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山先生全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七

卷第十六 象山先生全集 卷第十七
宋 陸九淵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刊本
卷第十八

𧰼山先生全集卷之十七

  與張監

某效職如昨皆依大庇子城土工歳前畢事包砌東

北一隅猶未周浹見甎已盡鄕蒙台㫖令自致買名

銀之請今方圖之俟得消息當逐一禀聞也通廟堂

朝士書更望一言之賜此事之就可壯邊城之𫝑常

平倉庫如在枕上矣計必𮐃垂念也去冬少雨此間

幸得雪頗大麥今甚秀正月尾又得薄雪比來殊未

有雨意園𬞞甚渇髙田亦需水而耕不無可慮者去

冬得家書謂江東西秋穫稻皆虚耗民多流移此間

𨚫無是患目今皆熈熈但和糴與租米亦皆不如常

𡻕以此知米榖不能無耗折但人不覺耳商稅𣙜酤

皆𧇊扵徃時稍詢旁郡徃徃皆如此凡事自十數年

來細校之大抵益難易曰窮則變變則通通則乆是

以自天佑之吉無不利所謂變而通之者必有其道

斷願承教不敢爲累牘之禮以溷記史當蒙亮恕

  二

屬承手翰風誼凛然三復之餘益𭰹䧏歎魯欲使樂

正子爲政孟子曰吾聞之喜而不𥧌孟子所喜亦曰

君將蒙其益民將𬒳其澤道將行扵時而已某前日

賛喜之牘𥨸自附扵此固知外物不足爲賢者輕重

也歸正人伊信者常至庭備諭以賢監司宣布聖朝

恩德之意見其衣服藍縷因薄賙之今不復呌呼矣

其𩔗有二三人相次陳乞計次第關聞也使華過此

時有一陳狀者乃長林係官𦘕匠後自知理曲復藏

避不欲迫追以開其自新之路近方出頭喻之以理

令下當陽與其嫂行踏田界旦晚即申聞其詳簿書

捐絶官府通弊是間僻左忽略尤甚公私文書𩔗難

稽考鄕來郡中公案只𭔃𭣣軍資庫中間甞置架閣

庫元無成規殆爲虚說近方令諸案就軍資庫各檢

㝷本案文字收附架閣庫隨在亡登諸其籍庶有稽

考若去秋以來文案全不容漏脫矣使臺所索屈彦

誠公案申𤼵已乆續索所毁公據斷由以不曾啓縣

封不知在不㝷呼縣吏問之果不在其中責令搜求

累日不得即追薛諒劉習問之薛諒老病扶杖出頭

𫝑必擡輿而後可前劉習自陳𥘉不與事薛諒亦云

省憶追屈氏公據斷由時里正是呉文海非是劉習

後追到呉文海果無異辭然謂當時已追到官薛諒

亦云省憶得當時二文公據斷由皆已附案今若不

在乃是案中漏失長林見其事如此重扵𤼵人親監

縣吏倒架搜㝷得斷由一截然情理尚可考公據則

竟不在今且𤼵斷由去一二人皆知責俟命若不妨

裁斷得免解其人尤幸比來訟牒益寡有無以旬計

終月計之不過二三𥿄第積年之訟尚有六七事未

竟此數事日已决三事𫝑不復起矣如蘄榮屈彦誠

二事旦莫必决餘二事亦皆諭之以理使自和解未

知能從否要亦在旬日當决過社節來屢得雨髙田

皆可耕每多夜雨農者之占以爲必稔未知果驗否

此間平時多盗今乃絶無有則立𫉬前政有二盗未

𫉬今廵尉亦皆是後任者憲臺(“士”換為“亠”)督責常文乆已因循

近乃押至其辭加峻此盗在當時即已逺迯今固無

可得之理當時廵尉已迯責罷去乆矣今廵尉一人

且將滿一人且書考矣一旦責以前任不可得之賊

行移如此似亦非宜此間平時爲害之盗今盡捕𫉬

能爲盗之人與常停盗之家皆以宻籍在此苟有盗

亦不容不𫉬也平時剽奪扵道路者近𫉬二人已斷

配一人一人見在獄鄕來禀聞當陽界内有六七軰

打奪人錢物縳之扵𭰹林中而去者皆已斷配今日

之無盗大抵以此憲臺(“士”換為“亠”)輙駁下此案令檢斷去析其

所駁之說無道理比間檢斷官具析之文條理粲然

謾令錄呈得一過目幸甚又有大囚其犯乃在某未

