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山先生全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九

卷第八 象山先生全集 卷第九
宋 陸九淵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刊本
卷第十

𧰼山先生全集卷之九

  與王謙仲

某違遠誨言三換𡻕矣區區瞻企何可云喻去冬拜

手翰之辱大義煥然豈勝慰沃江鄕何幸得大賢出

鎮然自朝廷而言則輕重緩急亦巳舛矣明天子注

𠋣豈其或疾執事者之不便計必出此亦識者之所

前料殆無足恠獨隂氛重重殊未廓清葵藿之心不

能不為大明惜之心去冬不願着足閙籃只欲休去

歇去之語尤非所望𥨸料執事此蔽未能遽解則此

行殆爲𥝠便某占籍江西以𥝠言之亦惟恐彼人之

計有所不行也開府用何日傳聞下車十連胥慶此

非尺牘虚辭也元晦聞巳起行入奏事江西可謂德

星聚也某去夏拜書後不旬日卽有仲兄子儀之喪

秋𥘉又哭一殤子乃将爲先兄子壽後者薄德鮮祐

如此舊有拙疾哀苦中大作幾至扵斃臘月頓愈今

頑徤復如去春時矣鄕人彭世昌新得一山在信之

貴溪西境距敝廬兩舎而近唐僧有所謂馬祖者廬

于其隂鄕人因呼禪師山元豐中有僧瑩者爲寺其

陽名曰應天寺廢乆矣屋廬毀撤無餘故址埋扵荆

榛良田清池沒扵茅葦彭子竭力開闢結一廬以相

延去冬嘗一登山見其隘復建一草堂于其東山間

亦粗有田可耕社日後携二息偕數友朋登山盤旋

數日盡𤼵兹山之祕要領之處眼界勝絶乃向來僧

軰所未識也去冬之堂在寺故址未愜人意方扵勝

處爲方丈以居顧視山形宛然鉅𧰼遂名以𧰼山草

堂則扁曰𧰼山精舎鄕人蓋素恨此山之名辱扵異

敎今皆翕然以𧰼山爲稱故侍𭅺張南仲之居寔在

山下南仲諱運其諸子鄙徙居鄱陽其諸姪咸在故

里皆尊尚儒術舊亦多逰從者彭世昌極貧開山之

役諸張實欣𦔳之其經營之𥘉亦張為之地今張氏

子弟咸來相從一家結廬扵東塢之上比方丈為少

高名之曰儲雲兹山常出雲雲之自出常在其高故

也一家結廬扵前山之右石澗飛瀑縈紆帶其側因

名曰佩玉相繼而來結廬者未巳未及名也方丈簷

間層巒疊嶂奔騰飛動近者數十里遠者數百里爭

竒兢秀朝暮雨暘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雲煙出沒之變千状萬態不可名

模兩山廻合其前如兩臂環拱臂間之田不下百畆

㳂流而下懸注數里因石賦形小者如線大者如練

蒼林隂翳巨石錯落盛夏不知有暑挾冊其間可以

終日東山之崖有繙經石可憇十許人西山之崖有

歇石可坐五六人皆有蒼松蟠覆其上其下壁立萬

仞山之隂有塵湖在其巔天成一池泓然如鑑大旱

不竭可以結廬居之自塵湖而北數山之外有馬祖

庵其處亦勝有風洞有浸月池有東壠有樺木壠有

東西塢有第一峰凡此皆舊名嘉者此山大𫝑南來

折而東又折而南其高在西北堂之西最高九峰聮

