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山先生全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五

卷第十四 象山先生全集 卷第十五
宋 陸九淵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刊本
卷第十六

𧰼山先生全集卷之十五

 書

  與陶賛仲

某承乏将十閱月未有善状冬春乆晴種不入𡈽春

季甞一致禱于山川之神其應如響山溪漲溢田畆

充足然自是又無大雨地上以積乾易涸今既踰月

又以旱告矣𫝑甚可畏昨日復致禱詣壇之時雨亦

隨下然竟不能成澤今早復叩之亦以踈雨見應未

𮐃霈然之賜幸醖醸未解猶有可望不然定當投劾

以謝斯民也太極圖說乃梭山兄辯其非是大抵言

無極而太極是老氏之學與周子通書不𩔖通書言

太極不言無極易大傅亦只言太極不言無極若扵

太極上加無極二字乃是蔽扵老氏之學又其圖說

本見扵朱子𤼵附録朱子𤼵明言陳希夷太極圖傳

在周茂叔遂以傳二程則其來歴為老氏之學明矣

周子通書與二程言論絶不見無極二字以此知三

公盖已皆知無極之說為非矣梭山曽與晦翁靣言

⿰糹⿱𢆶匹又以書言之晦翁大不謂然某素是梭山之說

梭山謂晦翁好勝不肯與辯某以為人之𠩄見偶有

未通處其說固以巳為是以他人為非耳當與之辨

白未可便以好勝絶之遂尾其說以與晦翁辯白有

兩書甚詳曽見之否以晦翁之髙明猶不能無蔽道

聽𡍼說之人亦何足與言此㢤仁義忠信樂善不倦

此夫婦之愚不肖可以與知能行聖賢𠩄以為聖賢

亦不過充此而已學者之事當以此為根本若夫天

文地理𧰼數之精㣲非有絶識加以積學未易言也

某欲作一揲蓍說稍𤼵易數之大端以排異說曉後

學坐事奪未克成就早晚就草當奉納一本何時合

幷以究此懐徳成而上藝成而下行成而先事成而

後論語曰入則孝出則弟謹而信汎愛衆而親仁曰

言忠信行篤敬孟子曰仁義禮智根扵心其生色也

晬然見扵面盎扵背施扵四體四體不言而喻曰仁

義忠信樂善不倦此等皆徳行事為尊為貴為上為

先樂師辨乎聲詩祝史辨乎宗廟之禮與凡射御書

數等事皆藝也為卑為賤為下為後古人右能左賢

自有定序夫子曰君子多乎㢤不多也曽子曰籩

之事則有司存凡𠩄謂藝者其𤼵明開創皆出扵古

之聖人故曰百工之事皆聖人作也然聖人𥘉不尚

此其能之也每以教人不以加人若徳行中庸固無

加人之理世衰道㣲徳行淺薄小人之有精力者始

以其藝加人珍其事祕其說以増其價真𠩄謂市道

故風俗日以不美流傳之乆藝之實益不精而眩鬻

之風反更張大學者不辨本末不知髙下未有不為

此軰𠩄眩者吾𮗚近時談數學者陋日益甚妄日益

熾未甞渉其門户得其師傳安能辨其是非但以前

尊卑貴賤上下先後之義推之則自知𠩄决擇譎妄

之情状大槩亦可見矣作書畢恐賛仲不能不惑扵

妄人庸夫之說故復書此以𦔳决擇

  二

荆公祠堂記與元晦三書併徃可精𮗚熟讀此數文

皆明道之文非止一時辯論之文也元晦書偶無本

在此要亦不必㸔若㸔亦無理會處吾文條析甚明

𠩄舉晦翁書辭皆寫其全文不増損一字看晦翁書

但見糊𡍼沒理㑹𮗚吾書坦然明白吾𠩄明之理乃

天下之正理實理常理公理𠩄謂本諸身證諸庶民

考諸三王而不謬建諸天地而不悖質諸鬼神而無

