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太祖三下南唐/41

目錄 趙太祖三下南唐
◀上一回 第四十一回 殘童婦妖道傷生 探陣圖佳人回報 下一回▶


  詩曰:

    妖陣方罹惡曜齊,欲將法女陣中迷。

    豈知邪教終無用,自有高仙合救危。

  卻說鶴仙喝將孕婦男童捆綁起,言:「國中交兵以來,文臣武將不知死去多少,英雄、奇士,皆因王事捐軀,不惜其死,汝等不過民家婦女賤質,有甚希罕,即喑啞之童染此痼疾,實乃一廢物之蟲耳,縱青春不老,亦屬虛耽人世,枉多食粟稻,不死何為?今日出於王事,國家出賞重資,還算死中便宜了。」令軍士開刀。婦人大哭,個個罵咒言不絕,可憐婦童四十性命無罪,一刻間受此慘毒之刑。妖道雖則為著王事,並非分命所該終,何由死得瞑目。一時割殺完訖,各夫家父母,多怨恨唐主,信用妖人,以至屈殺孕婦,有一人兩命,僮子未應所死,尚有數十年延生。有的不受賠賞十之七八,有的夫家父母貪財,不惜妻子,領銀回甘食,不以為悲忿。

  當時妖仙傳令將各婦童內臟互相置易,復用著針線縫密割口,以待備用。鶴仙當日沐浴更衣,上了高法臺焚符念咒,手持桃木寶劍,法水四方咒噴。不一刻半空中金光一陣,來了一尊神,顯露真形,祥雲冉冉而下,有五言律詩為證:

    頭戴三山帽,金盔殺氣沖。連環披甲響,威肅襯袍紅。橫插腰懸劍,歟窺隔掛銅。隨帶哮天犬,兼乘號驥龍。華山曾救母,追日顯神通。

  所奉符敕來者,乃是二郎神,殺氣英雄,開口如轟雷問曰:「法師有何差遣?」紫霞仙曰:「吾舉教命擺下陰陽陣,特請二郎尊神到法陣東方,與下面諸神等候宋人打陣,不許走脫。」二郎領旨而下。鶴仙復燒符咒如前。西方又來了一尊神聖,露出形相如何?有五言律詩為證:

    珠冠頭上戴,鎧甲亮明新。玉帶腰圍畔,紅袍黼藻句。靴踏祥雲繞,軀乘跨日馴。方天如可挾,金塔且兼陳。為卒成湯運,塵身立化神。

  其尊神乃是托塔李天王,躬身問差遣。鶴仙即令其鎮守南方去訖。又焚符一道,口念咒言一番,不一刻,又從空來了一位尊神,有讚為證:

    果是三頭八臂,面如藍靛,眼如鈴,連環鎧甲龍鱗布水,火紅袍。豸形斬妖劍,對縛邪索,乾坤野兼混天綾。九龍神火金磚,現丈八矛槍,殺氣盈良,御兩輪風火駕少年,誰與子為京。

  此位猛烈尊神是那吒太子。當日也曾助周武王伐紂,誅妲已,追殺飛兼惡來等,全賴其力,封神榜上姓字高標,此際乘法遣而來。紫霞仙又令他鎮守陣內西方去了。當時鶴仙又燒焚靈符一道,咒念真言一番,祇見陰風霎霎,黑霧重重,來了一員神將,是何形貌,有讚為證:

    紅袍金甲,玉帶玲瓏,獸面金睛,鬚眉直豎,手拿金磚,坐乘赤驥。

  此位尊神裝扮乃是五道傷神。當日為商紂大將,赤膽忠肝,各為其主,曾被姜太公所滅,後追封在萬花臺前得道。此日亦得法旨,遂與各神聖候旨。紫霞令他與各神守北方,務使劉金錠等能進陣,不能出陣。當日如此陣中,皆有神將把守,不憂敵將進陣不死。余兆從旁又說知,中央未有神人把守。鶴仙祇得又焚符差遣一位,有讚:

