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山先生全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八

卷第二十七 象山先生全集 卷第二十八
宋 陸九淵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刊本
卷第二十九

象山先生全集卷之二十八

 墓誌銘

  黄氏墓誌銘

淳熈庚子三月八日梁君世昌以書抵予言⿰糹⿱𢆶匹室黄

氏将葬以李君蟠狀來乞銘余未嘗銘墓抑銘墓非

古惟孔悝𪔂銘見戴記則衛侯䇿書曰予汝銘墓之

有銘柳子厚謂始於公室用碑以葬其後子孫因銘

徳行如此則非公侯不得有是然郭林宗不過嘗給

事縣廷其葬也刻石立碑蔡邕為之銘是則東漢時

銘墓已無限制今人力能辦者必銘其墓余滋不恱

然黄氏余外姑之妹也舊聞其賢梁君亦惓惓於余

是春之𥘉余訪梁君梁君内顧酒肴立具梁君去年

嘗遊廬阜其談山水之勝誦高人逸士之文亹亹不

倦余於是益知其在中饋者能安於梁君而後梁君

能安於所好也嗚呼乃不知余去數日而黄氏死矣

墓銘今世皆用黄氏又賢余又親戚前其死數日余

又適至其家梁君又惓惓於余是以重違其請銘曰

世居臨川其姓則黄曰謂之女少慧且良謂殊愛之

擇配至詳爰緩其歸⿰糹⿱𢆶匹室于梁𡻕時祭祀潔蠲盛湘

有親有賔𩛙具有常撫其二子成章大章與其一女

藹然慈祥梁頼其相志願畢償家用益肥於前有光

庚子孟春甲子遽亡年上四十夀胡不長其穴伊何

靈臺之鄕桐嶺梁源舅姑塋傍三月壬申體魄以藏

後有興者是不可忘

  張公墓誌

公諱琬字禹錫姓張系出漢留侯世居信之龍虎山

曾祖嗣宗賜虗白先生祖大方贈武功𭅺考念承信

𭅺公生於元符二年十有一月五日癸酉卒於淳熈

八年三月十有四日庚申享年八十有三公甫冠應

舉不利乃去入京師宣和間應募破方臘𥙷進義副

尉建炎𥘉自京師從馮獬等詣濟南府扈從至南京

轉進武校尉明年以嘗從使虜轉承信𭅺傾側擾攘

汴淮之間所志不就浩然歸休居家䖏鄕孝慈悌順

無所違拂留意吐納希蹤喬松中年卜居不用世俗

隂陽地理等說自得勝處家旣饒給益自燕適晩𡻕

尊延禮法之士為子弟師變其舊俗𮜿範一新鄕里

改觀焉寢疾且亟召子孫申戒之言訖而逝娶荘氏

早卒⿰糹⿱𢆶匹室周氏子男四人崇之簡之安之明之女二

人長適章如璋次適將仕𭅺倪安國孫男八人女七

人曾孫男一人卜以十月三日丙午葬于長湖旣得

卜子明之來求誌其墓公⿰糹⿱𢆶匹室余表姊也明之又嘗

從予遊不可辭青田陸某誌

  宋故陸公墓誌

公姓陸氏名九叙字子儀撫州金谿人曾大父演大

父戬父賀贈承事𭅺母饒氏贈孺人⿰糹⿱𢆶匹母鄧氏封太

孺人公生扵宣和五年七月乙𫑗卒於淳熈十四年

五月癸亥享年六十有五以卒之年十月壬辰葬于

