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山先生全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八

卷第十七 象山先生全集 卷第十八
宋 陸九淵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刊本
卷第十九

象山先生全集卷之十八

奏表

  刪定官輪對劄子

讀典謨大訓見其君臣之間都俞吁咈相與論辯

各極其意了無忌諱嫌疑扵是知事君之義當無所

不用其情唐太宗即位魏證爲尚書右丞或毁證以

阿黨親戚者太宗使温彦慱按訊非是彦慱言證爲

人臣不能著形迹遠嫌疑心雖無私亦有可責太宗

使彦慱責證且曰自今宜存形迹證入見曰臣聞君

臣同德是謂一體宜相與盡誠若上下但存形迹則

邦之興衰未可知也太宗矍然曰吾已悔之數年之

後蠻夷君長帶刀宿衞外户不閉商旅野宿非偶然

也唐太宗固未足爲陛下道然其君臣之間一能如

此即著成效陛下天錫智勇隆寛盡下遠追堯舜誠

不爲難而臨御二十餘年未有太宗數年之效版圖

未歸讐耻未復生聚教訓之實可爲寒心執事者方

雍雍于于以文書期㑹之𨻶與造請乞憐之人俯仰

醻酢而不倦道雨晹時若有詠頌太平之意臣𥨸惑

之臣誠恐因循玩習之乆薫蒸浸漬之𭰹雖 陛下

之剛徤亦不能不消蝕也鸞鳯之所以能髙飛者在

六翮臣願 陛下毋以今日所進爲如是足矣而愽

求天下之俊傑相與舉論道經邦之職將見無愧扵

唐虞之朝而唐之太宗誠不足爲 陛下道矣取進

  二

臣讀漢武䇿賢良詔至所謂任大而守重常𥨸嘆曰

漢武亦安知所謂任大而守重者自秦而降言治者

稱漢唐漢唐之治雖其賢君亦不過因陋就簡無卓

然志扵道者因陋就簡何大何重之有今 陛下獨

卓然有志扵道真所謂任大而守重道在天下固不

可磨㓕然人能弘道非道弘人今 陛下羽翼未成

則臣恐 陛下此心亦不能以自遂 陛下此志不

遂則宜其治功之不立日月逾邁而駸駸然反出漢

唐賢君之下也神龍棄滄海釋風雲而與鯢鰍校技

扵尺澤理必不如臣願 陛下益致尊徳樂道之誠

以遂𥘉志則豈惟今天下之幸千古有光矣取進止

  三

臣嘗謂事之至難莫如知人事之至大亦莫如知人

人主誠能知人則天下無餘事矣管仲常三戰三北

三見逐扵君鮑叔何所見而遽使小白置彎刀之怨

釋囚拘而相之韓信家貧無行不得推擇爲吏不能

自業見厭扵人𭔃食扵漂母受辱扵跨下蕭相國何

所見而必使漢王㧞扵亡卒之中齋戒設壇而拜之

陸遜呉中年少書生耳吕𮐃何所見而必使孫仲謀

度越諸老將而用之諸葛孔明南陽耕夫偃蹇爲大

者耳徐庶何所見而必欲屈蜀先生枉駕顧之此四

人者自其已成之效觀之童子知其非常士也當其

困窮未遇之時臣謂常人之識必無能知之理人之

知識若登梯然進一級則所見愈廣上者能兼下之

所見下者必不能如上之所見 陛下誠能坐進此

道使古今人品瞭然扵心目則四子之事又豈足爲

陛下道哉若猶屈鳯翼扵鷄騖之群日與𤨏𤨏者共

事信其俗耳庸目以是非古今臧否人物則非臣之

所敢知也取止

  四

臣嘗謂天下之事有可立至者有當馴致者㫖趣之

差議論之失是惟不悟悟則可以立改故定趨向立

規模不待悠乆此則所謂可立至者至如救宿𡚁之

風俗正乆𮥠之法度雖大舜周公復生亦不能一旦

盡如其意惟其趨嚮既定規模既立徐圖漸治磨以

𡻕月乃可望其丕變此則所謂當馴致之者日至之

時陽氣即應此立至之驗也大冬不能一日而爲大

夏此馴致之驗也凡事不合天理不當人心者必害

天下效驗之著無愚智皆知其非然或智不燭理量

不容物一旦不勝其忿驟爲變更其禍敗徃徃甚扵

前日後人懲之乃謂無可變更之理真所謂懲𦎟吹

虀因噎廢食者也自秦漢以來治道龎雜而甘心懷

愧扵前古者病正坐此𡻕在壬辰臣省試對䇿首篇

