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山先生全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七

卷第二十六 象山先生全集 卷第二十七
宋 陸九淵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刊本
卷第二十八

象山先生全集卷之二十七

 行狀

  全州教授陸先生行狀

先生名九齡字子夀其先嬀姓田敬仲裔孫齊宣王

少子通封於平原般縣陸鄕即陸終故地因以為氏

通曾孫烈爲吳令豫章都尉旣卒吳人思之迎其䘮

葬于胥屏亭子孫遂為吳郡吳縣人自烈三十九世

至唐末為希聲論著甚多後仕不偶去𨼆義興晚𡻕

相昭宗未㡬罷邠隴華三叛兵犯京師輿疾避難卒

謚曰文文公六子次子崇生徳遷徳晟以五代末避

地于撫之金谿解槖中装買田治生貲髙閭里徳晟

之後散徙不復可知徳遷遂為金谿陸氏之祖六子

髙祖有程為第四子慱學扵書無所不觀三子曾祖

演為第三子能世其業寛厚有容四子祖戬為第四

子再從兄弟蓋四十人先祖最㓜好釋老言不治生

産四子先考居士君賀為次子生有異禀端重不伐

究心典籍見扵躬行酌先儒冠昏䘮祭之禮行之家

家道之整著聞州里六子先生為第五子生而頴悟

䏻歩趍則容止有法五𡻕入學同學年長踰倍者所

為盡能為之讀書因析義趣十嵗丁母憂居䘮哀毁

如成人十三應進士舉為文優贍有理致老成歎異

年十六遊郡庠毎課試必居上㳺時方擯程氏學先

生獨尊其說郡慱士徐君嘉言髙年好脩留意學校

間日獨行訪諸齋先生侍諸兄衣冠講論未嘗懈弛

由是徐君雅相禮敬明年徐君物故又明年新慱士

将至先生聞其嗜黄老言脫畧儀檢慨嘆不樂賦詩

見志歸葺茅齋從父兄讀書講古間出見故老先逹

所咨叩皆不苟時居士君欲悉傳家政平日紀綱儀

節更加櫽括使後可乆先生多與裁評弱冠造吏部

外𭅺許公忻許公居閒乆故知少見先生如舊相識

明年許公守邵陽欲先生來居士君亦啓其四方之

志先生扵是游湖湘抵邵陽乆之而東至臨江郡守

鄧君予延先生于學臨江士人皆樂親之居半𡻕乃

歸越數年郡慱士苗君昌言復延先生於學從遊者

益衆苗自謂平生所尊賞者不苟至其所以禮先生

者特異人亦以是信之其與先生啓有云文辭近古

有退之子厚之風道學造㣲得子思孟軻之㫖推尊

蓋如此先生覧書無𣻉礙繙閱百家晝夜無倦於隂

陽星曆五行卜筮靡不通曉性周謹不肯苟簡渉獵

所習必極精詳𡻕在己𫑗始與舉送同郡官中都者

適有二人皆先進知名士閱貢籍見先生姓名相顧

喜曰吾州今乃可謂得人庚辰春官試不利辛已𥙷

入大學故端明汪公實為司業月試輙居上游塲屋

之文大抵追時好拘程度不復求至當惟先生之文

據經明理未甞屈其意嘗有先進以是病之先生曰

是不可改先生寛𥙿平直人皆樂親乆愈敬愛學校

知名士無不師尊之明年丁居士君憂乙酉升𥙷内

舎丙戌為學録學校綱紀日肅弊無巨細皆次第革

之人不駭異嘗有小戻規矩者先生以正䋲之無假

借後或以先生問其人頋稱先生之德不以為怨丁

亥升𥙷上舎戊子館于婺女之張氏先生授其子以

中庸大學其父老矣毎隅坐拱手與聼講授且曰不

自意晚得聞此張君之死其子䘮以古禮不用浮屠

氏已丑登進士第授迪功𭅺桂陽軍軍學教授壬辰

當赴迓吏且至時太孺人間親藥餌先生以桂陽道

逺風物不𩔖江鄉難於迎侍陳乞不赴甲午受興國

軍軍學教授明年夏湖之南有冦侵軼将及郡境先

是建炎虜冦之至先生族子諤甞起義應募是後冦

