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太祖三下南唐/31

目錄 趙太祖三下南唐
◀上一回 第三十一回 兩佳人經權並濟 一美娃參駁同情 下一回▶


  詩曰:

    君恩浩大及妻孥,殿內家人盡女豪。

    誰道南行辛苦日,算來益就各兒曹。

  當時兩位佳人含羞對二位公子曰:「汝軍師來的囊書,與奴姐妹聖母吩咐姻緣之言暗合,想宿定無差,天命不可違也。請二位公子參詳。」當時高君佩感著二美柔情,有心脫救,若硬拒不從,勢必交他父押解,祇憂有傷性命,一身死不足惜,祇惜念母親膝下所依無人,況且軍師已列上書囊,是前緣所定,諒難中改,然天與不取,反受其殃。當時對鄭印說明一番,印俯從依。祇有蕭引鳳議及此姻配,安所託屬。郁生香一想來,恐自己所獲來的高公子,被引鳳錯占,即答曰:「諺俗有云,夫妻是個冤家,今各人捉獲的對頭便是各人夫婦,何必又另議之。」初時引鳳猶嫌著鴛鴦面的王爺,不及高王之美貌。及聞生香說言有理,況苗軍師書上又說明白,各人配合各姓名,何得倒亂?況鄭印雖外貌不揚,但於諸臣中祿位第一顯貴,日後王妃身份,聲價首壓群姬中也,均得便宜。遂讓生香妹許配高王公子,他許匹鄭印。男女四人議定,許下姻盟,各出物件,互相交執為贄。二佳人又慮著兩公子日後反悔為請。鄭、高曰:「大丈夫一言出口,即至細微事許之,不容更改,況此婚姻事,人之大倫,豈得食言。二位小姐不煩過慮也。」二佳人見公子言來若此,又浼他次第拜告天地。祝稟示信,以成二美。姊妹喜悅,再命婢子取過酒饌一筵。言曰:「料必兩郎今夜未得飽用,故再送酌來在百花亭石臺上,兩相對敘略飲。」鄭印又曰:「今蒙小姐姊妹不棄,現結絲羅,須當同歸我宋,待吾奏稟君親以圖久遠,但汝今令尊公,便要將我二人押解往唐營,如何走脫?」二位佳人思想一番曰:「不若明日如此如此見機行事,何憂脫不得牢籠。」兩公子喜而謝之,再酌飲一番,談多時,已是報鼓四更殘。且暫請二人上回刑具,進囚車。二女攜手回歸香閣安臥,以免泄漏機關,好待明朝打點夜算之事,彼此皆以為然。各各叮囑而散。

  是晚且喜兩父親是至交酒友,各將兵丁開懷賞月,多是飲得酩酊大醉,眾人沉湎了,毫不知覺,此是天數,故以顛倒中如此易撮合也。

  到次早各將兵皆起,惟有這位郁將軍,祇因日前被高君佩打傷一臂,夜來酒肉過多,以至毒從熱發,天明時祇渾身壯熱,筋骨疼痛,儼然大病一般,竟不能起。女兒一聞急往問請,又一刻,化龍直來看視,郁瑞就伏牙床中,答曰:「吾之疾患,不過酒多過傷而發,且診視服一散藥餌,待三兩天料是不妨。但目下必須起解宋將,所憂者,吾不能隨往耳,怎生方算也?」引鳳趁勢進言:「尊世伯,此事到不必慮著。奴與賢妹皆有手段,非眾將士所及,不若待吾姊妹齊同起解,尊伯在此養病,吾父親自必當心請醫調理,待身體稍寧,奴及妹定趕早回。」化龍亦深以為然。勸郁兄長且在敝衙署養病,待平寧方可回去。郁瑞允從,即吩咐女兒生香曰:「解此朝犯須當謹細程途。」小姐領命。是日,化龍又命女兒一同起解宋將,又要點些軍兵。生香曰:「男女同隊伍不便,孰不若侄奴處有侍女兵二百人,皆經教習,武技不群,即姐姐處亦有侍女兵二百人,多是拳藝精通,帶同前往押解,一可當百,且屬境內地,料亦無妨。」蕭、郁二人允請。二位小姐暗暗欣然得計,即日改扮男裝,點齊侍女兵,將宋犯起解,離卻關中,遷道暗往壽州而去。

