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試筆自書

試筆自書

  吾始至南海,環視天水無際,悽然傷之,曰:「何時得出此島耶?」已而思之:天地在積水之中,九州在大瀛海中,中國在少海中,有生孰不在島者?覆盆水於地,芥浮於水,蟻附於芥,茫然不知所濟。少焉水涸,蟻即徑去,見其類,出涕曰:「幾不復與子相見,豈知俯仰之間,有方軌八達之路乎?」念此可以一笑。戊寅九月十二日,與客飲薄酒小醉,信筆書此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