臨川縣長夀鄕羅首峯下公氣禀恢廓公正不事形

迹群居族談公在其間𥘉若無與至有疑議或正色

而㫁之以一言或談笑而解之以一說往往為之渙

然家素貧無田業自先世為藥肆以養生兄弟六人

公居次伯叔氏皆從事塲屋公獨緫藥肆事一家之

衣食百用盡出扵此子弟僕役分役其間者甚衆公

未嘗屑屑扵稽檢伺察而人莫有欺之者商旅徃來

咸得其懽心不任權譎計數而人各獻其便利以相

禆益故䏻以此足其家而無匱乏後雖稍有田畆至

今計所𭣣僅䏻供數月之糧食指日衆其仰給藥肆

者日益重公周旋其間如一日也公娶余氏先公十

一年卒余氏孝順出於天性娣姒皆以為莫及當窮

約時公之子女衣服敝敗特甚余氏或時及之公即

正色呵止必伯叔氏為之處乃始得衣雖公之衣服

噐用亦往往如此及伯季有四方游雖至窘急褁SKchar

無不立具自公云亡逺方士友聞訃慰唁諸孤與公

之伯季稱公徳羙悼痛傷惋無異辭子男四人望之

麟之立之尚之女六人長適鄕貢進士張啇佐次適

黄叔豐次適危三畏先公十七年卒次適徐翔龍周

清叟熊鑑孫男三人女五人皆㓜弟宣義𭅺主管台

州崇道觀某謹誌

  黄公墓誌銘

南豐黄世成少事塲屋再舉不第即棄去益繙經史

百家言究窮其道理結廬石僊巖有終焉之意其兄

世永甫冠登科𠩄志頴脫以出暇日憇石僊與世成

劇論時事歎羙其才勉之使出堅不可奪世永益竒

之名其廬曰壺𨼆其父南雄府君官至正𭅺澤及世

成世成推以與弟澤再及又推以與次弟有季弟澤

不及則推已田與之或惡其背馳議之曰是非人情

曰矯曰好名世成處之㤗然議者浸以熄乆之逺近

咸服不稱姓字但曰壷𨼆在童稚時嘗為横浦張公

賞識及長結交皆一時名流雖絶意仕進其扵國之

治忽民之休戚未嘗不𨵿其心故舊居職任事者毎

頼以有聞江西之捄荒湖廣之弭盗往往出其䇿比

年移書左司楊廷秀諌議謝昌國其言尤剴切深至

二公還書推重嘉歎然卒不能有𠩄施行余不識世

成而得其爲人至詳粹然其容懇然其中剸煩若易

處大若細其施不匱其守不渝爲文操筆立成藻思

贍蔚統紀不紊有苦心極力𠩄不到者得諸儒言論

必沉㴠紬繹頗復論著訂其真偽然不自以爲是也

比十數年辱余以書無曠時若𠩄嚴事學絶道䘮斥

善寸長必自介恃世成之𠩄可挾者衆矣乃自視欿

然汲汲扵求道過人亦逺矣今其亡也其子來請銘

以世成之賢雖不吾屬猶将彰之况請之勤邪世成

諱文晟曾祖履中康州司理參軍妣葉氏祖俯左迪

功𭅺處州司理參軍贈左朝請大夫妣太冝人吕氏

曽氏父越左朝奉大夫知南雄州妣宜人曾氏娶曾

氏子男五人長曰楫先四年卒次曰柟曰槐曰椿曰

棐女三人長適湛覺次適曾林宗㓜在室孫男二人

燾勲女一人世成生扵紹興丁已二月已亥卒於淳

熈丁未十二月壬辰享年五十有一將以戊申十一

月巳酉葬于石僊巖之金鵝谷銘曰匪屋之潤于其

身匪爵之尊于其仁無其責而有其言非其位而及

其民孰曰余咎孰曰余咎烏乎壺𨼆豈其𨼆淪誰尚

顯之在其後人𧰼山陸某誌