攘相次犯州境諤皆𬒳檄保聚捍禦往往能𨚫敵州

里頼焉至是諤已死舊部伍願先生主之以請于郡

時先生適在信之鈆山聞警報亟歸抵家請者以盈

門𨚫之不去日益衆先生與兄弟門人論𠩄以宜從

之義甚悉㑹郡符已下先生将許之或者不恱謂先

生曰先生海内儒宗蹈履規矩講授經術一旦乃欲

爲武夫𠩄爲衛靈公問陳於孔子孔子不荅今先生

欲身爲之乎先生曰男子生以弧矢長不能射則辭

以疾文事武備𥘉不可析古者有征討公卿即與将

帥比閭之長則五兩之長也衛靈公家國無道三綱

将淪旣見夫子非哲人是尊社稷是計而猥至問陣

其顛荒甚矣故夫子荅以爼豆而遂行夾谷之㑹三

都之堕討齊之請夫子豈不知兵者其為委吏乗田

則㑹計當牛羊茁壮長使靈公捨戰陣而問㑹計牧

養之事則将遂言之乎執此而謂夫子誠不知軍旅

之事則亦難與言理矣或者又曰禮别嫌疑事有宜

稱使先生當方靣受邉𭔃誰復敢議此閭里猥事何

足以累先生今鄕黨自好者不願尸此尸此者必豪

俠武㫁者也今先生尸之人其謂何先生曰子之心

殆未廣也使自好者不尸此而豪俠武㫁者卒尸此

是時之不幸也子亦将願之乎事之宜稱當觀其實

假令冦終不至郡縣防虞之計亦不可已是社之𥘉

倉卒應募非有成法令備禦文移𩔖以軍興從事郡

縣欲事之集𫝑必假借主者或非其人乗是取必於

閭里何所不至是其爲𢡖蓋不必冦之來也有如冦

至是等皆不可用無𥙷守禦因爲剽刼仁者忍視之

㢤彼之所以必諉我者爲其有以易此也吾固以許

之爲宜或者又曰曾子之在魯冦至則先去冦退則

曰修我墻屋我将反爲其爲師也今先生居於鄕有

師儒之素命於朝爲師儒之官而又欲尸此無乃與

曾子異乎先生曰吾居鄕講授自窮約之分吾求仕

爲禄養今之官乃吏按銓格而與之耳異乎曾子之

為師也今又遲次居郷老母年且八十家累過百人

冦未至先去固今郡縣所禁比至而去必不逹剽刼

踐蹂狼狽流離之禍徃往不可免去固不可藉令可

去扶八九十老者從以千餘指去将焉之子欲使吾

自附扵分位不同之曾子而甘家之禍忍郷之毒縮

手於所可得為之事此奚啻嫂溺不援者哉或者乃

謝不及先生於是始報郡符許之已而調度有方備

禦有實冦雖不至而郡縣𠋣以為重丙申夏四月到

任先生於事無大小處之未嘗不盡其誠於人無衆

寡待之未嘗不盡其敬冨川單僻絃誦希闊士人在

學校者無㡬先生蒞職舉措謹重規模雅正誠意孚

逹士人莫不感動興起先生方将𭣣拾茂異而逺近

願來親依者且衆冨川學廪(“㐭”換為“面”)素薄而又負逋不輸𡻕

入僅六百石而比年不輸者乃七八百石民未必盡

負姦吏𭶑徒乾沒其間簿書縁絶莫可稽證先生為

覈實催理受輸之法甚簡而便白郡行之扵是無文

移之䌓無追督之擾簿書以正負者樂輸儲廪(“㐭”換為“面”)𠑽𥙿

士人至者日衆不滿𡻕丁太孺人憂去職在富川者

莫不惋惜已亥四月服闋冬末到選庚子春授全州

州學敎授夏中得寒𤍠之疾⿰糹⿱𢆶匹以脾泄屢止屢作竟

不可療九月二十有九日卒享年四十有九先生雖

卧病見賔客必衣冠舉動纎悉皆有節法卒之日晨

興坐于牀問疾者必留與語㓜者人人有𠩄訓誨談

笑歡如也先生未嘗不以天下學術人才為念病中

言論毎毎在此是日言之尤詳夜稍乆則正卧整衣

衾理鬚髯疊手腹間不復言笑又數刻而逝先生道

徳之粹繫天下之望曾未及施一疾不起識與不識

莫不痛惜先生少有大志而深純浩慱無涯涘可見

親之者無智愚賢否皆不覺敬愛慰釋稱其善者往

往各以𠩄見未嘗同也不區區撫摩而藹然慈祥愷

悌之風有以消爭融𨻶不㫁㫁刻畫而昭然脩潔清

白之實足以澄汙律慢趣尚髙古而能䖏俗辯析精

