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平贓定估奏(大中六年十月中書門下)

議平贓定估奏(大中六年十月中書門下) 唐
作者:闕名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968

準敕應犯贓人,宜平贓定估等。奉閏七月三日敕旨:「刑部奏頗葉中道,宜依。仍編入令格者。」臣等今商量,伏以京邑元無土絹,市中所貨,皆是外州縣將到。若據律取當處絹價定贓平估,即京師當處之絹。若取河南一千一百絹價,即見在市肆又無此實估,將行新敕,須立定規。今京中市肆所貨諸府絹估,各有等差。但據罪人所犯贓,如是見在絹、及金銀雜物等,一事已上,並請取京時價估定。如結贓,即在京諸府土絹上價實估結計。如罪人所取已費使,及不記得當時州土色目,即請便取雜州土絹市肆所貨實價中估平結計贓,準前取諸州府土絹上估實價定罪。

伏以京中諸州府絹價,逐旬移改,貴賤不定。前使推獄,每度臨時估定贓絹,即罪人性命所係秒忽,狡吏因茲得以上下。令責兩市絹牙人侯建武等狀,京城元不出土絹。所貨者諸州土絹,果閬州絹最貴,每匹九百五十文,上至五十尺,下至四十五尺,其次宋亳州土絹估每匹九百文實估價,其河南土絹價亦無一千實估。今以果閬州絹尺,每與尋常絹不同,已次校貴於宋亳州上絹。伏請永為定例。其外州府比者雖準律文取當處上估絹。或有不出土絹,縱有出處,亦慮結獄之時,須有勘估。因其貴賤,便生異端。兼以諸州府絹價,除果閬州絹外,別無貴於宋亳州上估絹者。則外州府不計有土絹及無土絹處,並請一例取宋亳州土絹估每匹九百文結計。如所取得絹已費使,及不記得色目,即請取犯處市肆見貨當取中估絹價平之。如不出絹處,亦請以當處見貨雜州中估價平之。庶使推劾有準,斷讞無疑。官吏既難舞文,中外目須畫一。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