  黄夫人墓誌

余少時見墓銘日多往往縁稱羙之義不復顧其實

侈言溢辭使人無取信𥨸念之曰苟如是不如無銘

及長人或過聼俾為墓銘輙終辭之蓋不獨以才薄

品卑也𡻕在庚子同郡梁君光逺⿰糹⿱𢆶匹室黄氏之亡乞

銘於余於是銘之且具誌其故然其原大抵以其為

吾外姑之妹而有以信其賢也昔者外舅吳君茂榮

之葬余状其行乞銘於尤太史不敢加一辭如𠩄謂

闔郡之士願以為領袖謁諸郡慱士造廬延致至于

再三乃始應命則許君深父哀詞言之尤詳深父乃

當時郡慱士今年自右拾遺進貳奉常者也余比𡻕

又銘南豐慈溪二君子之墓海内名識謂無愧辭今

吾外姑之葬雖㣲諸孤之請吾敢無銘乎外姑踰笄

歸于外舅尊卑内外婣戚鄰里僚友之家下與僕妾

舉無間言自吾為壻未嘗見其喜怒唯見其慈祥恭

謹為姑如婦祭祀賔客酒殽𦵔⿰酉𬐚靡不躬親滌濯致

潔調割致適奉承薦獻致其誠敬其勤勞中饋殆如

一日諸婦祈欲逸之而不可得待子壻卑行猶孶孶

若有不及𤉷幽閒安詳不動聲色履之如素亦使人

有以安之詩書傳記所稱婦徳於是有證嗚呼賢㦲

享年六十有四邑氏先諱見乃妹銘章子孫男女名

數具外舅行狀與尤公之誌獨子之㓜非外姑出其

氣體稚弱外姑慈撫鞠育劬勞有加於疇昔莫辨其

非已出也其女之季前一年卒孫則增男一人女四

人卒之日維淳熈十有五年二月丁𫑗明年十月已

酉葬于金谿東漕之龍岡銘曰龍岡之阡雲林之别

旴江陳前浮霜湧雪瀦若鑑明繚若水潔旁羅諸峰

麻姑就列𨚫負書山屛𨼆嶻嵲靈谷後車雷公並轍

維姑之賢徃訓是埒維姑之身命服不設天實酬之

窆以斯穴余實知之詩之斯碣尚其子孫自致閥閱

褒綸崇封奕世不缺葬月之朔壻宣義𭅺新權𤼵遣

荆門軍兼𬋩内勸農營田事陸某書

  葛致政誌

余稚齒在先君侍側見客有長大靣目方整坐立聳

直揖遜恭謹者心獨異之亷問左右知為葛公徳載

而未䏻詳其為人及長則聞葛才羙有聲學校有業

五行術者曰黄實乆遊鄕里常徃來吾家毎科詔下

問此舉誰當薦名實必曰葛才羙已而不驗人皆笑

實曰是獨采有能名者耳才羙竟以乾道戊子與其

子同與舉送明年才羙登科余聞實言時實已老矣

不知此時猶在否也才羙公仲子也公平日待之甚

嚴其母嘗乗間爲才羙泣曰兒未嘗有過盍少假借

之公曰此非兒女子𠩄知吾如是猶懼其業不進德

不脩可假借乎是𠩄以成之也爾母以爲苦由是母

亦喻其意才羙未第時余嘗造郡庠由東序以入有

二士並立西序稍相睥睨一士容色甚少益自嵬崖

靣焉以出一士低回恭謹翼翼趍庭間見即乃才羙

也才羙齒出吾上逺甚而其恭如此余由是益敬重

之已而聞其有嚴君焉余然後知才羙恭遜固天性

亦其教有以成之也才羙與先兄復齋為同年進士

自是徃來加宻余亦屢造公公年耆行尊過自謙抑

如見𠩄畏未𫉬從容比年客有過我道公疇昔語且

及其行事余𥨸有慕焉因介客道意欲求疑晤以究

本末因循未遂而公下世矣余徃哭公柩諸孤執䘮

