贈魏方甸序

贈魏方甸序
作者:方苞 清
本作品收錄於《方苞集/07

余窮於世久矣,而所得獨豐於友朋。寓金陵,則有同里劉古塘,高淳張彝歎;至京師,則有青陽徐詒孫,無錫劉言潔,北平王或庵及邑子左未生、劉北固,而吳、越、淮、揚間暫遊而誌相得者又三數人。雖貧賤羈旅,未嘗一日而無友朋之樂也。惟乙亥客涿鹿,自春徂冬,漠然無所向。課章句畢,輒登城西南隅,坐譙樓,望太行西山,至暝而不能歸,雖風雨之夕亦然。自生徒及僕隸、居人皆怪詫,不知余爾時心最悲,思念平時所與遊處者,意愴恍不能自克也。逾歲東歸,將遂農力以事父兄,而家窮空,又時為近地之遊。

戊寅冬,督學滏陽張公招至使院,賓從雜然,酣嬉聒謔,而余孤孑無與,不異客涿鹿時。有魏生者,居常嘿嘿,而意獨向余。問其世,則明天啟中,給事吏科,忤逆奄而死廠獄者,其曾王父也。次年春,滏陽公按試諸郡,惟余與生留舍署之西偏,庭空無人,時蔭高樹,俯清池,徘徊草露間。回憶曩者客涿鹿時,與生寂寞相慰,轉若有以自得者。

余倦遊,計以匝歲為止,將就一二故人謀所以歸隱者,果竟得之,終老不出矣。然余縱得歸,而平生故交,自彝歎、未生外,皆飄零分散,無得安居而從己所務者,用此常以自恨而為諸君子憂,而魏生言:自給事時,家無舊業,其父兄伯叔父十數人,皆仰食於生。生之孤行遠遊,蓋自此始而未知其所終也。然則生之別,又遺余憂者矣。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