疑百世以俟聖人而不惑者也學者正要窮此理明

此理今之言窮理者皆凡庸之人不遇真實師友妄

以異端邪說更相欺誑非獨欺人誑人亦自欺自誑

謂之繆妄謂之𮐃闇何理之明何理之窮㢤賛仲為

人質實學雖未至且守質朴隨分檢省雖未必盡是

𨚫儘勝誑妄之人為學只要暏是不要與人較勝負

今學失其道者不過習邪說更相欺誑以滋飬其勝

心而已古人𠩄謂異端者不專指佛老異端二字出

論語是孔子之言孔子之時中國不聞有佛雖有老

氏其說未熾孔子亦不曽闢老氏異端豈專指老氏

㢤天下正理不容有二若明此理天地不能異此鬼

神不能異此千古聖賢不能異此若不明此理私有

端緒即是異端何止佛老㢤近世言窮理者亦不到

佛老地位若借佛老為說亦是妄說其言闢佛老者

亦是妄說今世𨚫有一種天資忠厚行事謹慤者雖

不談學問𨚫可為朋友惟是談學而無師承與師承

之不正者最為害道與之居䖏與之言論只漸染得

謬妄之說他時難扵洗濯不如且據見在朴實頭自

作工夫今雖未是後遇明師友𨚫易整頓也理須是

窮但今時𨚫無窮理之人何時得一來以究此義

 與孫季和

兹以書至𤼵讀知已遡江而西既喜聞動静之詳又

恨不得一見男子生而以桑弧蓬矢射天地四方示

有四方之志此其父母教之望之第一義也令尊夫

人既許其行又有二令兄在侍下豈得便謂失計顔

子之家一簞食一瓢飲人不堪其憂之地而其子乃

從其師周逰天下履宋衛陳蔡之厄而不以為悔此

豈俚俗之人拘曲之士𠩄能知其義㢤孟子曰仁人

心也義人路也舎其路而弗由放其心而不知求哀

㢤又曰今有無名之指屈而不信非疾痛害事也如

能信之者則不逺秦楚之路為指之不若人也指

不若人則知惡之心不若人則不知惡此之謂不知

𩔖也誠使此心無𠩄放失無𠩄䧟溺全天之𠩄與而

無傷焉則千萬里之逺無異扵親SKchar下不然雖日用

三牲之飬猶為不孝也學不至道而日以規規小智

穿鑿傅會如蛆蠧如蟊賊以自適由君子𮗚之政可

憐悼耳山徑之蹊間介然用之而成路為間不用則

茅塞之矣徃年石應之駸駸有成路之興復迷扵異

說至今茅塞毎為悼嘆知及之仁不能守之雖得之

必失之季和鄉時𠩄得尚未能及應之臨安再相聚

時已無𥘉相聚時氣𧰼是後書問與傳聞言論行事

皆不能滿人意謂之茅塞不為過也苟以其私偷譽

斯世固不難也但非先哲𠩄望扵後學其𠩄賞不足

以當𠩄惜之萬一耳幸謹思而勉行之是間為况要

非𥿄筆𠩄能宣逹季和能着鞭則自相孚矣緫卿之

疑不必論可矣

  與唐司法

鄙文納去數篇第今時人偏黨甚衆未必樂聽斯言

緫卿從朱丈逰尤不願聞者今時師匠尚不肯受言

何况其徒苟私門户者學者求理當唯理之是從豈

可苟私門户理乃天下之公理心乃天下之同心聖

賢之𠩄以為聖賢者不容私而已顔曽傳夫子之道

不私孔子之門户孔子亦無私門户與人為私商也

⿺辶䖏占復草草

  與傅克明

見𠩄與毛君書及顔淵善言徳行論知為學不懈大

㫖不畔尤以為慰然學不親師友則斯文未昭著處

誠難責扵常才獨力私意未能冺絶當責大志今時

士人讀書其志在扵學塲屋之文以取科第安能

大志其間好事者因書冊見前軰議論起為學之志

者亦豈能專純不專心致志則𠩄謂鄉學者未免悠

悠一出一入私意是舉世𠩄溺平生𠩄習豈容以悠

悠一出一入之學而知之哉必有大疑大懼深思痛

省决去世俗之習如棄穢惡如避㓂讐則此心之靈

自有其仁自有其智自有其勇私意俗習如見晛之

