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山先生全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六

卷第二十五 象山先生全集 卷第二十六
宋 陸九淵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刊本
卷第二十七

𧰼山先生全集卷之二十六

 祭文

  祭吕伯恭文

玉在山輝珠存川媚邦家之光繄人是𭔃惟公之生

度越流輩前作見之靡不異待外朴如愚中敏鮮儷

晦嘗致侮彰或招忌纎芥不懐惟以自治侮者終敬

忌者終愧逺識宏量英才偉噐孤騫無朋獨立誰配

屬思紆徐摛辭綺麗少日文章固其餘事顔曾其學

伊吕其志乆而益專窮而益厲約偏持平棄疵養粹

玩心黄中䖏身白賁停澄衍溢不見涯涘豈伊人豪

無乃國瑞往年之疾人已𥈭眙逮其向痊全安是冀

詩傳之集大事之記先儒是禆麟經是嗣杜門養痾

素業不廢訃音一馳聞者隕涕主盟斯文在數君子

纍纍奪之天乎何意荆州云亡吾兄旣逝曾未期年

公又棄世死者何限人有鉅細斯人之亡匪躬之瘁

嗚呼天乎胡不是計竭川夷陵忍不少俟辛𫑗之冬

行都幸㑹僅一往復揖讓而退旣而以公将與考試

不𫉬朝夕以吐肝肺公素與我不交一字糊名謄書

㡬千萬紙一見吾文知非他士公之藻鏡斯已竒矣

公遭大故余忝末第迫歸覲親徒以書慰甲午之夏

公尚居里余自錢塘遡江以詣值公適衢浹日至止

一見懽然如𫉬大利我坐狂愚幅尺殊侈言不知權

或以取戾雖訟其非毎不自制公賜良箴始痛懲艾

問我如傾告我如祕教之以身抑又有此惟其不肖

往往失墜竟勤公憂抱以没地鵝湖之集已後一𡻕

輙復妄𤼵宛爾故態公雖未言意已獨至方将優游

以受砭劑潢池之兵警及郡界亟還親庭志不克遂

先兄復齋比一二𡻕兩𫉬從欵言符心契冉疾顔夭

古有是比嗚呼天乎胡嗇於是復齋之𦵏不可無紀

幽鐫之重豈敢他委道同志合惟公不二拜書乞銘

公即揮賜琅琅之音河奔岳峙嗚呼斯文何千萬祀

我固罷駑重以奔踶惟不自休強勉希驥比年以來

日覺少異更嘗差多觀省加細追惟𭧽昔麄心浮氣

徒致參辰豈足酬義期此秋冬以親講肄庶㡬十駕

可以近理有疑未决有懐未旣訃音東來心裂神碎

與二三子慟哭蕭寺即拜一書以慰令弟惟是窀穸

祈厠未肂繼聞其期不後日至躡屩擔簦宵不䏻寐

所痛其來棺藏幃蔽誰謂及門紼翣已邁足趼𡍼泥

追之不逮矯首蒼茫涕零如霈不敏不武将以誰罪

及其旣虞几筵進拜觴酒豆肉哀辭以載聞乎不聞

神其如在

  代致政𥙊姪槱之文

吾年七十有六闔門且将千指田僅充數月之糧卒

𡻕之計毎用凛凛汝在同行十餘人之下獨䏻任吾

事以紓吾憂彌縫𥙷苴於缺絶迫窄之中如霈然者

不動聲色而中外巨細靡不整辦使吾有以安之然

吾念汝獨勞乆矣顧難於代汝者耳去年雖令諸子

與汝輪幹以遂汝學問之志而事之本末繄汝是頼

籬落之未葺舂揄之未便皆在𨼆䖏汝死之日猶悉

為吾治之吾平日見為人臣而不恤君之民不任君

之事者毎𥨸憤之有盡瘁者必喜而愛之况汝在子

弟之中而服勤於至難之事若此者乎如汝之賢或

夀而死人猶傷之况於未壮而亡乎而天遽奪乎汝

汝其有以知我之哀也命也奈何莫非命也吾旣以

紹孫環孫爲汝後髙選之山真佳城也吾見之矣翌

日維吉汝其行乎

  代教授𥙊神文

孔子曰非其鬼而祭之謟也禮曰非所祭而祭之名

滛祀惟爾神稽諸禮典非士庶所當祭於家者鄕

者因循舊俗未適厥正夫聦明正直之謂神非所當

祭而祭之固非所以祀神非所以當祭而欲人之祭

之亦非所以為神今将革舊俗之失以爾神之祀而

歸諸正惟爾有神鍳之

  石灣禱雨文

惟皇宋紹熈元年𡻕次庚戌六月甲申朔十有三日

丙申奉議𭅺新權𤼵遣荆門軍事兼𬋩内勸農營田

事陸某謹以元酒茗飲蓬萊之香清陂之蓮就所居

青田石灣山頂除地為壇昭告于是鄕五方山川神

祗蓋聞天子祭天地諸侯𥙊其境内名山大川雩禜

祭水旱山林川谷丘陵能出雲為風雨則祭之國有

常典掌在有司非其職守誰敢奸焉然輔相不任爕

調以吏事為責守令無暇撫字以催科為政論道經

邦承流宣化徒為空言簿書期㑹獄訟財計斯為實

事為日乆矣况今日輿圖未歸東南事力有限而朝

廷百官有司城郭宮室郊社宗廟諸費事大體重未

易損削東西𬒳邉殆㡬萬里養兵之費乃十八九公

卿大臣寛厚有體日以靖恭謹重相告誡方重改作

惡紛更服膺仍舊貫之㫖則民力日屈郡縣日困守

令救過不給其𫝑然也旱雩水禜雖欲竭精盡誠而

