譯囂俄共和二年之戰士

譯囂俄共和二年之戰士
作者:囂俄(雨果)
1853年
1929年
譯者:汪精衛
本作品收錄於《雙照樓詩詞藁

吁嗟共和二年之戰士,吁嗟白骨與青史。萬人之劍齊出匣,誓與暴君決生死。暴君流毒遍四方,曰普曰奧遙相望。狄而斯與蘇多穆,就中北帝尤披猖。此輩封狼從瘈狗,生平獵人如獵獸。萬人一怒不可回,會看太白懸其首。

漫漫歐陸苦淫威。孰往摧之吾健兒。嚄唶猛將為指撝。步兵塞野如雲馳。鐵騎蹴踏風為靡,萬衆一心無詭隨。勢若滄海蟠蛟螭。與子偕行兮和子以歌。大無畏兮死靡他。徒跣不恤霜露多。爲子落日揮天戈。

日之所出,日之所沒。南斗之南,北斗之北。山之高,水之深,何處不有吾健兒之足跡。綠沈之槍荷於肩。捉襟蔽胸肘已穿。晝不得食兮夜不得眠。身行萬里無歸休。意氣落落不知愁。試吹銅角聲啾啾。有如天魔與之遊。

健兒胸中何所蓄?自由之神高且穆。誰言艦隊雄?截海歸掌握。誰言疆埸嚴?鞾尖供一蹴。吁嗟吾國由來多瑰奇,男兒格鬬如虹霓。君不見祖拔將軍破敵阿狄江之上,又不見馬索將軍耀兵萊茵河之湄。

蝥弧先登銳無前,突騎旁出摧中堅。追奔冒雨復犯雪,水深及腹無迴旋。受降城外看銜璧,鼓吹開營森列戟。王冠委地如敗葉,付與秋風掃蹤跡。

健兒一身經百戰,英姿颯爽衆中見。目炬爛如巖下電,短髮蓬蓬風掠面。神光朗四照,卓立迥高標。有如狻猊一躍臨岧嶤,怒鬣呼吸風蕭蕭。

壯懷激越臨沙場。雄聲入耳如醉狂。甲刃相觸生鏗鏘。鐃歌傅翼隨風揚。鼓聲繁促笳聲長。間以彈雨聲滂滂。有如雷霆百萬強。喑嗚叱吒毛髮張。嗚呼砉然長嘯者何聲?赫尼俾將軍死猶生。

革命之神愾然而長吁。蒼生億兆皆泥塗。誰無伯叔與諸姑。趣往救之勿躑蹰。軀殼雖殄心魂愉。健兒聞之喜,萬口同一唯。相將赴死如不及,前者雖仆後者繼。吁嗟乎孰言窮黎天所僇?君看趯倒地球如蹴踘。

生平不識畏懼與憂患。力從長夜求平旦。由來衆志可成城,端賴一身都是膽。共和之神從指麾。百難千災總不辭。若云共和在天路。便當與子籋雲去。

本译文与其原文有分别的版权许可。译文版权状况仅适用于本版本。
原文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7年1月1日之前出版。
译文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国家或地区属于公有领域,之前在美国从未出版,其作者1944年逝世,在美国以及版权期限是作者终身加75年以下的国家以及地区,属于公有领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国本地版权期限更长,但对外国外地作品应用较短期限规则的国家以及地区,属于公有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