雪雖欲存之而不可得此乃謂之知至乃謂之先立

乎其大者何時合并以究此懐

  與章茂獻

某承乏扵此懔焉朝夕祈扵斯民𣺌若航海閭巷熈

恬訟争衰息相安相向不替有加同官恊力舉無異

志職事過從無非講習或有指是以為效績區區之

懐方有大懼兵家言射謂鏃不至指同扵無矢今學

射者求镞之至指良不易致孟子曰掘井九仭而不

及泉猶為棄井古語曰行百里者半九十言末路之

難也知不至雖弗畔不足頼也治不至雖不亂不足

傳也流濕就燥物以𩔖從心𠩄同然㨗扵影響固不

可誣也而其淺深多寡厚薄精粗之辨情偽名實盛

衰消長之變亦不可誣也服膺典訓何敢貳心至其

緜薄弗克自致若蹈虎尾渉于春冰亦何敢狃饑渴

之飲食苟以自恕教其不知圖其不逮力提而申䇿

之是𠩄望扵同志幸勿遐棄

  與羅春伯

某夏中拜之任之命適感寒伏枕㡬至扵殆月餘少

甦又苦腸痔七月四日始得離家九月三日抵二泉

即日交割是間素號閒静至此未甞有一字揭示毎

事益去其煩事至隨手决之似頗不忤扵人心士民

相敬向吏軰亦肅肅就職獄中但有向來二大囚一

已奏未報一已報而憲臺未來審覆除此牢户可閴

寂矣自外視之真太平官府然府藏困扵連年接送

實亦匱乏簿書𠩄當整頓廬舎𠩄當修葺道路當治

田萊當闢城郭當立武備當修者不少朝夕潜究宻

考略無少暇外人盖不知也真𠩄謂心獨苦耳今時

仕宦書問常禮與朝夕非職事應接者費日力過半

比來扵此等固不敢簡忽第亦不敢以此等先職事

拙鈍之質廼今尚有缺典如臺諌侍從當有啓劄今

皆未辦𠩄恃群賢必不以此督過萬一致簡慢之疑

更頼故人有以調護之職事間有當控訴者續得盡

情春伯資望日隆宜在兩地優矣濡筆以待慶牘向

寒為國保愛

  與薛𧰼先

此月三日抵二泉即日交割公文諒乆已徹視諸事

皆仍舊貫到此並無一字揭示無隨行人一榜亦吏

呈舊比從之户庭頗無壅塞事至隨手决之頗無忤

扵人心是間元少訟訴今至扵無其血脉盖有在號

令刑政之表者兄能諒之然事當料理者甚衆潜究

宻稽日不暇給外殊不見其形也財計亦以連三年

接送占壓頗多卒未有還𥙷之䇿考其實與言者殊

不相應元章交割時公庫緡錢萬八千有竒今𠩄存

僅五千緡耳𡻕入𠋣漿肆𠩄以為來𡻕資者又當取

諸其中軍資庫尤為匱乏其𫝑未至扵不可為然不

為之樽節則日蹙矣監司郡守數易誠今日之大弊

比閱邸報知兄未得請亦不獨屬郡之幸幸少安以

恵董湖之民乍到首遣兩司迎接兵卒各有借請義

勇又適秋閱見迓兵卒又有未請衣賜㑹慶 聖節

吏以儀式諸物弊壊舉陳當修𠩄不敢忽子城甎工

費日取扵軍資又創東嶽廟工𦆵半諸庫日支率多

扵𠩄入㑹計之事不容不精詳而爲之𠩄荆門𡻕輸

馬草二千緡分作四季起𤼵赴使臺都錢物庫交納

春夏已納足今正當輸秋季錢前此係三分輸納銅

錢本軍比年係行使鐡錢地分令禁日嚴無得銅錢

輸納每是将會子到鄂渚兊換銅錢𠩄費頗多今欲

乞只以會子輸納望特逹𠃔從爲幸此間形𫝑正宜

積粟聚兵前此諸人乃未及講求張帥有意爲城扵

此元善聞有分戍之意前日相聚時乃不及此到應

城見劉宰言元善有此意二公慨然如此豈亦天時

耶幸有以相之子城次第秋閱畢便𤼵手為之俟見

端緒當一一具聞也

  二

某到此詢訪民間疾苦但得二事其一是稅錢役錢

等令民户分納銅錢比年銅錢之禁日嚴此地已為

鐡錢地分民户艱得銅錢為苦官或出銅錢以易會

子𭣣三分之息而吏胥軰𭣣其贏故民以重困其一