絡如屏名曰翠屏其上皆林木也北峰之高者如蓋

可以登望南望羣山益遠溪谷原野畢露東望靈山

特起凌霄縹緲如𦘕山形端方亷利呉越所未見有

也下見龜峰昂首穹背形状逼真玉山之水蓋四百

里而出扵龜峰之下略貴溪以經兹山之左西望藐

姑石琵琶諸峰崷崪逼人從天而下溪之源扵光澤

者間見山麓如青玉版北視上清仙巖臺山僅如培

塿東西二溪窈窕如帶二溪合處百里而近然地𫝑

卑下夷曠非甚清徹甞没扵蒼茫煙靄中矣彭世昌

去冬亦甞至無爲求見挾梭山之書聞治行之忙不

及瞻望今巳息肩共學耕扵此矣此公志向不肯碌

碌人皆謂之狂生然其平生所爲甚異流俗爲𥝠者

甞少而爲義者甞多惜其前日不甚得從師友擇之

未精耳自此當有可望

  二

彭世昌歸適領敎翰專人荐至連奉好音慰浣何可

言喻時事一新隂氛頓釋良心之所共快⿰糹⿱𢆶匹是而無

以新之則後之視今猶今之視昔誠如來敎前月之

雨霶霈連日山溪𭧂漲平野𣺌如湖海積年所無幸

不甚為害水落之後禾𮮐暢茂倍扵常𡻕旬日更得

一雨早田十分成熟矣陂池皆有蓄水縱有秋旱晩

稻亦有可救不至如去年也江西之民當藉大府之

德而望一穩矣近聞饒之浮梁負郭一寺中井泉湧

溢而地䧟漂廬浮尸不可勝數水後舟行者見㳂流

居民𭣣積漂材徃徃如堵所敗傷不少矣如聞臨江

筠袁亦有水患大府當知其詳今風俗積壊人材積

衰郡縣積弊事力積耗民心積揺和氣積傷上虚下

竭雖得一稔未敢多慶如人形貌未改而臟氣積傷

此和扁之所憂也比日所去之蠧可謂大矣爕調康

濟政爾惟難非君臣同德洞見本末豈易言此海内

之責當有在矣願得從容以究此意不啻飢渴秋深

佳天氣當求一扣亟丈第恐前此促召亦頼遣介相

聞告以起行之日水陸所由定當前途求一見耳善

政日有所聞聞夏稅甚便扵民恨未知其詳秋苗利

病想已討論甚悉為郡者只能扵此二節去其害而

致其利則及物巳廣矣某去冬有與宋漕劄子言金

谿月樁惜其不及施行謾録呈倘有餘力及之幸甚

  與錢伯同

不訊記漕又復逾時然蚤作晚寢渴飲飢食皆涵泳

邦君之澤尺牘䟽數尚奚足言荆公英才蓋世平日

所學未甞不以堯舜為標的及遭逢 神廟君臣議

論未甞不以堯舜相期獨其學不造本原而悉精畢

力扵其末故至扵敗去古旣逺雖當世君子徃徃不

免安常習故之患故荆公一切指為流俗扵是排者

蜂起極詆訾之言不復折之以至理旣不足以解荆

公之蔽反堅 神廟信用之心故新法之行當時詆

排之人當與荆公共分其罪此學不明至今吠聲者

日以益衆是奚足以病荆公哉祠宇隳敗為日之乆

莫有敢一舉手者亦習俗使然耳執事慨然而一新

之非特見超卓其何能如是比得倅車書謂執事欲

以記文下委不覺喜溢支體蓋兹事湮鬰深願自是

一𤼵舒之遣人臨存適越在他境不卽奉荅姑以此

謝緩報之罪記文尚遲旬日當成就其說馳納求教

  二

居山逾一甲子益飽雲山之變飯稻𦎟魚無復在陳

之厄籍庇宏矣兹山之勝尤在瀑流東有磜潭西有

半山磜潭不下玉淵半山可亞卧龍精舎之前兩山

廻合又自為一澗垂注數里噴薄飛灑扵茂林之間

一曰風練二曰噴玉三曰飜濤四曰踈珠五曰冰(⿱𥫗亷)

