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山先生全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三

卷第二十二 象山先生全集 卷第二十三
宋 陸九淵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刊本
卷第二十四

𧰼山先生全集卷之二十三

 講義

  白鹿洞書院講義

某雖少服父兄師友之訓不敢自棄而頑鈍踈拙學

不加進毎懐愧愓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恐卒負其𥘉心方將求鍼砭鐫磨

扵四方師友兾𫉬開𤼵以免罪戾比來得從郡侯祕

書至白鹿書堂群賢畢集瞻覩盛觀𥨸自慶幸祕書

先生敎授先生不察其愚令登講席以吐所聞顧惟

庸虚何敢當此辭避再三不得所請取論語中一章

陳平日之所感以應嘉命亦幸有以敎之子曰君子

喻扵義小人喻扵利

 此章以義利判君子小人辭㫖曉白然讀之者苟

 不切已觀省亦恐未能有益也某平日讀此不無

 所感𥨸謂學者扵此當辨其志人之所喻由其所

 習所習由其所志志乎義則所習者必在扵義所

 習在義斯喻扵義矣志乎利則所習者必在扵利

 所習在利斯喻扵利矣故學者之志不可不辨也

 科舉取士乆矣名儒鉅公皆由此出今為士者固

 不䏻免此然塲屋之得失顧其技與有司好惡如

 何耳非所以為君子小人之辨也而今世以此相

 尚使汨沒扵此而不䏻自㧞則終日從事者雖曰

 聖賢之書而要其志之所鄕則有與聖賢背而馳

 者矣推而上之則又惟官資崇卑禄廪(“㐭”換為“面”)厚薄是計

 豈䏻悉心力扵國事民𨼆以無負扵任使之者哉

 從事其間更歷之多講習之熟安得不有所喻顧

 恐不在扵義耳誠䏻深思是身不可使之為小人

 之歸其扵利欲之習怛焉為之痛心疾首専志乎

 義而日勉焉慱學審問謹思明辨而篤行之由是

 而進扵塲屋其文必皆道其平日之學胸中之藴

 而不詭扵聖人由是而仕必皆共其職勤其事心

 乎國心乎民而不為身計其得不謂之君子乎秘

 書先生起廢以新斯堂其意篤矣凡至斯堂者必

 不殊志願與諸君勉之以毋負其志

  淳熈辛丑春二月陸兄子靜來自金谿其徒朱

  克家陸麟之周清叟熊鑑路謙亨胥訓實從十

  日丁亥熹率寮友諸生與俱至扵白鹿書院請

  得一言以警學者子靜旣不鄙而惠許之至其

  所以𤼵明敷暢則又懇到明白而皆有以切中

 學者𨼆㣲深痼之病蓋聼者莫不悚然動心焉

 熹猶懼其乆而或忘之也復請子靜筆之扵簡

  而受藏之凡我同志扵此反身而深察之則庶

  乎其可不迷扵入德之方矣新安朱熹識

   大學春秋講義淳熈九年八月十七日

楚人㓕舒蓼

 聖人貴中國賤夷狄非𥝠中國也中國得天地中

 和之氣固禮義之所在貴中國者非貴中國也貴

 禮義也雖更衰亂先王之典刑猶存流風遺俗未

 盡冺然也夷狄盛强吞并小國將乘其氣力以憑

陵諸夏是禮義將無所措矣此聖人之大憂也楚

 人㓕弦㓕黃㓕江㓕六㓕庸至是又㓕舒蓼聖人

 悉書不置其所以望中國者切矣

秋七月甲子日有食之旣

春秋日食三十六而食之旣者二日之食與食之

 深淺皆歷家所䏻知是蓋有數疑若不爲變也然

 天人之際實相感通雖有其數亦有其道昔之聖

 人未嘗不因天變以自治洊雷震君子以恐懼修

省君子無終食之間違仁造次必扵是顛沛必扵

是所以修其身者素矣然洊震之時必因以恐懼

修省此君子之所以無失德而盡事天之道也况

 日月之眚見扵上乎遇災而懼側身脩行欲銷去

 之此宣王之所以中興也知天災有可銷去之理

 則無疑於天人之際而知所以自求多福矣日者

 陽也陽為君為父為夫為中國苟有食之斯為變

 矣食至於既變又大矣言日不言朔食不在朔也

 日之食必在朔食不在朔歴差也

冬十月已丑葬我小君敬羸

 襄仲殺太子惡敬羸為之也敬羸非嫡而薨以夫

