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山先生全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八

卷第七 象山先生全集 卷第八
宋 陸九淵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刊本
卷第九

𧰼山先生全集卷之八

  與張春卿

某僣有白事民户秋苗斛輸斛斗輸斗此定法也常

理也撫之輸苗往年惟吏胥之家與官戸有𫝑者斛

輸斛斗輸斗若衆民户則率二斛而輸一斛或又不

啻民甚苦之或訴之使家使家以問州家則州家之

辭曰二稅之𥘉有留州有送使有上供州家使家有

以供用故不必多取扵民今二稅悉爲上供州家有

軍糧有州用有官吏廪稍不取扵民則何所取之漕

司毎𡻕有所謂明㑹米州家毎扵民户苗米數内毎

碩取五斗供之故不得而斛輸斛斗輸斗也使家無

以處此遂亦縱而弗問由是取之無藝而暗合斛靣

等名目不可勝窮辛巳壬午間張安國為太守有陳

𪔂者為臨川知縣甚賢安國使之領納扵是盡取州

之軍糧州用俸米等數與漕司明㑹之數共㑹之以

民户苗數計之毎碩加五斗而有餘不問官民户與

吏胥之家一切令二斛輸二斛謂之加五令官斗子

上米民户自持斛槩見請槩量不得更有斛面百姓

皆大驩呼大為民户之利張陳旣皆滿罷後來不復

能守其法扵二斛輸三斛之上又寖加斛靣民益以

為困乙未丙申間趙景明為太守某與其兄景昭為

同年進士景昭極賢舎姪又在郡齋為舘客因與景

明言輸苗之害且言張安國與陳𪔂知縣之法極良

但後人不能守耳景明不能不惑扵吏言𥘉亦難之

以為今日州縣家之用又多扵昔時某與景昭舎姪

共㑹州家一𡻕之用景明懼見底藴則又不必加五

扵是謂巳詰吏軰今肯令人户把斛槩矣但今日用

度益廣欲更扵五斗上加五升耳某與景昭商之以

為斛輸一斛五斗五升而使不得加斛靣民户自持

槩則五升之加在民户亦所不憚扵是不復求减民

果大恱之景明去後有不能守其法則民户多謁諸

使家求依趙刪定例令民户自持槩盪今景明之事

旣逺民户有不能記憶聞今𡻕輸苗者取之過者皆

倍不啻而郡中又反斷民户爭斛靣者民間SKcharSKchar

幸輸納未畢願有以懲吏胥之姦少寛民力幸甚適

有所聞乗便亟此布禀不暇修寒暄之敬伏幸台察

  與宋漕

僣有白事金谿為邑封壤𥚹隘無豪商富民生産之

絶出等夷者稅籍之為緡錢不過以十計聞之故老

往時人煙稀少民皆自食其力畏事自愛輸公先期

無催期之擾家用饒給風俗醇羙𡻕時伏臘雞豚相

遺杯酒相歡熈熈如也自建炎紹興以來寖不如舊

民日益貧俗日益弊比年荒歉益致窮蹙原其所自

官實病之大軍月樁起扵紹興𥘉用兵權以紓急兵

罷不除因以為額立額未㡬有漕使勾君者知其為

橫歛𥘉無名色行縣之次問邑吏月樁之所從取凡

以實告者皆得蠲减獨金谿少吏不解事懼吐實則

有罪輙以有名色對故金谿獨不𮐃蠲减月解之數

為緡錢八百有竒以𡻕計之當輸萬緡朘民之端莫

大扵此貪吏並縁侵欲無藝槌骨瀝髓民不𦕅生縱

遇循良莫能善後累有賢宰條陳本末祈請蠲除上

府不察吏胥持之竟不施行今縣宰仁厚愛民甚篤

佐貳皆賢適值連𡻕旱傷今𡻕大旱留意賑恤盡却

吏胥侵漁之䇿細民始有生全之望而月解積負

所取償復此詢究月樁本末以致祈懇此在縣官特

九牛一毛耳而可使一邑數萬家免扵窮困流離長

無歎息誠仁人所樂為也况如執事之賢當不待賛

第以某嘗託契門墻而占籍兹邑當其休戚不敢不

告某復有管見欲效涓埃比年民力日竭國計日匱

郡縣日窘獨吏胥屬厭耳郡縣積負日加𡻕增版漕

監司督之州郡郡督之縣縣督之民吏胥睢盱其間

轉相並縁以濟其𥝠吏欲日飽而積負自若文移之

煩追逮之頻賄謝之厚歛取之苛皆此其故也故督

負無𥙷扵縣官獨足為胥吏賄謝之地以重困吾

民耳所謂督扵民者民豈真有負哉官吏新故相仍

(⿱艹石)郵置縁絶簿書以益侵盗積負之源實在扵此

督至扵縣而無所從取則橫取諸民耳今常賦之外

竒名異𩔗以取扵民如所謂月樁者不可悉數郡縣

月輸𡻕供具之版帳盡責版帳之輸猶懼不給彼又

能輸積負哉鄙語所謂移東籬掩西障或有以積

負輸者上之人不察欣然以喜不知其非公家之利

乃吏胥之便也舊者輸而新者積矣善為上者莫若

舎積負而責新輸則賄謝絶郡縣寛民可以息肩百

姓足君孰與不足殆不可謂書生常談而忽之也不

識髙明以為如何是間倉臺守倅皆賢有所建請有

所施行皆可共事不致有齟齬也聞便稍亟書字有

𡍼注處併幸亮恕

  與陳敎授

敝里社倉目今固為農之利而愚見素有所未安蓋

年常豊田常熟則其利可乆苟非常熟之田一遇歉

𡻕則有散而無歛來𡻕缺種糧時乃無以賑之莫(⿱艹石)