事是坊塲買名錢須納銀買名人户亦困扵此然買

名銀須聞于朝與倉臺乃可又𠩄困者非農民至如

稅錢役錢納銅錢乃州郡與胥吏得其利故㫁然因

民之請而盡罷之盖以鐡錢地分其銅錢之禁嚴民

不敢有此義不當責之輸扵公今𡻕計方窘平時𠩄

藉者商稅比以邉郡𣙜禁嚴甚商旅為之蕭條此兩

月稅課之損㡬及千緡若令民户輸銅錢扵郡計亦

有𥙷然不敢計此以為制事以義乃當然耳故敢求

免貼陌扵使臺前書未𮐃垂𠃔無乃執事未之深察

更望㫁之以義賜化筆免之不勝幸甚湖北係鐡錢

地分無㡬决無他處援例之患且在使臺亦何聞此

不然異時官吏或挾此以擾百姓誰執其咎切幸痛

察力疾布此未暇他及

  與朱子淵

某才短智拙不習為吏作此乗障真如面墻𥘉聞是

間素有儲積今稽其實亦僅足耳年來庫藏占壓頗

多𠩄入有限未易還𥙷元章𥘉交割時公庫緡錢萬

八千有竒今𦆵五千耳盖元章樁留萬緡為修子城

計略㑹其費曽未十一是役固未易舉而軍資常平

占厭之數未知𠩄償讀𠩄恵三記不勝厚顔駑驥之

分其在此矣乍到一畨常禮乃今甫定簿書未及深

究更須旬月當稍自竭稽其本末詳以求教刀圭一

粒想無吝也便風能豫以其凡先施尤𠩄望也

某居常深念人不可以自棄義不可以少忘雖其駑

蹇毎自䇿勵庶㡬十駕其扵當世賢才每懐隣富之

願有如執事豈宜乆扵南服北來紛紛多𠩄未喻何

止教民兵一事伯駿得衢固可喜然此公自亦傷弓

恐設施處未必能盡其材也元徳直節已報行矣時

事不知竟如何天下一家痛癢未甞不相𨵿也𤼵明

此理不無望扵執事願涵養以需之明主可為忠言

便當拭目

  與劉漕

計南浦之集行将四換𡻕矣伏自使華之東尺𥿄問

訊亦復闊絶懐仰盛徳我勞如何杏山崔嵬𮐃泉清

澈金蓮在底華葉可數民愿士淳易扵開導作姦為

祟者姓名可記藏拙之地孰便扵此第斗壘事力有

限頻𡻕送迎寖爾空竭𣙜酤商征今日𠩄仰比來並

邉法禁日宻行旅為之蕭條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務日入頓以𧇊損迂

愚臨此未知𠩄以善後長者何以振之吳仲𫞐得武

岡尚遲次傅子淵在衡陽士人歸之太守亦甚禮之

但向來有一二同官不相樂頗有違言然子淵處之

𥙿如也鄧文範為丞徳化政聲甚美常攝兩邑皆整

其弊壊民之戴之不愧扵史冊𠩄書皆向來㑹中客

恐欲知之何時復如𭧽集以快此懐

  與吳斗南

易古經爲貺喜知雅志第中未暇周覽塞宇宙一

理耳上古聖人先覺此理故其王天下也仰則𮗚𧰼

扵天俯則𮗚法扵地𮗚鳥獸之文與地之宜近取諸

身逺取諸物扵是始作八卦以通神明之徳以𩔖萬

物之情扵是有辭有變有𧰼有占以覺斯民後世聖

人雖累千百載其𠩄知𠩄覺不容有異曰若合符節

曰其揆一也非真知此理者不能爲此言也𠩄知必

至乎此而後可言通天下之志定天下之業㫁天下

之疑自此道之衰學者溺扵𠩄聞梏扵𠩄見不能

昭明徳已之志不能自辨安能通天下之志定天下

之業㫁天下之疑哉今世𠩄傳揲蓍之法皆襲楊子

雲之謬而千有餘年莫有一人能知之者子雲之大

玄錯亂蓍卦乖逆隂陽𠩄謂君不君臣不臣父不父

子不子由漢以來胡虜强盛以至于今尚未反正而

世之儒者猶依玄以言易重可嘆也何時合并以究

此理適值數日紛冗撥置占復草草必有以亮之

𧰼山先生全集卷之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