 人葬以小君魯君臣之責深矣春秋作而亂臣賊

 子懼蓋為是也

雨不克葬庚寅日中而克葬

葬不為雨止以其有雨備也雨不克葬是無雨備

 潦車載蓑笠士喪禮也諸侯葬其母而無雨備豈

 禮也哉

城平陽

 平陽魯邑也冬使民時也然宣公葬母不能為雨

 備不易時而遽興土工罪不可逃矣

楚師伐陳

 前年晉衛侵陳以其即楚之故至是楚始伐之是

 楚未能盡得志於陳也楚子陸渾之役觀兵周疆

 問鼎輕重是年疆舒蓼及於滑汭盟吳越而還其

 𭛌至矣然猶未盡得志扵陳鄭之間當是時使中

 國之君臣能恐懼自治明其政令何遽不能遏其

鋒哉

  又十年二月七日

九年春王正月公如齊公至自齊夏仲孫蔑如京師

古者諸侯之扵天子比年一小聘三年一大聘五

年一朝天子五年一廵狩周制六年五服一朝又

 六年王乃時廵考制度于四岳諸侯各朝于方岳

 所以考制度尊天子也故曰天子無事與諸侯相

 見曰朝考禮正刑一德以尊天子榖梁子以為天

 子無事諸侯相朝誤矣禮所謂兩君相見者不䏻

 無是事耳非定制也比年小聘三年大聘諸侯交

 相聘問則有定制矣故曰朝覲之禮所以明君臣

 之義也聘問之禮所以使諸侯相尊敬也是故一

 不朝則貶其爵再不朝則削其地三不朝則六師

 移之三王之通制也義之所在非由外鑠根諸人

 心逹之天下先王為之節文著為典訓苟不狂惑

 其誰䏻渝之宣公即位九年兩朝于齊乃一使其

 大夫聘于周室王迹旣熄綱常淪斁逆施倒置恬

 不為異春秋之作其得巳哉直書于䇿比而讀之

 而無懼心者吾不知矣

齊侯伐萊

 萊㣲國也三年之間兩勤兵扵萊齊侯之志可見

 扵此矣

秋取根牟

 魯侯之志猶齊侯也

八月滕子卒

 名不登載書簡牘則不名

九月𣈆侯宋公衞侯鄭伯曹伯㑹于扈𣈆荀林父帥

師伐陳

 𣈆自靈公不君之後浸不競扵楚楚之政令日修

 兵力日强然聖人之情常拳拳有望扵𣈆非𥝠之

 也華夷之辨當如是也前年陳受楚伐勢必向楚

 扈之㑹乃為陳也陳不卽𣈆荀林父䏻併將諸侯

 之師以伐陳春秋蓋善之

辛酉𣈆侯黒臀卒于扈冬十月癸酉衞侯鄭卒

 書地不卒于國都也不書葬魯不㑹也

宋人圍滕

 滕雖小國圍之則非將卑師少也滕子卒未數月

 興兵圍之書人之為貶明矣

楚子伐鄭𣈆郤缺帥師救鄭

 伐陳救鄭𣈆之諸臣猶未忘文公之霸業春秋蓋

善之

陳殺其大夫洩

 稱國以殺罪累上也洩冶以直諌見殺名之陳罪

著矣

  又七月十七日

六月宋師伐滕

 宋大國也滕小國也滕能害宋宋之伐滕陵蔑

 小弱以逞所欲耳左氏謂滕人恃𣈆而不事宋然

𣈆之伯業方不競滕固㣲國何恃之有或者事𣈆

之故而有𨶕扵宋故歟宋亦何義而責滕之事已

大當字小恤其不及焉可也去年因其喪而圍之

今年又興師而伐之其為陵蔑小弱以逞所欲明

矣陳常弑其君孔子朝魯侯而請討之前月陳方

 以弑君告宋為鄰邦不知此何時耶而牟牟焉興

 師伐滕以逞所欲尚得為有人心者乎

公孫歸父如齊葬齊惠公

 宣公為弑君者所立懼齊見討故事齊以求免齊

 恱其事巳而定其位自是齊魯之交厚而魯之事

齊甚謹齊侯之卒宣公旣身奔其喪及其葬也又

使其貴卿徃㑹直書于䇿亂臣賊子得無懼乎歸

 父仲遂之子貴而有寵弑君者仲遂也

𣈆人宋人衛人曹人伐鄭

 左氏謂鄭及楚平諸侯伐鄭取成而還諸侯伐鄭

 而稱人貶也𣈆楚爭鄭爲日乆矣春秋常欲𣈆之

 得鄭而不欲楚之得鄭與鄭之從𣈆而不與鄭之

 從楚是貴𣈆而賤楚也𣈆之所以可貴者以其爲

中國也中國之所以可貴者以其有禮義也鄭介

 居二大國之間而從扵强令亦其𫝑然也今𣈆不

 䏻芘鄭致其從楚陳又有弑君之賊𣈆不䏻告之

 天王聲罪致討而乃汲汲扵爭鄭是所謂禮義者

 㓕矣其罪可勝誅哉書人以貶聖人扵是絶𣈆望

 矣

秋天王使王季子來聘

 宣公即位十年屢朝于齊而未嘗一朝于周䏻奔

 諸侯之喪而不䏻奔天王之喪能使其貴卿㑹齊

 侯之葬而不䏻使人㑹天王之葬如是而天王猶

 使王季子來聘則冠履倒置君臣之倫汨喪殆盡

 矣

公孫歸父帥師伐邾取繹

魯之伐邾無以異扵宋之伐滕特書取繹罪益重