兼置平糴一倉豊時糴之使無價賤傷農之患缺時

糶之以摧富民閉廪騰價之計析所糴為二毎存其

一以備歉𡻕代社倉之匱實為長積金谿兹𡻕旱處

頗多通縣計之只可作六分熟敝里今𡻕得雨偶多

凡社倉所及皆有粒米狼戾之興儻得二十緡可得

粟二千碩鄕斗扵官為一千碩來𡻕糶一千碩存一

千碩為後年之備逐年更糶之可與社倉俱廣為無

窮之利敝里社倉所及不過二都然在一邑中乃獨

無富民大家處所謂農民者非佃客莊則佃官荘其

為下户自有田者亦無幾所謂客莊亦多僑𭔃官户

平時不能贍恤其農者也當春夏缺米時皆四出告

糴扵他鄕之富民極可憐也此乃金谿之窮鄕今社

倉之立固巳變愁嘆為謳謡矣况得平糴一倉以彌

縫其缺推廣其惠歡舞當如何耶今農民皆貧當𭣣

穫時多不復能藏亟湏糶易以給他用以解逋責使

無以糴之則價必甚賤而粟洩扵米商之舟與富民

之廪來𡻕必重困矣前所言米價亦准鄕斗所糴之

價耳今𡻕之價必下扵此則所得米數當加多為利

不細向來梭山家兄甞陳五利之說扵主管陳丈卽

以白之倉臺㝷得陳丈書謂倉臺已許可其時家兄

以鄕間無米可糴故不𫉬卒請某屬者亦甞言扵倉

臺但未禀幕中二丈欲望㑹次及之儻不以為不然

却幸見報家兄當具禀以卒所請也

  二

屬奉敎墨𥨸知平糴之議莫逆扵幕中二君子之心

巳遂聞扵倉臺倉臺亦旣惠許之矣然坐此霖𩆍稼

之最良者又有仆泥自萌之患(⿱艹石)此雨不止大妨收

穫稼必重傷民必重困此䇿無所施矣山間今來稍

有霽色極為之喜方取𥿄欲以卒請白雲又復如擁

雪向之乆扵是山者以為晴雲固有如此者特未可

必耳萬一仍雨不解其貽有位者之憂不細矣尚憑

諸君子之力出秋陽以廓此氛曀山林之人亦庶㡬

一飽之適若得善穫必有可糴而米之多少則繼為

之請當非所靳第支錢扵金谿則恐不可耳金谿素

無倉臺錢米向來陸倉以𡻕歉捐二千緡委鞏主簿

扵熟鄕糴二千碩為來𡻕賑濟之備次年所用不多

餘者儲扵縣前倉前𡻕梭山所掌社倉已支八百碩

矣又逓年倉臺賑䘏皆取諸此所存料亦無㡬金谿

年來極窘扵版帳積負前此蘇宰又重罹趙侯之困

賄謝供輸大抵誅求無藝如聞錢榖侈用頗多安得

有見錢可支藉令有之金谿負郭以西率多旱鄕惟

東西鄕稍熟政宜以責之縣家自為和糴以備來𡻕

近郭之用倉臺所乏者非錢也儻得徑就使臺攴官

