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太祖三下南唐/40

目錄 趙太祖三下南唐
◀上一回 第四十回 思復仇余兆聘妖 急退敵唐主納邪 下一回▶


  詩曰:

    書來法令可差神,南北東西盡布陣。

    左道須知能陷正,終於罪滿報其身。

  卻說余兆痛恨余鴻被宋君誅殺,要報仇雪恨。是夜思記著助力之輩,乃北方一古洞,還交結下五個同道好友,皆是法力之人。欲報余鴻之仇,除非得此五仙,一同到來,方可協力幫陣。

  到次早,唐主聞報到余軍師被劉女將用法賺去殺害了,好不驚駭。又念他捨卻神仙大道,為著孤江山而死,心中傷感,又請余兆國師求計,以拒宋兵。有余兆曰:「我主勿忙,山人因師兄慘死了,宋之仇定必要報復的,山人算定還有一班同道五位仙長,神通妙術奇能,待山人盡邀他下山,見個雌雄。」唐主聞言,即日催促余國師,起身往請各仙下凡,方能拒敵大宋,不然孤邦難保。是日余兆領旨,高駕祥雲而去,往聘各道友。

  再說宋君臣見除卻余鴻,正去一巨妖,又知赤眉非到,正要湊此進兵,滅卻南唐早日班師。是日,高王發令,君保夫妻督師前往攻打清流關。當時唐主見余軍師死了,余兆又往請各仙不在城,唐主不欲出敵,眾將中亦頗畏怯宋之將勇兵強,正要懸出免戰牌。有姚鳳一想,自交兵以來,自己未曾赴敵,憑著平日威名,何不出陣定個勝負,以見急國難,解君憂。即辭唐主,上馬,提刀出敵。去後唐主再命皇甫暉領兵同出,在後接應,按下慢提。

  再說北方有座清風山,一連五個野仙,一名白鶴,自號為紫霞仙,次的粉蝶,號為賞花仙,又次的猩猩,號為靈仙,更次的青牛精,號為安樂仙,最末的元狐,號為慧仙。五野仙次第相稱,亦是旁門外道中人。與鴻兆原以禽獸身,修煉一派,皆已成形,日久得將成仙列。此洞原初因是元狐世居,因狐妻去金陵,混入凡世,以媚俗人,採補元氣。此狐妻去,自覺孤寡無依,寥寥一身,故招來四野仙同居一穴洞,煉就得十分狠毒。此天忽見余兆到洞中,白鶴仙迎接著曰:「近日聞兄在南唐李煜處,後聞屢敗,弟正欲下山助陣,為道中出氣。但四弟等皆鼠首兩端,不欲閑理別家國事,是以未臨問候,未知近日又是如何光景?」余兆遂將劉、馮諸人法力厲害,已將鴻師兄傷害了。今奉唐主之命,特來聘請道兄等,一同下山掌軍機,佐李唐。遂於袖中取出唐主臺書,其懇情恭切,也不煩言。各仙看此,即謙遜領旨。

  斯時余兆又請眾道兄即日登程。猶恐宋人猖獗,乘勝來攻,一時軍中無主,唐主心憂,懸望我等心切,慮恐延遲。祇有五位野仙,日久修煉在山中,並未下凡一試本領。今見余兆到山邀請,唐主恭誠,乃一心喜悅,下山塵世走一遭。各野仙藏過各寶物應用的,即日離洞,與余兆一路駕上雲頭,一刻,已至清流關。余兆立住雲頭一望,祇見下面喊殺連天,認來卻是南唐姚鳳、皇甫暉二將被宋高君保捉拿去,兆欲與五道兄沖下去救回,又見劉金錠在後押陣。兆又想來屢戰鬥丫頭不過,祇礙著五人初到,倘或失利,不能勝他,倒先怯了膽心。不如祇作不知,先見過唐主,議及開兵,敗卻劉金錠眾法士,方為高著。當時一同下了雲頭,有余兆先入關中,奏知唐主,差眾文武出城迎接。

  當此,唐主方聞姚鳳、皇甫暉二將被擒兵敗。正在十分驚惶,祇慮及猛將擒亡,無人禦敵,忽見余兆引得五個奇士回城,紛紛來至帳前。但見首仙白鶴精紫霞仙形容:

    頂尖而銳,兩目如曉星,閃閃有耀,面上毫毛寸許,啄長欲啄,雖舉止輕佻,而滿身縞素,飄飄有神仙之緻。

  又見黃蝶精賞花仙形容:

    頭面短促,眼晴突出,長鬚倒卷插天,兩臂常搖頻掉,進止無常,衣袖甚是文彩,而有可觀之緻。

  又見猩猩精靈仙形容:

    面如瘦棗,眉眼閃閃,更屬猙獰可畏,兩臂長長拖到地,一雙長腳五尺餘,遍體有毛,松絨是動。

  又見青牛精安樂仙形容:

    軀體甚胖,頭大面長,箕目巨口,頭角撐橫,聲如巨鐘,雖動止遲鈍,而肥滿安敦,望之知為庸庸而多福。

  又見元狐精慧仙形容:

    容止光昌,身材細小,碧目閃爍,威儀遜謙,心似狐疑,顧盼不定,舉動風流,或行或止,頻搖自有定企。

  當此異常之人,種類錯雜,令人見而怖怯。幸南唐主素與此外道相近,慣雜類為常,當此救敗之際,故無所懼怯。祇知叩託以破宋助唐之謀。五妖道力任擔承,唐主喜悅。是日,大排筵宴,與眾仙接風歡敘。暫為按下。

  卻說宋太祖當日差令高瓊夫妻帶兵討唐,擒拿姚鳳、皇甫暉,得勝而回。但兩人是南唐之勇將,且忠烈武臣,又與李煜開闢江南疆土者,平日立下戰功不少。今被宋所捉拿,故唐主心下惶惶驚懼。故宋之名臣歐陽修,作《禮樂賦》曾記其事,今並書之,以為此傳奇之一證也。看官以此勿道是假說。

    滁於於五代干戈之際,用武之地也,昔太祖以周師破李煜兵於清流關山下,生擒其將皇甫暉、姚鳳而聞,修嘗遊其山川,按其圖址陞高以望清流之關,欲求暉、鳳就擒之所,百年之間漠然,徒見山高而水清,欲問其事,而遺老盡矣。

  按史,宋師下江南之日,宋太祖命將出師,語曹彬等勿以妄殺嗜戮為囑。當其時,太祖祇命將提兵征討江南耳。觀史迥非太祖親臨戎馬之地,然傳奇與史固有詳簡之分,異而不同。但史實為根,傳奇為餘,有其形然後有其影,看者亦不須究史實錄而駁論之。

  再說南唐城中,眾妖仙甫聚,要敗來恢復疆土。當時余兆教唐主煜尊紫霞仙為總帥。唐主允準,命人筑立將壇,頃刻趕辦起。唐主親執帥印,恭身請紫霞仙登壇掛印。紫霞仙謙讓而後領受之,一接兵符、劍令等物,坐下帥壇中,即要點將。拔令一枝,命大將軍林文豹前往清流關外五十里,於西北方,令手下能員設立一座法臺,闊大周圍一百九十步,高三丈三尺,臺前又掘戰坑左右二個,深俱要一丈八尺,限刻日成功。又拔令一枝。喚上護國公秦鳳,前往擒捉孕婦二十名,啞僮子二十名,帶回往壇中應用。二將得令去訖,一日所辦俱完,繳令已畢。

  紫霞仙下出將壇,有唐主預先調命齊大小三軍,眾將士同隨五仙長,俱在法臺下。祇見紫霞仙來至臺前,揖讓而登,命將士推至孕婦啞僮共四十人,教將婦童剖開肚腹,勿壞全副五臟,割下來,自有作用。眾孕婦始遇過刀殺害,惱哭曰:「我等眾婦人何辜?見殺害。」紫霞仙曰:「不過借爾等男女身以備殺敵,今主上不拘男女,賠賞銀每人一百兩與汝夫家或父母。事完之日,早要用法超陞爾等好位置,以賞爾為國公亡。」孕婦人人忿怒,曰:「我等丈夫家,豈是將人肉貨售者?枉爾身居將士,許多謀略不用以戰,攻時著邪行妖魔,妄殺無罪子民,上蒼豈容爾左道傷殘慘害,幾見有用死人行兵之理?古來明將,一夜下齊七十城,食刻踩楚二十寨。豈見有先殺人為用者?」言畢,恨哭相罵,喊振喧嘩。即那一班啞子雖不能怒罵有聲,亦且暗語重重,一指相加拳裏,旋作雷轟其頂之狀。有一班妖仙皆惱,喝令兵丁刀斧手盡縛綁起。又曰:「若不早滅宋人,倘清流關一破,爾等滿城盡作刀頭之鬼,死於亂軍之中了。何止爾四十人之身?」不知殺了童婦如何?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趙太祖三下南唐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