    法體金身,高來丈六,金檻扣頂,豎目橫眉,鬚髮皆紅,如藍靛獠牙倒出,長舒脣外,頭角橫生,崢嶸鼎峙,樹葉披衣,腰際下繫虎皮裙。

  來的一位乃是如來殿中獨火鬼,當日領旨鎮守中央。至於深坑則以朱雀玄武守其陽坑,而喪門弔客佐之,又白虎青龍勾陣守陰坑,而大耗、小耗、蟲蛇、天罡地煞佐之。一一俱已布定。紫霞仙又命人,多殺畜生及死屍之物在二坑中,以供惡曜凶神所食。

  鶴仙已遣齊各神將,四門中央齊備。又用法咒,向眾孕婦啞子,法水一噴,死屍皆立起。鶴仙遂與他點開目睛,又向心口貼著靈符一道,令人與他裝束。僮子披麻執杖,孕婦通身白縞素孝服。且令他陣中四方分布,一見宋人進打陣中,必須纏身上前,呼叫性命哀哭,眾屍領法旨去訖。

  翌日,即是廝殺日辰,紫霞仙第一令,命余兆帶兵三百六十四名,俱要白盔、白旗、白甲,守住西方庚辛金位。撥孕婦、啞童八名,在招魂幡下皆立,等候宋人到來索命﹔第二令,命猩猩精帶三百六十四名兵卒,赤盔、赤旗、赤甲,守住南方丙丁火位。孕婦啞童八名,皆立招魂幡下﹔第三令,命元狐精帶了三百六十四名兵丁,黑盔、黑旗、黑甲,守住北方壬癸水位。孕婦啞童,皆立招魂幡下﹔第四令,命青牛精帶領三百六十四名兵丁,青盔、青旗、青甲,守住東方甲乙木位。孕婦啞童八名,皆立招魂幡下﹔第五令,命黃蝶精帶領三百六十四名兵丁,黃盔、黃旗、黃甲,守住中央戊己土位。孕婦啞童八名,立在招魂幡下。外陣用者,八名副將,分乾、坤、坎、艮、震、巽、離、兌,是為八卦﹔又選八名牙將,分守休、生、傷、杜、景、死、驚、開,是為八門。又焚符請來陣門土地,為預報。諸務俱已停當妥備。那八卦陰陽陣,果然布得齊齊整整,殺氣騰空,多端變化。陣陣毫光沖起九霄,顯有五仙,暗有五神將。鶴仙又手執五色旗,往來臺上,掛起落魂鐘,陰魂砂,然後始教唐將,往壽州罵戰。

  那將自稱為引魂使者,他是倔傲強詞,言奉紫霞仙師大元帥之命,請劉金錠並有法之士前來看陣。劉金錠一想,倘不往看他陣圖,便為敵人所恥笑,又須要看他陣擺得高低遂與來將說明,看陣不許暗傷。然後帶領著一班將士兵丁,將近陣前,便覺擺法齊整,殺氣沖霄,龍虎分明。陣門旗幡密密,刀斧交加,非同兒戲。即吩咐各兵將高君保九王八侯等俗人,不可逼近視之,恐為邪氣所沖。自己與蕭、郁、艾四人,各有靈符護身,這些僵屍、野魂不能纏害。

  方近陣門,祇見陣中跑出一道人,說曰:「爾等女將,既為法門弟子,能破得此陣即休,如若無術破陣,山人務必遣來九星惡曜,到壽州城與余鴻師兄報仇了。」金錠等領諾曰:「有擺法,自然有破法。」鶴仙冷笑進陣。當時金錠顧此,知他是陰陽陣,但不善破法。況見其外不見其內,想來進陣中試一看。但陣必從生門進,便無所害。且由此生門入,細看動靜,然後再設法破之未遲。四女將一闖入頭門,遂從生門入,各有靈符護身,雖不敢近,然各兇星一動,竟被打回數次。如是無奈,祇得強對:「取備寶物,方來領教。」有紫霞仙諒他不知彼法,且姑依允。

  劉、蕭、郁、艾合眾將回至營中,上奏太祖,始知南唐又來了一班妖道,擺下惡陣。且問劉金錠諸女將如何破法?金錠對曰:「道學日淺,此名陰陽陣。其陣中九曜惡煞不少,且有正直尊神,協同守陣。臣妾不敢妄逞功能,以入此陣。」太祖曰:「雖然如此,必須破之。」不知劉金錠如何對主?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趙太祖三下南唐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