㑹或見錢為便錢雖難扵搫挈尚可為便兊之計若

得官會則尤為順便蓋鄊間亦商旅之路可𤼵洩

向來社倉趙丈欲行之移文郡縣揭示衢要累月無

應之者趙丈往往以詢所善或告之以此事全在得

人苟非其人不如勿為之愈建寜社倉始扵朱元晦

魏元履今誠得如陸梭山者為之乃可乆耳趙丈就

令詢家兄之意㝷卽遣人致書家兄報書許之旣而

某亦得趙丈書雖愚意尚有未安事業已行又以其

人權之可以不敗亦只復書賛成其事今秋乃再㪚

再歛矣適見今倉臺黃丈愛民之心不後扵趙故輙

申其千一之慮以為萬一之𥙷今幕中二君子愛民

之心不後扵陳向來陳主管亦先辱梭山兄以書意

甚勤至其後梭山兄因得以平糴之法條具五利祈

扵請致今倉使黃丈陳幹所復梭山兄書併往一觀

亦恐欲携呈倉使與幕中二君子也向來趙丈文移

甚簡今梭山兄幷留逐時書問以為根柢陳主管書

或呈似諸賢後擲示為幸某巳作禀劄逹倉臺𥿄多

不欲更續切幸加察

  與趙推

黃霸為頴川守鰥寡孤獨死無以⿱苑土者覇為區處曰

某所大木可以為棺某亭猪子可以𥙊吏往皆如其

言遣吏司察事旣還而勞其食扵道傍為烏所攫肉

事每得實人無敢欺皆以為神史家載其得之之由

以為語次㝷繹問他隂伏以相參攷後世儒者乃以

為鉤距而鄙之此在黃覇雖未盡善而後儒非之者

尤為無知蓋不論其本而論其末不觀其心而遽議

其行事則皆不足以論人原覇之心本欲免人之欺

求事之實則亦豈可多罪今風俗弊甚獄訟煩多吏

姦為朋民無所歸命曲直不分以賄為勝負獄訟之

間雖有善士臨之亦未必能盡得其情若有志之士

欲研究其實豈免用問馬參牛之智愚儒必以鉤距

非之則是必使情實不知曲直倒置姦惡肆行不辜

無告然後為道𫆀故愚儒之論害道傷治真實學者

必當明辨乎此則正理可得而信也近見王吉州言

監司太守不可輕置人扵獄蓋獄官多非其人吏卒

常司其權平民一抵扵獄唯獄吏之所為箠楚之下

何求不得文案旣上從而察之不能復有所見矣蓋

其詞情皆由扵吏卒之所成練前書所謂奏當之成

雖使臯陶聼之猶以為死有餘辜者謂此也今有兩

詞各護其說左證疑似簿書契要無可攷據事又有

不在簿書契要者則獄中求實之法謂之閃隔假令

有二人則隔為二處三人則隔為三處不使之相聞

知以吾所疑與其事之節目逐處審問謹思精察要

領可以得情者反覆求之若使得在扵𥘉詞之外(⿱艹石)