  又十一月二十二日

大水

太極判而為隂陽隂陽播而為五行天一生水地

 六成之地二生火天七成之天三生木地八成之

 地四生金天九成之天五生𡈽地十成之五竒天

 數陽也五偶地數隂也隂陽竒偶相與配合而五

 行生成備矣故太極判而為隂陽隂陽即太極也

 隂陽播而為五行五行即隂陽也塞宇宙之間何

 徃而非五行水火金木𡈽榖謂之六府𡈽爰稼穡

 榖即𡈽也以其民命所係别為一府總之則五行

 也洪範九章𥘉一曰五行此其在天之本也次二

 曰敬用五事次三曰農用八政次四曰恊用五紀

 次五曰建用皇極次六曰乂用三徳次七曰明用

 稽疑次八曰念用庶徴次九曰嚮用五福威用六

 極者此其在人之用而所以爕理隂陽者也日月

 五緯謂之七政四時行焉歷數興焉人君代天理

 物歷數在躬財成輔相參賛爕理之任扵是乎在

 故堯命羲和舜在璿璣皆二典大政夫金穰水毀

 木饑火旱天之行也堯有九年之水則曰浲水警

 予蓋以為已責也昔之聖人小心翼翼臨深履

 參前𠋣衡疇昔之所以事天敬天畏天者蓋無所

 不用其極而菑變之來亦未甞不以為巳之責周

 道之衰王迹旣熄諸侯放肆代天之任其誰尸之

 春秋之書災異非明乎易之太極書之洪範者孰

 足以知夫子之心哉漢儒專門之學流為術數推

 𩔖求騐旁引曲取狥流忘源古道榛塞後人覺其

 附㑹之失反滋怠忽之過董仲舒劉向猶不能

 吁可歎哉是年之水仲舒以為伐邾之故而向則

 以為殺子赤之咎是奚足以知天道而見聖人之

 心哉

季孫行父如齊冬公孫歸父如齊齊侯使國佐來聘

 宣公是年身如齊者二使其臣如齊者三聞天王

 使王季子來聘矣未聞身如京師與使其臣如京

 師也不待詳攷其事而罪巳著矣左氏載行父出

莒僕之事陳𧨏甚高且曰先大夫SKchar文仲敎行父

事君之禮行父奉以周旋弗敢失墜齊惠公之卒

 公旣親奔其喪矣王季子之聘魯未易時而行父

僕僕徃聘于齊知事君之禮而奉以周旋者果如

 是乎歸父之徃則以取繹之故齊惠公卒未踰年

 而國佐寔來狥𥝠棄禮見利而不顧義安然行之

 不畏于天不愧于人人心之冺㓕一至扵此吁可

 畏哉

 作之君師所以𦔳上帝寵綏四方故君者所以為

 民也書曰天視自我民視天聼自我民聼孟子曰

 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𡻕之饑穰百姓之命係

 焉天下之事孰重扵此春秋書饑蓋始扵是聖人

 之意豈特以責魯之君哉

楚子伐鄭

 當是時晋伯旣不復可望齊魯之間熟爛如此楚

 子之肆行其誰遏之伐鄭之書聖人所傷深矣左

 氏所載士㑹逐楚師于頴北不見扵經縱或有之

 亦不足為輕重也

  荆門軍上元設𠫊講義

五皇極皇建其有極歛時五福用敷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厥庶民惟時

厥庶民于汝極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汝保極

 皇大也極中也洪範九疇五居其中故謂之極是

 極之大充塞宇宙天地以此而位萬物以此而育

 古先聖王皇建其極故䏻參天地賛化育當此之

 時凡厥庶民皆䏻保極比屋可封人人有士君子

 之行叶氣嘉生薰為太平嚮用五福此之謂也皇

 建其有極即是歛此五福以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庶民捨極而言福

 是虗言也是妄言也是不明理也惟皇上帝䧏𠂻

 于下民𠂻𭅺極也凡民之生均有是極但其氣禀

 有清濁智識有開塞天之生斯民也使先知覺後

 知先覺覺後覺古先聖賢與民同𩔖所謂天民之

 先覺者也以斯道覺斯民者即皇建其有極也即

 歛時五福用敷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厥庶民也今 聖天子重明于

 上代天理物承天從事皇建其極是彛是訓于帝

