識人論

識人論
作者:施肩吾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739

《上清元格》曰:「大道似不肖,盛德若不足。韜光晦跡,自衛其身,人不知也。」道未足於己,言已輕於人,事未充於內,驕已見乎外,好勝於人,人不知也。修真之士,識人為先務。當其取士也。聽其言而觀其行;及其求法也,察其理而驗其功,勿以人而廢言,防其大辯若訥者;勿以言而用人,防其善為說辭者。或大醇而小疵,始愚而終聖。修真之士,亦有知人之鑒,不可不奉無上之道也。

《西山記》曰:「古今聖賢,雖有兼人之智,普照之明,未嚐不先求於人。」謂務學不如務求師,師人之模範也。黃帝求赤松子,半年方得中戒經,止於防外行之失;劉安玉師王道原,終年始得小術法,又不及修養之事。陰長生不以馬明生久病而怠其業,葛稚川不以鄭思遠家法而誨於人。耳朱度胡氏而始終如一,方昉遇金華而遠近相隨。張夢乾三遇海蟾,方得三乘之法;解誌一一見旌陽,盡授九轉之功。王猛見長壽大仙,談笑之間而識破大道;梅福遇大洞真君,步趨之次而訣盡天機。曆古非無神仙以入南州,然修真之士不遇者,於識人之際不明也。

其或道貌古顏,辯詞利口者,始謂得神仙,悠久弛之,常俗之輩。學而不遇,一也。或業重福薄,不信天機;輕命重財,甘為下鬼。錄人纖惡,棄人大善。雖見其人,不聽其言。雖聽其言,不納其理。終無所得,仙凡自隔。遇而不得,二也。或博學篤誌,切問近思。縱得真訣,自生懈怠。悅須臾,厭持久。朝為夕改,坐望立成,得而不守,三也。又況交結狂徒,尋搜異論,廢時亂日,何以成功?古人上士,始也博覽丹書,次以遍參道友。以道對言,所參無異論;以人合道,所師無狂徒。嗟夫!愚而自專,賢否不辯;賤而自用,邪正不分。論識人之去就,不可勝舉也。

故古今上聖真人,未修煉,先修養。故曰:沐浴不可當風,若幽室靜房,閉目冥心,平身正坐,使元氣上升,通滿四大,上入泥丸,此真沐真浴,萬倍於外之水火也。又曰:不欲遠唾以損氣,不欲疾步以損筋,不欲極視而昏睛,不欲極聽而傷腎,不欲久立而傷骨,不欲久臥而傷肉。多睡濁神,頻醉散氣,多汗損血,力困傷形。奔車走馬,氣亂而神驚;望高登峻,魄散而魂飛。養形之道,安而不勞,勞而不乏。其力靜而不撓,撓而不亂。其氣外有所補,內有所益。然後識五行以保全衝和之氣,外固內真,兩皆得趣,可以長久矣。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