可據信則必扵兩處參審必使有若合符節者乃可

據耳然此事最難若官人盡心却不能防吏卒之姦

則吏卒必隂漏其事則官人之智無所施矣故獄訟

惟得情為難唐虞之朝惟臯陶見道甚明羣聖所宗

舜乃使之為士周書亦曰司㓂蘇公式敬爾由獄賁

𧰼亦曰君子以明庶政無敢折獄賁乃山下有火火

為至明然猶言無敢折獄此事正是學者用工處噬

嗑離在上則曰利用獄豊離在下則曰折獄致刑蓋

貴其明也新司理𥘉間甚賢⿰糹⿱𢆶匹而聞之亦無能為重

輕足下尤宜謹之

官人者異鄕之人吏人者本鄕之人官人年滿者三

考成資者兩考吏人則長子孫扵其間官人視事則

左右前後皆吏人也故官人為吏所欺為吏所賣亦

其𫝑然也吏人自食而辦公事且樂為之爭為之者

利在焉故也故吏人之無良心無公心亦𫝑使之然

也官人常欲知其實吏人常不欲官人之知事實故

官人欲知事實甚難官人問事扵吏吏效其說必非

其實然必為實形欲為實形亦必稍假扵實蓋不為

實形不能取信官人或自能得事實吏必多方以亂

之縱不能盡亂之亦必稍亂之蓋官人純得事實非

吏人之利也故官人能得事實為難純以事實行之

尤

  與蘇宰

賤疾去體皆庇所逮記存之及尤重悚仄使君好音

尚爾遅遅何也心苟無瑕何恤乎無家外之所遭有

時與命𥘉不足為吾人重輕然君子每因是以自省

察故缺失由是而知德業由是而進屯難困頓者乃

所以成君子之羙也故曰生扵憂患而死扵安樂古

人之處憂患者又豈止如門下今日所遭而巳哉願

篤信此道日去其非以著其是則終來有他吉矣

  二

某徃時充員勑局浮食是慚惟是四方奏請廷臣面

對有所建置更革多下㸔詳其或書生貴㳺不諳民

事輕扵獻計不知一旦施行片𥿄之出兆姓𮐃害毎

與同官悉意論駁 朝廷清明常得寢廢編摩之事

稽考之勤顧何足以當大官之膳尚方之賜或庶幾

者僅此可少償萬一耳

新天子卽位執事者過聼又復𢌿之荆門某𥨸惟為

臣之義進思盡忠退思𥙷過儻尚未罹擯斥得共乃

事脫或朝臣一時建請有司失扵討論遽施行之而

反為民害者亦當用公心循公理為百姓條析以復

于上庶幾盡忠𥙷過之義郡守縣令民之師帥承流

宣化其職任一也而令尤親扵民古者𭅺官出宰百

里上應列宿𭔃命之責固不輕矣某托庇治下毎辱

眷待之厚苟有所見安可不盡陳扵左右以為萬一

之𦔳哉比者𥨸見省符責括民户屯田將復賣之上

失朝廷之體下為良農之害甚哉計之過也其𥘉出

監簿陳君𥘉官江西因見臨江之新淦隆興之奉新

撫之崇仁三縣之間有請佃沒官絶户田者租課甚

重罄所入不足以輸官佃者因為姦計不復輸納徒

賄吏胥以圖苟免春夏則羣來耕穫秋冬則棄去逃

藏當逃藏時固無可追㝷及羣至時則𠋣衆拒捍其

强梁姦猾者如此若其善良者則困扵官租遂以流

離死亡田復荒棄由是侵耕冐佃之訟益繁公𥝠之

弊日積陳旣𬒳召為職事官因以此陳請欲行責括

减其租課以為如此則民必樂輸而官有實入此其

說蓋未為甚失其𥘉下之漕臺布之州縣施行之

間巳不能如建請者之本㫖遂併與係省額屯田者

一㮣責括亦鹵莾矣蓋佃沒官絶戸田者或是吏胥

一時紐立租課或是農民逓互增租剗佃故有租重

之患因而抵負不納或以流亡抛荒或致侵耕冐佃

而公𥝠俱受其害陳監簿之所爲建請者特爲此也

(⿱艹石)係省額屯田者則與前項事體逈然不同其租課

比之稅田雖爲加重然佃之者皆是良農老㓜男女

能力作又諳曉耕種培灌之利便終𡻕竭力其間

所𭣣往往多扵稅田故輸官之餘可以自給人人自

愛其爭先輸公不肯逋負亦優扵有稅田者又此等

官田皆有莊名如某所居之里則有所謂大嶺莊有

所謂精歩莊詢之他處莫不各有莊名故老相傳以

爲元祐間宣仁垂(⿱𥫗亷)之日捐湯沐之入以𥙷大農而

俾以在官之田區分爲莊以贍貧民籍其名數計其

頃畆定其租課使爲永業今里中之老猶有能

宣仁上仙之年與其月日者𡻕月寖乆民又相與貿

易謂之資陪厥價與稅田相若著令亦許其承佃明

有資陪之文使之立契字輸牙稅蓋無異扵稅田其

名數之著扵州縣簿籍者目曰省莊計其租入則上

而計省下而郡縣皆總之曰苗屯米若干此其與逐