六曰𩀱練七曰飛雪木石自為階梯可㳂以觀兩崖

有蟠松恠石却略SKchar蹇𨼆見扵林杪時相管領令人

忘歸日與二三子詠歌其間懐吾賢使君之德何有

窮已故亦樂為執事道之王弱翁力酣扵緑尊紅妓

能作字哉文公祠記某當併書之遲旬日納去

  與楊守

邦凋弊方深㳺釡之憂遽得賢師帥振起而撫摩

之欣幸之𥝠不在田夫野老之後矣屬者修敬數獲

欵晤深慰積年傾渴之懐至𮐃禮遇之寵毎踰涯分

尤深感怍抵家欲具謝尺𥿄以不敏因循迨今然文

華日勝情實日薄此後世公患吾人相與以信義苛

文非所計故不敢深以自訟諒惟高明必不以是督

過之某此月七日始得束書登山九日始遂逹山房

金谿與饒之安仁信之貴溪為隣二境皆有盗賊之

患金谿獨不然相去跬歩之間事體便相遼絶𣈆國

之盗迯奔于秦乃今見之賢使君之效乃如此是事

乃得之親見非傳聞也金谿今𡻕旱處亦多通縣計

之可作六分熟敝居左右獨多得雨頗有粒米狼戾

之興但前數日南風亦頗傷稻目今雨意甚濃此去

却要速晴以便𭣣穫萬一成積雨則又有可憂者切

窺賢者用心未甞不在扵民不敢不告近日頗從倉

臺需糴本為平糴一倉以輔向來趙丈所建社倉其

詳教授知之得就渠索某劄子一觀幸甚

  二

敎之緒餘不勝䧏嘆從容平易惟理是求稽諸前古

千載一轍周道之衰民尚機巧溺意功利失其本心

將以沽名名亦終㓕將以徼利利亦終亡惟其君子

終古不磨不見知扵庸人而見知扵識者不見容扵

羣小而無愧扵古人俯仰浩然進退有𥙿在巳之貴

潤身之富輝光日新有無窮之聞其視懐璧負乗之

人何啻蚊蚋蟻虫哉三復來貺益厲此心敢悉布之

永以為好惟執事終惠顧之

  三

違遠色𥬇倐爾經時洽聞謳謡益用鄕德某自省事

以來五十年矣不知幾易太守其賢而可稱者惟張

安國趙景明陳時中錢伯同四人殆如晨星之相望

可謂難得矣今執事臨之又光扵諸公邦人何幸雖

然屬者郡政不競巳甚積弊宿蠧殆難驅除猾吏豪

家相為表裏根盤節錯為民蟊賊質之淳黠𫝑之强

弱相去懸絶本非對偶吏胥居府廷司文案宿留扵

邦君之側以閒劇勞逸甞吾之喜愠以日月淹速甞

吾之忘憶為之先後緩急開闔損益以蔽吾聦明亂

吾是非而行其計豪家擁高貲厚黨與附㑹左右之

人創端緒扵事外以亂本㫖結左證扵黨中以實偽

事工爲節目以與吏符合而成其說吾以異鄕之人

一旦而聼之非素諳其俗而府中深崇閭里之事不

接扵吾之目塗巷之言不聞扵吾之耳𬒳害者又淳

厚柔弱𩔖不能自明自逹聼斷之際欲必得其情而

不爲所欺此甚明者之所難也吾雖得其情彼尚或

能爲之牽制以格吾之施行吾斷之速則文踈事漏

而無以絶其辭吾求之詳則日引月長適以生其奸

况其是非曲直之未分而常有以貳吾之心疑吾之

見變亂其事實而其情亦未易得也一墮其計奸惡

失所畏善良失所恃矣豈不難哉善惡之習猶隂陽

之相為消長無兩大之理一人之身善習長而惡習

消則為賢人反是則為愚一國之俗善習長而惡習

消則為治國反是則為亂時之所以為否㤗者亦在

此而巳開闢以來羲皇而䧏聖君賢相名卿良大大

相與扶持封植者善也其所防閑杜絶者惡也明明

在上者明此而巳火在天上大有明之至也𧰼曰君

子以遏惡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善順天休命傳亦有之為國家者見惡

如農夫之務去草焉芟荑藴崇之絶其本根勿使能

植則善者信矣夫子曰聼訟吾猶人也必也使無訟

乎使夫子生今之世為今之吏亦豈遽使人無訟哉

易有訟卦其來乆矣不能無訟豈唯今日若其聼訟

之間是非易位善惡倒置而曰自有使人無訟之道

無是理也舜之受終必流共工于幽州放驩兠于崇

竄三苗于三危殛鯀于羽山而後天下咸服夫子

之得魯政必誅少正𫑗扵兩觀之下而後沈猶氏不

敢朝飲其羊公鎮氏出其妻鎮潰氏踰境而徙魯之

鬻牛馬者不豫價遏惡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善順天休命前聖後聖其

揆一也必使無訟之道當扵聼訟之間見之矣君子

之所以異扵人者以其存心也遏𢙣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善順天休命

