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太祖三下南唐/30

目錄 趙太祖三下南唐
◀上一回 第三十回 遇敵仇鄭高被獲 得囊書蕭鬱從權 下一回▶


  詩曰:

    宿締良緣定不移,佳人才子高相宜。

    男英女法同歸宋,奏凱成功信有期。

  卻說鄭印腹飢已甚,一見酒肆茶坊甚盛,鬧興地頭,不計腰間空乏,踏步進酒樓坐下,大呼酒保拿進上品酒餚上來,須臾,餚饌盛陳,數壺美酒。鄭印放開大量,喫個不住手,真乃龍飧虎嚼,數次呼餚喊酒。當初鄭印進店中之時,主家見他貌狀猙獰,衣甲乃王家裝式,又不是本土音談,是生面客官,不敢言盤詰問。及鄭印食個飽醉之時,正欲下樓趕路,酒保見此客人食了數兩酒饌銀子,即便上馬跑走,祇得開言討帳。鄭印大言曰:「鄭汝南王食了東西,本是土地供應,還要討甚麼銀子,食爾的可算明所值幾何,作除房店地該稅課若干折免,不然且往本地頭縣主給發。」那櫃上店主一聞鄭印所言來,知他是趙宋王侯,實乃本國仇敵,何不出首以圖重賞,即刻計上心來,即上前喝退酒保,深深揖拱,陪笑曰:「方纔小伙伴狗目無珠,不識王爺駕臨,以至冒瀆唐突不恭,懇乞恕罪。」納頭便拜。鄭印大喜,又有諸店中人捧出名茶,酒家強為假欣歡的逢迎,店家又曰:「小人有眼不識王爺光降,又蒙給償準稅課,但口命無憑,乞求王爺書下並玉印,以為日後催糧官到來,將憑字呈驗,方不負王爺鈞旨大恩典。」原來人最喜的奉承好語甜言。印見酒家說出領恩一片逢迎之語,心中更悅,大讚店主人賢明。本藩準汝。又令店主取過文房四寶,旨書免他此族房居稅課十年。店主人假作喜色欣欣,頓首謝恩,立命酒保再辦上品酒筵一敘,挑的海味山珍貴品,佳餚美酒,恭敬王爺。原來鄭印須方纔食過一次,但他是個酒囊飯甑的黑王爺,食腸寬大者,一刻又食何難?況見此美味香濃撲鼻,加料美酒,好不大稱心懷,又放開酒餚量,祇顧飲嚼。

  有店主先已命人奔往官衙通報密稟知,有南唐總兵蕭化龍,一聞報,即帶領兵丁五千,一路直闖至酒肆中。化龍大喝:「宋賊好膽子,還在此喫酒!」鄭印聞此喝罵,方知此身仍在金陵省南唐境地,誤中店主毒謀。正起位舉刀相迎,奈何喫酒過多,手軟足浮,昏昏無力,且南兵數千圍定,眾寡難敵,軟下馬來,由他兵捆綁了。蕭總帥發出五百兩白金給償,酒店主人大喜叩謝。

  當時化龍方要帶回關中,即刻審實,押解唐主報功。惟明日隔一天就是中秋節,屆十五夜佳辰,但官場中原有大小之分,下送上的節禮紛紛不絕,且同僚厚交者,爾邀我請,同敘中秋夜之大歡,何異乎與民間之樂。想來,且過了來日佳節動身。當日,又有一莫逆厚交同僚,乃郁瑞,官拜鎮國將軍,父女二人亦解來一犯,此犯人亦乃大宋高君佩,高懷亮之子。但這蕭總兵未明捉獲原因,問及起來,郁瑞將高君佩昨夜行險而來,他單槍匹馬潛到本營鎮上內地,敢膽子將火箭射入糧房,欲焚滅我邦糧餉,豈知天不從人願,為本官所覺,統兵圍定。不料此將少年猛勇,反將吾臂打傷,幸得敗兵回報女兒生香,忙中趕到,方將他拿下。今正欲起解我主王城報功,及雪灑鞭打之恨。正慮路途上生變,所憂祇因近日被主上將各哨營兵調去十之八九,今各營哨各邊城空虛。今押解路兵不滿五百名,正時虛道而來,與賢弟借兵三二千,以便護從押解,未審賢弟尊意允準如何?有蕭總兵聞言,不覺微笑一聲曰:「有此尷尬之事,符合之由。」化龍將擒獲了鄭恩之子鄭印之事說知,不免一同路程押解。「但今夜是中秋佳節之期,正是與兄為通家之好,不免爾我在衙同賞佳節,二女兒在內堂一敘。明日一同趕路,得以爾我憑依,又不慮道途疏失,明天解犯未遲也。」