甚哀余亦不知涕泗之横集旣歸即束書入山房公

葬有日才羙徒行匍匐登山以銘為請余雅不樂銘

墓異時𠩄辭𨚫者衆矣或破此意而為之者皆適有

𠩄感而不䏻自巳者也余於葛公𠩄感深矣遂次而

銘之公諱𢋫葛其姓徳載其字其先五代間自番昜

徙撫之金谿曾祖祈祖豐父思審皆不仕世以力田

殖其家公為人剛决臨事無凝𣻉年十三區處家務

如成人父兄異之於是付之以其政時公父年未五

十為堂舎北以自燕適如遺世者凢三十餘年而後

即世公有二兄仲早卒事伯兄撫仲孤敬愛飭盡人

無間言遭時多故縣官𠋣辦扵民者㡬倍常賦公調

度有方從容贍給建炎間盗賊𧊵起𠩄在為保伍以

自衛郡毎𬒳冦必檄以捍禦臨川為冦衝虜𮪍侵軼

亦嘗及城下皆頼鄕社以免公善用長戈慷慨徇義

人𠩄樂親𠩄部皆勇敢以是見推為前鋒摧堅䧟陣

未嘗有𠩄避虜𮪍旣敗退王爕後軍叛卒數千尋至

城下他兵遇者輙不利城中恟懼金谿鄕社旣至城

中則大喜城上呼曰賊中有髯而𮪍者善戰宜謹備

之旣陣果有髯而𮪍者𡚒刀馳突公直前以長戈擣

之應手墮馬賊衆驚潰𫉬其告身官已正使人皆曰

盍論功乎公曰今日之事本為除賊賊除足矣論功

非吾事也有司亦不復有𠩄省録公仲子旣仕凡三

遇慶霈累封至承事𭅺賜緋魚袋今上登極加封宣

義𭅺公功不見録於有司天則録之矣紹興乙𫑗𡻕

旱明年民難糴米斗踰十錢冨民方閉廪(“㐭”換為“面”)時公先下

價散其米徒手來者輙貸與之公限粟不多而里中

頼之宏矣𬞞圃蒔茶為用餘者以易𠩄乏農家往往

有之嚚猾持以𣙜禁愚民不知𠩄辨則可以得貨公

有三貧族嘗遭此厄訟者亦公之族𬒳訟者願賂入

訟者萬錢求已而未䏻得錢丐公為保公欣然保之

巳而訟者迫公索錢凡三人為錢三萬公度三家者

貧甚終不䏻得錢即代償之公輕財𩔖是以是家無

餘財然公處之𥙿如也柯山𠩄客廬山公𠩄聞皆願

從容者其子丞西安令星子皆適當公意方其迎侍

之官訪舊賞新窮日不倦及其興盡而返子亦不䏻

留也性喜飲酒客至治具隨有無飲必至醉公生無

他疾中年指間有贅天隂或痛乆者彌日而後止醫

者不䏻暁自其子登科痛乃浸殺乆而失之年亦髙

飲食歩移無異壮時一日出門小跌旣歸如有㣲恙

後數日從容就枕如平常左右視之公則逝矣享年

八十有四卒之日實紹熈改元五月庚午公娶楊氏

早卒⿰糹⿱𢆶匹室余氏封宜人子男六人曰造曰逄時儒林

𭅺知南康星子縣曰述先公五年卒曰宗𠃔曰少良

嘗從余遊曰亮女四人王通一胡溥余邦光馮文載

其壻也孫男十三人俊卿即與其父同舉者玉卿有

光有開如霆有為祖𮐃憲卿如江冠卿三人尚㓜女

五人曾孫男五人女三人卜十月已酉葬于池頭鶴

叩嶺下湖隂尉朱桴濟道實狀其行銘曰捐 --捐財致身

紓難去害其聲則㣲其功則大𧰼笏昻昻朱銀煌煌

公固不言天其以章前葬十日奉議𭅺新權𤼵遣荆

門軍兼𬋩内勸農營田事陸某撰并書

  吳伯顒墓誌

臨川吳伯顒余妻弟也外舅五子伯顒為長孝友謹

飭見扵稚齒婣娭賔朋毎所歎賞年十五𥙷入郡庠