此其存心也與後世苟且以迯吏責鉤距以立威者

豈可同年而語哉舉斯心以加諸彼使善習日長惡

習日消惡者屈善者信其無訟也必矣𮐃照知之素

輙效區區以禆萬一

  與黃監

某切見鄕來趙丈舉行社倉敝里亦立一倉委梭山

家兄主其事某頗有所未安者昨亦甞禀聞愚見以

為莫(⿱艹石)為平糴一倉以輔之乃可長乆平糴則可獨

行社倉未必可獨行也杜倉施扵常熟鄕乃可乆田

不常熟則歉𡻕之後無𥙷扵賑䘏平糴則豊時可以

受農民之粟無價賤傷農之患歉時可以摧富民閉

廪騰價之計政使獨行亦為長利今以輔社倉之所

不及而彌縫其缺又兩盡善矣其詳巳甞託陳敎授

布禀

  與林叔虎

叔虎才美試扵一縣真㳺刃有餘地矣顧其志義文

采鬱未盡施行且觀騰驤耳學宫之壯恨不得卽一

拭目記文見委義當效力第非倉卒所能成耳去冬

為陳貴溪作重修學記謾往其刻一觀向為仲權作

宜章學記莫曾見否今竟未刻豈其有不當仲權之

意者𫆀近觀仲權所向亦有可念者淳叟身後事亦

粗辦然極可憐晚節與仲權正巳為莫逆友死者巳

矣生者顧未知其所終又可憐也壽夭貧富貴賤皆

不足多為學者道古之聖賢如𨵿龍逢之誅王子比

干之剖心顔閔之夭疾孔孟之厄窮至今煌煌在宇

宙間庸何傷哉某去年春尾在山間聞伯蕃姪訃以

歸親舊家庭撫棺視窆之役相㝷以卒𡻕今猶有姪

婦之喪未⿱苑土然更閲渉歷此道益明益不敢不勉數

年間書問文記頗多不能盡録令小兒録經德堂記

往此文頗有𥙷扵吾道荆公祠堂記刻併往此是斷

百餘年未了底大公案聖人復起不易吾言矣刻中

第六行内義當與之戮力字下脫若虚捐𡻕月是自

棄也九字好議論字下羡人一字(⿱艹石)令人寫出增損

而讀之乃無遺恨當時錢伯同託弱翁書弱翁臂痛

能書伯同逼替復送來某自書恃有前本碎𥿄寫

去偶有此脫羡伯同恐是意欲增損遂依後本刻至

今不滿後當更書小本叙此曲直䟦其後置諸壁間

也與晦翁往復書因得𤼵明其平生學問之病近得

盡朋友之義遠則破後學之疑為後世之益(⿱艹石)夫志

卑識闇居斯世為斯世之徒固不足以論此長沙胡

季隨乃五峰之㓜子師事張南軒又妻其女南軒沒

後又講學扵晦翁之門亦甞至臨安相聚此人操行

甚謹慤志學亦甚篤但學不得其方大困而不知反

去年亦有書來此今録所荅渠書併所復陳漕君舉

書往世固有甘心為小人者此無可言矣有不肯為

小人而甘心為常人者又未足言也有不肯為常人

而墮扵流俗中力不能自㧞又無賢師友提掖之此

可念也又有非其力不能自㧞其所為往往不𩔖流

俗堅篤精勤無須㬰閒暇又有徒黨傳習日不暇給

又其書汗牛充楝而迷惑浸溺流痼SKchar2綿有甚扵甘

心為小人甘心為常人者此豈不重可憐哉上古聖

賢先知此道以此道覺此民後世學絶道喪邪說

起熟爛以至今日斯民無所歸命士人憑𥝠臆決大

抵可憐矣而號稱學者又復如此道何由而明哉復

晦翁第二書多是提此學之綱非獨為辨無極之說

而巳可更熟復之

  與陳君舉

丁未之冬失扵一見尺書往復莫遂輸寫比年山居

益左知舊消息往往闊絶徒積傾馳遣人臨存辱以

書幣備承近日動息慰浣可量以尊兄之才之美下

問之勤懇然情實真以能問扵不能以多問扵寡尤

用䧏嘆世習靡敝固無可言以學自命者又復封扵

𥝠見蔽扵𥝠說却鍼拒砭厚自黨與假先訓刲形似

以自附益顧不知其實背馳乆矣天以是理𢌿人而

舉世莫任其責則人極殆不立矣永思及此益切悼

懼忘其駑蹇以自效竭此某所不敢不勉著大公以

㓕𥝠昭至信以熄偽非尊兄尚望誰老矣之論未敢

聞也傅子淵巳至衡陽得其書謂亦已相聞矣子淵

人品甚高非餘子比也劉淳叟 -- 臾 ?前月𥘉冐暑歸自臨

江病痢踰旬竟不起可哀可哀此𭅺年來避逺師友

倒行逆施極可悼念春夏之間適有困折某近抵城

闉見其卧病方將俟其有瘳大拯㧞之不謂遂成長

徃念之尤用傷歎淳叟正巳𥘉向學時自厲之意蔚

然可觀郷里子弟因之以感動興起者甚衆曾未半

𡍼各有異志淳叟歸依佛乘正巳暮用才術所託雖

殊其趣則一此其為蔽與前所謂以學自命者又大

不侔矣正巳比來相與禮貌然視其朋㳺觀其文辭

驗之瞻視容色以考其指歸未之有改此尤可念也



𧰼山先生全集卷之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