贈石仲子序

贈石仲子序
作者:方苞 清
本作品收錄於《方苞集/07

東村山人幼遘疾,弱足而志甚偉。有二子,並英特。其長子為諸生,余見其試牘,謂當早遇。尋成進士,入翰林有聲。仲子八歲,能舉巨石重三鈞。將冠,與虎士搏,可仆四三人。山人欲余為文以勖之,而未暇也。余南歸逾年,以書來告曰:「次兒得沒人之術,能舍舟楫而越江河矣。」又逾年來告曰:「近使受書,補幼學。」蓋山人自大父以來皆官禁闥,階崇祿厚,故身雖不仕,常望其子輸力竭忠,而赫然有所樹立也。

往者余以衰殘,荷世宗憲皇帝暨今上搜揚,俾讚閣部教習庶常,竊慮辭章聲律未足以陶鑄人材,轉其志氣,使日趨於卑小,欲仿朱子《學校貢舉議》,分《詩》《書》《易》《春秋》《三禮》為三科,而以《通鑒》《通考》《大學衍義》附之(《詩》《書》《易》附以《大學衍義》。《春秋》附以《通鑒綱目》。《三禮》附以《文獻通考》。),以疑義課試。當路者多見謂迂遠不近於人情,惟高安朱可亭、江陰楊賓實所見與余同。久之,亦以違眾難行止余。余猶欲發其端,乃奏:「河北五路及邊方人不諳聲律,宜專治經史。」果格於眾議。乃私擇其有所祈向者,喻以宜取幼所熟《四書》語,反之於身,以驗其然否。三分日力,以其一討論《通鑒》中古事。每相見,必舉古人處變而得機宜,遭危而必伸其志者,以警發之。山人之長子為庶常時,聞之有素矣。今仲子學書,舍此亦無可置力者。

夫陸行不避兕虎,水行不避蛟鼉,極所能不過偏裨之壯猛者耳。具大將之才識,而一歸於忠孝,非深究古今事物之變,而概乎有聞於道者不能。果能不誤於所趨,庶其終有立乎!若專恃藝勇,或假學誦為進取之資,則山人本所以教者,豈為此哉?遂序之,以報山人,當有味於余言。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