到任時到此未乆即見一人來投牒乃𬒳人殺之家

訟當陽勘囚情節未盡觀其辭即知其爲徤訟者已

而聞之果無状之人以好訟不已常遭徒刑矣即判

送當陽縣令從公盡情根勘不得稍有鹵莾沈宰亦

在郡某亦常摘其詞中所訟與相反覆沈宰謂大囚

在獄只得盡情出入皆不可其事皆親自研勘不在

吏手觀沈宰序說本末果皆不苟及其解本軍軍院

猶研究有節目未盡者竟追縣吏斷遣今奏案上矣

徤訟之人自憲使之至即投牒扵憲臺(“士”換為“亠”)計其投牒之

日乃在此間奏上之後憲臺(“士”換為“亠”)遂索案比既奏又先申

憲矣然既索案只合𤼵徃前月方得牒改送司理院

且言已專人𤼵案下然其案逮今未至司理院亦無

從照勘本軍相㝷有両奏案一後奏者下已乆矣此

案獨未下豈憲臺致疑扵其問以上聞也此事本末

甚詳當時憲臺(“士”換為“亠”)但以其詞與所疑令本軍具析則其

事渙然矣刑獄淹延亦憲臺(“士”換為“亠”)之任其囚已扵絞刑上

定斷獨以殺人無證法當奏裁縱令别勘其情與其

刑皆不能有所加張丈老成前軰近自鄕里過九江

時亦常侍尊爼未必有心相困近物色之乃今憲臺(“士”換為“亠”)

法司黄亮者乃此間人吏鄭守窘王守之時此人多

不用事今聞自孔目已下多與之有𨻶或謂其人爲

此以報私怨萬一出此所簽𠫊官與撿法官亦唯黄

亮是聼而已張丈前軰某本欲作書又恐不暇省錄

敢借一言之重以調護之幸甚鄕來張丈有公劄問

人材某常以両縣宰與教官爲對以沈爲宰某備員

守臣莫不至甚有𡨚濫也張丈尊年諸事未可直致

恐反致疑也幹官檢法者不知何等人品幸有以調

護之恃契愛凂瀆伏幸恕察

  與豐叔賈

某迂踈置之泉石問甚宜一行作吏强其所劣欲罷

不能前者所聞荆門郡計不至窘束至此大異所聞

蕞爾小壘頻𡻕迎送𫝑不能堪疆土雖稍廣濶然山

童田蕪人踵希少户口不能當江浙小縣始至妄意

創築子城今幸向畢春間𪠘舎適有回祿之災不容

不新之在官亭宇以數政皆不乆積壊幾不可支吾

只得隨宜修葺不習扵吏當此匱乏重以百役今𡻕

漢江岷江皆無雨𭧂溢瀕水下地所傷甚多分委同

官四出檢視從實與之蠲租常賦殆𧇊其半廪焉未

知所以善後倘有以督而振掖之是所望扵長者唯

無愛是幸

  與鄧文範

某在此士民日相安所爲不至齟齬第二月九日之

夜宅堂有回祿之災大屋十餘間頃刻成燼私居行

李幾爲一空幸不曾延燒官府文書印記等無毫髪

損失骨肉間一時不至甚驚恐過後循省乃生驚怖

旬日乃定然比之常人之情相去亦遠持循二子與

姪孫濬當火起時頗見力量他日或可望苐目今二

子終未肯進學耳近以田間缺水登𮐃泉山頂禱兩

靈應甚著三祝文薛漕處有之是間民益相安士人

亦有向學者郡無迯卒境内盗賊絶少有則立𫉬訟

牒有無以旬計然太守自無暇此間有積年之訟皆

盤錯外郡之訟諸司亦時遣至此又有築城造屋之

役適連年送迎之後計財匱乏頗費調度近以商稅

𧇊額之甚遂自料理頓有增羡乃知事無不可爲者

始至即修煙火保伍賊盗之少多頼其力近忽有刼

盗九人刼南境村中軟堰寺長生庫遲明爲煙火隊

所捕敵殺一人生擒九人皆勇悍之盗義勇之外煙

火隊今亦可恃凡事薛漕必能言之凌遽遣此更須

續致

  與致政兄

某拙鈍不敏豈不自知然物莫不各有所長各有所

短若其𭰹思力考究事理之精詳造扵昭然而不可

確然而不可移則𥨸自信其有一日之長家信中

詳言事爲者非是矜誇政欲以情實逹扵長上耳某

常謂三代而下有唐虞三代遺風者唯漢趙充國一

人而已宣帝問曰誰可使者則曰無踰老臣其客勸

其歸功朝廷與諸臣則曰兵之利害當爲後世法老

臣豈嫌伐一時事以欺明主哉臯陶曰朕言惠可底

行禹曰予曁益播庶鮮食艱食蒸民乃粒萬邦作乂

又曰予决九州距四海濬𤱶澮距川又曰予創(⿱艹石)