𡻕選嘗多許深甫蘇待問為教官時學校最盛伯顒

居上游𠩄為生財有大道論深甫極賞之謂後日當

為世用𥘉為詩後為書為二禮月試皆嘗冠其倫然

竟不薦名人為稱屈家甚貧外舅旣下世變故仍出

𡻕益艱伯顒處以義理凛然不移尤人𠩄難外姑之

䘮将及大祥以㣲疾卒嗚呼痛㢤伯顒名顒居世系

先諱具尤禮侍𠩄為外舅茂榮之碑生扵紹興戊辰

閏八月丁巳卒扵紹熈庚戌十一月乙亥以十有二

月壬寅葬于金谿龍岡母塋之東娶周氏再娶亦其

族一女尚㓜旣死以族子為嗣名⿰糹⿱𢆶匹孫生四𡻕矣前

葬五日奉議𭅺新權𤼵遣荆門軍兼𬋩内勸農營田

事陸某誌

  陸修職墓表

陸氏徙金谿年餘二百嗣見九世公居五世諱九臯

字子昭同胞六人公為叔氏子羙其季也次為子夀

次為某子夀下世今十有三年矣某狀其行述世系

為詳當是時先君子未贈官其後某誌仲兄子儀之

墓不復具世次獨載先君子贈承事𭅺今再贈宣教

𭅺去年秋某迎侍伯兄子強來守荆門伯兄至甫一

月旣歸歸未及家公已下世嗚呼痛㢤公少力于學

日課經子文集必成誦夜閱史冊不盡帙不止嘗夜

過分先君子見公猶觀書勉使寢息公後不能自已

為之障燈屛息懼先君之復知之也及長𥙷郡學子

弟貟一試即居上游郡慱士徐君視公文行俱優擢

為齋長公與二季嘗正衣冠講誦不SKchar徐君毎𠩄咨

賞月試必聮名占前列徐君嘗語扵衆曰此其學皆

有淵源非私之也然公年過三十始𫉬薦名又復不

第投老乃得一官茲非命𫆀公持論根據經理耻穿

鑿之習雖蹭蹬塲屋而人𠩄推尊不在利逹者後授

經之士或以獨歩膠庠或以擅塲南省而公之與否

曾不以是一視其言行如何耳今其徒有忠信自将

退然里巷庠序之間若将終焉而進修不替者公之

教也先君子居約時門戸艱難之事公𠩄當毎以條

理精宻濟登平易吾家素無田𬞞圃不盈十畆而食

指以千數仰藥療以生伯兄SKchar家務仲兄治藥療公

授徒家塾以束修之饋𥙷其不足先君晚𡻕用是得

與族黨賔客優游觴詠從容琴奕𥙿然無窮匱之憂

當是時公扵妻子裘葛未嘗問也杜子羙北征詩謂

海圖折波濤舊繡移曲折天吳及紫鳯顛倒在短褐

公妻子無海圖可折無天吳紫鳯可依然舊繡移曲

折顛倒在短褐則有之矣先君子之䘮旣除公不復

御講席家塾教授屬諸其季過從之𨻶時時杖䇿徜

𦍕畦壟阡陌間檢校種刈若無意斯世者豈各以其

時耶番昜許氏為書院桐嶺延師其間以處鄕之學

者又自稟若干人然其季子往往從學于外亦嘗來

從余游因得侍公凾丈之末公之餘論遺風或者𥨸

有𠩄聞矣一日父子恊謀闢廬舎儲噐用廣㑹集之

堂增自稟之員介其鄕之賢者致禮以延公公𨚫之

再三請益固公為一出桐嶺學者扵是變而樂義理

之言厭塲屋之陋士大夫聞風莫不願與三席自逺

至者踵繫不絶興起甚衆然公年益髙頗倦酬應未

㡬謝去越數𡻕安仁宰曾君文清孫也至則葺縣學

増士稟修禮儀尊師道願公主之公不復出矣淳熈

丁未江西𡻕旱撫為甚撫五邑金谿為甚倉臺郡守

