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言解
作者:歸有光 明
本作品收錄於:《震川先生集/卷四

言惡乎宜?曰:宜於用,不宜於無用。言之接物,與喜怒哀樂均也。當乎所接之物,是言之道也。終日而談鬼,人謂之無用矣,以其不切於己也。終日而談道,人謂之有用矣,以其切於己也。夫以切於己而終日談之,而不當於所接之物,則與談鬼者何異?

孔子曰:「庸言之謹。」非謂謹其所不可言,雖可言而謹耳。道之在人,若耳目口鼻,見之者不問,有之者不言。使人終日而言吾耳若何,吾目若何,吾口與鼻若何,則人以為狂謬矣,實有耳目口鼻者,不待言也。饑者言食,而飽者不言;寒者言衣,而暖者不言。

昔者宰我、子貢習聞夫子之教,而能為仿佛近似之論,其言非不依於道,而當時擬之以為言語之科。夫學者之學,舍德行而有言語之名,為宰我、子貢者,亦可恥矣。曾子曰「唯」,顏子「如愚」,二子不為無實之言,而卒以至於聖人之道。孔子曰:予欲無言。聖人之重言也如是。聖人非以言為重者也。四時行,百物生,聖人之道也。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