本軄常務所分過半矣故祈禱散在庶民徧滿天下

乆以為常法有其文官無其禁亦其𫝑然也今不雨

彌月龜坼已深水泉頓縮陂池鄕涸車聲塞耳而浸

不終畆憂色在面而歎不成聲民心自危日加一日

客有病某者曰居是鄕者莫不憂一鄕之事今人所

常行而法所不禁乃獨守區區古說坐視旱䁧之災

不一出心力以祈神明以輔郡縣以慰鄕里以分父

兄之憂無乃𩔗刻舟求劒嫂溺不援者乎某因念今

天下一家郡守再期縣令三期而易之矣今日事體

又有如前所陳者某嘗備員朝著之末列今又分符

荆壘待次于家郡縣不鄙其愚禮以上客父兄子弟

往往過而問以所長誠無以分父兄之憂慰子弟之

望則客之所病不為過矣是用齋戒以祈于爾有神

是鄕之東有𧰼山雲䑓僊巖龍虎湖嶺豪嶺侯棟僊

鶴中山南有崖山雲林白馬頭陀麻姑軍峰余源清

江南山登髙西有大嶺崇嶺靈谷何嶺明珠觀原翁

塘火源官山箭溪四集北有柘崗金峯禪嶺積煙吉

嶺萬石塘斗門石瀬沙岡三牛桂枝駢羅環遶韜竒

藴秀炳靈兆異歲享鄕民禱祈祭祀者多矣旱魃如

此不為一出雲為風雨以殺其虐而惠斯民則父兄

子弟之責望恐不獨在某也惟爾有神裁之尚饗

  謝雨文

維皇宋紹熈元年𡻕次庚戌六月甲申朔十有六日

巳亥具位陸某謹以元酒茗飲蓬香蓮花登石灣之

壇致謝于是鄕五方山川神祗除壇之日隂雲交覆

致告之辰涼雨逓灑旋而風雨四作神祗參會連日

未巳諸鄕周洽靈應特逹惠澤優渥惟神正直盡道

舉職以賛上帝以蘇下民安肯論功望報然感而應

祈焉而遂在吾民之心豈其敢忘用敢率茲前儀以

致䖍謝惟神其鍳之以母替徳惠尚饗

  荆門禱雨文

荆門故楚國也江漢爲疆沮漳在境東有百頃南有

龜山西有玉泉北有上泉中爲𮐃泉皆炳靈效異爲

此土之望旱乾水溢實與守臣同其責往𡻕之冬茲

𡻕之春霈澤殊嗇今旣立夏矣陂池涸絶種未入土

斯民凛凛有無年之憂守臣不徳當身受其咎斯民

何辜謹卜日爲壇於𮐃泉山頂刑鵝薦血瘞于茲壇

之右庸敬告于爾有神其尚鍳于茲

  望壇謝雨文

蠲吉爲壇以元酒茗飲禱雨于是邦山川神祗曾不

崇朝雷動雲合甘澤隨降霶霈浹洽冬春所無靈應

響荅民情大慰謹率官寮望壇祗謝惟茲積暘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陂池

乆涸泉源未動是安得無數願無愛威靈尚終惠之

是用卒請

  又

屬以是邦經冬渉春雨澤殊少啓蟄之後雷震不作

已踰立夏陂池尚涸創茲為壇用祈于爾有神為壇

之辰油雲四興踈雨為兆致禱之日先以震雷從以

膏雨霶霈周浹連日不怠靈應昭然凡厥吏民孰不

感動謹率郡寮詣壇祗謝⿰糹⿱𢆶匹是雨暘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時若百榖順成

民戴神惠其有窮㢤

  東山禱雨文

謹率闔郡官僚以元酒茗飲致告于山川之神荆門

為郡大抵在江漢之間正南為江陵而江實在焉唯

沮漳由當陽以入江在郡之西正北為襄陽而漢實

畧襄陽而後南折為長林東境故荆門之山𤼵於嶓

冢止於西山𮐃泉原其下以在郡之西故曰西山其

支山㳂溪而東以繞郡治有峰峨峨然曰東山有浮

圖在其上於西山為賔季春之月以不雨之乆為壇

西山之巔以致其禱靈應響荅沛然為霖比日又以

不雨申致其請連三日皆詣壇致請有雲油然有雨

瀟然而竟未霶霈正晝間開霽二日三日之夕西北

境有雷雨甚乆電光宻邇而不及郡城東南土田至

廣仰雨尤急殊不霑及𥨸惟所以事神者未至古之

祠山川者皆爲壇望其所祠今西山之壇旣𫉬靈應

不敢廢也然觀東山正爲西山之賔西望則山川之

本原皆森列在前宜爲壇以致禱是用於此申致前

請惟神其鍳之

  東山刑鵝禱雨文

謹率闔郡官僚詣東山新壇以望西山敢告于茲土

五方山川之神自九月庚辰致禱之後境内毎有雨

澤凡詣壇之時雲氣必變雨澤雖未霑洽可見靈應

然郡城至今未得大雨諸鄕亦未週遍𥨸懼所以事

神之禮未至春季致禱西山之時刑鵝薦血瘞于壇

側用著厥誠茲月之禱此禮未講惟神恕其不逮而

許其自新其尚鍳茲誠

  上泉龍潭取水禱雨文

茲𡻕不雨之乆是月六日於𮐃泉山頂為壇致禱十

有二日又於東山望壇申致厥請自六日之朝有雲

油然有雨祈然由郡城以及諸鄕是故諸鄕循環得

雨但未霶霈浹洽雖𮐃靈應未終大惠是用竭誠致

請敢敬以净瓶迎泉歸置郡治東荆岑亭上朝夕致

敬以幸靈沛尚饗








𧰼山先生全集卷之二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