  一日天色已暗,投旅店安屯行李,繼後又有一枝軍馬進入。蕭郁小姐方訝關中泄漏出原由,有軍馬追趕來,心下不安,差去婢鬟探問明白,即進內稟知:「小姐不必慮及,此枝人馬原係艾家小姐來此寄寓也。」君佩聞言,即動問:「來的女將艾果何人?」郁小姐曰:「公子未知此女,亦本國人,艾萬青之女,表字銀屏,他是拜金光聖母為師。我與蕭家姐姐曾拜金花聖母受業,雖非同門,然自十歲以上,三人皆有些瓜葛之親,來往不斷間的,見此相得,故結拜金蘭,姊妹一般情好。今亦寄寓於此,不知何故!兩位公子且暫隱在裏廂,待奴等請他到來一敘便知明白。」言畢,高鄭隱伏。生香即命婢請了艾女進入。三美一見,敘話一番,彼此皆瞞過投順歸宋之事,祇言往解宋將犯人耳。

  是夜各散,用過晚膳。

  原來艾女所言來,高、鄭二人已竊聽明白,皆悅。便要求兩小姐向艾女求放了馮茂,以全一殿手足,郁、蕭初時有難色,不知艾女心下若何,今見二公子懇浼,暫應允,相機而行。兩公子復入內躲匿,引鳳再命婢復請銀屏敘話。當時艾女剛完夜膳,復隨侍鬟進見,首問何事?引鳳曰:「久不會賢妹談情來,久未候問得多言,今不意相會於客寓中,特具一杯淡酒相邀,與郁妹同心也,並無別情。」艾女曰:「如此叨領二位姐姐情深記念。」是晚,姊妹分次而坐,酒有數巡,不覺歡敘耐久,已經交三更時分。引鳳滿酌一觴,一雙玉手遞敬上曰:「賢妹請飲此賀喜酒。」艾小姐笑問曰:「此喜酒敬在何來?」引鳳曰:「妹妹擒得宋將,明日解去請功,父女官上加官的榮顯,愚姐來道賀有功之喜耳。」銀屏曰:「二位姐姐各各也擒得宋將,姐姐二人有功,愚亦有功,均同酬賀如何?」於是姊妹三人酬酢交談,更將四鼓。蕭小姐又曰:「賢妹,明早三人必須齊同趕路,以免參差有阻。」銀屏猶恐露出機關,即答曰:「妹明早還要等候父親,祇恐有誤日期,須當先行為上,回歸之日,自然親往尊府,姊妹盤旋,如何?」蕭小姐一想,他已得宋犯,且登程途數天,還等甚麼父親,內中定有蹺蹊。遂虛說:「姐有一言相告,但恐我妹泄漏不穩當。」銀屏曰:「奴三人義結一心,豈有將姐姐機關事泄漏之理?任是天大事情,商之何妨?」引鳳詐作狐疑吞吐狀。艾女一見,發怒曰:「既如此,枉奴平日肺腑相待。」生香在旁曰:「姐姐,艾妹非比別人,汝何必狐疑於心。」

  引鳳即命侍婢出外看過,旁間人竊聽否?回報引鳳,然後曰:「請妹復來,非因別事,又聞宋將馮茂乃黃石公高徒,因功顯封王爵,福分非輕,已落在賢妹之手,正天假之良緣也,妹何不締結此人,成卻佳偶?強如解他唐營,不過老父得此虛賞耳。祝宋氣運當興,南唐不久必敗,棄暗投明,保身親大節,百年如水,兩得其宜。誠恐妹妹當面錯過,追悔難回,祇慮美玉明珠投於壤土,豈不惜哉?」艾女聽了,不覺粉面桃紅,看來兩姐姐不住顏色數變,祇呆想一番,銀屏也頗明兩姐其意。徐徐說曰:「鳳姐姐為妹計,頗覺近理,但姐姐擒得高、鄭,彼此又當何以處之?」此回引鳳不能即答,許久不覺想來發笑,反被銀屏再三逼詰,生香見引鳳被窮詰,答語不來,姑自轉曰:「平日三人如同骨肉,有事須當實告,何必懷疑試詐。」銀屏深以為然。引鳳復曰:「奴二人一心歸宋,故已結許宋將了,特與賢妹商知,未知可否?」艾女見他真言,仍未敢遽實言知,曰:「亦有此意,但不敢違背嚴親所行耳。」生香曰:「今日須當從權,以免與唐同亡之言勸之。」艾女歎獎郁明哲知機。引鳳又吐出曾與宋將業經同盟表誓了,曰:「我妹何不一體以同行,又得日後同居一國,方不失此機會。」銀屏見他真情盡露,雖未說出曾與馮茂成了親,亦認過已約為夫婦,正乘此投宋一節。生香復羨,真乃古云英雄所見略同。言畢,入內通知高鄭出來相會。未知何日男女六人歸壽州見駕,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趙太祖三下南唐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