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論齊侯衛侯胥命於蒲(桓三年)

論齊侯衛侯胥命於蒲(桓三年)
作者:蘇軾 北宋
本作品收錄於:《東坡全集‎

荀卿有言曰:「《春秋》善胥命。
《詩》非屢盟,其心一也。
」敢試論之。

謹按《桓·三年》書「齊侯、衛侯胥命於蒲」,說《春秋》者均曰近正。
所謂近正者,以其近古之正也。
古者相命而信,約言而退,未嘗有歃血之盟也。
今二國之君,誠信協同,約言而會,可謂近古之正者已。

何以言之?《春秋》之時,諸侯競騖,爭奪日尋,拂違王命,糜爛生聚,前日之和好,後日之戰攻,曾何正之尚也。
觀二國之君胥命於蒲,自時厥後,不相侵伐,豈與夫前日之和好、後日之戰攻者班也,故聖人於《春秋》止一書胥命而已。
荀卿謂之善者,取諸此也。

然則齊也,衛也,聖人果善之乎?曰,非善也,直譏爾。
曷譏爾?譏其非正也。
《周禮》大宗伯掌六禮以諸侯見王為文,乃有春朝、夏宗、秋覲、冬遇、時會、眾同之法,言諸侯非此六禮,罔得逾境而出矣。
不識齊、衛之君,以春朝相命而出耶?以夏宗相命而出耶?或以秋覲相命而出耶?以冬遇相命而出耶?或以時會相命而出耶?眾同相命而出耶?非春朝、夏宗、秋覲、冬遇、時會、眾同而出,則私相為會耳。
私相為會,匹夫之舉也。
以匹夫之舉,而謂之正,其可得乎?宜乎聖人大一王之法而誅之也。
然而聖人之意,豈獨誅齊、衛之君而已哉,所以正萬世也。
荀卿不原聖人書經之法,而徒信傳者之說,以謂「《春秋》善胥命」,失之遠矣,且《春秋》二百四十二年間,諸侯之賢者,固亦鮮矣,奚待於齊、衛之君而善其胥命耶?信斯言也,則奸人得以勸也,未嘗聞聖人作《春秋》而勸奸人也。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