㣲而能容愚一行之善一言之得雖在巫醫卜祝農

圃臧𫉬亦加重敬珍愛自少以聖賢爲師其於釋老

之學辯之嚴矣然其徒苟有一善亦𠩄不廢故先生

無棄人而於先生亦鮮有不𫉬自盡者與人言未嘗

迫遽從容敷析本末洞徹質疑請益者莫不得所欲

而去於人言行之失度未可與語則不𤼵或者疑之

先生曰人之惑固有難以口舌爭者言之激適以固

其意少需之未必不自悟也扞格忤狠之氣當消之

不當起之責善固朋友之道聖人猶曰不可則止况

泛然之交者乎又况有親愛之情者乎雖朋友商確

至不可必通䖏非大害義理與其求伸而傷交道不

若姑待以全交道且事有輕重小大吾懼所益者小

𠩄傷者大所爭者輕所䘮者重故也然有時而遽言

之盡言之力言之者蓋權之以其事權之以其人權

之以其時也母饒氏⿰糹⿱𢆶匹母鄧氏淳熈三年以慶夀恩

封太孺人娶王氏魏公曽孫通州使君瑊之長女也

通州君亦以是年八月卒先生卧病聞訃制服成禮

逮遣祭纎悉皆自經畫子艮之年十三女人皆㓜先

生未及著書若塲屋之文與朋友往來論學之書則

傳録者頗衆其餘雜著古律詩墓誌書啓序䟦等門

人方且編次将以十二月乙酉葬于鄕萬石塘謹書

其行實之大槩以求誌於當世之君子淳熈七年十

一月旣望弟某狀

  吳公行狀

公諱漸字徳進姓吳氏舊名興仁字茂榮以舊字行

其先自金陵徙家臨川今㡬百年矣曾大父嗣宗大

父景章父萬右迪功𭅺致仕兄弟三人公居次少隨

伯氏從學於江公匯江為鄕先生從㳺多老成𪧐學

一時英異如李公浩曾公季貍皆在公以童㓜居其

間愿慤恭遜得子弟禮有𠩄未解人樂告之年十有

五䘮母髙氏服除致仕公使之治生公雅好文學重

違致仕公意服勤數𡻕一日從容言其志致仕公大

恱之更使從學未㡬㑹新教官至試𥙷弟子員郡之

士大集公居第一自是毎試輙居上游人服其藝異

時同事江公者與為執友公毎自挹損事之如子弟

紹興癸酉始與舉送人謂公一第固可俯拾明年省

試不偶公不以罪有司曰吾殆業不精丙子再舉壬

午三舉省試皆報罷自是仕進之意衰矣其後雖屢

到省皆以其子姪或門人與舉送願公表率親舊敦

勉以行公往來超然殊不以得失介意或以特奏名

留之公曰吾來此𦕅復爾耳不䏻乆也謝之竟歸日

率諸子讀書以自娛樂其聲洋洋踵門者未及見已

為之起淳熈十年六月朔以疾卒享年六十鄉閭莫

不惋惜公性孝事親左右無違見老者雖賤必敬慈

祥愛物力𠩄及者螻蟻蛙蚓之難亦必免之其謙恭

不競人皆以為不可及至有不當其心引義正色堅

勇亦不可奪家甚貧自奉甚薄唯祭祀賔客則致其

豐鮮公在郡庠以行藝推為前廊居無何輙逡廵辭

乾道庚寅許君及之蘇君SKchar龜爲教官尤留意學

校聞公學行信於鄕里造廬敦請至于再三不得已

就之公雅爲許所知許方欲盡去宿弊事無巨細皆

以委公公爲區䖏條畫如指諸掌許毎歎曰於是見

君後日之施設矣事有緒即辭去其後合郡之士屢

請延公入學教官郡守各致其禮公皆固辭不復出

矣郷里先逹皆期公以有用乃竟不三試而死悲夫

公娶黄氏子五人顒若厚若誠若皆世其業厚嘗與

丁酉舉送女四人長歸某次甫笄而死次許胥訓次

未許嫁孫男女各一人尚㓜卒之年秋九月壬申葬

于金谿縣歸徳鄕金石源祖塋之側葬之日送車塞

𡍼祖奠于道者相望不絶行過者莫不齎咨涕夷某

在童穉時為公𠩄知後又妻以其女知公之平生可

謂深且詳矣如公之徳不可不表顯于後謹覈書以

告當世之君子淳熈十一年九月旣望壻承奉𭅺充

詳定一司敕令所刪定官陸某狀




象山先生全集卷之二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