大抵言古事是非𥘉不難論但論扵今日多𩔗空言

事體遼絶形𫝑隔塞無可施行末章有云然則三代

之政其終不復矣乎合抱之木萌蘖之生長也大夏

之暑大冬之推移也三代之政豈終不可復哉顧當

爲之以漸而不可驟耳有包荒之量有馮河之勇有

不遐遺之明有朋亡之公扵復三代乎何有臣乃今

日請復爲 陛下誦之取進止

  五

臣聞人主不親細事故臯陶𢋫SKchar致叢脞之戒周公

作立政稱文王罔攸兼予庶言庶獄庶事唐徳宗親

擇吏宰畿邑柳渾曰陛下當擇臣軰以輔聖徳臣當

選京兆尹以承大化尹當求令長以親細事代尹擇

令非陛下所宜此言誠得臯陶周公之㫖今天下米

鹽靡密之務徃徃皆上累宸聽臣謂 陛下雖得臯

陶周公亦何暇與之論道經邦哉荀卿子曰主好要

則百事詳主好詳則百事荒臣觀今日之事有宜責

之令者令則曰我不得自行其事有宜責之守者守

亦曰我不得自行其事推而上之莫不皆然文移囬

復互相牽制其說曰所以防私而行私者方藉是以

藏姦伏慝使人不可致詰惟盡忠竭力之人欲舉其

職則苦扵隔絶而不得以遂志以 陛下之英明焦

勞扵上而事實之在天下者皆不能如 陛下之志

則豈非好詳之過耶此臣所謂㫖趣之差議論之失

而可以立變者也臣謂必𭰹懲此失然後能遂求道

之志致知人之明 陛下雖垂拱無爲而百事詳矣

臣不勝拳拳取進止

  荆門到任謝表

起之祠舘𢌿以邊城來見吏民祗承光寵伏念臣才

由拙短學以樸專必古道之可求竭愚𠂻而自信用

情所愜載僞是羞頃玷末科未更煩使荐塵薦剡遽

沗周行𥘉紏正扵成均繼編摩扵書局坐閱五年之

乆慚無一䇿之竒賜對祥曦誤𮐃 聖奬嘖煩東省

反冐優恩仰麗日之重明伏下風而增忭固願鞭其

綿力以自效扵昌時基玉維州沮漳在境擁江帶漢

控蜀撫淮豈惟古爭戰之塲實在今攻守之要政須

英傑以佐規恢敢謂疲駑濫膺委𭔃茲蓋伏遇 皇

帝陛下道同舜禹德配湯文灼三俊之心廸九德之

行精㣲得扵親授廣大蔚乎天成以搜訪儲材以試

用責實肆令凡下亦𬒳甄𭣣臣敢不益勵素心庶幾

尺寸上禆逺略附近涓塵臣無任

  與廟堂乞築城劄子

某僣有白事書曰有備無患記曰事豫則立荆門在

江漢之間爲四集之地南捍江陵北援襄陽東護隨

郢之脅西當光化夷陵之衝荆門固則四隣有所恃

否則有背脇腹心之虞由唐之湖陽以趨山則其渉

漢之處已在荆門之脇由鄧之鄧城以渉漢則其趨

山之處巳在荆門之腹自此之外間道之可馳漢津

之可渉坡陀不能以限馬灘瀬不能以濡𮜿者尚多

有之自我出竒制勝徼敵兵之腹脇者亦正在此善

制事者常令其利在我其患在彼不善者反之法曰

先爲不可勝以待敵之可勝又曰無恃其不來恃吾

有以待之無恃其不攻恃吾有所不可攻謂能銷患

致利備豫不虞也荆門雖四山環合易扵備禦義勇

四千疆壯可用而素無城壁倉廪府庫之間麋鹿可

至累政欲修築子城畏憚其費不敢輕舉某𥨸謂郡

無城郭使在内地尚且不可况其在邊平居形𫝑不

立扄鑰不固無以係民心待𭧂客脫有緩急區區倉

庫之儲適足以啓戎召㓂患害之致何啻丘山權今

費役曾不毫末惜毫末之費忽丘山之害難以言智

一旦有警誰執其咎某去冬妄意聞于帥府請就此

役㝷得帥檄令委官置局徑自修築欲趂冬𡈽堅密

庶幾可乆巳扵十二月𥘉四日𤼵手亦幸天氣晴霽

人心齊一臘前両旬土工畢事規模稍壯邦人慰滿

小壘綿薄仍𡻕送迎事力殫竭累政之積僅足辦此

㑹計用甎包砌立門施樓其費尚多目今見已包城

十丈砌角臺(“士”換為“亠”)一所建敵樓一座以此計之猶當用緡

錢三萬本軍有買名銀一萬七千餘両𨽻在常平稽

之專條不可擅用欲乞鈞慈特爲敷奏扵數内撥支

銀五千两應副包砌支用使城壁一新形𫝑益壮姦

宄沮謀民心有頼實爲無窮之利伏想鈞懷垂念邊

城不異墻屏思患豫防乆有廟筭擇狂聽愚當不待

辭之畢也  象山先生全集卷之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