 其訓無非歛此五福以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爾庶民郡守縣令承流

 宣化即是承宣此福為 聖天子以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爾庶民也

 凡爾庶民知愛其親知敬其兄者即惟皇上帝所

 䧏之𠂻今 聖天子所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之福也若䏻保有是心

 即為保極宜得其壽宜得其福宜得康寜是謂攸

 好德是謂考終命凡爾庶民知有君臣知有上下

 知有中國夷狄知有善惡知有是非父知慈子知

 孝兄知友弟知恭夫義婦順朋友有信即惟皇上

 帝所䧏之𠂻今 聖天子所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之福也身或不壽此

 心實壽家或不富此心實富縱有患難心實康寜

 或為國死事殺身成仁亦為考終命實論五福但

 當論人一心此心若正無不是福此心若邪無不

 是禍世俗不曉只将目前富貴為福目前患難為

 禍不知富貴之人若其心邪其事惡是逆天地逆

 鬼神悖聖賢之訓畔君師之教天地鬼神所不宥

 聖賢君師所不與忝辱父祖自害其身靜時回思

 亦有不可自欺自瞞者若扵此時更復自欺自瞞

 是直欲自絶㓕其本心也縱是目前富貴正人觀

 之無異在囹圄糞穢之中也患難之人其心若正

 其事若善是不逆天地不逆鬼神不悖聖賢之訓

 不畔君師之敎天地鬼神所當佑聖賢君師所當

 與不辱父祖不負其身仰無所愧俯無所怍雖在

 貧賤患難中心自亨通正人逹者觀之即是福德

 作善䧏之百祥作不善䧏之百殃積善之家必有

 餘慶但自考其心則知福祥殃咎之至如影隨形

 如響應聲必然之理也愚人不䏻遷善遠罪但貪

 求富貴却祈神佛以求福不知神佛在何處何縁

 得福以與不善之人也皇極在洪範九疇之中乃

 洪範根本經曰天乃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禹洪範九疇 聖天子建

 用皇極亦是受天所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歛時五福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爾庶民者即

 是以此心敷于敎化政事以𤼵明爾庶民天䧏之

 𠂻不令䧟溺爾庶民能保全此心不䧟邪惡即為

 保極可以報 聖天子敎育之恩長享五福更不

 必别求神佛也洪範一篇著在尚書今人多讀未

 必能曉大義若其心正其事善雖不曾識字亦自

 有讀書之功其心不正其事不善雖多讀書有何

 所用用之不善反增罪惡耳常𡻕以是日建醮扵

 設𠫊為民祈福𥨸惟 聖天子建用皇極以臨天

 下郡縣之吏所宜與爾庶民惟皇之極以近 天

 子之光謹𤼵明洪範歛福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民一章以代醮事亦

 庶幾承流宣化之萬一仍畧書九疇次叙圖其𧰼

 數于后恐不曾讀書者欲知大槩亦𦔳為善求福

 之心詩曰自求多福正謂此也

 易有太極是生兩儀兩儀生四𧰼四𧰼生八卦乾

 為天坤為地震為雷巽為風坎為水離為火艮為

 山兊為澤

 乾三連坤六㫁震仰盂艮覆盌兊上缺巽下短離

 中虚坎中滿

 洪範九疇𥘉一曰五行次二曰敬用五事次三曰

 農用八政次四曰恊用五紀次五曰建用皇極次

 六曰乂用三德次七曰明用稽疑次八曰念用庶

 徴次九曰嚮用五福威用六極

 載九履一      左三右七

 二四為肩     六八為足

           縱橫數之皆十五



𧰼山先生全集卷二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