  當日郁老又是個酒徒,聞蕭總兵要賞節食酒,滿心喜悅。一刻,蕭小姐、郁小姐是金蘭姐妹,蕭小姐一聞他到衙,大喜,即出迎接。這蕭化龍亦單生一女,名引鳳。當日兩個人在中堂慶月喫酒。內堂是郁蕭姐妹登樓賞玩月色光輝,敘酌細語金斟,已是更深夜淨,萬籟無聲,習習金風順吹耳畔。靜中忽聞嗟嘆之聲,姐妹飲酒敘談有多時,信步祇潛去,側耳聽之,原來君佩、鄭印捆縛在一所,同在囚檻,對面相逢,各言出所遭擒捉,不勝憾恨。姐妹聽來,初祇聞一人曰:「大丈夫死在疆場,爭光日月,自知尚有慈親,日後衰服不能奉侍,但忠孝斷不能兩全,何須作此兒女愁態。」又聞一人曰:「鄭哥哥言來有理,但可恨者,苗軍師別將不差指使,偏要命吾身入虎口,以至今日送卻性命,至臨行時,又言知付下一囊書,教我有災咎時,見了汝面,方可拆開同看,即使危中有救,今已被綁拴住,手足難伸,怎能向懷中取出一觀?看他原是個占卜高明人,或準驗未可知。惟兩人一般被綁,奈何!」

  二人正在嗟嘆,姊妹在暗中盡聽分明,即回身復進百花亭上。蕭引鳳呼姐姐:「愚妹曾憶下山時,聖母言我二人異日皆並匹配宋將,各得各姻緣。今夜又聞二將自稱苗軍師付下錦囊之書,危中有救等語,若是有此來歷,恐憂當面錯過,以至後悔莫及。不若趁兩宋將被綁拴住,手足難動,不由他主,將彼懷中書搜出一觀,便知其中著落了。姐姐以為何如?」有郁小姐允從,同至囚車所,命婢鬟跑上索取。鄭印一見大喝,不容與之。惟君佩曰:「我原未知書中所指何事,我等既不能取看,且由他取去,或遇事其中得救未可知。」鄭印怒解不語,來婢果向君佩懷中取了一個錦函書,封的謹固,即回步上呈二位小姐。姊妹忙接過來,將外面錦綾展拆開,同向明月之下看,見上寫著八句言詞:

    婚姻宿締見機先,吩咐佳人赴百年。

    引鳳招郎人姓鄭,汝南妃子汝良緣。

    生香秋夜原從玉,君佩災囚合得娟。

    匹配分明天作合,自行親獲自成聯。

  當日姊妹兩佳人看罷,暗暗著驚。引鳳曰:「詞中指明二將是爾我丈夫,看來又與聖母囑咐之事暗合。今既當面相逢,豈可違逆天命師言,反囚害之?怎生處置纔好?」郁小姐曰:「天命宿緣固當從,正宜自諒。然而人生佳偶,最是難結好對。」蕭小姐又曰:「雖則如此,遵依師命而行,又見背君親而事仇敵,何以見父於他日?」生香曰:「天下之義理有經、有權,方為並濟所用。今天命已眷注於趙宋,觀南唐斷難久享此一隅偏土。爾我一時背父私婚,以綱常而論,似屬不孝﹔不知身佐受命之君,轉禍為福,不隨敗亡之主,日後可將功折罪,保全滿門,又得身榮顯貴,豈不又以權變而言,還算不孝中之孝,所見者更倍大也。」引鳳小姐聽罷,深服郁妹妹高論不差。

  姐妹二人復又細細斟酌一番,吩咐眾婢鬟,皆不得走漏風聲,即命閉上外廂園門,又復差心腹婢取到鐵斧一柄,早將囚車打開,令丫鬟略道及原由,又與除去手足扣鏈,引了兩位公子進至百花亭上。二位佳人反覺含羞愧赧起來,祇得告以軍師所贈的書囊吩咐,隨即交回兩人,且問兩公子作何處置。有高公子接回書看得分明,祇是低頭不語。祇有鄭印尚不明書裏情由,正要罵著二佳人無禮,君佩頭一搖止之。鄭印接書看明,方知姻緣即在目前,又見軍師是個奇人。但不知男女四人議得姻緣允合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趙太祖三下南唐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