留意賑恤别駕廖君實主之廖知其說莫善扵鄕得

其人莫不善扵吏與其事造廬問公計䇿且屈公為

鄕官扵是鄕之𠩄得多忠信之士而吏不得制其權

以牟利明年賑糶行出粟受粟舉無異時之弊里閭

熈熈不知為歉𡻕而俗更以善公力為多公平居混

然無異扵人者而智識濬深遇事始見又其晦明之

變人𠩄不解當其晦時童子𠩄了𨽻人𠩄知公或不

辨然特間見於燕閒視聼使令之間未始害事至事

理之盤錯情偽之𨼆伏賢識趦趄或用蹉跌惟公之

明如辨蒼素客有以名聞者公探衣将見之矣户間

偶目其貌退而𨚫衣曰吾不欲見斯人也已而果非

佳士况此非獨人𠩄不解公亦有不䏻自知者不以

學自命而就證者𩔖有愜志不以智自多而就謀者

𩔖有寤心公之得於天者如玉在山如珠在淵其可

量㢤逆遜溺心形似蔽實㣲者過當甚者易位今之

賢者未易免此惟公之明好惡不能亂形似不能

大學曰好而知其惡惡而知其羙者天下鮮矣故諺

有之曰人莫知其子之惡莫知其苗之碩公疇昔亟

誦斯言而屢歎其難公之𠩄以自致其力者深矣是

書之流行近世特甚然其靈足以造此者求諸其傑

未見如公者焉公壮年以吕氏次序大學章句猶有

未安扵是自為次序今逺方學者傳録浸廣吾家獨

亡其藁公之子長者年將四十乃不知父嘗有是書

蓋自其省事惟見公正文講授故也公見善未嘗不

喜而稱道不浮其實見惡未嘗不惡而指摘不加其

罪兩益之辭無𠩄和一切之論無𠩄取疑似之跡不

輕實流傳之事不輕據故人之𠩄稱有𠩄未許人之

𠩄擯有𠩄不絶衆人𠩄决𤼵言盈庭公毎低回以致

裁抑憂世之士或病公首䑕不足以植風聲示懲勸

而公𨼆然持之自若近年以文祭舊生徒劉堯夫頌

其平日之羙責其晚節之過謂改之㝠㝠尤足為貴

其辭深切著明讀者無不感動理之𠩄存何間幽顯

當疑而决當决而疑均為不明也孰謂公首䑕㢤公

嘗名𠩄居齋曰庸學者因號庸齋先生然公未嘗言

其義學者亦未嘗有𠩄請公著述頗多皆未編次生

於宣和乙已十有二月十有四日辛亥卒扵紹熈辛

亥十月十日乙酉享年六十有七卒之前一夕起旋

小跌自是倦乏然就枕即熟睡覺時醫者視脉家人

進藥雖飲之必曰吾不起矣十日之朝侍疾者忽不

聞鼻息察公則已逝矣娶吳氏子四人損之益之賁

之升之女二人長先公二年卒未及許嫁次許嫁貴

溪張氏孫男一人女三人卜以紹熈壬子七月十有

二日葬于鄕之長慶寺側公以淳熈甲辰 夀聖慶

恩授迪功𭅺監潭州南嶽廟十六年已酉 上登極

覃恩進修職𭅺某效官重湖疾不侍藥歛不撫棺葬

不臨穴嗚呼痛㢤敬次序公平生以表墓某聞命之

日嘗請迎侍公曰子行矣吾往時當自訪子訃前數

日從公于夣自是節朔必夣見公嗚呼痛㢤東望隕

涕為之銘曰如珠潜光可以照夜公之明也如玉儲

潤可以賁山公之徳也表公之墳與斯銘其長存






𧰼山先生全集卷之二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