諫濫官疏

諫濫官疏
作者:韋嗣立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236

臣聞設官分職,量才擇吏,此本於理人而務安之也。故《書》曰:「在知人,在安民。知人則哲,能官人安民則惠,黎懷之。能哲而惠,何憂乎兜?何畏乎有苗者也?」是明官得其人,而天下自理矣。古者取人,必先采鄉曲之譽,然後辟於州郡;州郡有聲,然後辟於五府;才著五府,然後昇之天朝。此則用一人所擇者甚悉,擢一士所曆者甚深。孔子曰:「譬有美錦,不可數纖學制。」此明用人不可不審擇也。用得其才則理,非其才則亂,理亂所係,焉可不深擇之哉!今之取人,有異此道,多未甚試效,即頓至遷擢。夫趨競者人之常情,僥幸者人之所趣,而今務進不避,僥幸者接踵比肩,布於文武之列。有文者用理內外,則有回邪贓汙上下敗亂之憂;有武者用將軍戎,則有庸懦怯弱師旅喪亡之患。補授無限,員闕不供,遂至員外置官,數倍正闕。曹署典吏,困於祇承,府庫倉儲,竭於資奉。國家大事,豈甚於此?

古者懸爵待士,惟有才者得之,若任以無才,則有才之路塞,賢人君子,所以遁跡銷聲,常懷歎恨者也。且賢人君子,守於正直之道,遠於僥幸之門。若僥幸開,則賢者不可複出矣;賢者遂退,若欲求人安俗化,複不可得也;人若不安,國將危矣,陛下安可不深慮乎?又刺史、縣令,理人之首,近年已來,不存簡擇。京官有犯及聲望下者,方遣牧州;吏部選人暮年無手筆者,方擬縣令。此風久扇,上下同知,將此理人,何以率化?今歲非豐稔,戶口流亡,國用空虛,租調減削,陛下不以此留念,將保以理國乎?臣望下明制,具論前事,使有司改換簡擇,天下刺史、縣令,皆取才能有稱望者充。自今以往,應有遷除諸曹侍郎、兩省、兩台,及五品已上清望官,先於刺史內取;刺史無人,然後餘官中求;其御史、員外郎等請清要六品已上官,先於縣令中取:制中明言如是,則人爭就刺史、縣令矣。得令天下大理,萬姓欣然,豈非太平樂事哉?唯陛下詳擇。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