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誠節論
作者:王叡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725

炙轂子曰:漢史著誠節立名之士,謂其能執一不回,死義不顧,雖湯鼎之威,霜刃之刑,不能脅之。故節義彰明,顯於後世。存無愧於英俊,沒無畏於神靈。蕩蕩然偃於暗室之中,堂堂然行於日月之下。卓為人傑,乃有節有義之士也。夫能如此者,亦賢哲之一體。客曰:誠如是,無乃滯於變通,而能成功則拙,仗節死義可矣。既不能仗節死義,又不能變通成功,此謂之偷生無恥之夫。昔李陵降匈奴,又要成功,致老母伏誅,妻子棄市,斯始規變通而終為負義。且臨患難,履顛危,雖商賈小人,屠沽賤品,猶能相拯於窮蹙,尚乃任情於依托。矧乎頂章甫冠,拖縫掖衣,口誦先聖之文,胸懷德義之典,目曰儒士,而無慷慨之心,不有風雲之操,亦何以見分明之男子,磊落之丈夫。昔如敬通不修廉隅,杜篤請求無厭;班固諂竇以作威,馬融黨梁而黷貨;丁儀貪婪而乞賄,路粹哺啜而無恥。皆文儒之所賤,貞介之所羞。夫士無信不可以立身,無義不可以立名,無節不可以成功,無忠不可以成事。四者不懷,則情同犬豕,行比豺狼,安足以齒於人倫哉!客曰:「先生斯論,不亦傷於嫉惡太甚乎?」對曰:「嫉惡不甚,則好善不篤。若見惡不能去,則邪佞之人群臻;知善不能用,則賢良之士引去。苟懷誠節,安得不嫉諂諛。今公卿席客,蔑馮諼、毛遂之忠誠;侯伯幕賓,肆李園、祖珽之欺詐。或受賄賣主,奉越以事吳;或首鼠兩端,觀成而望敗。窮其操心奸宄,蘧蒢戚施,與夫誠節之士,執一不回,死義不顧者,亦何遼廓?」論未已,客曰:「若夫先生之論,誠亦富茂。」乃斂衽而退。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