時没官户絶田産𨽻扵常平而俾之出賣者豈可同

年而語哉歷時旣多展轉貿易佃此田者不復有當

時給佃之人目今無非資陪入户租課之輸逋負

少郡縣供億所頼爲多有司因陳君之請槩行責括

亦巳踈矣漕臺又因有出賣之請此不審之甚者也

(⿱艹石)没官户絶田産朝廷何甞不令出賣惟其不售也

是以開給佃之門亦所以勸民之耕且使𡈽無曠而

租無SKchar也今以租重之故致前數弊議者方建减租

之䇿乃不能因而推行之而復為出賣之說可謂失

扵討論矣且官有賣田之名固自不美今固無買者

假令有買者亦必不能齊一所𭣣之直又安能有𥙷

扵縣官之調度終亦化為烏有耳有司坐析無𥙷之

秋毫徒使縣官負不美之名憂民如此不亦謬乎謀

國如此不亦踈乎若復及扵所謂屯田者則其失又

甚矣今有屯田者無非良農入户有資陪之價著令

有資陪之文立契有牙稅之輸租課未甞逋負郡縣

頼以供億一旦官復責括而賣之則有是田者往往

能自給豈復能辦錢以買此田哉縱或能買是無

故而使之再出買田之價豈不困哉豈不𡨚哉其能

買者固不百一異時有錢以買者必兼幷豪植之家

也奪良農固有熟耕之田以資兼幷豪植之家而使

之流離困窮啣𡨚茹痛相枕籍為溝中瘠此何䇿也

版曹之勘當都省之符下皆不復究其本末其事益

熾其害易滋陳君之請不過三縣省符之下計臺之

奏遂及三郡版曹勘當則又遍扵一路且其施行與

其建請本㫖絶相皆違真所謂字經三寫烏焉成馬

失今不救又將遍扵天下矣假令有成命有司苟知

其非猶當各守其職而爭之况今未成命豈可坐糜

𥿄札徒嚴期㑹滋吏姦以擾良農安視下民之困以

成執事者之過計哉門下平日愛民如父母憂民如

疾疢今誠為之深究其本末詳計其利病陳之上府

列之計臺丐聞于朝俾寢其議以便邦計以安民心

此必門下之所樂為也胥吏之計方將並縁以招賄

謝必不樂此諒仁人君子之心惟恐不聞吾民之疾

苦政令之利病必不以吏胥之謀而易天下之至計

某雖不能周知一邑之版籍以所聞見計之此邑之

民耕屯田者當不下三千石以中農夫食七人爲率

則三七二十一當二萬一千人撫萬家之邑而其良

農三千户老稚二萬一千一旦失職凛凛有破家散

業流離死亡之憂也豈仁人君子之所能忍視而不

爲之計者今方𭣣穫舂揄之時誠得亟爲剡牘而其

文書期㑹姑遼緩之以煩後庚之命使慮憂之偪仄

轉爲懽心慘悽怛悍散爲和氣而謳歌鼓舞溢扵田

畆遍扵塗巷不亦休哉此非有缺扵供輸損扵調度

决不至以此獲罪扵上府計臺也仰恃愛念敢布腹

  三

如聞徒御戒行将如郡邸豈黄堂将大行寛恤之政

以厚吾民之力為國家培固根本為萬世不㧞之基

𫆀撫字心勞催科政拙此陽道州所以為當世大賢

而史家載之以為美談者天以斯民付之吾君吾君

又以斯民付之守宰故凡張官置吏者為民設也無

以厚民之生而反以病之是失朝廷所以張官置吏

之本意矣無君子莫治野人無野人莫飬君子朝廷

官府之用固當野人供之今賦輸之法斯民所當遵

而不違也違而不供民之罪也官從而督之理之宜

也為守宰者固不可以託催科政拙之言而置賦稅

之事一切不理易曰理財正辭禁民為非曰義必指

簿書期㑹為非吾所當務此乃腐儒鄙生不聞大道

妄為繆悠之說以自蓋其無能者之言也今簿書不

理吏胥因為紊亂為長吏者難扵稽考吏胥與姦民

為市使長吏無所窺㝷其蹤迹此所當深思精攷覈

其本末求其要領乃所謂理財正辭禁民為非者也

簿書齊整明白吏無所容姦則姦民懼而弊事理良

民下戸畏事之人不復𬒳擾矣若循理而治賦輸又

能寛上府之督責則致為臣而去豈不甚公甚正

甚榮甚美哉有如丈丈大鄕之賢善𩔖所宗亦必甚

慰其意以為吾有賢子不愧扵陽道州矣世間富貴

何限往往與草木俱腐其能自㧞而與陽道州儼駕

扵方冊者幾何人哉若曰今不得巳且屈吾平日之

志為苟免之道非某之所聞也吾人要當求師扵往

聖昔賢有識君子不可聼計扵吏胥吏胥者吾之所

御豈可反入其籠𦋐之中也

𧰼山先生全集卷之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