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西戎表

論西戎表
作者:元稹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650

蒙恩顧問,竊見陛下患戎之意深矣。自貞元以來,國家所以甘億兆之費於塞下,藎以犬戎有侵軼之患,而邊人思守禦之利也。然而河湟之地日削,田萊之業日空,塞下之人日亡,戎狄之心日熾。若此非他,不得備之之術也。且臣聞之,君之命帥,帥之命將,將之使卒,猶心之使臂,臂之使指,然後敵可擒而軍可制也。今之屯戍者則不然,眾其城堡,異其師長,獲一馬則圖功,虜一戎則告捷,至於屠縣道、掠萬人,則曰力弱不足以應敵,援寡不足以摧凶;苟謹閑繕完不失其守者,則朝廷議賞之不給,又孰肯摧鋒刃、冒殊死,而出入於繫虜哉?此又非他,眾分力散,而責師之刑無所加也。而又加之以為農者不教戰,屯聚者不兼農,寇至則卒伍被甲而乘城,野人空弮以應敵,此又耕戰之術不修,而屯聚之方太逸也。

今夫邠、岐、汧、隴之地,皆后稷、公劉之所理也,土宜植物,人務稼穡。陛下誠能使本道節制,廣於荒隙,大建屯田,塞下諸軍,除使令守防之外,一切出之於野,限人名田,復其租入,然後因其阡陌,制之閭井,因其卒伍,樹之師長,固其塍塹,以備不虞,犬戎適至,則有連阡接畛之兵,戎騎才歸,則復耰鋤獲耨之事,若此,則曩時之聚食者,盡歸之於服勤之農矣,前此之繫虜者,盡化為守禦之兵矣。三五年間,塞下有相因之粟,邊人無侵軼之虞。陛下又董之以良帥,威之以必刑,則彼瑣瑣之戎,陛下將署其君長,徵其牛羊,奴虜以擒之可也,螻蟻以攘之可也,又何必詢王恢、使蘇武,用晁錯、訪婁敬,而後復河湟、稱即敘哉!此備戎之大略也。

方今猶有急於此者,敢冒昧殊死而言之。聞善奕棋者,將劫其棋,必固其羸,是以敵可殺而地不危。今庸蜀有犬吠之驚,南蠻絕貢誠之路,陛下又輟邊將以統問罪之師,脫或蜂蠆相完,尚稽天討,兵連不解,綿夏涉秋,則犬戎乘釁啟心之日也。陛下其圖之。無任懇款憂邊之至。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