娶于𡍼山辛壬癸甲啓𫩜𫩜而泣予弗子惟荒度土

功䕫曰予擊石拊石百獸率舞庶尹𠃔諧此等皆非

矜誇其功能但直言其事以著其事理之當然故君

子所爲不問其在人在已當爲而爲當言而言人言

之與吾言一也後世爲不情之詞者其實不能不自

恃古之君臣朋友之間猶無飾辭况父兄間乎唐虞

三代盛時言論行事洞然無彼已之間至其叔末徳

衰然後有爾有嘉謀嘉猷入告爾后于内爾乃順之

于外曰斯謀斯猷惟我后之徳前軰之論以爲太甲

卒爲商太宗追配成湯無愧而有光以其善惡是非

灼然明白非成王比也成王卒爲中才之主以流言

疑周公此難以言智自此而降周德不競矣入告出

順之言德不競之驗也後世儒者之論不足以著太

公昭至信適足以附人之私增人䧟溺耳銖銖而稱

之至石必繆寸寸而度之至丈必差石稱丈量徑而

寡失後世人君亦未嘗不欲辨君子小人然卒以君

子爲小人以小人爲君子者寸寸而度銖銖而稱

過也以銖稱寸量之法䋲古聖賢則皆有不可勝誅

之罪况今人乎今同官皆盡心力相𦔳人莫不有才

至其良心固有更不待言但人之見理不明自爲𮐃

蔽自爲艱難亦𮐃蔽他人艱難他人善端不得通暢

人心不亨人材不得自逹阻碍隔塞處多但增尤

非所以致和消異今時人逢君之惡長君之惡則有

之矣所以格君心之非引君當道邈乎逺哉重可嘆

  與張伯信

屬者伏承使華臨賁侍坐陪吟日飽德義慰喜可知

至如風露凄清星河錯落月在林杪泉鳴石間薫鑪

前引茶𪔂後殿方池爲鑑廻溪爲佩氷玉明瑩雪霜

騰耀則噴玉新亭真蓬壺𤅀洲已方士徒爾幻恠安

知真仙在此而不在彼也竒石悉已如教置之作者

屹立瀑間瀕池四軰SKchar然相望如五老後有三𡶶跬

歩之間便使人應接不暇如聞玉泉亦𮐃㸃化光價

十倍其𥘉此邦何幸自此天下名勝皆有望扵門下

  與似清

九月八日𮐃泉守陸某書復明珠菴清長老禪師侍

者自從臨安一别直至如今談詠髙風便同覿面去

年百八姪姪歸自南嶽得書又承惠藥足慰别懐道

人家信縁信脚到處爲家可也明珠菴幸有諸貴人

賢士相愛得住且住若是名山大刹更尚有縁頂笠

便行亦且無碍不須擬議不勞擘劃在在處處皆是

道塲何處轉不得法輪何人續不得慧命事忙來人

索書草草奉此想𮐃道照

  與沈宰

回祿之災獨中居室此某不德之譴也慰唁勤至益

重悚惻臧張二孽𥘉欲以聞上而終治者以其有自

新之意姑從末减小示懲戒恐欲知之築室之役豫

𮐃軫念尤佩厚意長林艱得竹木不免以累治下旋

令納去百緡煩令計費續當奉償郡中以子城之役

殊覺空竭更頼調護之方振翼而成就之是願是幸

承欲一來諸遲面既

  二

荐領詩文皆豪徤有力徤羡徤羡某鄕有復程帥惠

江西詩派書曾見之否其間頗述詩之源流非一時

說愚見大槩如此國風雅頌固已本扵道風之變

也亦皆𤼵乎情止乎禮義此所以與後世異(⿱艹石)乃後

世之詩則亦有當代之英氣禀識趣不同凡流故其

模寫物態陶冶情性或清或壯或婉或嚴品𩔗不一

而皆條然各成一家不可與衆作渾亂字句音節之

間皆有律吕皆詩家所以自異者曾子固文章如此

而見謂不能詩其人品髙者又借義理以自勝此不

能不與古異今若但以古詩爲師一意扵道則後之

作者又當左次矣何時合併以究此理




象山先生全集卷之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