像我們那麼高坐了汽車,飛嗚而過古蕩,東嶽,一個鐘頭要走百來里路的旅客,終於是難度的俗物,但是俗物也有俗益,你若坐在汽車座裏,引頸而向西向北一望,直到湖州,只見一派空明,遙蓋在淡綠成陰的斜平海上;這中間不見水,不見山,當然也不見人,只是渺渺茫茫,青青綠綠,遠無岸,近亦無田園村落的一個大斜坡,過秦亭山後,一直到留下爲止的那一條沿山大道上的景色,好處就在這裏,尤其是當微雨朦朧,江南草長的春或秋的半中間。

從留下下船,迴環曲折,一路向西向北,只在蘆花淺水裏打圈圈:圓橋茅舍,桑樹蓼花,是本地的風光,還不足道;最古怪的,是剩在背後的一帶湖上的青山,不知不覺,忽而又會得移上你的面前來,和你點一點頭,又匆匆的别了。

搖船的少女,也總好算是西溪的一景;一個站在船尾把搖櫓,一個坐在船頭上使槳,身體一伸一俯,一往一來,和橹聲的咿呀,水波的起落,湊合成一大又圓又曲的進行軟調;遊人到此,自然會想起瘦西湖邊,竹西歌吹的閑情,而源寧昨天在漪園月下老人祠裏求得的那枝靈籤,彷佛是完全的應了,籤詩的語文,是鄘風桑中章末後的三句,叫作『期我乎桑中,要我乎上宫,送我乎淇之上矣。』

此後便到了交蘆庵,上了弹指樓,因爲是在雨裏,帶水拖泥,終於也感不到什麽的大趣,但這一天向晚囘來,在湖濱酒樓上放談之下,源寧却一本正經地說:『今天的西溪,却比昨日的西湖,要好三倍。』

前天星期假日,日暖風和,幷且在報上也曾看到了蘆花怒放的消息;午後日斜,老龍夫婦,又來約去西溪,去的時候,太晚了一點,所以只在秋雪菴的彈指樓上,消磨了半日之半。一片斜陽,反照在蘆花淺渚的高頭,花也並未怒放,樹葉也不曾调落,原不見秋,更不見雪,只是一味的晴明浩蕩,飄飄然,渾渾然,洞貫了我們的腸腑,老僧無相,燒了麵,泡了茶,更送來了酒,末後還拿出了紙和墨,我們看看日影下的北高峰,看看菴旁邊的蘆花蕩,就問無相,花要幾時,才能全白?老僧操着緩慢的楚國口音,微笑着說:『總要到陰曆十月的中間;若有月亮,更爲出色。』說後,還提出了一個交換的條件,要我們到那時候,再去一玩,他當預備些精饌相待,聊當作潤筆,可是今天的字,却非寫不可,老龍寫了『一劍横飛破六合,萬家憔悴哭三吳』的十四個字,我也附和着抄了一副不知在那裏見過的聯語:『春夢有時來枕畔,夕腸依舊上簾鈎。』

喝得酒醉醺醺,走下樓來,小河裏起了晚煙,船中間滿載了黑暗,龍婦又逸興遄飛,不知上那裏去摸出了一枝洞簫來吹着。『其聲嗚嗚然,如怨如慕,如泣如訴,餘音嫋嫋,不絕如縷』,倒真有點像是七月旣望,和東坡在赤壁的夜遊。

一九三五年十月二十二日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45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75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